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眷恋调皮妻 > 第九十四章 横刀夺爱

第九十四章 横刀夺爱

        邵美卓从记事起,满心满眼的都是一个厉安,作对,挑衅,争吵……都是她表达一种爱的方式。

        如果说这个世上谁最爱厉安,谁最了解厉安,估计还真要数邵美卓。

        邵美卓看着厉安半卧在床上,上午的阳光透过漂浮的窗帘,明明暗暗的照在厉安蓝色的病号服上,他俊美的脸上蕴含着无限落寞愁苦,沉默的看着窗外,满怀心事忧愁的样子,如同在邵美卓心头上印上无数的伤,密密麻麻的痛。

        她被厉安眼神之中的那一片哀恸给镇住了,这么多年,她全心全意的追随厉安,千般爱恋,万般苦心,竟然抵不过一个残留在她心里的影子。

        对于邵美卓这样高傲,自负的女人,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和挫败!

        邵美卓愣愣的看着床上的脸,看着他眼睛里显而易见的失落伤心,她除了挫败之外,更替厉安难过。

        她慢慢的走到厉安的身边,端着粥盒,小心翼翼的说道:“厉安,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厉安坚持不流露出心事,强使自己面对沉重的忧伤,转头看了邵美卓一眼,痛苦无助,满眼苍凉,一下又刺痛了邵美卓的心。

        “你自己吃吧,别管我了,让我饿死算了。”

        “你说什么傻话呢,医生都说了,让你醒过来后好好吃点东西,你经常喝酒,胃不好……所以……所以我早晨才特意去‘鸿记’买来你最喜欢吃的粥的。”邵美卓可怜兮兮的看着厉安。

        “我不喝,现在别说喝粥了,你就是给我喝燕窝,我也好不了了。”厉安用手捶着胸口,声音无比消沉,“我这里已经碎了,我活不了了了!邵美卓,你记着,我这次出车祸没死,那是车子好,我命大,下次再出事我就得自己死。”

        “呸,呸,呸,你胡说些什么!什么死不死的,厉安,你为了那个女人,这样三番四次的寻死……”邵美卓因为气恼,漂亮的脸蛋都跟着痛苦的抽搐,眼泪匆匆跌落。

        厉安转过头,很努力地对邵美卓淡淡一笑,“你不是讨厌我吗,恨我吗,从小到大的跟我作对,这次我要死了,如你所愿了!”

        邵美卓彻底的被厉安打败了,无比愧疚痛悔的,泪流满面的坐在厉安的病床边。

        他死了,怎么会如她所愿呢!

        面对着一心求死的厉安,邵美卓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强烈的恐惧,她是真的害怕了。

        如果当初,自己的嘴巴可以老实一点儿,也许厉安就不会有后来的冲冠一怒,报复红颜。

        厉安了解邵美卓,邵美卓也同样了解厉安,她就知道厉安狂傲的性子最受不得激,所以那天她才会在机场故意说出那番恶毒的话。

        现在想想,自己对厉安和颜落夕的分手,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厉安如果真死了,她得后悔一辈子。

        真的爱一人,就是希望他过的幸福,快乐,跟在厉安屁股后面搅合了若干年的邵美卓,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她用力的抹了一把眼泪,下定决心般说道:“如果你这辈子都找不到颜落夕,或者等你找到她时,她已经嫁人结婚了,你会怎么样?”

        邵美卓这句话,让厉安的心头一阵抽痛,接着,一种不能言说的疼,向全身上下左右骄横地幅射着。

        一想到颜落夕将要嫁给别人的场面,厉安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比今生今世再也找不到颜落夕还要觉得可怕,难过。

        他脸色惨白的转头看向邵美卓,嘴唇都有些哆嗦了,“你……你什么意思啊?你知道颜落夕在哪里?她……她嫁人……”说到后来,厉安好似被人抽筋剥皮了般,竟然疼的没有一丝力气把话说下去。

        厉安最初在邵美卓面前演戏,所有的悲痛欲绝都是装出来的,但此时却是毫不做作的真情流露,只看得邵美卓更加的难过心疼。

        “她还没有结婚呢,你慌成这样干什么啊。”邵美卓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厉安。

        “美卓,你一定知道落夕现在在哪里呢,我求求你,你就把她的消息告诉我吧!”厉安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忽的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拉住邵美卓的手。

        他不愿意旁敲侧击了,也懒得去演戏博取同情了,还是单刀直入吧!

        厉安的掌心宽厚,温暖,邵美卓跟厉安认识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他这样安全无害的握着双手,她忍着心里的酸楚,暗暗苦笑,自己出卖自家哥哥一回,就换来厉安的一次温暖握手。

        “美卓,我知道你嘴硬心软,我大哥,明子玺他们都不肯告诉我颜落夕的消息,你会告诉我的,对不对,美卓……”厉安的俊脸上满是焦灼,眼下一片乌青,眼中布满血丝,目光哀恳,看着无比的可怜。

        邵美卓闭了闭眼,声音哽咽,“这么久了,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吗,我哥哥不见了?”

        “你哥哥!!!”邵美卓的话,如同炸弹一样,炸裂在厉安的脑袋里,他瞪大了眼睛,瞳孔放大,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邵君赫自从那晚和自己发生争吵过,就再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知道邵君赫暗恋颜落夕,恨透了自己这种伤害颜落夕做法,所以再玩的时候也没有叫着邵君赫。

        后来他去了内蒙,回来的时候没见到邵君赫,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邵君赫出国了,厉安全部心思都放在寻找颜落夕上,压根没想到自己的生死弟兄跟颜落夕一起消失了。

        厉安眼睛里原有的悲伤和沉痛突然销匿,取而代之的是,是莫名的绝望和凄凉。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大哥和明子玺为什么不把颜落夕的去向告诉自己了,他可以笃定的跟世上任何一个男人去争抢颜落夕,唯独不能跟邵君赫去抢。

        邵君赫自小到大让了他太多回,他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对颜落夕放手了,他怎么能在颜落夕和邵君赫走到一起后,再去厚着脸皮横刀夺爱!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10/114427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