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一百一十章 求生的意志

第一百一十章 求生的意志

        二丫瞅着单雅那双灵动眼睛里的坚定,心里登时便敞亮了,瞅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香姐姐一定会活过来的,三丫,二姐这就去看看药煎好了没?”

        她说着,便飞快地出了屋子。

        单雅看着炕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单香,忙低下头贴在她的肚子上听了听。

        一阵“咕噜噜……”地叫声让单雅更有信心了。

        单雅来到堂屋,舀了灶台上的温水就端进了西屋,细细地给单香擦了起来。

        脏衣服进门后就脱了,可单香的脸上、手上跟头发都脏兮兮的。

        单雅看着单香的脏头发,想给她剪了,可想到古人都说发肤父母,特别爱惜,又犹豫起来。

        但是,当她想到脏头发里藏着很多病菌的时候,一狠心,“咔嚓”一剪子便剪了。

        单雅想着头发总会长出来的,等香姐姐清醒了,自己再跟她解释吧。

        二丫端着药碗进来见了,不由惊呼了一声。

        可是,当她见到纠结在一起打成死结的头发,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药碗递给单雅说道:“来,咱快把汤药给香姐姐灌下去。”

        单雅见了,为如此理解自己的二丫感到高兴,遂忙洗了手,接过药碗,见二丫已经捏着香姐姐的脸颊了,忙舀了一勺子药汁喂了起来。

        小石头跟在二丫的身后也进来了,见地上一堆黑乎乎纠结在一起的头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好?

        单雅喂完汤药后见了,忙看着他微笑着说道:“小石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香姐姐醒来要过好日子的,把这旧日子丢了吧?”

        小石头听了,根本没明白单雅说得什么意思,茫然地瞅着二丫。

        二丫听了,沉思了一会儿,脸上当即便露出了笑容,瞅着小石头说道:“小石头,把这头发先拿出去吧,找块旧布头包了,等香姐姐醒了,让她来决断。”

        小石头听了,当即便点头答应了,忙忙地去寻旧布头了。

        二丫想着一家人还没有吃饭,忙瞅着单雅说道:“咱们还是先吃饭吧,今晚你守前半夜,二姐守后半夜。”

        她说着,便麻利地下了炕,到堂屋热饭去了。

        夜里,在两人交接的时候,单雅和二丫又喂了单香一碗药。

        第二天一大早,罗郎中便来了。

        他细细地诊治了之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瞅着二丫和单雅又问了问夜里的情况,沉思了片刻,又看着她俩说道:“叔在加一味药让她继续喝,期间能喂点儿粥就喂一点儿,明白么?”

        单雅和二丫忙忙地点着头。

        罗郎中走得时候,单雅不放心,又拉着罗郎中低声地问道:“罗叔,香姐姐的身体怎么样?严重么?”

        罗郎中见了,不由瞅着单雅低声说道:“三丫,叔跟你说句实话,她这是饿的,其他的都是外伤,没什么,关键是她的内里,按说灌下两剂药后,她应该有反应的,可如今却丝毫反应也没有,叔倒是感觉她……”

        罗郎中说到这里,沉吟了片刻,才又继续说道:“她好像本身就不想活了,所以……”

        单雅闻言,当即便明白了,单香定然是对生活绝望了,没了求生意志,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在活着了。

        罗郎中低喃地说道:“三丫,咱们还是……尽人事、听天命吧。”

        他说着,安慰地拍了拍单雅的肩膀,便转身走了。

        单雅回到屋子里,瞅着单香想了好一会儿,便低低地在她的耳边儿说起话来。

        单雅想得很简单,总要让她升起求生的意志,这样才有可能活下去。

        小石头见单雅回来就到西屋跟单香说起话来,还以为单香醒了的,忙欢喜地冲了进来,高兴地叫道:“香姐姐,你醒了?”

        可是,他进来之后才发现,只有单雅在说话,单香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不由疑惑地瞅着单雅问道:“三姐,你在嘀咕什么呢?也不怕吵着香姐姐。”

        单雅见了,忙拉了他的手郑重地说道:“小石头,咱们经常跟香姐姐说说话,这样刺激她,应该会醒得快。”

        小石头听了,立马睁大了眼睛,疑惑地瞅着单雅问道:“三姐,你说得是真得么?跟香姐姐说话能让她尽快醒过来么?”

