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眷恋调皮妻 > 第一百零六章 释然

第一百零六章 释然

        他们这群人里聚会,每次吵嚷的最欢的都是明子玺,他一手揽着邵君赫,一手揽着厉安,清朗的嗓音带着淡淡戏谑,“我的两个心肝宝贝终于都回到我的怀抱了,今晚我要好好乐呵乐呵了!”

        “你给我滚一边去,别肉麻啊!”厉安最受不了明子玺这个样子,扬手就捶了他一拳,非常用力的,明子玺闷哼一声,刚要还手,厉安已经窜到一边了。

        邵君赫见他们这样,只是呵呵的笑笑。

        明子玺见收拾不到厉安,转头看向邵君赫,“唉呀,还是我们豆子好,今晚我就跟豆子睡了。”他伸手抬起邵君赫的脸,做万分心疼状,“看这些日子不在我身边,你都瘦了,真让人心疼。”

        “难怪厉安叫你滚,你是应该滚开。”邵君赫也受不了明子玺的肉麻了,在旁边换了个座位,正好坐到翘首以待的冼东霓身边,冼东霓见邵君赫终于坐到自己身边了,欢喜的揽住邵君赫的胳膊。

        “哥,你这才是刚出虎口,又进狼窝,屎窝挪尿窝呢!”邵美卓无比蔑视的看了看冼东霓。

        冼东霓心中不忿,但碍于大家和邵君赫都在,也不好说什么。

        邵君赫原本就骄纵妹妹,隔了这么多日子没见,刚是疼爱,自然也不会说什么了。

        厉安一见邵美卓欺人太甚,忍不住瞪她,“你这说话真够恶心的,大家正吃东西呢,你那边屎啊,尿啊的都来了,还让不让人吃了!”

        邵美卓见厉安开口说话了,没敢再起什么幺蛾子,只是用眼睛冷冷的横着冼东霓。

        颜落夕不由暗叹,这个冼东霓,想进邵家的门恐怕是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了!

        这些男人都是从小的朋友,厉安和邵君赫又有着如同亲兄弟般的情意,这两年因为颜落夕的关系,他们之间多少有了些隔阂,两人因为可能失去这份珍贵的友情都特别的难受,现在终于可以尽释前嫌了,彼此都很高兴。

        厉安和邵君赫这个晚上都喝多了,明子玺等人也没少喝,几个男人围在一起热烈的聊着天,颜落夕因为怀孕了,容易困,嘱咐佣人给客人分配好客房,她先回房睡觉了。

        今晚的颜落夕,睡的格外的安心,在邵君赫没有回来之前,颜落夕觉得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邵君赫,所以无论厉安对她怎么好,无论她过的如何舒心如意,只要邵君赫没有回来,还在外面漂泊着,她总是觉得心里不安的。

        现在好了,邵君赫回来,对自己没有任何的责备怪罪,跟厉安没有任何的芥蒂,而且身边还有了个那么爱他的冼东霓。

        曾经以为逝去的美好,错过的幸福,兜兜转转,终于又来到他的身边,颜落夕为邵君赫感到得开心,幸福。

        颜落夕带着满足的笑意睡着了,睡到半夜,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她微微动了动,感觉半侧身子沉甸甸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厉安回来了。

        她惦记着厉安有没有喝多,费力的睁开眼睛,正对上厉安深情凝视着自己的眼睛,看着他痴痴呆呆的样子,不知道在自己面前趴了多久。

        “你干什么啊,不睡觉在这里吓唬人!”颜落夕伸手摸摸厉安,脸热热的,头发湿乎乎的,看来已经洗过澡了。

        “落夕!”厉安一见颜落夕醒了,立即如同小孩子般扑上来,不住的亲吻着颜落夕,“我真的要感谢命运,没把咱们分开,差一点你就成了豆子的媳妇了,如果你跟他结婚了,我可没有他那么洒脱,去澳洲,非洲走一圈回来就释然了!

        我不行,我就算走到海角天涯都不行,我得死,如果没有你,我一定会死的……”

        “呸,呸……”颜落夕急忙去捂厉安的嘴,“大半夜的,说什么死不死的,你还说美卓说话难听,你比她说话更难听!”

        “老婆,那说什么不难听,我爱你,爱你一万年,难听吗!”厉安嘻嘻笑着抱住颜落夕。

        颜落夕很配合的,很熟稔的搂住了厉安的腰,厉安天生身体颀长匀称,加上常年锻炼有着结实的肌肤,颜落夕很喜欢这样被他抱住,好像能感受到他肌肤下的力量,心脏为她热烈的跳动。

        厉安手臂微微一用力,脚踝一动,勾上颜落夕的小腿,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嘴唇有一下没一下亲着颜落夕的耳朵,颜落夕被他弄的很舒服,手臂环上他的肩头,任凭他亲着。

        厉安见颜落夕没有拒绝自己,心中大喜,手缓缓移到下面,刚刚要肆意而为的时候,颜落夕的手在被子下准确地握住厉安的手,“亲爱的,你不觉得你的动作有点过了吗?”

        “宝贝儿,我只是太想念你了!”厉安声音有些哑了,“我想你了,我会小心的,医生都说了,过了前三个月就没事了,胎儿已经稳定了,亲爱的,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

        颜落夕无奈的苦笑着,“我知道,就是因为我知道你太正常了,太想了,所以今天你不能啊!”

        “啊!”厉安有些傻眼,“宝贝儿啊,还有你这么拒绝老公的吗?”

        “当然了,你今晚喝多了酒,又隔了这么多天,定然会不知道深浅的!”颜落夕嘿嘿的笑了两声,“为了孩子的安全,你必须忍着。”

        厉安对自己这方面的情况也是很了解的,一喝过酒,会变的很难控制,汹涌澎湃的,他也怕自己万一伤到孩子,只好放开颜落夕,长叹一声躺到旁边。

        颜落夕轻轻握住厉安的手,柔声问道:“他们都喝多了吗?”

        “恩,差不多吧,但明子玺没有真喝多。”厉安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再次转身抱住颜落夕。

        “那他们住在哪里了?”颜落夕有些好奇。

        “反正离的也不远,他们都各回各家了,明子玺去他女朋友那里住了。”

        “那冼东霓呢?”

        “你到底想问谁啊?”厉安忍了半天,终于没有忍住,有些不满意的嚷嚷,“想问谁你就直接问,这么怪外抹角的不累吗?”

        “我想问邵君赫,行了吧!”颜落夕太了解厉安的性子,他一旦起了疑心,你越是解释,越是回避,他会越认为你做贼心虚。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10/114433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