笔趣阁 > 葬明 > 第七十五章 直逼襄阳

第七十五章 直逼襄阳

        开封府的暂任河南巡抚高名衡这段时间很是忧愁,开封府城外各个县城,眼下基本上大部都被刑天军给蚕食掉了,即便是县城没有被刑天军攻克,但是县城周边的村堡也大多数投了刑天军,剩下的县城也都变成了一座座孤零零的城池,根本无法再给开封府提供什么粮食的救济,仅剩下了城外周边二三十里的范围还算是开封府的辖地,城中的百姓们因为得不到足够的粮食供应,许多人都拖家带口的出城逃走了,留下的大批都是从河南各地逃入开封府的有钱人,而粮食这东西变成了稀缺物品,一时间价格飞涨到了一斗粮食要一两银子的价钱,甚至还要更高的程度。

        开封本是明朝时代北方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城内外人口达百万之众,大有重现北宋汴京的繁华的气象,可是经过连年的战乱之后,城外的民众数量急剧下跌现如今仅剩下了不到三十万人,而其中外来逃难的,还有两三万人,城中民众的数量也急剧下跌到了不足十几万人口,现如今单是兵将就养了近万人,可是这些兵将缺粮之下便只能去抢老百姓的粮食,城外到处都是刑天军监视他们的暗哨,而就在开封府周边就常驻有刑天军一个战兵营,三个预备营,时刻监视着开封城的官军动静。

        最开始的时候开封府的官兵还敢出城二三十里甚至是四五十里去抢粮,但是近期被刑天军伏击了几次之后,便只能在开封城周边十几里内的地方活动了,而开封城周边的百姓因为怕遭到官兵的抢粮,于是几乎尽数朝更远的地方进入到刑天军辖地之中谋生,以至于让这些官兵们在去年底连抢粮都变得极为困难。

        刑天军这种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法,极大的限制了开封府官军的活动能力,并且给开封府造成了巨大的粮荒,而开封府眼下只能依靠运河上每日运入开封城的少量粮食维持,以至于米粮价格飞涨,已经到了百姓绝对无法承受的地步,本来高名衡还指望着朝廷能发兵来救开封,解开封之围,可是鞑子的入寇却使得开封府断了这个念想。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朝廷即便是在鞑子入寇期间,还是想到了趁机克复河南失地的事情,年后派出数路大军攻打河南,这让高名衡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这段时间跟打了强心针一般,上蹿下跳的于城中豪绅权贵以及官员们到处征集粮秣,招募兵马准备出城克复失地,恢复对河南的管辖。

        可是和历史上有很大不同的是此时的刑天军不比历史上的李自成的军队,刑天军兵马数量少,战斗力强悍,而且军纪严明,虽然他们也进行抢掠,但是他们的抢掠目标却多集中于那些各地的大豪以及权贵身上,而对于普通的百姓却几乎是秋毫无犯,为此还多次处斩过不少的违反军纪祸害百姓的兵将,早在一两年之前,刑天军便打出了剿兵安民、解民倒悬的旗号,并且派出大量的细作在河南甚至周边的地域民间进行宣传,以至于在民间绝大多数百姓都知道刑天军乃是仁义之师,所以大多数老百姓不但不思帮着官府对付刑天军,而且还暗中给刑天军通风报信,甚至干脆就帮着刑天军干。

        所以眼下开封府之中,并非像是历史上李自成三围开封府的时候那样军民同仇敌忾坚持抵抗到底,而是老百姓无不盼着刑天军赶紧过来,省的他们被城中官军祸害到死,倒是城内的周王比起洛阳的福王显然要聪明许多,在得知刑天军要大举来犯之后,当即便取出府中二十万两银子还有王府的粮食,发给城中官兵们让他们拼死抵抗,在这一点上,倒是着实调动起来了不少官兵的斗志。

        有了周王的带头,城中那些的豪绅权贵们也都不再吝啬,高名衡多次告诫他们,城破之后他们都要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所以这些富人们对刑天军是恨得咬牙切齿,到了这会儿也心知没有退路可选,一边大肆散财,帮着开封城招募兵员,一边将家中子侄也都赶上城头帮着守城。

