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十章 奇异的梦境

第十章 奇异的梦境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单雅的脑海里,吃完饭躺在床上,脑中思虑地也是这件事。

        她想着想着,竟然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单雅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尿憋醒的,她微微地动了一下。

        就这一下,二丫便猛然醒了过来,忙忙地低声问道:“三丫,可是哪里不舒服么?”

        单雅听了,小脸儿登时便红了,嘴里却忙忙地低语着说道:“二姐,三丫想要解手。”

        她说着,便想爬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脱了。

        二丫闻言,急忙起身点了灯,不解地疑惑看着单雅。

        单雅见了,心里话,这下子丢人可丢大发了,也不能尿到炕上啊,遂忙忙地羞红着脸儿比划着说自己想要上卫生间。

        二丫见了终于明白过来,看着单雅忙忙地低声说道:“原来三丫要上茅房啊,这可不行。”

        单雅听了,登时便是一怔,不行?难道在这里不能解手么?

        二丫则忙忙地下炕拿了一个物件过来,伸手便放到单雅的被窝里,安慰地低声说道:“用这个吧。”

        单雅此时才明白二丫方才的意思是自己不能去茅房,而不是不能解手。

        她憋地厉害,什么也顾不上了,见二丫塞了一物进来,想着定然是跟现代床上医用坐便器差不多,遂急忙按照二丫说得,坐了上去。

        她本来以为是冰凉的,结果比她想象得好多了。

        直到单雅彻底解决完了自己的生理需求,二丫伸手拿出来那物件,单雅才惊奇的发现,竟然是一个木制的物件,跟现代的医用坐便器有点儿象,不过后半段的上面带了一半弧形的帽子。

        不待单雅细看,二丫已经端着木制的物件朝着堂屋快步走去。

        单雅心里暗自诧异着,这样的物件穷人家里也有?

        就在单雅满腹狐疑的时候,二丫已经走了进来,看着单雅忽闪着大眼睛没有继续睡觉,遂忙低声劝说道:“三丫,再睡一会儿吧,离天亮还早的。”

        她说着便躬身把那个物件放在了桌子的下面,单雅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在桌子的下面,竟然有着一个隔层,那个物件就放在隔层上。

        待到二丫起了身,见单雅的眼睛一直看着桌子下面,不由温和的低声解释说道:“你忘了,这是爹和娘生病的时候用的,快睡吧。”

        单雅想着二丫白日的辛苦,忙忙地闭了眼睛。

        二丫见了,急忙吹灭了灯火,又如先前一般躺在了单雅的旁边儿。

        单雅感觉到了,心底暖洋洋的,暗自思索着,自己的命也不算差,有这么关心自己的亲人,还能差到哪里去?如今关键就是快快地好起来,想办法把钱家的卖身契给拿回来,不管自己能不能回去,都要先把最紧要的给解决了。

        单雅随之便又琢磨起怎么能从钱家要回卖身契来。

        她想着这具身体是在钱家病的,钱家不仅不给银子看病,并硬生生地把这具身体退回了娘家,还张牙舞爪地上门来要赎身银子,心里顿时感到堵得异常难受。

        她暗自思索着,既然这具身体已经是钱家的童养媳了,就应该算钱家的人了,正常情况下,钱家应该请人给看病,可钱家硬是生生的把人给退回来了,还真是家贫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

        在现代,单雅也不是没有看过有关童养媳的报道,她记得在零零年左右还报道过八、九十年代有一个童养媳村,村子里一多半都是童养媳,那就是婆家的人了,病了自然是婆家问寒问暖。

        可在这里,钱家不仅不帮着看病,还直接一个大甩手,在这具身体昏迷不醒的时候给送回来了,莫不是她们在害怕什么?

        单雅想到这里,暗自在心里嘀咕着,等到明日醒来,定要好好地问问有关钱家的事情。

        她这般想着,就又睡了过去。

        单雅朦朦胧胧中,感到自己好似来到了一座宅子前。

        一个小女孩正在忙忙地打扫,她的心里不由疑惑地嘀咕着,奇怪,这可是三更半夜,人都睡了的,怎么这个小女孩还这么勤快呢?

        就在单雅愣怔的时候,忽然瞅见屋门被推开了,一个妇人打扮的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出来,瞪着正在打扫的小女孩冷冷地说道:“不把院子打扫干净,今儿你就别想睡了,饭更别想吃了。”

        她说着,便“咔吧”一声关了屋门。

        院子里的小女孩这才挺直了弓着的身子,愁苦地抬起头瞟了关着的门一眼,用手揉了揉肚子。

        单雅蓦地一愣,一种怪异的熟悉感涌上心头,接着她就感觉自己的肚子空空的,好似有只手在不停地抓挠着,随后便感觉心也跟着打起哆嗦来。

        好饿啊,单雅的脑海里蓦地闪过这样的话语,她登时便怔住了,怔然思索着,自己晚上不是刚刚吃了菜团子和稠稠的粥么?怎的会这般饿呢?