        单雅瞅着小石头认真地点了点头。

        小石头便看着单香嘀嘀咕咕地说起话来。

        单雅见了,听了一会儿,就走了出来,见二丫正在煎药,便把罗郎中的话跟二丫说了,同时也把自己的想法跟二丫说了。

        二丫静静地听着,直到单雅说完,她才抬起头来看着单雅点了点头说道:“三丫,就按照你说得办,日后二姐天天忙完了,就一边儿做绣活,一边儿陪着香姐姐说话,咱们不要泄气,香姐姐一定会醒过来的。”

        单雅看着二丫点了点头,本来沉重的心竟然莫名地轻松了一些儿。

        此单雅心里很清楚,定是因为二丫的分担,才使得自己的心情轻松了起来。

        单雅见二丫继续埋头煎药,便回到了西屋,见小石头径自说着笑着,不由感到纳闷。

        她仔细听了片刻,才知道小石头竟然在讲自己带着他上山打猎遇到的高兴事儿,遂便在炕上坐了,静静地瞅着单香,观察着她的反应。

        上午的时候,杨婶子来了。

        当她听二丫说了单香的情况后,又是一番唏嘘,敢忙进到西屋。

        她见单香躺在炕上一动不动,不由瞅着单雅喃喃地低声说道:“唉,苦命的娃啊,好好的孩子,生生叫他爹给糟践了。”

        她说着,便瞅着单雅低声问道:“灌了几剂药了?”

        单雅敢忙回道:“已经两剂了,二姐正在煎第三剂药,罗叔说,按说一剂药下去,香姐姐就应该醒过来的,最迟两剂药下去也应该醒过来了,可是她却没有醒,说是、说是香姐姐不想活了,唉”

        杨婶子听了,当时便看着单香说道:“这傻孩子,唉,也难怪,他爹不认她,婆家要她殉葬,在她的心里,只怕是早就没有活路了,才这般……真是可惜了。”

        杨婶子说着,便落了泪。

        随后,她瞅着单雅若有所思地说道:“三丫,有个问题你想过没啊?若是香丫头醒过来,她住到哪儿啊?总不能一直住在你家吧?若是她婆家找来,你们可怎么办啊?”

        单雅沉思片刻,看着杨婶子认真地说道:“婶子,现在香姐姐被婆家休了,她已经是自由身了,香姐姐的娘家又扬言不认她,昨儿晚上我跟二姐和小石头商量了,以后,香姐姐便是我们家的一员了,跟着我们过。”

        杨婶子听了,不由拍着大腿赞道:“要这么着,这孩子倒是有活路了,唉,就怕这孩子福薄,醒不过来啊,都说好人好命,婶子怎么感觉颠倒了呢?”

        单雅一边儿跟杨婶子说着话,一边儿不时地观察着单香的反应。

        在杨婶子说话的时候,她猛然瞟见单香的手好似动了一下,不由注目看去,却又没有动静了。

        单雅想着许是自己的眼睛看错了,遂便又与杨婶子说起话来。

        直到送走杨婶子,她也没有再看见单香的手动一下。

        等二丫煎好药端过来,单雅帮着她给单香喂完药,便端着碗出来了。

        她洗完了碗,见小石头正蹲着喂兔子,不由笑着说道:“小石头,别喂它们太多啊,免得撑着了。”

        小石头忙应了一声,随后便看着单雅嘴馋的问道:“三姐,咱做得酒差不多好了吧?”

        单雅听了,不由笑着伸手刮着他的脸儿说道:“小馋猫,就想着吃、喝了。”

        小石头听了,不乐意地瞅了单雅一眼儿,噘着嘴巴说道:“小石头可还想着天天喂兔子的,哪儿象三姐呀?说不见影子,就让人找不着啦。”

        单雅伸手捏了捏小石头的嘴巴说道:“你这张嘴是一点儿亏也不吃啊,三姐的好你就看不……”

        不等单雅说完,他们猛然听到西屋传来二丫激动的声音:“三丫、小石头,你们快来看,动了、动了啊!”

        单雅闻言,猛然站起身朝着西屋冲去。

        小石头也丢了手里的青草,跟着单雅便冲了进来。

        他们一进屋,就瞅见二丫指着单香的手激动地说道:“你们快看,她的手、手动了啊。”

        单雅此时才明白,方才看到的情景根本不是自己的错觉。

        二丫敢忙下炕兴奋地说道:“二姐给香姐姐盛点儿粥来,喂她喝喝试试。”

        单雅听了,敢忙坐上了炕,瞅着单香对着二丫应着。

        小石头瞅着单香开心地说道:“三姐,小石头继续跟香姐姐说话啊,让她快快醒过来。”

        他说着,便叽里咕噜地说了起来。

        二丫进来后,见小石头依然不停地说着趣事儿,也没有打断他,只是示意单雅把单香的嘴巴捏开,便一勺一勺地喂了下去。

        很快地,一碗粥喂下去了,二丫还想去舀粥继续,却被单雅给拦住了。二丫疑惑地瞅着单雅。单雅见小石头仍在高兴地讲着,敢忙下了炕,拉着二丫便到了堂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9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