        就连逃入开封的那些河南各地的权贵富豪们也心知城破他们则无幸免之理,到了这儿已经是没有退路了,所以纷纷也都带着家中的亲戚庄丁家仆登城御守,并且散尽家财打算在开封跟刑天军拼死一决。

        而刑天军整个对朝廷的反击动作来的非常快,就在肖天健率兵返回河南半个月的时间,先是赵二驴率领近万刑天军第三次兵围汝宁府,对汝宁府展开了最后的一次强攻。

        汝宁府虽然经过了数月时间的休整,元气有所恢复,但是其城中官军多是由地痞无赖所构成,干坏事的话他们各个都是能手,但是动真格的打仗,那就不用想了,他们根本没有经受过什么正儿八经的操练,装备也都是东拼西凑起来的,更何况汝宁府近年几遭刑天军的进攻,城中守具消耗的很是厉害,所以别看汝宁府兵马数量不少,但是战斗力却并不强。

        反观赵二驴麾下刑天军的实力,虽然肖天健只给了他两个战兵营,但是却配给他了三个预备营,再加上临时赶来助战的民壮,兵力也在万人以上,更有肖天健派给他的一支预备炮队,拉来了数门在京辅缴获官军的红夷大炮,远远的架在了汝宁府城外筑起的高丘上面,还有十几门大弗朗机炮助战,加上两个战兵营的直属炮队,火力十分凶悍。

        而赵二驴则趾高气扬的亲自坐镇汝州城的西门之外指挥攻城,这一次赵二驴巡视过汝宁府之后,最终将主攻的地点选择在了汝宁府的西门,这里的城墙早年曾经因水患被洪水浸泡过很长时间,虽然洪水退去之后进行了修缮,但是却还是没有其它方向的城墙显坚固。

        于是赵二驴在二月二十三的这一天,在最后劝降无果之后,开始了对汝宁府的强攻,几门大口径的红夷大炮轮番开火,将一颗颗沉重的炮弹集中轰向了汝州城的一段城墙上,红夷大炮的威力确实不凡,每一颗炮弹落在城墙上,都能打出一个大坑,将城墙表面的城砖给轰碎一大片,露出了城砖下面覆盖的夯土。

        而那些大弗朗机则也没闲着,被抵近到城墙外面,同样集中火力对这一段城墙进行反复的炮击,眼下刑天军的攻坚能力甚至已经超出了明军许多,火力配备也非常高,再加上半年来随着他们控制了越来越多的地盘,收集到了大批的土硝,熬成了硝,积存了不少的火药,开春之后也正是收集硝土的好时候,所以火药并不匮乏,各地都开办了火药作坊,源源不断的为刑天军提供火药,使得他们火力很强。

        各营属炮队的小三磅炮则负责压制城墙上官军的火炮以及兵将,将炮口对准城头反复进行炮击,官军几次试图架炮反击,压制刑天军的炮火,可是不多时便被刑天军的营属炮队给压趴了下去,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刑天军反复不停的轰击这一段城墙,感受着脚下传来的震动。

        守将虽然也不是个庸才,知道这么打下去迟早城墙会被轰塌,刑天军会攻入城中,于是便派出一千官兵出城进行逆袭,希望能突入刑天军炮阵摧毁刑天军的大炮,可是赵二驴现在也已经是一个经验老到的军将了,岂会让官军得逞,他开始攻城的时候,便已经留下了一个战兵营作为预备队,负责保护自己的大炮,官军一杀出城,便被这一个战兵营迎头痛击,火铳齐射之下顿时被打得作鸟兽散,不少人连城内都没逃回去,便就地被刑天军俘虏,还有不少人当即便被打死在了城外。

        结果城中守兵再也不敢出城逆战,只能趴在城中筛糠一般的等待城破的时候,和刑天军进行巷战。

        连续两天的炮击之后,这段城墙终于经受不住,轰然倒塌了下去,随即赵二驴便挥师派兵从这段缺口处涌入了汝州城,汝州守军倒是也在傅汝为的指挥下做了激烈的抵抗,但是几次突击之后,官军最终还是崩溃,又经过了一天多激烈的巷战之后,汝宁府终于被赵二驴攻克。

