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章 悲催的新生

第二章 悲催的新生

        单雅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首先听到得便是一阵“咕噜噜噜……”地叫声。

        待她睁开了眼睛,才猛然意识到,方才听到的声音,竟然是自己的肚子在唱空城计。

        她不由自主地举起手来,揉了揉眼睛,撒着娇低喃地说道:“妈……我肚子饿了,想吃您最拿手的鱼香肉丝和宫保鸡丁。”

        随后,她的耳边儿便听到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单雅又继续揉了揉眼睛,伸着胳膊低语着继续撒娇说道:“妈,雅儿饿了。”

        紧接着,她便感到胳膊上传来一阵阵的冷意,急忙睁大了眼睛,心里犹自疑惑着,咦,家里不是有暖气么?怎么变得这么冷?

        单雅这般想着,胳膊早就飞快地钻进了被子里。

        直到这时候,她才蓦地发现,身上盖得被子竟然不是自己熟悉的粉红色轻松柔软的蚕丝被,而是厚重的破棉花被。

        一惊之下,她不由诧异地尖叫了一声,随后便紧紧地闭上眼睛,心里暗自嘀咕着,一定是做梦,一定是自己在做梦。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突然瞅到眼前多了一位十岁左右小女孩的头,一怔之后,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遂便睁大眼睛看了过去。

        就瞅见这个小女孩正关心切切地看着自己,她的心里顿时大惊,忙忙地又闭上了眼睛,嘴里喃喃地嘀咕着说道:“一定是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正在这时,她的耳边儿突然听到一阵惊喜地声音雀跃着说道:“三丫,你醒了么?来,喝口米汤吧?”

        接着,单雅就感到自己的嘴边儿一阵的湿润,好似一把勺子正往自己的嘴边儿不停地蹭着。

        随后,她的耳边儿就听到小女孩继续欢喜地低低劝说道:“三丫,来,快喝了,你都几天几夜没吃东西了,来,快点儿喝了吧,大姐如今不在海云镇,二姐都怕死了,你可别在吓唬二姐了呀,来,喝了吧?这米汤可是杨婶亲自熬了送来的,小石头如今懂事多了,都舍不得吃的,来,快喝了吧?”

        单雅听了,则忍不住用手在被子里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随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她不由“哎呀”一声叫了出来,嘴巴随之张开了。

        随后,那勺子便顺着单雅张开的嘴巴倾倒了进去,直呛得单雅咳嗽了起来,却惹得旁边儿拿勺子的女孩子一阵地紧张与着急。

        她忙忙地放下了手中端着的碗,有点儿无措地取出帕子给单雅擦着流出嘴巴的汤水,嘴里则急急地惊慌问道:“三丫,都怪二姐,竟然呛着你了,要二姐帮你拍拍么?”

        单雅听了,不由看了小女孩一眼儿,待自己的咳嗽好些儿了,才闭了眼儿疑惑地脱口而出道:“二姐?你是谁的二姐?”

        她说着,便郁闷地扭了脸儿,却猛然听到一个男孩子的声音说道:“三姐,二姐就是二姐呀,不许你这么跟二姐说话,二姐自你回来后,便没怎么合过眼儿,始终每天守着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二姐呢?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就是二姐做事再慢,你都是满口夸她的。”

        单雅闻言,心里不由一怔愣,随后便迟疑地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朝着炕下看去。

        直到这时候,她才发现,炕头竟然还站着一位六、七岁的小男孩,面黄肌瘦,正不解地狐疑瞅着自己。

        这个小男孩正是捡柴火回来的小石头,而小女孩则是他的二姐二丫,如今距离小石头捡柴火那天已经又过去两天了。

        单雅看着站在炕旁儿疑惑的小石头,又扭过脸儿来看着拿着帕子正紧张看着自己的小女孩,心中蓦地涌过一阵阵酸楚,随后急忙强自展颜一笑,低语着说道:“二姐,三丫病糊涂了,你可千万莫要跟三丫生气啊?”

        二丫见单雅跟自己道歉,有些儿腼腆地笑了,她满眼儿的欢喜,看着单雅低语着温言说道:“三丫,这会儿你清醒了吧?刚才二姐听你说饿,这才忙忙地端了米汤过来喂你,喏,还热着的,快,趁热喝了吧。”

        她说着,便忙忙地端了碗过来,想要继续喂单雅喝米汤。

        单雅见了,急忙伸手接了,低头喝了起来,心里则暗自嘀咕着,还真是米汤,没有多少米,粥都称不上啊。

        她这般想着,由于肚子饿,倒是一口气喝完了。

        随后,她便看着二丫低语着商量着说道:“二姐,三丫想吃稠点儿的,可好?”

