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眷恋调皮妻 > 第七十八章(上)只开一间房

第七十八章(上)只开一间房

        厉安不像没有良心的颜落夕,只会看着自己的惨样幸灾乐祸,他迅速的脱下湿哒哒的休闲服,没好气的裹在颜落夕的身上,虽然不保暖,但好歹防走光。

        嘴里咬牙切齿的数落着:“你还有闲心看我的热闹呢,不知道自己早被那些男人看光了吗!”

        颜落夕这才意识到自己出了糗,紧紧的拉着厉安的休闲服,脸上有些红热。

        厉安穿着一湿哒哒的衣服,走起路来依然大摇大摆,气势傲然,只是从酒店门口走到前台去开房,就吸引来一大票女人的目光。

        其实这也不奇怪,厉安身材本来就好,又长期坚持锻炼,再简单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能引得女人脸红,更何况现在他身上湿了的白衬衫,如同修身版的体恤,勾勒出健美英挺且有力量的线条,整个人被衬得更加俊美异常。

        今天的住客很多,颜落夕在这边等了半晌厉安还没有回来,她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此时被大厅内的冷风一吹,身上越发阴冷,冻的她直哆嗦。

        厉安在前台前好像费了些力气,才办好入住手续,对着颜落夕这个方向招了招手,嘴巴微微一翘,弯起一个特别好看的弧度。

        旁边正巧有几个人刚刚进门来,有一个女人只顾着扭头看厉安,居然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

        厉安这厮到底有什么魔力,颜落夕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样的男人是太可怕了。

        进了电梯,颜落夕忍不住问厉安,“刚刚有个女的只顾着看你,差点没摔到,你看见了吗?”

        厉安不屑的冷哼一声,“也就你狗眼不识金香玉吧,为小爷着迷的人有无数,差点为我摔到算什么啊,还有女人为我跳楼自杀的呢!”

        “原来传言是真的啊!”颜落夕惊讶的瞪大眼睛,她之前好像是听别人说过,有个女人为厉安自杀了,但她一直不太相信,谁那么精神有病啊,为了这么个妖孽自杀,现在听厉安亲口承认,看来之前的不是传说了。

        厉安俊俏的脸有几分阴沉,没理会颜落夕的话,兀自看着电梯旁不断变幻的数字。

        颜落夕也很识趣的闭上嘴巴。

        到了楼上,颜落夕见厉安只拿出一张房卡,有些发傻,“你……你只开了一间房啊?”

        “你怎么天真的这么白痴啊!”厉安脸色微微一凛,眉宇间满是煞气,伸出手指狠戳了颜落夕的脑袋一下,戳的毫无防备的颜落夕缩了一下头。

        “你没看看楼下都什么阵势了!这里是五星酒店,房间在中午的时候就预定出八成了,现在外面回不去家的人,都跑来住酒店了,要不是我给个哥们打个电话,这一间房我们也捞不到!”

        颜落夕知道厉安说的是实话,这个时候虽然不比海啸,地震那么严重,但也算是洪涝灾害,物资紧缺,狼多肉少,她不能太挑剔的。

        可一想到要和当初费尽心机才得以摆脱的厉安,再住进一间房里,她还是犹豫了。

        厉安打开房门,没再理睬站在门外的,如同小白鼠一样畏畏缩缩的颜落夕,边走边脱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卫生间间,洗澡去了。

        颜落夕四处张望了一下,见走廊尽头有一扇窗,她小跑过去,期望可以看见窗外的雨停了。

        窗外的大雨没有因为她的窘境停下来,还带着狰狞的气息肆虐着,透过路灯的照射,只见天地间如同成了一片汪洋,马路上的许多汽车都深陷积水之中,只露出个大半个车身,至于车里的情况,从她所立的角度看过去,更是什么都看不清。

        颜落夕不由吸了口凉气,十根手指都跟着后怕的痉挛起来,刚刚多亏厉安的明智之举,不然自己和他将会被困在车里,甚至是淹死。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颜落夕的身体有些发软,她身体发虚的从窗台处溜坐到地毯上,喘息了一小会,她伸手去摸电话,掏出来的却是个湿淋淋的硬家伙。

        颜落夕的心不由的一沉,电话进水了!

        她怀着侥幸心理按了一下键子,屏幕竟然亮了,一时间,颜落夕大喜过望,急忙给周广涛打个电话。

        周广涛之前说晚上不回来住了,不知道他那边情况怎么样,她不敢指望他回来接自己离开这,但却想知道他现在是否平安。

        可惜,中国移动不给力,线路繁忙,无法接通,想必是现在打电话互通信息的人太多了。

        颜落夕神情一黯,虽然她不想周广涛为了她以身涉险,顶风冒雨的来接自己,可是此时,她是多么希望周广涛可以陪在自己身边,她是那么的想念周广涛,想念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次皱眉、每一个动作……

        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湿的,此时越发的冷起来,她抱紧双臂,靠在阴暗的角落里,希望借此可以驱走一些寒冷。

        颜落夕知道厉安所在的房间明亮,舒适,温暖,可那不是自己该去的地方,她就如同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向往着光明,向往着温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厉安这个人从小生长在富贵之家,不但脾气大,还有些洁癖,刚刚被大街上的积水漫过大腿,把他恶心坏了,如果不是顾忌着颜落夕,他当时真想在车里坐等,等实在不行的时候再下水。

        他站在花洒下,又是搓,又是揉的洗了好久,才舒了口气,裹着酒店里松软,干净的浴袍走了出来。

        厉安在屋内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颜落夕,心不由的忽悠一下,莫非这个死丫头真顶着大雨跑了。

        他疾步奔到依然敞开的房门口,四处观望,走廊里空荡荡,静悄悄的,他真有些急了,往外走了两步,突然看见走廊尽头墙角处缩着团黑影。

        当厉安看清萎缩在墙角,可怜巴巴的人是颜落夕时,气的一口鲜血都涌上了胸口,只想一脚将颜落夕踢到楼下的积水里溺死。

        小死崽子,我有那么可怕吗,让你进屋你不进来,躲在哪里装死,好,有种你就一直靠在那里,看不冻死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10/114405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