        汝宁知府傅汝为城破之后死于乱军之中,为大明尽忠到底,最终落得了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而城中崇王朱由樻河阳王朱由材尽被赵二驴所俘,在请示了肖天健之后,肖天健恼怒这两个家伙死硬到底,于是便传命赵二驴当即将二人在汝宁府城外开刀问斩,此战彻底将汝宁府收入到了刑天军的手中。

        此战在杀城中二王之外,还杀了两千多官军,俘获了近三千官兵,经过甄别之后,赵二驴下令将城中俘虏的这三千官兵之中的近千为祸地方甚为厉害的兵痞当即在城外列队处斩,杀了个人头滚滚,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省的这些兵痞子以后归于刑天军之后,不好安置同时还存在不安定的因素,乱世用重典在这个时候被刑天军上下彻底贯彻了下去,该杀的绝不手软,如此一来也大大震慑了周边那些蠢蠢欲动试图反抗的乡绅之类的地方武装,使之只能俯首帖耳的归服于刑天军的治下。

        而赵二驴攻下汝宁府,清点之后,留下少量预备兵驻守,随即便挥师赶往南召,和罗汝才会师,顿时增强了罗汝才和李栓柱的兵力,他们合兵一处之后,立即便开始在二月底对南阳的左良玉所部发动了猛攻。

        左良玉麾下虽然这一年来又笼络起来了不少兵马,同样还是地方上的许多亡命之徒,虽说对付普通义军的时候,也颇有一些战斗力,要不然的话也不能打得下南阳府,可是碰上了刑天军正规军,进行野战的时候,左良玉的这些麾下兵马,可就不堪多了。

        几次左良玉和罗汝才交手,都被罗汝才派兵打得是落花流水,到这个时候左良玉吹嘘的什么两个月克复河南,骗骗朝廷还就罢了,动真格的之后,便成了笑话,不但没有在打下南阳府之后趁势扩大战果,反倒是被罗汝才和李栓柱刑天军压制在了南阳府城内外,不得存进。

        这一次罗汝才可是动震怒了,虽然他也知道他在刑天军之中的地位可能比不上罗立、李栓柱、刘宝这些跟着肖天健一路打出来的老弟兄们,但是毕竟肖天健给他了一个刑天军副帅的名分,好歹刑天军上下也对他相当尊重,肖天健北上之后,将河南名义上算是交给了他负责看家,可是左良玉却悍然发兵打下了南阳府,还杀了刑天军预备营不少兵将,制造了南阳屠城血案。

        这对于罗汝才来说,无疑像是给他脸上搧了一巴掌一般,气的罗汝才有些恼羞成怒,当即和李栓柱便率领兵马杀奔了南阳府,要找罗汝才拼命,这一次肖天健回来他都没有回洛阳面见肖天健,憋着一口气就是要克复南阳府,把丢了的面子给找回来。

        但是因为兵力比较悬殊的缘故,虽然他和李栓柱在南召抵住了左良玉所部继续朝刑天军控制区攻进洗掠,但是却因为要把住几个方向,使得他的兵力不足,一个多月下来战事都处于僵持阶段,始终没有力量将南阳府克复。

        这一次等到赵二驴攻克汝宁府之后挥师赶来和他们汇合之后,罗汝才和李栓柱才拥有了足够的兵力,对南阳府发动反攻。

        三月初四,经过数场交战之后,左良玉麾下的兵马又连败数仗,被刑天军打得招架不住,眼看形势不对,左良玉这个老滑头突然之间便放弃了南阳府,绕过了被刑天军还控制着的邓州,直奔荆襄一带。

        左良玉这个滑头很是一个会见风使舵的家伙,又便宜就捞,没便宜就跑,结果三月初南阳被刑天军又一次克复,不过南阳经过这一战之后,也彻底残破,几乎成了一座空城,历史上南阳之屠的悲剧最终还是在这里上演了一次,不过行凶的主角却换成了左良玉。

        罗汝才和李栓柱克复南阳之后,稍作休整,便得到肖天健的命令,令他们立即挥师开始朝襄阳攻去,罗汝才受命之后,不敢怠慢,憋着一口气,立即率兵便朝着襄阳打了过去,开始了刑天军对湖广的用兵。

        (今天两章八千多字,够意思了!明天起,每天七更,超级大爆发!连续三天!)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50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