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不是办法的办法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不是办法的办法

        一条官兵挖出来的沟之中,扑扑通通的跳进去了百十个人,在沟中相互之间看到了对方之后,都赶紧小声表明身份,然后集体会意的蹲下,谁都不说话,让他们惊奇的是居然有一个千总也跟着他们跳入了沟中,不待他们惊呼这个千总便立即压低声音说道:“别出声!蹲下!咱们都一样!蹲下蹲下!”于是大家会意的一笑,也都赶紧又蹲在了沟里面,有些人干脆就坐在了沟底的泥汤里面。

        两万官兵一出营,不多会儿时间,便有三千来人脱离了队伍,散到了黑暗之中,最后一批人离营的时候,更是有人干脆就不走了,目送其他人没入黑暗之中以后,掉头回到营中,便开始翻找了起来,弄了些细软之物藏在身上,然后找个干净点的营帐,躺下去便闷头大睡了起来,反正是不跑了,在这里等着投降拉倒。

        也就在官军出营的时候,夜色之中却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这些人都是刑天军的斥候,入夜之后冒雨便潜到了官军大营周边,也不顾地上的泥水,滚了一身泥之后,充分的将自己伪装了起来,便趴在官军大营外面,死死的盯着官军大营,一个个冻得是嘴唇铁青,而且是瑟瑟发抖,但是还是强咬着牙,不发出一点声音。

        在发现官军开了辕门鱼贯而出之后,他们便开始迅速的后撤,回到防线上之后翻身滚入壕沟之中,立即轻声叫道:“快报知将军!官军动了!要朝东北角突围!赶紧!给我弄身干衣服换上,真他娘的活活冻死人了!”

        于是消息很快便被传到了军官那里,而肖天健这个时候也已经披挂整齐,顶盔挂甲的走出了大帐,翻身上马一挥手道:“出发!”

        随即近卫们便护着肖天健冒着天上落下的大雨策马朝着东北方向驰去,时间上可以说是并不相差什么,而就在他到达东北角的时候,便立即得知了消息,不由得肖天健的心便放松了下来,毕竟还是让他们给料中了,官军走这个方向,如果这一次让他们猜错的话,其它地方的守军兵力便会相当薄弱,官军很可能会一举突破他们的防线,逃到包围圈外面去,但是只要他们走东北角,这一次官军便算是完了,战争有的时候便是赌博,押宝押对的话,便是满堂红,一旦押错的话,便可能全盘皆输,肖天健很是庆幸,这一次他的宝又押对了,不过最关键的是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智慧,而是集合了整个参谋部李信和他手下的几十个参谋的智慧,这便是他屡屡能押宝压中的原因。

        就在官军趁夜摸黑出营的时候,在刑天军的东北角处,一批批刑天军的人马也都提前在这一带集结,和官军一样他们在集结的时候也不打火把,尽可能的少发声,以连为单位聚集起来,又汇聚到各自的营将下面,被带着赶往了给他们指定的地点上,刑天军经常性进行的夜间集结训练,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虽然多少也有点混乱,但是却远没有官军那样的混乱程度。

        东北角这些天来,是刑天军防御最弱的地方,以前仅有李栓柱的一个营在这里驻守,沟壕也挖的不多,但是在这一晚,这里却在这一带云集了刑天军近六个战兵营,其中有刘耀本近卫师的一个战兵营,李定国的一个营,刘文秀一个营,罗立的两个营还有司徒亮在最外围的一个骑兵营,兵力达到了八千多人。

        除此之外黄生强的一个炮营也在附近,在每门大炮上面,都撑起了一个油布的帐篷,使得大炮和弹药都没有被雨水打湿,入夜之后更是有人悄然的抬着一些大锅出了营地,将这些锅架在了营地之外,上面还盖上了油布防雨用,每个大锅附近留守有敢死之士,一个个蹲在雨地里面,等候着消息。

        到了夜半时分,肖天健调集的兵力基本上已经全部到位,将整个东北角一带都给封了起来,所有人都默不作声的站在雨地之中,任凭雨水冲刷着他们的身躯,只是不少人的牙关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冷的众人上牙直磕下牙,可是却没有人擅自移动抑或是跺跺脚暖和一下身子。

        在这个时代,也只有经过严苛训练的军队才能做到这一点,也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称之为绝对的精兵,恰恰肖天健很幸运的现在拥有了一大批这样的兵将,这也是他纵横天下的本钱所在。

        没有多少人怀疑肖天健的这种安排会不会落空,在众多刑天军兵将们的眼中,肖天健似乎不会出错,既然他要他们来这里冒雨集结,在这里被雨淋,那么肯定就有道理,他们便照做就可以了。

        火铳手们一个个都将短刃卡在了铳口上,同时铳口塞着一个软木塞,所有人都用袖子尽可能的拢在火铳后面的燧发装置上,以免砧铁和燧石上被雨水淋湿,不管怎么说,能打响一枪算一枪,不行的话就抄家伙上去拼命去!

