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眷恋调皮妻 > 第二十八章(上) 裹着糖衣的苦药片

第二十八章(上) 裹着糖衣的苦药片

        颜落夕没想到周广涛会这样误解自己,明明是他和何雨凡做出那些令人恶心的事情,现在却来恶人先告状,她重重地喘着气,胸脯急促地起伏,握着的拳头在阳光上泛着白。

        周广涛好像也在执着的等着答案,紧紧咬住牙,整个下颌的线条紧绷得有点儿扭曲。

        颜落夕努力的控制着情绪,想想自己之前跟冉旭闹的那些绯闻,讥诮地倾倾嘴角,“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周广涛的心象被刺了一刀,疼得他直抽气,他闭了闭眼睛,深深呼吸了下,尽量理智地说道:“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卖掉那处房子了,那个演员你刚结识不久,你还不了解他,万一……万一……你回头还有个住处。”

        颜落夕嘴角浮出一丝酸涩的浅笑,周广涛还是关心她的,但越是这样关心,越让她心痛如刀割,她冷笑着说:“感情的事情,跟认识时间多久不成正比,我们认识的时间够久吧,你不还是照样背叛了我!”

        她的话语,正中周广涛的要害,他全身一震,颜落夕趁机退后一步,脱离他的掌控,决绝的说道:“广涛哥,这次我们是真的分开了,这辈子,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周广涛无力地闭上眼,身心沮丧,他像受了重创般,无意识的向后推了几步,直到撞到身后的桌子,他睁开眼时,眼泪已经蓄满了眼眶。

        “落夕,我对你的伤害,这辈子也无法弥补了,房子里的东西我会马上拿走,这个公司的所有资产,我会找律师过户到你的名下。”颜落夕的态度看上去很坚决,他说什么都不能挽留住她,他很无力,只能把自己所有的给她,希望她过的幸福。

        “我说了,这个公司的一切我不要,我马上就要嫁给大明星了,我会有无数的钱,我不稀罕你的东西。”

        周广涛被颜落夕的疾声厉色的嘶吼镇住了。

        颜落夕咬咬嘴唇,咽下冲口而出的悲伤,“广涛哥,不要再想着把公司分给我,你的东西我不会要的,那只会让我想起伤心的过去,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落夕!”周广涛忍不住追上来,从后面环住她的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颜落夕抑制不住心中的难过,泪水一粒粒滚下来,她断然挣脱周广涛的手,胡乱的擦了一把脸,“没有对不起,我们的缘分就这么长。”

        爱情好比留长发,需要好久好久才能拥有一头美丽的头发,剪掉却是一挥手的工夫。

        周广涛刚要开口,外面响起了敲门声,颜落夕苦涩的一下,低头走出他的办公室。

        她的美好初恋呀,就那样结束了,一生的情感,输在起跑线上,可是能改写吗?不能,那就当做是他人送自己的一份礼物吧,即使身心俱焚。

        颜落夕有些艰难的离职了,第二天回到住处,周广涛果然把所有属于他的东西都收拾走了,她没心情面对面目疮痍,找下面的家政把房间打扫一下,然后挂牌出售。

        冉旭的公司又替他接了三个广告,他暂时抽不出身陪颜落夕外出,颜落夕也不急。

        她现在的状态,说上好,也看不出坏,走到哪里都是开开心心的,开始热衷逛街,以前买东西都是先看价钱,现在只要是自己看中的东西,拿出卡就刷。

        颜落夕在冉旭面前大声的说笑,打扮一天比一天时尚,人一天比一天的乐呵,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她过的很快乐,但知情的冉旭看见她这样,格外的心酸。

        她这么做,分明就是一种刻意的强调,似乎是要用显而易见的快乐,来强调某些伤害的不存在。

        十多年的感情啊,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抹的干干净净。

        颜落夕知道自己这样不是一个健康的心理状态,可是她没有办法,她现在只能用乱七八糟的生活去充实自己,她最近总是会梦,梦的内容杂乱无章,可总有那么几张面会反复出现,厉安,周广涛,何雨凡,他们好像八爪章鱼一样,牢牢吸附在她的脑袋里,挥之不去。

        冉旭暂时不能同她一起出游,所以她需要让自己忙碌起来,她从冉旭那里要来一张高级会所的健身卡,运动流汗后也许就能换来一个好眠,再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人。

        颜落夕在第二次去那个会所健身时,就巧遇到了厉安,他被一群穿着名牌运动装的男女簇拥着,神色倨傲在颜落夕她们这些练瑜伽的人面前招摇而过。

        远远的看见耀眼夺目的厉安时,颜落夕就急忙垂下头,万幸的是,这个魔头并没有向她这边看一眼,直接视若无睹的过去了。

        厉安等人一走后,颜落夕身边众多的花痴一阵唏嘘。

        “中间的那个男人是谁啊,真是有型又有款,太迷人了!”一个女人望着厉安的背影赞叹。

        “是啊,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帅又有气势的男人!”

        “这个男人可不是一般人,他就是裹着糖衣的苦药片,可以让人死的!”一个年纪稍大些的女人不无感概的说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有个女人嘻嘻笑着。

        “你以为是假死啊,真的有女孩子曾经为他跳楼自杀过,结果他连看都没有去看那个女孩子一眼。”

        “真有这事啊,说明他太有魅力了!”女人发起花痴来,智商等同于白痴。

        “这不能说明他有魅力,只能说那个女人太傻!”年纪稍大的女人,说到这里轻声叹了口气,仿佛无限唏嘘。

        “那个女孩子跟我挺熟悉的,她其实有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对她非常的好,可是她在遇见这个有财有貌的少爷后,一见倾心,最后却丧了命。”

        众位女子听了这个小插曲,不由纷纷感叹,有的在说男色误入,有的说男人薄情,颜落夕低着头,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心里好像堵着什么,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颜落夕练过瑜伽,洗了澡,从会所里走出来时,见一辆黑车停在门口,车窗自动落下,坐在车子的厉安,带着墨镜,非常酷的向她招招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10/114407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