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五十七章 莫欺少年穷

第五十七章 莫欺少年穷

        单雅则冷冷地瞅着钱张氏,心里话,你说吧,也跟大伙好好说说你积下来的阴损事儿。

        过了好一会儿,钱张氏才抬起头来恨恨地瞅着单雅怒声说道:“你等着,我这就找证据去,若是有了证据,你可别忘了,你还是我儿子的童养媳。”

        单雅听了,瞪着钱张氏羞恼地说道:“你想得美,天天就想着别人做你就家童养媳的白日梦了吧?今天三丫我当着大家伙的面再一次跟你说清楚,我、三丫,现在不欠你家一毫一里,当初你买三丫的时候,实际只花了五百多个大钱,根本就不是你说得二两银子,三丫在你家没日没夜地做牛做马、累死累活,即便是二两银子,也早就全部还清了。”

        单雅说到这里,在心里忿忿地嘀咕着,真正的三丫早就被你们给折磨死了。

        她想到这里,便愤怒地瞪着钱张氏淡然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别再乱说那没凭没据的话,如今三丫的命可是阎王爷给的,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若是你们再这般无理取闹,咱们便官府见?即便你们家有银子,我也不怕,还是那句话,拿证据来!”

        钱张氏听了这话,有点儿瞠目结舌了,她此时悔得心、肝、肠子都痛痛的,只能愠怒地瞪着单雅,如今她没有证据啊,说什么都是白搭。

        单雅此刻不想继续跟钱张氏在这里浪费口舌了,便冷冷地看着她说道:“钱张氏,在你没有找到证据之前,若再让你的儿子这般胡乱喊叫,就别怪三丫不客气了,虽然三丫的爹娘不再人世了,但这可不说明我们家没有人、能随便任人欺负。”

        单雅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冷冷地扫了一眼人群里看热闹的单成等人。

        钱宝儿见钱张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对着单雅就冲了过来。

        单雅早有准备,此刻见了,神情陡然一变,冰寒地盯着钱宝儿。

        待钱宝儿到了跟前,双手想要伸向单雅的时候,单雅的身形敏捷地一转,一只手照着他的后背就用力推了一把。

        钱宝儿根本没有想到单雅能够躲过他的抓握,此时被单雅冷不丁地猛然一推,他的身体径自朝前倾了出去,趔趄了几步后,便摔在了地上,来了一个狗吃屎。

        钱张氏见了,恼得张牙舞爪就朝着单雅奔了过来。

        单雅见了,目光一寒,见钱张氏奔地距离自己近了,她的身形猛然一转,便躲了过去。

        钱张氏本来就拼了全力朝着单雅扑去,此时收势不住,当即便摔了一个狗啃地。

        单雅瞅着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钱张氏和钱宝儿,冰寒地对钱张氏说道:“若是你们还要随意欺负三丫,三丫可就不客气了,如今大家伙可是都在看着的。”

        钱张氏吐着嘴里的土,抬起头瞪着单雅恨声说道:“你个死丫头、臭丫头,当初怎么就没死?”

        钱宝儿也挣扎着爬起来,跟着钱张氏叫嚣着说道:“死丫头,臭丫头,竟敢打我?”

        他说着,又要朝着单雅奔过来。

        单雅见了,举了举手里的拳头,冷冷地瞅着钱宝儿和钱张氏说道:“如今的三丫,可是不会再随意任人欺负了。”

        钱张氏很意外,没想到她跟钱宝儿都在单雅面前失利了,顿时感到现在的单雅有些儿不一样了,以前的三丫哪里敢反抗啊?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今儿这差别可是太大了。

        她敢忙唤了钱宝儿来搀扶自己,生怕自己的儿子又在单雅的手里吃了亏。

        单雅用冰冷的眼神瞅着钱张氏,冷漠、厌恶地说道:“你不是说那日曾经看到过我么?就不怕是阎王爷借着我的口再警告你么?我如今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有句话我要告诉你,莫欺少年穷。”

        单雅最后这一句话,不止是说给钱张氏听得,也是说给以前欺负过他们家的人听得,包括单吝和单成。

        这句话,还隐含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单雅家如今虽然穷,但是总有一天,她会带着一家人过上好日子的。

        单雅说完,丝毫没有停顿,毅然转身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飞快地走去。

        众人都纷纷议论起来,尤其是单雅说得阎王爷借了她的口对钱张氏的警告,更是让他们惊奇地谈论起来。

        杨婶子远远地瞅着单雅,心疼地眼眶都有点儿湿了,心里不停地感慨着,这孩子经过那些事儿,终是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不知世事的小丫头了。

