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七十七章 揪心的婚事

第七十七章 揪心的婚事

        单娟说着,怒气便上来了,忿忿地说道:“如今他被人打得躺在炕上进气多出气少,已经请了几个大夫看了,都说不能医治了,就有人说用喜气一冲,这晦气被冲跑了,他的病也许能慢慢好起来,哼,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竟然出了这么一个损的主意,真是气人,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非挖出他的心好好看看,到底是黑的还是红的?真想把他大卸八块啊。”

        单娟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忿忿地说道:“因此,他们家便提出要香姐姐早点儿嫁过去,还特意增加了聘礼,香姐姐已经在家里哭了一天一夜了,饭也不吃,可是爹……贪图人家的礼金,已经……答应了。”

        单雅听了,只能无奈地陪在一旁儿,虎毒不食子,这单吝怎的竟连虎都不如啊。

        单雅的脑子里此时倒是冒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逃、逃、逃,逃得越远越好。

        可她转念再一想,便无奈地否决了。

        这个世道女子根本就没有地位,单香一个弱女子,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单雅陪着单娟想了一会儿,瞅着她低声问道:“娟姐姐,二婶是什么想法啊?”

        单娟瞅着单雅摇了摇头说道:“我娘能有什么办法啊?她当然不乐意看着香姐姐往火坑里跳的,可是,她拗不过我爹啊,唉”

        单雅听了,瞅着她无奈地说道:“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香姐姐去跳那个火坑吧?”

        单娟瞅着单雅愁闷地说道:“没有办法的,香姐姐都绝食了,我爹他……就是不松口,明天那边儿就要送聘礼来了,三日后香姐姐也就嫁过去了。”

        单雅气得脱口而出说道:“他这不是卖女儿么?就是卖,怎么也卖个好人家啊,怎的……”

        单娟无奈地摇了摇头,抬起头来看了看蓝天,嘲讽地说道:“人家给得银子多呗,就是我,还不知道他赶明儿要卖到哪里去的,只怕还不如香姐姐的。”

        她说着,眼睛便盯着某一处,不知道在想些儿什么。

        单雅此时才发现,单娟变了,以前那个活泼直爽的女孩子变得满腹心事、忧愁苦闷了。

        单娟莫名地摇了摇头,低语着喃喃说道:“真希望当时被烧死算了,你不知道,当年我发高烧,娘苦苦地求着他去请大夫,他就是不乐意,还说我是个赔钱货,早死了好、早死早托生,要不是大伯得知了情况及时请了罗郎中来,只怕世间早就没有我了。”

        单雅听了,忙忙地劝慰她说道:“既然知道自己的命不是他救回来的,那就好好地活着,你毕竟才十三岁,离出嫁还早着的。”

        单娟瞅着单雅苦笑了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爹已经在帮我挑人家了。”

        单娟说着,竟然讥讽地笑了,嘲讽地说道:“看看我能卖个什么价钱的,哼,这就是我的命。”

        她说着,见单雅惊怔的神情,无所谓地笑着解释说道:“有一次我跟单成生气,吵嘴的时候他气急了,才说出来的,说我没几天好蹦跶了,爹已经在帮我挑人家了,呵呵,我娘到如今还不知道的,可笑不?”

        单雅听了,不由睁大了眼睛,瞅着她疑惑地问道:“单成才多大?这事儿他怎么会知道?该不是他气得胡乱说的吧?”

        单娟失落地摇了摇头低语着说道:“应该是真得了,香姐姐的事儿也是他说的,娘跟香姐姐还不信的,可等到晚上爹回来,竟然是真得。”

        单雅更加震惊了,瞅着单娟不明白地问道:“他怎的就那么疼单成呢?大哥不也是他的儿子么?”

        单娟突然笑了一声,随后她的眼泪便落了下来。

        她忙忙地用手擦了,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大哥的性子象娘,单成的性子象他,所以他更喜欢单成一些儿,把他给宠坏了。”

        单雅听了,不由瞅着她疑惑地问道:“娟姐姐,要说你家的生活不错呀,应该不缺银子的,怎么他倒能做出卖女儿的事儿呢?”

