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十五章 活着回来了

第十五章 活着回来了

        此时,钱张氏感到自己好似置身在冰火两重天里,全身一直打着哆嗦,蓦地腿一软,“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她的眼睛无神地直直盯着地面,大气也不敢出。

        过了约一盏茶的功夫,钱张氏才听到一个声音远远地说道:“既然知道错了,便看你今后如何做了?阴司簿上,一笔一笔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若是你继续作孽、不怕死后被打到十八层地狱去,便继续跟以前一般行事吧……”

        钱张氏听了,颤抖着忙忙点着头,如小鸡啄米一般,嘴里则哆嗦着应承说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却说院子外站着的人见钱张氏带着两个男子拿着东西急匆匆地从屋子里走出来,有无奈地同情摇头的、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了的,也有等着进门想要安慰的……

        留下来的人怎样也没有想到,钱张氏走到院子中的时候,猛地站住了,她先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随后便怔怔地来回瞅着、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接着又见她双膝跪地嘀咕着什么,最后则是见她一直不停地忙忙点着头,不由奇怪地低低议论起来。

        那两个男子刚出屋子便得了钱张氏的暗示,很快便走到了钱张氏的前面。

        待他们走到院子门口,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儿不同,不由回头一瞧,见钱张氏径自站在那里说着什么,两人顿时怔住了,直到钱张氏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才疑惑地奔了回来,站在她的身旁儿不停地唤着:“东家,你怎么了?快起来。”

        随着院外的议论声和跟来两个男子的呼唤声,钱张氏才慢慢地清醒过来。

        她惊惶地胆怯瞅了瞅四周,没能再看到那个人影,想着方才的情景,仍是历历在目,遂忙低声唤跟来的两个男子道:“张三、李四,你们刚才看到什么了么?”

        张三和李四听了,均是一怔,随后对了一个眼光,忙忙地摇了摇头,瞅着钱张氏疑惑地低语说道:“东家,咱们没发现什么啊。”

        钱张氏听了,当即便明白过来,方才的情景或许只有自己看到了。

        她想到此处,心里顿时更加惶恐,急急忙忙跌跌撞撞朝着堂屋奔去,嘴里急切地惊吓说道:“二丫,二丫,你来,婶子跟你说个事儿。”

        二丫听到钱张氏唤自己,一肚子的火气喷涌而出,她冷冷地看着冲进来的钱张氏说道:“你还有完没完了,家里没银子,如今三丫都……”

        二丫说到这里,便哽咽地再也说不下去了,遂狠狠地瞪着钱张氏。

        钱张氏见了,则不管不顾地来到二丫的身旁儿,把手中拿着的卖身契强塞到她的手里忙忙地说道:“这是三丫的卖身契,还你,二两银子我也不要了,从此后,咱们撇清了。”

        她说到这里,急忙对着院子里大声喊道:“张三、李四,你们快把拿得东西放回屋里去。”

        随后她便看着二丫忙忙地急切再次解释说道:“二丫,从今天开始,咱们两家两清了。”

        二丫听了,愤怒地瞪着她吼道:“两清了?你以为咱们两家真得两清了么?你陪三丫的命来。”

        二丫说着便伸手朝着钱张氏的脸上抓去,嘴里恨恨地说道:“你以为真得能过去么?三丫身上的伤怎么说?告诉你,三丫就是生生被你们钱家给害死的,两清了,你说得轻松。”

        钱张氏见张三、李四放下东西,什么也顾不得了。

        此时,她只想尽快离开这里,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虽然被二丫在脸上挖了几下,却根本没有还手,躲闪着急忙转身跌跌撞撞地又冲了出去。

        二丫想着屋子里炕上直挺挺躺着的人,恨得就要追出去,把钱张氏的脸抓个稀巴烂,可不知道她是累得还是怎么回事,脚却一软,人便慢慢地跌坐在了地上。

        二丫心里感到空空的,好似身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根本就站不起来。

        就在她强撑着自己终于慢慢爬站起来却又摇摇欲坠的时候,猛然听到小石头惊喜地喊道:“三姐,三姐,三姐动了……”

        随后便是杨婶子安慰小石头的声音。

        二丫以为自己方才出现了幻听,她的心撕扯地痛着……

        紧接着她猛然听到罗郎中欢喜地说道:“三丫,三丫醒了……”

        二丫感到自己好似突然有了力气,摇摇欲坠的身体也猛然站直了,她急忙朝着东屋冲去,嘴里忙忙地问道:“罗叔,三丫怎么了?真得醒了么?”

