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七十六章 多多赚铜板

第七十六章 多多赚铜板

        及至她们来到院子里,就瞅见杨婶子正好从堂屋里走出来。

        杨婶子瞅见单雅和二丫进来了,嗔怪地瞟了两人一眼儿,笑着催促地说道:“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快,进屋吃饭吧,小石头把饭都给你们做好了。”

        不等她的话说完,单雅和二丫便瞅见小石头苦丧着脸儿出来了,看到她们两人,眼中的泪便忍不住落了下来,哽咽地说道:“二姐、三姐,小石头本来想给你们做饭的,可、可都烧糊了,饭是杨婶子又帮着做的。”

        他说着,便沮丧地垂下了头。

        二丫和单雅闻言,急忙奔了过去。

        单雅摸了摸他的头安慰地说道:“小石头都会做饭了,真不错,谁都有第一次的,没事儿,三姐就喜欢吃小石头烧糊的饭。”

        杨婶子见了,笑着埋怨地说道:“你们两个人日后再出去,记得跟婶子说一声,婶子也好帮衬你们一把。”

        二丫和单雅忙忙地谢过杨婶子,便开始摆碗准备吃饭。

        杨婶子在旁儿笑着说道:“要不是婶子吃过了来看看,还不知道你们今儿出去了的,这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糊焦味儿,小石头当时正忙忙地往外抽柴火,都差点儿烧了他自己。”

        单雅和二丫闻言,又忙忙地朝着小石头的身上瞅去,见他还好,提着的心便放了下来。

        单雅与二丫对了一个眼光之后,便把今日去林河村看田地的事儿详细地跟杨婶子说了。

        杨婶子听了,登时便笑着说道:“婶子替你们高兴啊,这手续到时候让你大叔陪着你们一起去办,要说这个牙行还是可信的,是咱们海云镇上唯一的一家,听人说是马府开的,也就是大丫所在的那个府里。”

        单雅听了,心里暗自嘀咕着,这马府倒是什么生意都涉猎啊,绣庄、酒楼就不说了,竟然还开了个牙行。

        杨婶子回家便跟杨满根说了单雅他们买田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杨满根就来了,带着单雅便来到了牙行。

        姜牙婆见她们终于有大人跟着一起来了,心里的好奇便暂时歇了,随后便是一连串的办手续。

        当盖着大红县衙印记的田地文书拿在单雅手里的时候,她看了又看,高兴的眼眶都湿润了。

        自家终于有田地了,终于不必再担心饿肚子了。

        杨满根瞅着激动的单雅,也高兴得跟着笑了,好心的提议单雅在县城里逛逛。

        单雅想着自己没有几个大钱的口袋,坚决摇了摇头,现代的大都市她都见过,又怎会稀罕这古代的小县城呢。

        杨满根见她如此,担心着家里的田地,这县城他年年都来打工,因此倒也不稀奇。

        于是,一行人便决定回去。

        单雅见姜牙婆给自己的事情办得很顺利,人也很好相处,想着林天河一家也是实诚人,便把自己租地的想法跟她私底下说了。

        姜牙婆倒很是爽快,直接便带着他们来到了林河村。

        当林天河瞅见跟着单雅一起来得杨满根的时候,登时便指着单雅说道:“你什么时候有个这么能干的闺女啊?”

        杨满根听了,笑着说道:“这是我侄女,闹了半天都是自己人啊。”

        说着他便跟单雅介绍林天河,竟然是跟他一起打过猎的。

        姜牙婆见了,恍然地瞅着他们,忙忙地把单雅租地的事儿说了,林天河一听,立马高兴地连连称好。

        于是,这租地协议在姜牙婆的见证下,很快便签了下来。

        林天河不识字,瞅着单雅拿着那张纸细细地看着,不由睁大了眼儿,低声跟杨满根说道:“你这个侄女还识字啊?不简单,难怪上次来看地的也是她呢。”

        杨满根自然是开心地,笑着自豪地说道:“我儿子也是识字的。”

        林天河听了,连连羡慕地点着头感慨地说道:“满根啊,你的日子过得真不错,儿子们又都识字,我这要不是大儿子摔了腿,唉”

        杨满根忙忙地安慰着他。

        田地租出去了,单雅感觉自己是一身轻松。

        人家都是按照***收租子,单雅跟林天河家则是五五收租。

        不止是因为林天河跟杨满根是好朋友,重要的是单雅实在不忍心让这个残破的家再增加重负了。

        林天河听到单雅要五五收租的时候,感动的眼泪都溢出了眼眶。

        他一再跟单雅保证,让单雅放心,他们定然会把田地种好的,争取多打粮食。

        田地买了,以后的粮食不担心了,可是眼下吃得粮食却仍是要买的。

        单雅回到家里,看了看米缸和面缸,再瞅着手里剩下的一百多个铜板,心里越发急着多多赚铜板了。

        二丫瞅着单雅回来之后,把买地的文书交给自己,便径自坐在那里发呆,不由笑着劝说道:“三丫,喏,二姐的活计今天便做完了,明儿你去镇上卖了,再买些儿米粮回来,领一些儿活计回来就好了,别在那儿发愁了。”

        单雅见二丫唤自己,忙瞅着她笑了,把手里的铜板递给她说道:“二姐,三丫在想有什么法子赚铜板的,没发愁,如今这生活比前些儿日子好了许多,三丫怎么会发愁呢?”

