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枭雄 > 243.第243章 约定

243.第243章 约定

        叶沉浮享受着独孤惊蛰开车,一边吃着倒是没有丝毫的不自在。

        至于说独孤惊蛰倒是也没有太多的怨言,唐懿老爷子将他当成是孙女或者说女儿一般,那么如今就算是和叶沉浮有着再大的仇恨也能暂且的放下。

        到了独孤惊蛰的别墅之后,叶沉浮在独孤惊蛰的带领下走进了独孤惊蛰的别墅之内。

        要知道这栋别墅进来过的男人还真的不多,一只手绝对数的过来。

        “叶少,不知道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呢?”

        独孤惊蛰坐下来之后,看着一侧的叶沉浮,虽然说对方让自己感觉到了一丝的惊讶,但是却也谈不上有太多的出彩的地方。

        叶沉浮耸了耸肩,然后道,“你猜。”

        “泡妞还是想要找点刺激呢?”,独孤惊蛰不屑的一笑,随即说道。

        这般的说法倒不是独孤惊蛰故意讽刺叶沉浮,而是大多数的世家大少喜欢做的事情罢了。

        除了这些,独孤惊蛰还真的是想不到这些世家大少能够做什么。

        叶沉浮的名字在四九城纨绔圈子里边是响当当的,但是独孤惊蛰却也只相信一半罢了。

        对于曾经有位老人无意间说出来的“生子当如叶沉浮”的话语,独孤惊蛰也只听听罢了,在她看来世界上有着无数的凤凰男如果生长在叶沉浮所在的家庭的话那么如今必然早已经是名震华夏了。

        “赛车。”

        叶沉浮微微一笑,然后慢慢的坐了下来,随即径直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压根是没有请示独孤惊蛰的意思。

        能够走进这栋别墅的男人一只手数的过来,能够在这栋别墅里安然的坐着抽烟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叶沉浮。

        看着微微的蹙起眉头的独孤惊蛰,叶沉浮略微耸肩,说道,“不好意思,习惯了。”

        “没事!”

        独孤惊蛰冷笑了一下,随即说道,“对于你这种级别的世家大少,我还知道什么叫做容忍。”

        在外边的时候,独孤惊蛰已经是给足了叶沉浮面子。

        不单单是亲自去接,而且是亲自当司机,这般的待遇享受过的恐怕更是屈指可数的事情了。

        独孤惊蛰虽然说出身贫苦的家庭之内,可是却也不是靠着自己的姿色上位,完完全全的是自己的手段。

        如今能够弯下腰帮叶沉浮当了一会儿司机,那么当真是给足了面子。

        “这话说的直接,不过我喜欢。”

        淡然一笑,叶沉浮没有丝毫的傲气,只是一边摩挲着手中的烟蒂,一边说道,“我希望你帮我安排一场地下赛车的赛事,最好是顶级的赛事,名字就叫黑夜的死神好了。”

        “唐懿老爷子交代我帮你的事情就这么简单?”

        独孤惊蛰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为什么叶沉浮的要求只有这么低。

        “就这么简单,至于说泡妞之类的我自信我还搞的定,不需要别人帮忙。”,叶沉浮弹了下手中的烟灰,随即起身道,“上次的事情我还是要说一遍,我不是故意的。当然就算是故意的话,那么上次在东海浪荡山赛车场的事情就当我帮你一次扯平了。”

        叶沉浮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的狡黠,与之前的随性,与进入别墅的冷酷又形成了另外一种不一样的反差。

        “上次的人是你?”

        独孤惊蛰顿时是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没有想到上次在浪荡山赛车场的人居然是叶沉浮。

        虽然说赛车只是很多人追求刺激的方式罢了,可是叶沉浮能够有着如此高超的技术还是让独孤惊蛰佩服不已的。

        就如同赌博是不务正业一般,但是当你成为世界牌王的时候那么就是一种职业了。

        世家大少玩车多半都是装逼罢了,可是如果你能够装逼到赢下世界车王的时候那么就成为优点了。

        “记得帮我搞定,越快越好,最好是明天晚上。”

        叶沉浮没有回答独孤惊蛰的话语,在说完了之后便是慢慢的走出了房间,随后将手中的烟蒂随手一丢准确的进入到了垃圾桶之内。

        走出了房间的叶沉浮却是不由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独孤惊蛰,一个女人能够让暗劲阶段的高手当保镖还真的是不容易,不能小看她了。”

        看似简单的几句话,本来只要是在车上随口一说就能够解决了,但是叶沉浮却是没有这么做。倒不是说叶沉浮想要和独孤惊蛰多相处一会儿,而是叶沉浮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的忍耐力到底有多强大。

        如今看来,不是一般的强大。

        走出了独孤惊蛰的别墅,叶沉浮的跑车已经是停在了别墅门口的位置,之前的司机则是站在附近等待着。

        叶沉浮接过了钥匙之后果断的驱车离开,只留下了站在别墅的阳台上看着他背影的独孤惊蛰。

        “德叔。”

        在叶沉浮走了之后,独孤惊蛰询问着一直在别墅的院子里边晒着太阳的老人,说道,“唐懿老爷子都曾说过,生子当如叶沉浮。德叔,不知道你怎么看?”

