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眷恋调皮妻 > 第四十九章(下)突逢车祸

第四十九章(下)突逢车祸

        前面两辆剧烈相撞的车子就在厉安他们所在车子的眼前,看着那突然发生的惨剧,“啊!”陈成忍不住大叫起来,随后颜落夕也跟着惊叫一声。

        几乎是同时,车子的侧面传来撞击声,车身猛烈的震动。

        颜落夕在控制不住的惊叫后,身上一沉,是厉安扑过来用整个身体盖住颜落夕,并且大声对陈成喊着什么,指挥着陈成不要慌乱。

        陈成猛打方向盘,车子快速的转弯,因为速度过于太快,车身都倾斜过来,车轮摩擦地面发出恐怖的声响,像是随时都会从这条危险万状的小路上翻跌下去。

        颜落夕紧张的身体都跟着微微颤抖。

        “别怕,落夕。”厉安紧紧的抱着颜落夕,出声安慰着她。

        车子危险地在原地转了一个弯,偏离主道,车子一面就陡坡,但车身终于停止了转动,颜落夕不觉轻轻的松了口气。

        她只觉得身子一轻,厉安从她身子直起腰,抬头观看着外面的形势,正当他们都以为松口气的时候,厉安的大叫声突然响起,声音短促而尖锐。

        原来,后面突然有车子开过来,也许没看到前面三车相撞的情形,来不及刹车,直直的撞到厉安他们的车子上。

        他们的车子本来就濒临陡坡边缘,没有人碰都有下滑的危险,这时被后面的车子一大力冲击,车身都跟着猛地弹跳起来。

        颜落夕只觉得头晕目眩,整个世界都仿佛倾翻颠倒,她还没等大叫出声,便被人以大力地拉进怀里,身体再次被紧紧抱住。

        巨大可怕的翻滚,随着一声声的撞击响动,颜落夕憋在厉安的怀里,只来得及发出模糊的惊叫,便被黑暗吞噬了。

        颜落夕在黑暗中,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浓黑的乌云面目狰狞沉重,一会儿像脱缰的野马,一会儿又好像猛虎下山,在峭壁上翻滚聚合。

        陡峭的盘山路、摇晃的车身、夹着狂风暴雨,犹如电影里呼啦啦快进的镜头,不断的向她侵袭,她在风雨中不安恐惧,不断的向前奔跑着,想赶在危险来临之前找到可以栖身的地方。

        在她的梦里,有个男人突破风雨想自己跑来,竟然是年少的厉安,梦中的再不是强大跋扈的男人,而是个小小的少年,小到她都想在风雨中保护他。

        她急切的对着厉安伸出双手,他离她越来越近,两个人的手指刚刚要碰在了一起,突然电闪雷鸣,厉安消失了。

        即使是在梦里,颜落夕还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情不自禁的惊叫出声。

        “……厉安!”

        颜落夕猛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原来刚刚可怕的一切都只是个梦,她喘息着安慰自己,但随着身体上的刺痛感,她一下记起了刚刚发生过的一切。

        暴雨如注,三车连撞,陡峭的山崖,还有最后昏天暗地的一切,原来这些并不是梦,甚至比梦境更为可怕,车子翻了,她在车子下跌的过程中,被抛出窗外。

        厉安呢,他在哪?他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直到此时此刻,颜落夕才真正体会到厉安在她心中的重要位置!

        她此时才知道,她是那么的需要厉安,她是那么的离不开厉安,她是那么的爱着厉安!

        颜落夕不由自主的着急,她睁大眼睛,努力的适应眼前的黑暗,但她的头顶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树冠沉重,挡住了天上微弱的光亮,她依然什么都看不清楚。

        可怕的大雨终于停了,风声呜呜,颜落夕身上早就湿透了,风一吹过,感觉更加的冷了,她试着活动了一下四肢,万幸的是,她的胳膊都还齐全,并且完全的受她自己支配。

        她努力的想站起来,刚刚一动,身体的重量转移,伴随着一阵窸窣的声响,她的身体和无数小石块、碎泥土和残枝一起向下出溜了一段距离。

        “啊!”颜落夕忍不住发出一声沙哑的惊呼,原来这里依然很是陡峭,山体在雨水冲刷后又很滑,她刚刚只是被根树枝挡住了,现在她一动,树枝经受不住她的力量,她只能顺势下滑。

        还好,这次滑下来大概只有三四米的样子,然后山势就缓了下来,并且被无数茂密的植被所覆盖,可以阻挡住她下滑的趋势。

        山坡上有树的枝桠,还有尖锐的碎石,颜落夕这一下滑,就好似在刀尖上出溜,疼的她呲牙咧嘴,忍不住再次低低的叫出了声。

        当滑落终于停止,颜落夕借着天上微弱的月光开始四处张望,看到她现在所跌落的地方与上面的公路隐约有二十米左右的落差。

        她已经看不清原来道路的边缘,只有一大片模糊,还散发着狰狞气息的陡坡划痕存留着,顺着这道凌乱的划痕,她可以看见他们所乘坐的那辆车,摔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整个车身几乎破败不堪了,至于车里的情况,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什么都看不清楚。

        颜落夕的大脑一瞬间的空白,忽然嘶哑的大声吼叫起来,“厉安!厉安!你在哪儿啊?”

        她不但这样声嘶力竭的叫着,还忍着浑身的巨痛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往车子所在的地方奔去。

        此时颜落夕心里只想着厉安,完全忘了自己自身的惨状,受了些上的胳膊腿,抗议她这样不顾死活的举动,她身体一软,再次跌倒在地,地上的碎石和枯枝再次毫不犹豫的跟她来个亲密的接触。

        颜落夕因为担心,因为疼痛,忍不住低低的哭了起来,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哀哀的叫着,“厉安,厉安,你在哪里啊?”

        她此时已经不敢寄希望等待被人发现了,她再次抬头观望,判断着自己走过去的可能性,事实上她距离车子的方向并不太远,只要她能忍着疼痛,走到车跟前,也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颜落夕现在急于知道厉安的情况,也许厉安此时被困在车里,正等着她去救他呢!

        她这次学聪明了,在身边摩挲了半天,找了一个粗一些的树枝,用树枝在周围找到一个支撑点,她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尝试着再次站起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10/114416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