        单娟双手背在身后,靠着墙壁讥讽地笑着说道:“他?还不是小时候穷怕了,只要是能抓住的银子,就拼命地去抓,他就是这样的人,爱银子胜过了一切,甚至胜过他的命。

        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后颇为无奈地说道:“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吝啬、贪财的爹呀。”

        单雅难过地看着单娟,无语地摇了摇头。

        单娟却径自低语着说道:“若他真把我卖去象香姐姐那样的人家,我便想办法逃出去,反正我这条命又不是他救回来的,早跟他没关系了。”

        单雅听了,忙忙地安慰她说道:“娟姐姐,别想得那么悲观,现在他嫁得人是香姐姐,要不……咱们想办法帮着香姐姐逃吧?只是咱们举目无亲,她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单雅说着,眼睛陡然一亮,瞅着单娟便忙忙地说道:“娟姐姐,要不然就让香姐姐暂时想办法避一避,看看那户人家的儿子能撑过来不?若是撑不过来没了,这桩婚事自然也就没办法办了,他总不会逼着香姐姐嫁给一个死人吧?”

        单娟闻言,瞅着单雅木然地摇了摇头说道:“三丫,不成的,他说了,若是香姐姐跑了,他会打死我娘的。”

        单雅闻言,登时就震惊地瞅着单娟。

        她知道单吝自私,却没想到他竟然还这么狠毒,卖了亲生的女儿不说,若是女儿不嫁过去,竟然用她的娘来逼迫,这……

        单娟瞅着单雅很是无奈地说道:“今天他一大早出去了,说是到黑河镇去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娘这才让我来镇子上卖了绣得活计的。”

        她说着,又低低地叹了一口气,瞅着单雅疲倦地说道:“你要买东西么?娟姐姐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的,走,陪着娟姐姐好好逛逛集市吧。”

        单雅瞅着单娟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忙忙地点了点头说道:“娟姐姐,三丫想去集市买点儿种子跟米粮,咱们这就走吧。”

        她说着,便伸手拉了单娟的手,想给她以安慰,没想到单娟的手竟然冰凉。

        单雅不由瞅着单娟疑惑地问道:“你的手怎的这么凉,可是感冒了?”

        单娟忙忙地摇了摇头,苦笑地说道:“娟姐姐没事儿的,只不过心情不好罢了,咱们走吧?”

        她说着,便紧紧拉了单雅的手朝着集市踱步走去。

        单雅仔细地瞅了瞅单娟,心里悲哀地想着,娟姐姐哪里还有第一次带着自己来镇上逛得直爽活泼劲儿啊?

        单雅一阵的心酸,在心里把单吝骂了几千几百遍。

        可是,对于单香的婚事,她却仍是感到无能为力。

        两个人逛了一圈儿之后,单娟竟然什么也没有买。

        单雅知道,她只是来这里逛上一逛的,重温一下当日逛集市的快乐时光罢了。

        此时,单雅感到自己比单娟幸福多了,有那样一个爹,再好的日子只怕也是糟心的。

        两个人说着话,便慢慢地出了海云镇。

        当快走到村口的时候,单娟走得越发的慢了,她瞅着单雅喃喃地说道:“三丫,我真想成为大伯的女儿,即便是日子再苦,一家人的心也是往一处使的。”

        单雅听了,看着单娟点了点头。

        她想了一路,要怎样才能帮助单香躲过一劫。

        可她想来想去,还是只有逃或者避开,找人给单吝做工作,那肯定是没用的。

        单雅这般想着,终是站住了,瞅着单娟低声说道:“娟姐姐,若是二婶和你还有大哥一起暂且先避开,他又能把你们怎么着呢?”

        单娟瞅着单雅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不成的,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家里的银子都是他管着的,娘的手里最多只有百来个大钱,又能避到哪里去?再者说,娘肯定不放心单成的,这……恐怕根本就行不通。”

        单雅仔细地想了想,瞅着单娟低声说道:“他上过北山么?”

        单娟闻言,眼睛登时一亮,随即又黯淡了,瞅着单雅摇着头低声说道:“他很少上北山,倒是大哥经常去砍柴的。”

        单雅听了,想着自己在山上见到的神仙小院和山洞,忙忙地附在单娟的耳朵低语着。

        等到单雅说完,单娟的眼睛不仅仅是亮晶晶的,还满是喜悦,瞅着她忙忙地点了点头。

        可是,待她深思之后,却又颓然地瞅着单雅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只管试试吧,希望香姐姐和娘能听进去。”

        单雅见单娟的眼中闪过一抹儿光彩后,随之又黯淡了,忙低声给她鼓劲儿说道:“娟姐姐,咱们总要试一试,既然那人已经不行了,何必非要让香姐姐嫁过去受苦呢?想来二婶会明白的。”单娟苦笑着说道:“三丫,若是娟姐姐,肯定会努力一试的,但香姐姐就不好说了,她从小到大,可是很少出门的,算了,回去后我只管试试吧,总不能就这么认命吧?”她说着,手便紧紧地攥了起来,瞅着单雅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三丫,如今既然只有这一条路,咱们就尽最大的怒力,只管拼力试一试。”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8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