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枭雄 > 570.第570章 失身

570.第570章 失身

        先前。

        天空中还有着一轮弯月,几颗星辰。

        现如今却是没有了踪影,不知道是不是叶沉浮和独孤惊蛰的缘故,羞涩的连它们都不好意思露出身影。

        卧室之中,两个人之间的情欲不断的攀升。

        渐渐的,在叶沉浮昏迷之间的爱抚下,独孤惊蛰已经是完全的陷入到了爱意之中,难以自拔。

        本来那一杯红酒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休息,独孤惊蛰绝对不会想到会是让自己陷入爱欲之中的催化剂。

        倘若早就知道的话,不知独孤惊蛰还是否会如此了。

        “嗯!”

        春风洋溢卧室之内,暧昧的气息让整个房间似乎都变成了一股鬼魅的粉红的色彩。

        终于。

        在叶沉浮不断的耸动之下,终于是有了突破。

        虽然中间有着淡淡的一层的阻隔,却是最终也没有影响到叶沉浮挺进的速度。

        直到叶沉浮长驱直入之时独孤惊蛰方才是醒悟了过来。

        “没有了?”

        足足保留着三十多年最珍贵的纯洁的身子,如今没有了。

        倘若如今你要是问独孤惊蛰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么独孤惊蛰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

        只是,在一种没有意识的状态之中就将自己交给了叶沉浮。

        说后悔,独孤惊蛰说不出。

        说不后悔,独孤惊蛰同样是说不出来。

        只是,在独孤惊蛰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慢慢的蹙了一下眉头,独孤惊蛰感觉到了一股的刺痛的感觉从自己的胯下传来。

        这般的感觉让独孤惊蛰清醒,随即慢慢的在独孤惊蛰的眼角闪现出了一滴泪珠。

        每一个女人都有着柔软的一面,无论她有着怎样的成就,无论她的外表是多么坚强。

        可是就算昏死穿着盔甲,那么她也终究是有着卸掉盔甲的那一刻。

        就如同现在的独孤惊蛰,身上的盔甲足足的跟随着自己三十多年的时间,就算是晚上卸掉盔甲的时候都没有人曾经看到过。

        却不知,在更不应该脆弱的时候独孤惊蛰却是脆弱了一次。

        可是就是这一次突如其来的脆弱,让独孤惊蛰彻底的将自己交给了叶沉浮,一个说不上陌生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多么熟悉的男人。

        一时间,有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感情在独孤惊蛰的心中流转着。

        只是,这般的感觉很快便是消散掉了。

        叶沉浮在身上不断的冲击带给了独孤惊蛰无限的刺激的感觉,让她慢慢的将自己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了这件男女间最欢快的事情上来。

        渐渐的,独孤惊蛰整个人再次的迷离了起来。

        没有动作的更换,可是叶沉浮这货就是保持着一头公牛所特有的战斗力,不断的在耕耘着,似乎是永远都不知道疲倦。

        刚开始的时候,独孤惊蛰还能够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节奏,抵抗着叶沉浮的侵扰。

        可是慢慢地,当独孤惊蛰几次的泄身之后叶沉浮依旧勇猛的时候,独孤惊蛰真的就只能是不断的抵抗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谁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只是独孤惊蛰早已经是双眼迷离,没有了一丝的力气。

        甚至就连之前高昂的呻吟的娇喘声响此刻都没有了,偶尔才有着几声类似蚊子一般的小声到几乎听不见的娇呼。

        终于。

        叶沉浮在一声高昂的声响之中结束了一次耕地的过程。

        依旧是不清醒的处于本能的叶沉浮自然也就没有着所谓的温存的说法,随后便是趴在独孤惊蛰的身上沉睡了过去。

        小伙伴依旧是跟独孤惊蛰紧密的结合着,让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暧昧。

        不单单是叶沉浮累了,独孤惊蛰更是在叶沉浮的一声的怒吼之后彻底的昏死了过去,倒是和叶沉浮真的成为了一对。

        昏昏沉沉的感觉完全的占据着独孤惊蛰的大脑,本想着起身的她却是连眼皮都难以睁开,只能是慢慢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一切看似都是平淡的,水到渠成间发生的事情。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当两个人都喝了点酒处于不清醒或者是对于性的渴望的时候,那么真的是一切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就如同现在这般。

        说起来,似乎是没有对错。

        叶沉浮只是本能,恐怕是每一个男人都有的本能,否则的话就是太监了。

        倘若是清醒的状态的话,想必叶沉浮多半是不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的,毕竟早就说过叶沉浮绝对不是种马。

