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七十章 可恼的春雨

第七十章 可恼的春雨

        单雅和二丫见了,心里既酸涩又感动,瞅着小石头笑着点了点头。

        杨满根笑着宽慰地说道:“你们这会儿就把门锁好,咱们一起过去吧。”

        在杨婶子家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晚饭后,三个人也没有多呆,毕竟明天还要干活的,于是便一早回了家。

        晚上睡觉的时候,单雅没敢脱衣衫,耳朵也时时刻刻都听着院外的动静,想着院子外面放着的泥胚,她的心里总有点儿不踏实。

        除了老天爷,毕竟还有人为因素啊。

        村子里的人倒是没有什么,只是今天上午单雅欺负了单成,下午又跟单吝斗了嘴儿,说句实话,她对单吝了解不多,倒有点儿怕他对自家进行报复了,因此心里便感到惴惴不安。

        她虽然有点儿小人的心理,但想着来到这里以后的经历,认为还是小心没大错。

        实在睡不着,单雅便悄悄地下了地,打开屋门走了出来。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地上也是一片银白。

        单雅顾不得欣赏美丽的月色,便蹑手蹑脚地来到了院子门口,伸手轻轻地拉开了院门,往外探探头瞅了瞅。

        别说,还真有动静,单雅敢忙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听,却又没了。

        她实在是不放心,便径自走了出来,猛然瞅见泥胚旁儿竟然站着一个人,不知道在倒弄什么,忙几步窜了过去。

        她正要大声喝问,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三丫,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单雅见了,不由脱口而出问道:“呀,大郎哥,你怎么不睡觉,倒在这里站着啊?”

        杨大郎听了,笑着低声解释地说道:“我爹不放心,怕有人来祸害,所以让我来守着,你快去睡吧?明天还要忙上一天的,到夜深了,我也就回去睡了。”

        单雅听了,感到一阵窝心,忙瞅着杨大郎低声说道:“大郎哥,你回去睡吧,三丫看一会儿。”

        杨大郎一听,立马摆着手说道:“三丫,你快回去吧,我守上半夜,下半夜我爹就来了。”

        单雅本来还想留下来的,无奈在杨大郎的一再催促下,她只好乖乖地回屋睡了。

        第二天进行的很顺利,杨婶子一家都来帮忙了。

        晌午吃饭的时候,那墙面已经砌了一大半,下午用了小半天的时间便都砌好了。

        门也固定上了,还专门用稻草弄个了遮掩,即便是下雨,站在下面一时半会儿也淋不着。

        杨铁柱又细细地抿了墙面,到天傍黑的时候,一切便都完工了。

        众人在单雅家高兴的吃了晚饭后,才各自回家歇息了。

        单雅、二丫和小石头心里是高兴得不得了。

        二丫心里想着,终于完成这面墙了,把爹爹没有做完的事儿给做完了。

        单雅则想着家里终于安全了,自己以后无论是出门或者上山打猎、砍柴、割草,也都能安心了,不用再担心二丫在家被欺负了,而且在外院还能尝试着种豆子的。

        小石头开心的是,自家多了一个外院,地方大了,单成他们再也不会来这里躲着人欺负自家了。

        家里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单雅便想着上山看看,兔子们要吃新鲜的草,尤其是幼兔们,最需要的就是新鲜的口粮。

        单雅这几天忙,弄了些儿干草饲料让兔子们吃,成年的兔子好一些儿,那些儿幼兔闻了闻,都不怎么吃。

        单雅便切了一些儿萝卜丢给幼兔们吃,发现幼兔们也不是很喜欢,遂便决定今天上山去,看看山上有什么幼兔喜欢吃得东西,顺便再打点儿柴火回来,总不能一直依赖杨大郎经常送来吧。

        所以,第二天吃完饭,单雅便跟二丫商量着要去北山。

        开始,二丫说什么也不同意。

        她想着单雅小,也没去过几次北山,怕她迷了路、再走进深山里去;其实最最主要的,她还是怕单雅遇到危险。

        单雅见了,便耐下性子跟二丫解释地说道:“二姐,三丫知道,你是为了三丫好,可你想想啊,杨婶子一家要忙田里的事儿,如今哪有时间上山啊?再说了,咱们总不能什么都依赖杨婶子家吧?你就让三丫去吧,三丫保证不去深处,上一次跟杨大叔走得那条路三丫可都记下了,肯定没事儿的。”

