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十七章 到底咋回事

第十七章 到底咋回事

        二丫一怔,随后便恍然地瞪了小石头一眼儿,见他顾自转了话题,心里暖呼呼的,掰下了一小块儿放在嘴里轻轻嚼着,把剩下的白面菜团子又放到了小石头的碗里,顺着他的话也忙忙地瞅着单雅疑惑地问道:“三丫,到底是咋回事啊?把二姐可吓得不轻,还以为……”

        二丫和小石头的小动作,单雅都看见了,她的心里一阵感动,有这样互相关爱的姐弟,自己还是有福气的。

        她想到此处,便笑着开始为他们解惑了。

        原来,前些儿天单雅一直在暗自琢磨。

        若是钱家知道自己全好了,肯定会拿着卖身契来逼着自己回钱家。

        二丫之所以封锁自己醒了的消息,只怕也是怕钱家这般做。

        可是,自己日后总不能天天躲在家里,且自己醒了的事实总是会被人发现的。

        她本来打算以毒攻毒,用钱张氏心疼兔唇儿傻儿子的母爱,迫使她把卖身契还给自家,可又怕他们死猪不怕开水烫,以毒攻毒效果不大。

        在罗郎中的两次诊病中,她便多了一个心眼儿,问了一些儿中药的知识。

        现代单雅虽然学得跟医学无关,但她学得是化学呀,多少与医药有相同之处,故而中医她多少也了解一些儿。

        其实,她着重想知道的是,在这个朝代,有曼陀罗花和大麻没?

        若是有,自家便试着弄一些儿容易致幻的东西出来。

        若是钱张氏真得不依不饶,便给她用上,再找人对她进行强势暗示,古人都怕鬼神,想必她定然会害怕的,就把卖身契还给自家了。

        本来这张卖身契就是被钱张氏骗去的,且真正的三丫也确实被钱家给折磨虐待死了,也只是吓唬她一下。

        当然,在单雅的心里,还是认为这么做太便宜她了。

        毕竟在钱张氏的身上有着两条人命,她死不足惜。

        虽然她一心为儿子,可也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的别人的痛苦之上。

        因此,单雅想到用致幻剂的时候,心里不仅没有不忍,倒立马确定下来,甚至还隐隐有些儿跃跃欲试。

        经过多方探问,单雅终于问出来了,这里没有曼陀罗花,倒是有类似曼陀罗花的植物,是一种草,叫迷你草。

        若是人进了迷你草的深处,是很难走出来的,老辈的人都这么说。

        迷你草就在北边儿的大山上,那里不大,是禁区,村人极少去。

        有极个别的人也去过,只要不是去到深处,呆一会儿便离开,还是没事儿的。

        因为迷你草一点儿用处也没有,所以村里几乎没人去。

        罗郎中也是当成稀罕事讲给单雅听的。

        单雅听了,心里很是兴奋了一阵子,可是,她在考虑让谁去帮着摘取的时候,一下子犯了难。

        后来她见大郎来送柴火,隐隐有了想法,可毕竟不是自己去,因此便没有提起。

        有一日,单雅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二丫以为她是疼得睡不着,便想用小瓷瓶里的药帮着单雅擦身。

        单雅的眼睛一亮,拿过来仔细闻了闻,疑惑地问过二丫之后,才知道擦洗得药虽然是罗郎中帮着配好的,但是一味主药却是自家的。

        单雅好奇之下,缠着二丫拿出来看看,这才惊喜的发现,竟然就是自己期盼的大麻。

        原来这是爹爹当年拿回来的,若是牙痛或者身上痛了,削一小块儿泡水擦洗,就会好一些儿。

        后来罗郎中知晓了,便帮着他试着配了一些儿,效果竟然比只用这个要好。

        于是,需要用得时候,家里人自然而然地就会找罗郎中帮着配,也因此,自家跟罗郎中一家的关系很好。

        单雅听了,心里登即便有了主意,想着用大麻来制作致幻剂,可她想到万一钱张氏来了不吃不喝呢,也没有多少用处。

        于是,她便想着试着做一种迷魂药粉,淡淡的,不致于引起对方的警觉,又能不知不觉让对方吸入。

        单雅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也有些儿别扭,这不是害人么?可随即这个念头便被打消了。

        钱张氏害了两条人命,自己只是让她出现幻觉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当然,真正要做得时候,单雅的心里还是有点儿打鼓。