        接着单雅便感到全身上下酸痛酸痛的,又好似整个身体都沉浸在冰冷的水里。

        怎么会这样?还是快快回家躺在暖炕上吧,这里真是太冷了。

        她这般想着,整个人登时便回到了家里,忙忙地躺在烧得暖呼呼的炕上,一阵暖意直沁入心脾,可身上怎么到处痛呢?

        不等单雅想明白,忽然感觉自己好似置身在一片火海中,她急忙睁眼一仔细瞧,顿时大惊。

        自己怎么还在刚刚看到的院子里,方才看到的小女孩正朝着地上摔去。

        单雅见了,急忙奔了过来,想要抱住即将摔倒的小女孩,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脚好似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一般,怎么也迈不动,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可怜的小女孩“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屋子里的人好似听到了外边儿的响动,门忽然从里向外再次推开了。

        这一次,出来的是一位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天虽然很黑,单雅却瞧得清清楚楚,这个男孩子的脸儿圆圆的,身高体胖,咧着兔唇儿看着小女孩。

        单雅的心里陡然明白了,这里应该是钱家,可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就在单雅思索的时候,忽然听到兔唇男孩大声气恼地说道:“你又偷懒,躺这里干嘛,快起来干活,不然,我可抽你了,你也别想睡觉、别想吃饭。”

        他说着便用脚狠狠地踢向地上的女孩子。

        此时,单雅却感觉这一脚好似踢在自己身上一般,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袭来,使单雅情不自禁地凄楚喊了起来。

        随后,她的耳边儿便是一阵着急地唤声。

        待到单雅真真正正的清醒过来,就见到眼前异常焦灼地看着自己的二丫和小石头,而她还有些儿迷糊地嘀咕说道:“疼,好疼啊……”

        二丫听了,急忙瞅着单雅忙忙地低声追问说道:“三丫,快告诉二姐,你哪里痛啊?”

        小石头几乎是同时跟二丫说出口的,也忙忙地着急低低问道:“三姐姐,你怎么了,哪里痛啊?”

        两人说着,都满是焦急担忧地看着单雅。

        单雅怔怔地瞅着他们,暗自疑惑着,自己这是怎么了?对啊,痛?究竟是哪里痛呢?

        她想着,便感觉身上一阵阵的痛感涌上心头,后背、胳膊、大腿、还有前胸和肚子,怎么都那么痛啊?

        二丫见单雅的手一会儿摸向后背,一会儿又摸着自己的前胸、胳膊、大腿和肚子,也不说话,径自沉思着,心里顿时大急。

        单雅被送回来的时候,二丫就仔细检查过好几遍了,此时她看着单雅痛得难受的样子,登时便都明白了,急忙跳下炕,一瘸一拐地拿了一个小瓷瓶冲了过来,看着单雅忙忙地低声解释说道:“三丫,二姐知道你哪里难受了,喏,这个小瓷瓶里的药是罗郎中给的,说若是痛便抹上,前几天你一直没有醒过来,二姐就没有给你抹,你醒来的时候,也没见你说痛,二姐差点儿都忘记了,来,二姐这就给你抹儿,抹了之后,会好一些儿的。”

        她说着,也不等单雅应允,便忙忙地麻利掀开单雅的里衣,给她涂抹起来。

        小石头则懂事儿的下了炕,烧开水去了。

        二丫抹了好一会儿,单雅才慢慢地清醒过来,暗自嘀咕着,刚才自己到底是做梦还是真的啊?

        难不成自己昨天想着钱家,夜里就梦见了钱家的事儿?

        想到这里,单雅微微摇了摇头,暗自嘀咕着,不对,那感觉就好似真真正正发生在自己身上一般,莫不是这具身体的本尊不瞑目,便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看到么?

        单雅想到此处,不由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二丫见了,以为自己的手重弄痛了她,便忙忙地低声歉意地说道:“三丫,二姐手重弄痛你了吧?且忍着点儿,二姐尽量轻一点儿。”

        单雅闻言低声地否认说道:“不是的,二姐,刚刚三丫做梦了,梦到自己又回了钱家,他们不停地让三丫干活,都三更半夜了,还凶狠地说,干不完不让吃不让睡。”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6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