        她想到此处,便忙忙地朝着单雅追去。

        钱张氏听着众人的议论,一时乱糟糟的,尤其是单雅说得阎王爷借她的口对自己的警告。

        她的心里是又畏惧又不甘,遂恨恨地瞪了离开的单雅一眼儿,拉着钱宝儿就朝自家走去。

        单雅急匆匆地朝家里赶去,往远处看看,她根本就瞧不见杨二郎和小石头的影子了,想着他们应该已经到家了吧,若是二姐知道了,只怕会……

        此时,她的心里很担心二丫,怕她听到风声不放心自己,硬是赶过来。

        她知道,那条瘸腿是二丫心里永远的痛,若是让她在众人面前这般一瘸一拐地走路,只怕她的心会再碎一次。

        上一次被单成骂,二丫的脸上虽然强带着笑不停地安慰自己,可是只有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是多么渴望自己的腿能够赶快好起来。

        单雅不希望二丫的心再因为众人的嘲讽或别样的眼光受到丝毫的伤害。

        因为二丫和小石头是她这辈子最亲的家人、是她要保护的人。

        单雅刚刚走到路口,要往自家拐的时候,猛然瞅见二丫一脸儿焦急地一瘸一拐地急奔了出来。

        她敢忙叫道:“二姐,三丫回来了,你慢点儿走。”

        说着她便狂奔了过去。

        二丫见三丫终于回来了,松了一口气,敢忙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随后便气喘吁吁地瞅着她埋怨说道:“跟钱家有什么好说的,他们家是讲道理的么?以后不要理他们,见了他们不说躲着,但能避开就尽量避开吧。”

        单雅瞅着二丫忙忙地点着头,搀着二丫的胳膊就往自家的院门走去。

        两人此刻调整着呼吸,因此便都默契地没有说话。

        她们迈进院门的时候,就瞅到杨二郎从堂屋中跑了出来,见了她们猛然松了一口气,急忙扭脸对着屋子里喊道:“小石头,你姐姐她们都回来了,别担心了,躺着别动啊。”

        接着就听到小石头在东屋喊道:“二哥,我三姐也回来了么?”

        不等杨二郎回应,单雅就喘息着说道:“小石头,三姐回来了,没事儿,你躺着别动啊。”

        说着话,他们便匆匆地进了屋子,见小石头果然乖乖地躺在炕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歇了一会儿,二丫站起身要去给他们舀水喝,却被单雅拦住了。

        单雅径自站起来走到堂屋,到灶台上的陶罐里舀了一碗水,对着嘴巴就灌了下去,接着又舀了一碗水喝了,才在几个碗里都舀了水。

        在胡同里说了那么一番话,单雅渴得嗓子眼儿都冒烟儿了,加上早上又吃得兔肉,因此她接连喝了两碗水才缓过来。

        她忙忙地转身找了托盘,端着几碗水便走进了东屋。

        小石头其实早就渴了,不过是因为单雅在胡同里被钱宝儿给缠住了、二丫听了又敢忙奔出去,他的心里过于担心,所以根本就没有顾上自己的需求。

        这会儿,小石头见了托盘上的水,立马伸手端起一大碗水,拿起来就往嘴里灌去。

        杨二郎从早上起来就忙活,一直忙到现在,也是一口水都没有喝过,因此他们都是端起碗就喝了起来。

        唯独二丫因为心里有事儿、又一直在家里呆着,喝了几口便把碗放下了。

        她见单雅拿起碗喝了一半便不喝了,这才瞅着她问道:“三丫,方才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怎的跟钱宝儿碰到了?”

        单雅瞅着二丫敢忙安慰地说道:“二姐,还不就是钱家不甘心,找事儿呗?你别多想了,三丫自己都已经处理好了。”

        二丫听了,心里倒是有点儿着急,她瞅着三丫固执地问道:“那你说说情况,让二姐也了解一下,日后遇到也知道怎么处理啊?”

        不等单雅说话,就听到堂屋里传来杨婶子的声音说道:“二丫,你别问三丫了,婶子告诉你。”

        杨二郎一愣,随后便惊喜地叫道:“娘,你怎么来了?家里的野猪杀完了?”

        二丫和单雅也忙忙地起身让座。

        杨婶子朝着二丫和单雅点了点头,瞅着杨二郎说道:“杀得差不多了,你爹和你大哥在看着呢?现在应该已经杀完了。”她说着,便径自进了东屋,瞅着单雅笑着夸赞说道:“三丫,你最后那句话说得太好了,莫欺少年穷,真精辟啊。”说着她便坐在了她们让出的凳子上,瞅着二丫就详细地说了单雅与钱张氏和钱宝儿之间发生的冲突,包括在她家的院子门口,单雅被钱宝儿看到并追着缠过来的事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