        二丫笑着继续做着手里的活计,一边儿说道:“好,三丫没发愁,要说咱们的日子真得好多了,不仅欠得债还完了,又有了这一亩三分地,如今靠着二姐做绣活便能养活你们了,你就别在那里苦思了,还是去看看兔仔吧?小石头今儿可一直在那儿守着的。”

        单雅闻言,敢忙扭头瞅着二丫问道:“兔仔怎么了?”

        二丫瞅着她笑着说道:“还能怎么着,小石头今儿一大早就打回了青草喂兔仔吃,他见兔仔吃得欢,高兴的什么似的。”

        单雅此时才想起来,小石头的脚已经彻底好了,今儿自己出门的时候,他还吵吵着要去北山割草的。

        最近她一直忙着买田的事儿,倒把兔子的事儿给抛到脑后了,还真是多亏了小石头想着。

        这些儿兔子不仅是单雅的宝贝,也是小石头的宝贝了。

        单雅想着,便“蹬蹬蹬……”地跑了出去,瞅见小石头正蹲在兔笼边儿跟兔仔说话,忙放慢了脚步,想听听他跟兔仔到底说了些儿什么。

        结果,没听了几句,单雅便笑出了声。

        原来小石头正跟兔子们嘀咕着让它们快快吃,吃了好卖了它们赚银子的。

        杨大郎硝好的兔皮早就送来了,一共六张皮子,单雅本来说让他拿回去三张给杨满根和杨婶子做个什么的,他愣是没要。

        如今这六张兔子皮就挂在家里的墙上晾着,等到彻底晾干了,便放起来。

        待到秋天来得时候,拿出来卖,那个时候,价格也就上来了。

        单雅见小石头跟兔子们聊得正欢,也不打扰他,径自迈着步子来到了外院,瞅着院子里的空地,想着自己的打算,便拿起铁锨翻起地来。

        单雅呼呼歇歇地翻了好一会儿,扭脸一瞅,见自己根本就没有翻多少地,手上就已经磨出泡了,心里话,种田还真不是那么好干的,这才翻了一会儿,手上就起泡了,看来自家还真是不适合种田啊。

        她一边儿想着,一边儿忙着,倒也开辟出了一小块地。

        小石头见了,拿了铁锨也要来帮忙,可惜他的个子太低,拿起铁锨来还成,若是拿着翻地,就不成了。

        单雅便让他拿了小抓耙在自己的后边儿把没能打散的土块儿给打碎。

        两个人忙了一个多时辰,竟然翻好了一小块地。

        单雅瞅着外院剩下的地,想着用几天时间自己倒也能翻完,到时候种上豆子和蔬菜,也就妥当了。

        因此,第二天一大早,单雅就去了海云镇,交接了二丫绣得活计,她正要去买蔬菜种子到时候,猛然瞅见单娟走了进来。

        两人惊喜地拉着手,好一会儿都没有言语。

        最终还是单雅开了口,问了单娟那日回去后的情况。

        单娟淡笑着说没事儿,一切都过去了,随后,她便瞅着单雅难过地说道:“三丫,香姐姐要提前出嫁了,听说那家的儿子病了,总也不好,便提出让香姐姐早日嫁过去,去去他们家里的晦气,唉,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本来说得可是明年再迎娶的。”

        单雅见了,不由皱着眉头问道:“那户人家不是下河村的么?出了什么事儿?竟然一下子病成那样了。”

        她说着,瞅见单娟径自沉默着,忙疑惑地问道:“他们家说娶就娶了,咱们总要跟他们说道说道吧,莫不是……”

        单娟瞅着单雅郁闷地点了点头。

        单雅见了,感到很震惊,忙忙地帮着单娟交接了活计,拉着单娟的手便出来了,来到人少的地方,瞅着她低声问道:“娟姐姐,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单娟瞅着单雅摇了摇头说道:“那人根本就不是个好东西,与人打架,被人打惨了,你说他好了之后别再去招惹人了呗?他偏不,好了之后硬是不甘心,非要找人报仇?这还不是他自找的,他自己作孽,凭什么要托着香姐姐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8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