        待到二丫进到屋子里,就瞅见罗郎中看着她笑着点着头喃喃地说道:“二丫,三丫……三丫活过来了。”

        二丫听了,急忙朝着炕旁儿奔去,就瞅见小石头看着她一脸儿欢喜地说道:“二姐,三姐……三姐醒了。”

        杨婶子和罗郎中听了,相互对视了一眼儿,会心的露出了笑容。

        二丫闻言,眼睛直直地盯着单雅,仔细地看着,她瞅到单雅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泪水顺着脸颊便流了下来。

        单雅笑看着二丫柔声低低地唤道:“二姐……”

        二丫看了又看,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猛然扑到炕旁儿,惊喜地瞅着单雅喃喃地嘀咕说道:“三丫,你活着,你还活着,真好……”

        她说着,便忙忙地伸出手去紧紧地抓住单雅的手,眼泪则似洪水般流着。

        杨婶子见了,急忙劝慰地说道:“二丫,莫要哭了,三丫如今不是好好的么?”

        罗郎中也忙忙地劝慰说道:“二丫,三丫如今好好的,你千万别哭了。”

        小石头见了,脸上虽然挂着泪水,却欣喜地伸手拉了二丫的手歉疚地说道:“二姐,别哭了,三姐活着的,你别……别哭了。”

        炕上躺着的单雅见二丫的眼泪止不住,心里不由一酸,瞅着二丫忙忙地柔声劝慰道:“二姐,别哭了,仔细你的眼睛,日后做绣活可是离不了的。”

        她说着,便伸手帮着二丫擦起脸来。

        二丫见了,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喃喃地说道:“三丫,真好,你还活着……”

        就在这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二丫,娟姐姐来了。”

        随着话落,单娟走进了东屋,与单雅对了一个眼光,笑着低声说道:“三丫,幸不辱命。”

        单雅笑着对着她挥了挥手说道:“大朗哥呢?”

        单娟闻言,笑着伸手指了指堂屋说道:“他在堂屋的,院门已经关好了。”

        单雅听了,急忙掀开身上的被子,笑着说道:“可热死我了,穿得厚厚的,又盖着被子。”

        她说着,便坐了起来,看着堂屋笑着说道:“大郎哥,你进来吧,婶子和罗叔都在的。”

        随着话落,杨大郎便站在了东屋的门口,瞅着屋里人憨厚的笑了。

        二丫见单雅穿得好好得坐了起来,心中满是疑惑,接着她又疑惑地瞅了瞅罗郎中和杨婶子,目光扫过单雅,落在了小石头身上,喃喃地嘀咕着问道:“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小石头见了,着急地忙忙摆着手红着脸儿说道:“二姐,不是小石头,你问……问三姐……”

        单雅见了,急忙拉了二丫的手笑着说道:“二姐,三丫跟你商量过的,可是你不同意,总说这样不好,会折寿,其实没事儿的。”

        随后,她便扭过脸儿来看着杨婶子、罗郎中和单娟、杨大郎真诚地说道:“婶子,叔,娟姐姐,大郎哥,三丫谢谢你们,要是没有你们,三丫这卖身契怕是难拿回来了。”

        二丫听了,急忙从怀里拿出钱张氏塞给她的卖身契,方才她只是借着屋子里的灯光大致扫了一下,见确实是三丫的卖身契便收了起来。

        此时,她又仔细地看了看,心终于落到了实处,这才把卖身契递给了单雅。

        单雅伸手接过了二丫递来的卖身契,低头看了起来。

        二丫怜惜地瞅着她,心里话,三丫还没有我识字多,也不知道能看懂不?便忙忙地低声说道:“三丫,这确实是你的卖身契,明天咱们去衙门办了手续之后就成了。”

        杨婶子听了,急忙快言快语地说道:“三丫,莫要着急,你杨大叔的二叔就是管着咱们几十户人家的户籍的,待婶子回去问问,看他说怎么办好,到时候咱们依着他说得办理便是了。”

        二丫听了,心里顿时安稳下来,瞅着单雅笑眯眯地说道:“这下子好了,本来还担心要去寻村长说呢?”

        杨婶子闻言,笑着解释地说道:“想来要跟村长打个招呼的,毕竟他村长啊,管着咱们的,等婶子问过二叔之后再说吧,啊……”

        罗郎中听了,瞅着她们点着头说道:“事情既然都办好了,叔这就走了,三丫的身体比先前好多了,再吃一剂药调剂一下,就不必继续吃了。”

        单雅闻言,忙看着罗郎中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罗叔,今儿可是多谢你了,赶明儿等三丫全好了,定然要登门拜谢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7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