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眷恋调皮妻 > 第一百一四十二章

第一百一四十二章

        阮照看着渐渐走近的倪暄漪,心中突然又生出一种奢望,他想见见倪暄漪,也想让倪暄漪见见他,或许,倪暄漪还是爱他的,可以不顾一切的跟自己离开的。

        世上有一种爱,它让人绝望,却又让人心存期待,这种爱绵绵不绝,沒有对错,也无所谓对错,原本能拥有狮子般雄心壮志的阮照,心早就彻底被倪暄漪俘获,他此刻心中沒有别的想法了,只是特别的想见见倪暄漪,一种不同寻常的力量在支撑着他,他一定要想办法见倪暄漪一面。

        倪暄漪和厉熠走进披萨店,这家店装修古朴,里面放着舒缓的音乐,环境很温馨,倪暄漪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厉熠为她点餐,倪暄漪吃着东西, 厉熠陪着他说着话。

        东西吃到一半的时候,厉熠的电话响了,为了减轻手机对倪暄漪的辐射,厉熠跟倪暄漪说了一声,拿着电话走的其他地方去接听。

        这时侍应生给倪暄漪送來了一杯奶茶,倪暄漪正好奇,自己沒有要奶茶啊,低头一看,托盘上放着一张信笺。

        信笺沒有署名,也沒有落款,上面写着一首诗,是叶芝的“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來,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是真情,

        惟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在炉栅边,你弯下了腰,

        低语着,带着浅浅的伤感,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看着信笺上的笔迹,倪暄漪的心抖了一下,这个笔迹她是认识的,是阮照的笔迹,这首诗倪暄漪也是知道,这是大诗人叶芝对茅德.冈终生不忘,矢志不渝间而又无望的爱情吟咏。

        叶芝对茅德·冈的爱感动无数人,但就是无法感动心爱的姑娘,叶芝对茅德·冈一见钟情,一往情深,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茅德·冈对他的爱嗤之以鼻,最后坚决拒绝参加叶芝的葬礼。

        世界上的姻缘总是这样捉弄人,爱的人总是爱着别人,叶芝对茅德·冈的爱,多少跟阮照对倪暄漪的爱有些相似,同样的悲哀。

        倪暄漪看着那信笺,眼中有雾气蒸腾,她见信笺上的字迹潦草,想必写的时候一定很匆忙,阮照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难道他就在附近?

        倪暄漪急忙转头向窗外寻找,只见窗外不远处站着一个挺拔的男人。

        牛仔裤,白衬衫,带着帽子,眼镜,虽然经过一番打扮,倪暄漪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个人是阮照,她忍不住对着窗外的人挥了挥手。

        阮照看着倪暄漪,很凄然的一笑,对着她微微点点头,他定定的看了倪暄漪一会儿,见倪暄漪只是看着他,并沒有要出來见他的意思,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好笑。

        如果倪暄漪对自己还有感情,当初怎么会跟着厉熠离开,并且嫁给厉熠,跟他幸福的四处游玩。

        阮照激动的心平静了,升起的一丝希望又变成了绝望,他对着倪暄漪挥挥手,转身,孤独的向人群中走去。

        倪暄漪趁着厉熠沒有回來,迅速的把信笺拿起,揉成团攥在手里,忍不住转头又看着那个独自走在街头,为了她來到异国他乡,对她念念不忘的男人。

        无论哪个女人,对所有爱她和她爱过的人,都会铭记在心的。

        厉熠打过电话回來时,倪暄漪已经吃完了东西,放下餐具,低头慢慢的啜着果汁。

        “萱萱,吃饱了吗?”厉熠笑着问她。

        “吃饱了,厉熠哥哥,我累了,想回去了。”倪暄漪还在想着刚刚突然出现的阮照,过了最初的激动和意外后,她隐约有些担心,怕阮照不肯善罢甘休,伤害她和厉熠怎么啊。

        “好的。”厉熠结账,带着倪暄漪回家。

        倪暄漪走出西饼店,先四处看看,在大街上沒有看到阮照,她心中有些忐忑不安,阮照这个人的想法跟正常人不太一样,神出鬼沒的,躲在暗处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萱萱,你在想什么呢?”厉熠看出倪暄漪的神不守舍

        “啊!沒什么。”倪暄漪勉强的笑笑,随后问:““厉熠哥哥,咱们这次外出,你带了保镖吗?”

        “带了,你怎么想起问这个?”厉熠侧头仔细打量着倪暄漪的脸。

        “我们在异地他乡,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怕万一有什么事情……”倪暄漪的神色有些不安了。

        “别担心了,什么事情都有我呢,我们回家吧,好好睡一觉就沒事了。”厉熠感觉出倪暄漪的变化了,但却不想再追问下去,厉熠聪明,他不想为难自己的老婆,如果他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他可以有无数种办法解决,但绝对不包括为难自己的老婆。

        倪暄漪跟厉熠回到家里,很听话的上楼休息,厉熠说自己要打电话处理点公司的事情,她也很乐意的让他去了,她现在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

        回到卧室,倪暄漪并沒有马上睡觉,她站在卧室的窗户旁向外面张望,看阮照有沒有跟过來,观察了半天,她并沒有看见阮照。

        倪暄漪靠在窗口,不由想起阮照刚刚那伤痛寥落的笑容,心中有些酸楚,其实,她是真的有些对不起阮照的。

        厉熠很快就查出了餐厅侍应生为倪暄漪送便签的事情,他不用仔细想,也能猜到这个给倪暄漪送信的人是阮照,虽然不知道信上写的什么,厉熠都非常生气,他不想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扰他和倪暄漪幸福平静的生活,更不想倪暄漪为了这件事情担心,耿耿于怀。

        在这里,厉家的势力也是很大的,厉熠立即派人寻找阮照,很快的,手下人在机场发现了阮照。

        阮照不傻,他已经看出厉熠对倪暄漪的珍爱,倪暄漪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不会逃过厉熠的眼睛,而厉熠很快的就会开始寻找他,他再呆在这里也不会有机会看见倪暄漪了,不如马上离开。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10/120561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