        “这句话我倒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虎父无犬子。”

        德叔没有睁开眼睛,依旧是紧闭着双眼躺在那里,然后慢慢的说道,“叶震一代虎将,让我都不得不敬仰。他的儿子叶儒风行事果断,不动如风;儿子叶峥嵘做事沉稳却透露着峥嵘之气。曾经有句话叫做生子当如叶峥嵘,如今倒是真的有可能是生子当如叶沉浮了。”

        “德叔你这么看好他?”

        知道德叔很少给别人过高的评价,那么无尽的几句言语自然是让独孤惊蛰感觉到一丝的惊讶,“难道说他让德叔都觉得忌惮吗?”

        “不是忌惮,而是看不透。”

        德叔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个世界上不怕你能够看透的人,而是看不透的人最可怕。看来真的是老了,老了。”

        “呃?”

        没有想到德叔给出的答案会是如此,独孤惊蛰一下子皱起了眉头,然后说道,“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么倒是我小看他了。可是他来浙江难道就是为了求我帮他办一场赛车比赛么?”

        “不知道,说不清楚。”

        德叔笑着睁开了眼睛,然后说道,“不过我倒是对他有着足够的兴趣,说不定再过一年两年便有热闹看了。”

        “热闹?”

        独孤惊蛰有些好奇,不知道德叔所说的热闹是什么。

        “这个小家伙看似随和,外表平静,但是他却无法平静,注定是动荡的一生。”,德叔笑着说道。

        “德叔,你又给人家看面相了,你不是说早就已经不看了嘛?”,独孤惊蛰惊讶的询问着。

        之所以这么问,便是德叔有着相面的功夫。

        只不过在十多年前却是看走了眼,自此之后便是再也没有看过。

        可是没有想到,如今却是说出来这般的话语,独孤惊蛰又怎么能够不惊讶呢。

        “看到有趣的人便是忍不住,没有办法,哈哈。”,德叔笑了笑,带着一丝的开心。

        只不过相面到底是准不准那么还得两说,毕竟谁也不是神仙,有些事情料想不到也是必然的。否则的话天桥下边的老大爷老大妈们早就给自己算算命怎么发财了,还怎么会整天给人算命呢。

        虽然说德叔的命理每次推算的都准得很,可要是碰到了叶沉浮这般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那么还真的是难说。

        独自离开之后,叶沉浮便是一人快速的驱车寻了一处的酒店进入房间,拿着笔记本登陆了之前曾经上过的特殊的网站。

        随后,叶沉浮快速的查看了一些的讯息,然后无奈的说道,“看来这个丫头还真的是亲自来了,真的是让人头疼。”

        话说当叶沉浮在无奈的感叹的时候,杭州西湖边的一栋别墅里有着一美丽绝伦的女子正坐在那里闭目享受着炎炎烈日下的树荫的清凉。

        此人正是丹思兰。

        这个时候,有人却是走了过来,说道,“小姐,死神已经来了杭州了。”

        “嗯,我猜到了。”

        丹思兰睁开眼睛,露出一丝的微笑说道,“我准备好了和他认真的比一场,结果他怕输跑了,我想他知道该怎么做。”

        “呃!”

        显然手下没有想到丹思兰会说出这样的话语,然后说道,“那小姐您确定他能够找到您?”

        “他不会找,他嫌麻烦,现在他肯定等着我们自己去找他呢。”,丹思兰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丝小女生的笑意道,“不过这次不让我赢,休想让我放了他的人。”

        说罢,丹思兰居然是嘟起了嘴巴,真的难以想象如此完美的女子会有着这样的一幕。

        不过说起来那场所谓的要让丹思兰赢的赛车比赛,可不是真的是叶沉浮答应的。

        而是一次两人约定,哪天丹思兰赢了,叶沉浮就承认丹思兰是她的女人。为了所谓的死神的伴侣的称呼,丹思兰死缠烂打的来到了华夏。

        一切,足以见得丹思兰对于叶沉浮的感情了。

        只不过扣着对方的人质来比赛,丹思兰是不是无耻了点。

        当然倘若你要是问丹思兰是不是很无耻的话,那么丹思兰一定会告诉你:天,你觉得这样无耻嘛!不不不,记得最后一次和叶比赛的时候他可是前一晚上折腾了我10多次让我第二天完全没有力气的情况下比的。和他比起来,我一定不算是无耻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756/126490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