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一百零六章 过命的交情

第一百零六章 过命的交情

        单雅见了,忙瞅着二丫笑着低声说道:“二姐,三丫正有事儿想跟你商量的,你说杨婶子一家怎么样?”

        二丫闻言,不由疑惑地瞅着单雅说道:“杨婶子一家人很好,待咱们跟自家人似的,三丫,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

        单雅笑着拉了二丫的手低声说道:“二姐,你说咱跟杨婶子家合伙做樱珠生意怎么样?既然县里不让咱们卖樱珠,三丫想了一个法子,把这些儿樱珠酿成果酒来卖,你看怎么样?”

        二丫的眼睛登时便大了,看着单雅狐疑地低声说道:“三丫,你说要用这些儿樱珠酿……果酒?”

        单雅看着二丫郑重地点了点头。

        小石头闻言也是一怔,家里虽然没有酒,他多少、也知道几种酒,怎的就从来没听人说过果酒呢?

        二丫见了,慢慢缓过神来,瞅着单雅惊讶地低声问道:“三丫,你怎么知道樱珠能酿果酒?你真得……会酿么?”

        单雅听了,心里不由一怔,暗自嘀咕着,莫不是这个朝代没有果酒?

        随后,她便想到二丫问话的重点儿并不再果酒上,想着或许不是这个朝代没有果酒,而是奇怪她怎么会酿吧?

        她想到这里,心里无奈地笑了。

        也是,自己不过十岁,从来没有离开过上河村,又怎会酿果酒呢?

        二丫见单雅径自沉思着,猛然想到她遇到阎王的事儿,心里不由嘀咕起来,难不成又是阎王告诉的么?

        她这般想着,便径自低声问了出来。

        单雅听了就是一怔,随后便有了主意,瞅着二丫解释地低声说道:“二姐,单雅前几天不是看到樱珠了么?当天晚上倒是做了一个梦,梦里就见有人拿了樱珠在酿酒,因此今儿听大郎哥和二郎哥说,樱珠在这里叫荆桃,是县里的禁果,所以便想到了梦里的情景,才萌生了酿果酒的念头的。”

        二丫认真地听单雅讲完,才看着她一脸儿郑重地低声问道:“因此,你昨天才说山上有樱桃要去摘,也是听了梦里的人这般叫的吧?”

        单雅怔了片刻,随后便看着二丫猛然点了点头,心里则苦笑着,二姐的联想还真丰富。

        二丫见了,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着单雅沉思地低声说道:“三丫,你……真得会酿么?若是不成,只怕……”

        单雅想了片刻,瞅着二丫摇了摇头说道:“二姐,三丫不能保证一定能酿成,但却想试一试,那酿酒的法子这几天总在脑子里转啊转,所以……”

        二丫当即便看着单雅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道:“三丫,既然你想试试,二姐支持你,说不定还真能酿出来的,既然你想跟杨婶子一家合伙,二姐也赞成,可是有一点儿你要想清楚,亲兄弟还明算账的,所以……”

        单雅见二丫答应了,急忙笑着接口低声说道:“二姐,三丫知道,若是真酿成功赚了银子,咱们跟杨婶子家五五分成,你看怎么样?”

        二丫听了,欣慰地看着单雅点了点头,瞅着她笑着低声说道:“成,三丫,就按你说得办,杨婶子一家人咱们信得过。”

        单雅听了二丫的话,便把心底最后的一丝犹豫打消了。

        她抬起头看着二丫笑着说道:“好,二姐,等吃完饭咱俩就找杨婶子说去。”

        不等二丫点头,小石头忙忙地凑过来笑着说道:“三姐,小石头也支持你。”

        单雅和二丫见了,不由笑了起来。

        有这样贴心的家人,单雅感到自己身上好似有使不完的劲儿。

        二丫立马跑去把锅里的饭端了出来,催着小石头和单雅快来吃饭。

        于是,三人便忙忙地坐下吃起饭来。

        三人吃完饭,单雅麻利地收拾好,正准备跟二丫去杨家的时候,突然听到二丫在院门子笑着说道:“三丫,杨婶子来了。”

        单雅敢忙迎了出去。

        杨婶子瞅着她笑着说道:“二郎回到家就跟我说,三丫有事儿找我,我吃完饭没事儿,耐不住等,便直接过来了。”

        她说着,便笑着跟着单雅进了东屋。

        待几个人坐了,杨婶子一脸儿郑重地看着单雅问道:“三丫,婶子听二郎说你要去邻县卖荆桃,这个可是费力不讨好的事儿,婶子劝你还是别做了。”

        单雅听了,立马笑着说道:“婶子,二郎哥误会了,三丫没有想去邻县卖荆桃的,不过三丫倒是想试着用它来酿果酒,若是真做成了,应该能赚银子的。”

        单雅说着,便把声音压低了。

        “酿……果酒?三丫啊,这酿酒不都用粮食酿的么?也能用果子酿?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婶子听了,不由疑惑地瞅着单雅问道。

        二丫见了,敢忙拉了杨婶子的手,笑着解释说道:“婶子,还是二丫来说吧,三丫自从见到樱珠,也就是你说得荆桃后,就做了一个用樱珠酿酒的梦。”

        杨婶子听了,当即便看着单雅低声问道:“三丫,梦中的事儿你记得清楚么?”