        至于说独孤惊蛰如果不是叶沉浮是沉睡的状态让她少了几分的思考与羞涩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恐怕也不会发生。

        要是叶沉浮没有昏睡想要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的话,恐怕早就被独孤惊蛰给打死了,女人发起疯来连她们自己都会害怕。

        沉入到梦乡之中的两个人完全是没有任何的行动,就是如同叠罗汉一样的趴在一起睡着了。

        这一晚,无论是叶沉浮还是独孤惊蛰都睡得异常的踏实。

        特别是独孤惊蛰,从来都没有听着一个男人的鼾声入睡的她,不自觉的抱紧了叶沉浮的结实的后背,嘴角多了一丝的幸福的微笑。

        这边是一番的云雨,连月亮和星星都羞涩的躲闪了起来,另外一边却是两个无聊的老男人。

        “宁哥,你说叶子和独孤惊蛰之间会有火花吗?”,穆浮生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说着。

        “你什么时候见过独孤惊蛰对于男人有着如此细腻的时候。”,宁浩的嘴角依旧是一丝奸诈的笑意。

        如此的一幕要是被浙江省的人们看到的话,恐怕真的是要不断的擦着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这一幕是真实的。

        实在是让人无法去想象,两尊大菩萨坐在一起聊着这些无耻的事情的神情,只不过他们两个人却是怡然自得的。

        “可是,叶子完全就是昏睡的,想要来点什么刺激的事情也不可能啊?”,穆浮生有点遗憾的说道,“再说,就算是有举动,那么估计现在的他也不是独孤惊蛰的对手了。”

        “穆老弟,这一点你就不如哥哥我想的周全了。”

        听着穆浮生有些遗憾的话语,宁浩立即是奸诈的笑了起来,一脸的狡黠之气。

        “宁哥,难道你还有其他的手段不成?”

        敢在叶沉浮飞酒中下药已经是十分大胆的事情了,穆浮生真的想象不出来宁浩还有着什么更大胆的举动。

        “嘿嘿,既然安眠药放了,那么我就不在乎多放点其他的东西了。”,宁浩委婉的说道,“再说了,你难道没有看到我最后在叶子的身上喷了一些东西么?”

        “难道……”

        穆浮生没有直说,但是眼睛瞬间的亮了起来,其中的意味自然是男人都会懂得。

        旋即,两个人爆发出了一阵的笑意。

        没错,宁浩的确是在最后的时候做了点手脚。

        在叶沉浮已经是慢慢的喝多了准备倒下去的时候,宁浩早就拿出来了放了那么一点点****药剂的啤酒。

        随后。

        叶沉浮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是来了个一口闷,当感觉到其中有着一点点淡淡的味道的时候却也只当是自己喝多了才会有的表现,哪里会想到宁浩居然也有着如此奸诈的做法。

        当然,这倒是怪不得别人,都是叶沉浮自己忽略了而已。

        要知道宁戍边可是就是继承了自己叔叔这里的优良的品质,否则哪里会有着那么多的鬼点子。

        当初的时候去偷看这家小闺女洗澡,偷看那家小媳妇换衣服的事情可都是宁浩教唆宁戍边他们去做的。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宁浩有所收敛罢了。

        但是不要忘记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宁戍边在最后将叶沉浮放在路边的时候给叶沉浮喷的东西了。

        淡淡的粉红色的药剂,闻上去有点淡淡的花香的味道,不知道的人还就认为是香水。

        就如同穆浮生,还以为宁浩是怕叶沉浮被蚊虫叮咬给喷的花露水,之前的时候穆浮生还在心中暗自的赞叹还是宁浩想得比较周全,没有想到喷的东西居然是****的药剂。

        姜,还是老的辣。

        这一点,就连穆浮生都不得不服,虽然宁浩只比他大几岁罢了。

        两个无耻的人在不断的讨论着,但是却是一点都不顾忌叶沉浮的感受,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是叶沉浮真的做出来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被独孤惊蛰给暴打一顿或者更严重的后果。

        当然,不想倒是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了。

        反正到时候独孤惊蛰要是打的话,打的也只是叶沉浮,不会是他们两个。

        只要是摆起一张严肃的脸,想必独孤惊蛰也不敢上前来质问他们两个人,再说装无辜一向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专利。

        一夜无话,当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一片叽叽喳喳的虫鸣鸟叫。

        大自然的新意迅速的弥漫而来,笼罩在本是春意暧昧的房间之内。

        伴随着大自然的叫醒服务,独孤惊蛰慢慢的呢喃了几句,随即眼睛微微的动着。

        独孤惊蛰就要清醒过来,接下来的一切又会是怎样的场景,没有人知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756/12649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