        在单雅的软磨硬泡下,二丫总算是同意了,倒是小石头坐在炕上生自己的闷气。

        砍柴和给兔子打野草,可都是他揽得活计,脚没有好,他天天只能躺在炕上,都郁闷死了。

        如今他瞅见单雅要去北山,心里登时就急了,可是他再急也没有办法,只能眼巴巴地瞅着单雅出了院门上北山了。

        却说单雅出了村口,便朝着北山的方向快步走去。

        一路上,她时不时地扭脸朝路的两边儿瞅瞅,发现地里忙活的人,心里便羡慕人家有田种。

        人还真多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几乎是家家总动员了,全都来了。

        单雅想着等到自己家里有田了,也会跟他们一样忙的,便不那么羡慕了。

        现在她的主要任务便是抓紧时间赚银子,有了足够多得银子,才能够买到田的。

        单雅这般一想,干劲儿也更大了,轻声哼着前世的校园歌曲《乡间的小路》便朝着北山快步走去。

        她很快便来到了山脚下,瞅着地上冒出来的嫩绿,心里高兴坏了。

        地上的小草虽然长得不高,但都发芽了,绿绿的、嫩嫩的,这应该最适合幼兔们吃了吧。

        单雅这般想着,便俯下身忙忙地割了起来。

        她割了约半个多时辰,扭脸一瞅,见还不到半背篓,心里便有点儿泄气。

        唉,手都割得疼了,竟然才割了这么一小点儿。

        她低头瞅着手上磨出来的水泡,苦笑起来,暗自嘀咕着,唉,说出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这才给兔子们割了不到半背篓的草,就受不得苦了么?

        她想着,便又径自蹲下身割起草来,心里嘀咕着,那可不行,以后出力的日子还多着的,不是还想种田么?那就先多多锻炼一下吧。

        单雅这般想着,便径自快速地割了起来,也不管手疼不疼、腿酸不酸了。

        待到她割了一背篓的嫩草,往下压了压,竟然才半背篓。

        单雅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估摸了一下时间,便想着砍点儿柴火带回去。

        于是,她便收了镰刀,背着背篓朝着山上快步走去,山下的树都被村里人砍得差不多了,若是再砍,只怕就长不活了。

        单雅往山上走了好一会儿,见那些儿树都被砍过,单雅举着砍刀最终也没有砍下来。

        她实在不忍心在这些儿已经砍过的树上再下手了,于是便收了砍刀,径自往山上又走了一段路。

        终于,她发现这里的树虽然有被砍过的,但是没被砍过的树倒好似更多。

        于是,单雅径自放下了背篓,抓住一棵树的旁支便砍了起来。

        单雅砍得只是一些儿多余的枝条,新发的枝条她说什么也是不会砍得。

        单雅砍这个倒是很顺手,不一会儿便砍了一小堆,都堆在背篓的旁边儿

        就在这个时候,单雅忽然听到“啪嗒啪嗒……”的声音。

        呀,下雨了,单雅抬起头来看了看天上,见太阳已经躲到云后面去了,不由瞅着地上的那捆柴火怔了片刻,随后便忙忙地拿出绳子捆了起来,想着虽然看着不算多,但一天的柴火是够了。

        单雅这般想着,便快速地捆了起来。

        很快地,她便把这些儿柴火捆得结结实实了。

        捆柴火这个活计单雅在家里可是专门跟着小石头练过的,当时,他也只是看着好玩才学的。

        如今倒派上用场了,单雅的心里的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单雅把背篓背在了前面,随后便抓起那捆柴火背到了背后,快速地朝着家里奔去去。

        可是,她走了没多远,那淅淅沥沥的小雨竟然越下越大。

        单雅见雨势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急忙朝着四周看去。

        方才她寻找没砍过的树的时候,好像在附近看到过一个洞口的,还是先到那里避避雨吧。

        单雅这般想着,便飞快地朝着印象中的地方跑去。

        由于她背后背着柴火,前边背着背篓,根本看不到脚下,一不小心竟然摔了一跤。

        好在她的身前身后都背着东西,被卡住了,倒没有顺着山坡滚落下去,只是摔倒在原地。

        单雅爬起来,用手搭在额头上挡雨,仔细地瞅着前边儿的路。

        忽然,她瞅见了一块凸出的崖壁,差不多正好能躲下。

        于是,她也顾不得继续找那个曾经看到过的洞口了,急忙飞快地奔了过去,忙忙地躲了进去。

        这块儿崖壁不是很大,单雅抱着背篓钻进去之后,才发现背后的那捆柴火被淋到了。

        她忙把那捆柴火放了下来,挪到崖壁下,想着自己靠着崖壁弯着身体站着好了。

        可是,时间一长,单雅便站不住了,这个样子可太难受了,到底怎么办啊?

        单雅发愁地想着,便四下里瞅了瞅。她忽然瞅见在崖壁下靠外侧的地方,长着一堆旺盛的草,不时地被下着的雨淋两下。那些儿草比她在山脚下见到的草更长一些儿,也更旺盛一些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8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