        单雅唯有在心里苦笑,面上却看着杨婶子点了点头。

        二丫继续低声说道:“婶子,咱们就让她试试吧,说不定能成功的。”

        杨婶子径自看着单雅,疑惑地低声问道:“三丫,怎么酿果酒你记得真得清楚么?其实这荆桃不经放,年年都烂掉一些儿的,先前婶子跟你大叔可是没少摘过的,累死累活也赚不到多少银子的,若是真得能酿果酒,那可就太好了。”

        单雅见了,苦笑着低声说道:“婶子,三丫还有印象的,如何做也记得,咱们只管试着做吧,若是成了更好,若是不成,咱们试过了,顶多浪费些儿力气和樱珠。”

        单雅此时倒有些儿后悔了,要是自己先试着做一些儿出来,然后拿着样品来商量,不是更好么?

        她正想着怎么说服杨婶子,却猛然听到杨婶子跟二丫赞许地说道:“二丫,三丫醒了之后,比先前更懂事了,不仅想法子赚银子,也减轻你的负担了。”

        二丫听了,忙笑着拉了杨婶子的手说道:“婶子既然这么说,咱们就让三丫试试吧,说不定她真能做成的。”

        杨婶子瞅着二丫便笑着点了点头。

        单雅见有门,忙笑着低声说道:“婶子,若是三丫真得做成了,咱们两家便五五分。”

        杨婶子听了,笑着对单雅说道:“三丫,不过就是让大郎、二郎和你大叔帮个忙而已,你如今倒一本正经地跟婶子说起来了,现在地里的活都忙完了,他们也没有什么事儿,全当去山上打猎了,你啊,就只管弄吧,也别管成不成的,尽力就行了。”

        单雅听了,当即便笑着说道:“婶子,这亲兄弟还明算账的,咱们现在可说好了,若是做成了,就这么分,现在而已就写……”

        她说到这里,猛然想到家里没有墨汁,忙笑着改口说道:“明天三丫就写个协议去,一式两份,到时候婶子按个手印就成了。”

        杨婶子笑着低声说道:“三丫,今儿我过来,可没想到会跟你谈这件事,不过是怕你糊涂,真拿了去卖,既然你现在有了这个酿果酒的法子,只管试试吧,婶子支持你,说不定还真能弄出什么名堂来的,至于说什么五五分,倒大可不必。”

        单雅听了,不由便朝着二丫望去,

        二丫见了,忙笑着继续劝说道:“婶子,自从我爹走了之后,你们家便处处照顾我们,娘走了之后,你们更是把我们当成自家人照顾,我们三个也早就把你们当成了一家人。”

        杨婶子听了,忙拍了拍二丫和三丫的手说道:“这就对了,婶子早就说了,乐意为你们做事,你们明白就好了。”

        单雅听了,本想开口继续劝的。

        二丫却径自笑着劝说道:“婶子,二丫都知道,所以从不把你们当外人,有事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婶子,可就象三丫说得,亲兄弟还要明算账的,若是成了,咱们就按照她说得五五分,总不能让杨大叔、大郎哥和二郎白忙活一场,当然,若是三丫做不成,这件事也就不说了,您看成么?”

        杨婶子听了,拍着二丫的手说道:“二丫,咱们两家是过命的交情,你让婶子说什么好呢?婶子都说了,帮你们婶子乐意,你……唉,婶子说不过你们,依着你们就是。”

        二丫见了,看着杨婶子低喃地说道:“婶子,二丫知道你的心意,知道你一直把我们三个疼在心里的,娘走后,若不是你一直扶持着二丫,二丫只怕……。”

        她说着,眼中便落下泪来。

        杨婶子见了,忙伸手替二丫擦了脸上的泪,安慰她说道:“二丫,别哭,都是婶子不好,把你的眼泪给引出来了,如今三丫也能赚银子了,你们家的生活也好起来了,别再哭了。”

        二丫瞅着杨婶子点了点头。单雅的脑子里一直萦绕着杨婶子说得那句话,过命的交情。单雅现在倒是更放心了,可这过命的交情到底是怎么来的,她却一无所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9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