        就在刑天军这边完成集结一个时辰之后,所有人都快要被冻麻了的时候,有人在黑暗之中冲着他们跑了过来,直至近前的时候才叫道:“来了!准备!”

        一个个军将们立即便拔出腰刀,吼道:“准备!”

        这个时候一批黑乎乎的人马已经进入到了预设的战场之中,也就在这个时候,到处都突然间开始吹响了军号声。

        在黑乎乎雨地里面蹲着的那些兵卒们,这个时候马上便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铜管子,倒出了里面的火折子,用身体掩着火折子用力吹燃了火折子,然后马上便投到了那些他们身边放着的锅里面。

        虽然下着雨,但是锅里面装的却是火油,又有油布盖着铁锅,所以并不影响火油被点燃,也就是片刻的时间,在阵地前面突然间便燃起了星星点点的篝火,本来黑漆漆的夜色顿时变得亮堂了许多,同时也将大批刚刚进入这一带的官军的身形给照亮了出来,使得很远的地方便能看到他们存在。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官兵都顿时懵了,惊慌失措的朝着四周张望着,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得出来,他们这一次又掉人家口袋里面了,刑天军早已在这里给他们布置好了一个圈套,只等着他们跳进来了,于是官兵这边顿时便更加大乱了起来。

        “灭掉那些火!快点灭掉那些篝火!”吴三桂骑在马背上,几乎可以说是歇斯底里的在挥舞着他手中的长枪吼叫着,吴三桂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当篝火瞬间纷纷在他们周边大面积的点亮起来的时候,他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刑天军那边肯定已经提前猜出了他们会利用这种天气进行突围,而且替他们设想到了他们要走的方向,并且在这一带布置好了这些东西,用这种方法将他们暴露在了明处。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凶狠而且狡猾的敌人,建奴虽然也很凶狠狡猾,但是却还是比不上这刑天贼,他们这段时间走的每一步似乎都在刑天贼们的预料之中,可以说一步一个的给他们挖坑让他们跳,现如今天上下着雨,他们居然还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将官军的人马暴露在黑夜之中,几乎可以说是闻所未闻过的事情。

        而那些负责点火的刑天军的兵卒,则各个都是诸营中自愿站出来的死士,他们做这件事之前便知道,一旦他们点燃了篝火,便等于也暴露了他们自己的行踪,甚至很可能直接出现在官军人群之中,所以一旦暴露行踪,他们的生还可能性便几乎没有,但是许多人还是选择了报名充当死士,来做这件事情,肖天健足足在这一带空地中,安排下了二百余篝火点,只需点燃一半,便可以将大部分的官军暴露在火光照耀之中。

        不过肖天健也没有真就让这些人送死,在这些人出发之前,肖天健将缴获来的官军衣甲发给了这些人穿上,在夜间只需他们点燃篝火之后,马上一晃身便可以隐入到官军之中,使得官军稍微反应慢一点,便无法再分辨出他们的身份,自然也就没法对他们下手了,至于他们混入官军之后,便好办多了,跟着混就成了,到时候掉头就跑,还能给官军制造更大的混乱,当然这么做也会有相当的风险,可是既然是死士,便已经不在乎这些事情了。

        所以这些死士们在点燃篝火之后,马上便连窜带蹦的到处乱窜了起来,纷纷去和官军汇合在一起,虽然有官兵意识到他们可能身份不对,可是稍微晃动几下之后,在人群之中便找不到他们的身形了,大家穿的都一样,而且这一路走来,一个个都如同落汤鸡一般,有的人摔跤之后更是滚的跟泥猴子一般,要想短时间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之下分辨出身边的奸细,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有极少数一些死士在点火瞬间被官军发现,马上便被围杀掉,其余的不是立即逃走掉了便是混入了官军之中找不着了,倒是损失情况不大。

        官兵们在篝火点燃的一瞬间开始有点发懵,可是等他们明白过来的时候,想要去灭掉这些篝火,却已经晚了,刑天军在布置这些篝火的时候,下面还垫上了一些干柴,同样是用油布包着,官兵把装满了火油的铁锅打翻,可是立即便烧的更猛了一些,只有部分篝火当场被灭掉,但是有一部分篝火却烧的更旺了一些。

        在没有照明弹和现代化探照灯的时代,这种办法也许只能算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但是却很有效,当篝火一处处的被点燃起来的时候,这些星星点点的篝火当场便将黑夜的衣服撕开,露出了隐秘前进的官军的身形。

        (今日鸣谢红水晶兄弟的打赏!)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5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