        二丫听了,怔了片刻,随后便忙忙地点了点头欢喜地说道:“好,二姐这就给你做去。”

        她说着便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单雅此时才发现,这个二姐竟然是个瘸子,她不由看向站在炕旁儿的小石头,低声问道:“二姐的腿……瘸了?”

        小石头听了,眉头立马皱了起来,很是无奈地看了单雅一眼儿,低语着疑惑地问道:“三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小石头怎么感觉你不像是原来的三姐了呢?”

        他说着,便歪着头噘着小嘴巴研究般地看着单雅。

        单雅的心里登时警铃大作,暗自嘀咕着,自己若是做梦,掐大腿应该不会感到痛的,难不成这根本就不是梦?

        可若不是做梦,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最重要的是,这里究竟是哪里?

        她想到这里,也顾不得屋子里冷了,毅然伸出被子里的手仔细打量起来。

        她这才发现,这双手根本就不是自己莹白如玉的手,而是一双小孩子被冻得红肿的手。

        单雅顿时惊惶起来,她忙忙地凝聚深思,细细地思索起来。

        渐渐地,她想起来了,自己本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因为得了重感冒,请假在寝室里休息,可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呢?

        单雅百思不得其解,见小石头犹自疑惑地看着自己,正等待着自己的回话,不由苦笑着低声说道:“小石头,我……我不记得过去发生的事情了。”

        单雅用最烂的借口,解释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历。

        小石头听了,顿时大吃一惊,忙忙地转身匆匆地朝屋子外边儿快步走去,一边儿走,一边儿慌乱地大声说道:“二姐,三姐说她不记得发生过的事情了。”

        正在灶台旁儿忙活的二丫听了,看着小石头笑着安慰地说道:“胡说,你三姐不过是病糊涂了,一时想不起罢了,莫要着急,她总会好的,啊……”

        随着她细声细语地安慰,不止小石头的心踏实了,就是炕上躺着的单雅此时也安定下来。

        她细细地思索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单雅想着想着,整个人顿时震惊起来,莫非自己穿越了不成?可……可她根本就不想穿越啊。

        当初她跟同寝室的好友在一起热烈议论的时候,还曾说过自己不希望发生穿越的莫名事件,一来家里人再也见不到了,二来环境肯定是陌生的,哪里有现在的条件好啊。

        可……可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自己还能回去么?她好想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单雅这般想着,便又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心里低喃着,睡一觉、睡一觉或许就能回去了,也许自己本来就是在梦里也说不定的。

        她这般想着,心里愈发认定自己是在做梦,人便整个放松下来,不一会儿,便真得又睡着了。

        待单雅醒来的时候,她揉了揉眼睛,如往常一般把胳膊伸出被子想要伸一个懒腰,却蓦地感到胳膊上再次传来了阵阵的冷意。

        她的心里大惊,急忙睁开了眼睛,看向身上盖得被子,竟然还是曾经看到过的厚重破旧棉被,顿时惊惶起来,忙忙地看向自己的手。

        还是那一双被冻得红肿的小孩子手,只不过这一次她细细地打量之后,发现竟是一双被冻疮环绕的手,跟煮了的猪蹄一般,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单雅心里一阵悲伤,眼中也随之落下泪来,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真实发生的事情啊。

        单雅怔怔地瞅着自己那一双难看的小手,眼泪顺着脸颊不停地往下落着。

        她的心里哀怨地嘀咕着,这个三丫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好好的一双手竟然被折磨成这般。

        她想着,急忙用手狠命地擦了一把脸儿上的泪,随后便又盯着那只手看了起来。

        这只被冻疮环绕的手上有自己刚才流出来的眼泪,这应该是真得吧?

        她想到这里,心里对这里的日子越发惶恐起来。

        她不愿意来这里啊,这里没有温暖的屋子,没有可口的饭菜,没有妈妈、爸爸的关怀,没有哥哥的疼爱,要她怎么过呀?

        单雅这般想着,眼中的泪便如洪水决堤了一般,狂猛地涌了出来,呜咽声也随之响起。

        就在单雅哭得云山雾照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儿有个温暖的声音低低温柔关切地问道:“三丫,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来,不哭哦,二姐在这里的。”

        随着话落,单雅便感到自己被拥进了一个小女孩温暖体香的怀抱里。

        接着她的耳边儿就听到小石头的声音说道:“三姐,你怎么了?好好睡觉怎么倒哭了呢?唬了我跟二姐一跳,莫不是你真做梦了?是不是梦到娘跟爹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6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