        毕竟,她从来没有害过人,所以暗暗嘀咕着用量上尽量把握好。

        后来,单雅还是拜托杨大郎帮着摘了几棵迷你草装在小罐子里带了回来。

        单雅对这个很在行,每每二丫和小石头出去忙活的时候,她就穿戴妥当,用厚厚的布蒙住自己的口鼻,打开一半儿窗户,试着做起来。

        很快的,致幻剂便被单雅给鼓捣出来了,她把那些儿粉末装在一个密封的纸盒子里。

        直到钱张氏上门要银子,单雅便把那个纸盒子塞到二丫的手里,并让她选个顺风的位子站好,到时候把这个小盒子用手指捅开一个洞,小心地塞到钱张氏胸前的衣服里。

        至于杨婶子和罗郎中,单雅想着自家的事儿两人一直很关心,遂在私底下拜托两人帮忙,说若是钱张氏来要银子,请他们定要出手帮忙,来了后,帮着说句话就成。

        杨婶子和罗郎中听了,连连点着头,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单雅拜托他们帮得是这个忙。

        至于单娟,她一说,单娟就很爽快地答应了,连连说早就应该让钱张氏这个恶婆子尝尝苦头了。

        单雅听了,倒是与自己的心思相同,有点儿惴惴不安的心便平静下来。

        钱家不仅害死了草儿,还实打实得害死了真正的三丫,那可是两条鲜活的生命,可谓是罪孽深重,她没让钱张氏去死已经是很仁慈了。

        若是钱张氏经过这次事情之后,能够吸取教训,日后不再祸害人,对单雅来说,也是功德一件。

        怕只怕钱张氏回味过来,又是一场是非吵闹。

        单雅说到这里,二丫恍然明白了,瞅着单雅苦笑得说道:“三丫,你的胆子也忒大了,日后不许再这般装死了,二姐被你唬得腿都软了。”

        她说着,便又看向小石头。

        小石头见了,嘴里喃喃地怯怯说道:“开始小石头知道三姐是装的,可后来杨婶子和罗叔来了之后,说三姐不行了,小石头当时便以为是真得了。”

        单雅闻言,急忙揽过小石头低语着说道:“小石头不怕,要听三姐的话,不过你的演技真是太好了。”

        小石头听了,懵懂地瞅着单雅疑惑地问道:“三姐,什么是演技呀?”

        单雅听了,立马哑了声,过了一会儿才忙忙地低低解释地说道:“就是你的戏演得好、装得象啊。”

        小石头闻言,立马伸手指着单雅摇着头说道:“小石头装得才不像呢,三姐最像了。”

        单雅听了,笑着亲昵地刮了小石头的鼻子说道:“咱们不说谁更像了,记住,这件事日后要烂在肚子里,对谁也不能说,知道么?”

        小石头听了,看着她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单雅刚安置住了小石头,就听到二丫低语着疑惑问道:“三丫,你说得那个什么粉是怎么回事?谁教给你的呀?”

        单雅闻言,心里登时便是一怔,她眼珠急转,立马有了主意,遂笑着低语地说道:“二姐,三丫真得在阎王爷那里走了一遭的,是判官见三丫的寿限不到,便又把三丫送回来了,三丫把难处跟他细细说了,他便给三丫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二丫听了,先是惊讶然后则是后怕,忙忙地拉着单雅的手喃喃地嘀咕说道:“三丫,幸亏你回来了,要不然……”

        她说着,便哽咽起来。

        单雅见了,知道这些儿日子里二丫的心里负担很重,忙伸手揽着二丫的肩膀轻声细语地安慰说道:“二姐,三丫回来了,你就别再难过了,那包药粉便是判官给的,他言说三丫不是卖身命,可是富贵命的,咱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的。”

        二丫闻言,登时便惊讶地瞅着单雅,好一会儿后,才看着她幽幽地道:“三丫自然是富贵命的。”

        她说了这一句后,便深思地瞅着单雅,抿了抿嘴唇儿,遂又咬紧了嘴巴。

        单雅见二丫深深地瞅着自己,还以为她被唬住了,急忙伸手拉了拉她,口中疑惑地唤道:“二姐,二姐,你怎么了?莫不是被唬住了?”

        二丫被单雅这么一拉,猛然醒过神来,忙回握住单雅的手,笑着说道:“三丫,你要快快好起来。”

        单雅闻言,急忙看着二丫笑着点了点头。

        二丫这才轻松地笑看着单雅问道:“三丫,你可吃好了?”

        单雅看着桌子上空了的碗盘笑着说道:“二姐,三丫已经吃饱了。”

        二丫听了,忙笑着说道:“那好,你下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快到炕上歇着去。”

        她说着,便伸手来拉单雅起来。

        小石头见了,立马笑着跟着站起来说道:“小石头给你们端灯照明。”

        他说着,便很快端着灯走在了前面。

        单雅与二丫笑着对视了一眼,被二丫搀扶起来,两人慢慢尾随着小石头,朝着东屋走去。

        此时的东屋在灯光的照耀下,一片明亮,三人的心贴得格外近、分外的暖。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7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