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眷恋调皮妻 > 第十四章 荒唐行径

第十四章 荒唐行径

        厉安想起颜落夕小时候初到自己家,豁着牙,梳着两根小辫子,每次被自己捉弄后,她都会紧闭着嘴,泪眼汪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想起她惶然的大眼睛望着自己;想起她如避猫鼠般躲着自己;想起她少女时期,坐在树下,娇嫩清丽如同出水清荷……

        颜落夕无意识地翻身侧躺,露出肩膀附近雪白的肤光,厉安立刻觉得口干舌燥,全身热血上涌,天知道他此时有多想与她相拥而眠。

        他是颜落夕的第一个男人,颜落夕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那个时候不懂人事,即便懂得一些,高高扬起的头颅也没把颜落夕放在眼里,只是把颜落夕看着自己单纯发泄欲.望的玩偶,并没有去深想自己对她的感情。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消失,自己遍寻不见,他才知道她已深植心底。

        春风得意了十九年的自己,第一次尝到痛和失落的滋味,这个小丫头竟然逃跑了,她竟然对堂堂的厉家二少爷如避蛇蝎,干脆家都不回了!

        当年颜落夕突然消失后,厉安曾经大张旗鼓的寻找了半天,之后这件事情就被匆匆赶回来的大哥给压下了,厉家丢了养女,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说出去会被众人猜疑,更会引来无数麻烦。

        那个时候的王朝帝国,已经彻底由哥哥厉熠接手,家里和公司的事情也由哥哥主持,哥哥最后给厉安的说法是,没有找到颜落夕,给从国外归来的父母的说法是,颜落夕被她的妈妈接走了,去西部生活。

        厉安的妈妈顾筱北因为这件事情,闷闷不乐了很多天,老爸甚至动了去把颜落夕接回来的念头,厉安不禁暗暗欣喜,如果这件事情老爸肯干涉,颜落夕就算钻进耗子洞了,也会被揪出来。

        但老爸的想法被妈妈和大哥劝阻了,平日里蛮不讲理的妈妈突然深明大义起来:哪个孩子都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女儿跟着亲生妈妈生活,天经地义。

        家里人放弃寻找颜落夕了,但厉安不甘心,他不敢违背哥哥的意思明目张胆的寻找,只能暗中寻找,但暗中寻找的力量微弱,十九岁的他又羽翼未丰,最终也没能找到颜落夕。

        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受到打击,在做过一些无望的努力后,他开始转变生活的目标,那段日子他过的很混乱,也很荒唐。

        他开始关注于娱乐生活,流连于酒吧,夜店,赌场,富家公子哥爱泡的私人俱乐部,有时凌晨回家,有时彻夜不归,跟各种女人交往,环肥燕瘦,姣蛊媚颜,任由她们解开他衬衫领口的扣子,腰间的皮带,手游蛇一样滑上他的身体。

        厉安享受着她们带给自己的刺激和欢愉,只想将颜落夕在他生命里‘最初’的那份印记抹去。

        尽管这些女人对他阴晴不定的坏脾怕得要死,但他有着祸国殃民的魅惑容颜,富可敌国的名门家世,浪荡到骨子里的男人味,不怕死的女人一波又一波的冲上来,她们成群结队的追逐,讨好着这个英俊的恶魔。

        她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取悦着厉安,甚至有人为了他得了抑郁症,有人为他闹自杀。

        年少轻狂的厉安对这些爱的奉献嗤之以鼻,他的行径越来越狂,他继续与一堆狐群狗党交往,闹着无数花边新闻,他如刹车失灵的车子,毫无目的狂奔一气。

        对于厉安这样的放形浪骸,再次出国游玩的父母并不知情,哥哥厉熠看见了也是冷眼旁观,厉熠觉得这些不过是厉安小小失意后的游戏,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人生阅历,男人们,总是要在风尘里打过滚,以后才能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等过一阵子厉安闹够了,自然便会恢复原样。

        那样把酒言欢,肆意亲热的日子,没过多久,厉安果然厌倦了。

        这样繁花似锦,日日笙歌的生活并未让他遗忘和快乐,有时候他以为自己成功抹去了颜落夕留下的记忆,可是他一旦和其他女人做,依然索然无味。

        不是她,终究不是她。

        厉安觉得无比的失败,他清楚的意识到了,他和颜落夕的关系不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感情,一旦发生,便深植于生命,牢牢附着,无法用任何人取代,无法用任何手法排除。

        他过够了这样的日子,开始收敛他的行径,回到自己原有的生活——英俊贵气,骄傲自持。

        直到他再次遇见颜落夕,再次疯狂。

        厉安看着睡梦中的颜落夕,温柔凝视,无声苦笑。

        他知道,吸毒是由于大脑里形成受体,产生瘾性,因此一旦沾上,就不太好戒掉,而颜落夕就如同他的毒,明知道越是接触越上瘾,可是向来精明的他在这方面约束自己的能力格外薄弱。

        厉安总是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必要的理由,值得他去逆心而为,疏远颜落夕。

        颜落夕睡了一觉,第二天早晨肚子就好了,只是神情有些恹恹的。

        厉安又叫人给颜落夕送了一部新手机过来,颜落夕看见手机,眼睛发亮,精神明显的好了很多,她趁着明子玺邵君赫他们过来跟厉安胡搅说话时,再次偷偷溜走,跑到周广涛给自己买手机的商场,把那部手机退回去了。

        兜里揣着一小沓钱,感觉特别踏实,颜落夕买了一袋巧克力糖,美滋滋的一边吃一边往医院走。

        有了昨天颜落夕偷跑的经验,今天厉安一直拿眼睛瞄着她呢,见她贼头贼脑的开门出去,他就暗叫不好,十分钟后见颜落夕还没有回来,他开始气血上涌,心情变的特别不好,尤其在听到明子玺神叨叨的跟他说:他昨天看见姓周的那小子了,现在竟然做了x跨国公司的亚洲区域总监。

        颜落夕溜的勤,多疑如厉安,便觉得她定然去见那个春风得意亚洲区的总监了,她根本不想在这里陪自己。

        厉安烦躁的抓起明子玺随手放在床头上的烟,点燃了就狠狠地吸了一口。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10/114391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