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迟早要还的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迟早要还的

        单雅听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单吝说道:“三丫拐了二婶、香姐姐和娟姐姐?好大的罪名啊,不对吧?香姐姐不是被你逼得早已嫁人了么?怎么能说是被三丫拐了呢?至于娟姐姐,她不是早就被你卖了么?哪里是三丫能拐得了的?退一步说,就算她们是被三丫拐了的,也跟你没有半点儿关系吧?”

        单雅说到这里,狠狠地剜了单吝一眼儿,随后又继续淡定地说道:“你说三丫还拐了二婶?证据呢?难不成二婶来串个门,就是三丫拐来的?要这么说,那你现在不也成了被三丫拐来的了?笑话,要真这样,我看村里人也别来回串门子了。”

        她说着,便看着院子外看热闹的人说道:“大家伙说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啊?”

        众人听了,都看着单吝哄笑嘲讽起来。

        单雅被堵得词穷,瞪了看热闹的人一眼儿,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去,我这是家事儿,你们都一边儿去。”

        单雅见了,冷冷地瞥了单吝一眼儿,忿忿地说道:“你别忘了,这里是我家,不是你家,你可没权利撵人的,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随后,单雅便得到一片支持声。

        单吝被堵得一时词穷,瞪着单雅气恼地说道:“你家怎么了?你家也不能不让我来找老婆和女儿吧?”

        单雅听了,登时便冷笑了起来,不屑地瞥了单吝一眼儿,冷冷地说道:“无理搅三分,你还有理了不成?别忘了,这里可是我家,二婶来串门,我乐意她进,至于你,我可不、欢、迎。”

        单吝见了,蛮横地瞪着单雅说道:“你以为我乐意来,还不是为了寻她们?”

        屋子里的单娟和单香听了,立马大声说道:“我们的家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单吝听了,气得就要立马冲进屋去。

        单雅见了,眼睛一瞪,不屑地看着单吝轻蔑地说道:“你还是想想自己都做了什么吧?别一天到晚来我家找事儿,告诉你,香姐姐和娟姐姐现在可都是我家的人,跟你早就没关系了,你记住,人在做、天在看的,欠了的,迟早要还的。”

        单吝听了,登时便呲牙瞪目地瞪着单雅狠狠地说道:“三丫,你别血口喷人,单香虽然嫁人了,可她总归是我的女儿,至于单娟,我也是把她卖给了镇上的马府,可不是卖给了你,若不是你拐了她,她怎的就能躲到你家来了?她们就是活脱脱的人证,你如今还在这里牙强嘴硬,难道就不怕马府的人来找你的麻烦?告诉你,我可还怕着呢?”

        他说着,便奔到堂屋的门口,对着屋子里大声叫嚣地说道:“单香、单娟,你们两个死丫头,快给我滚出来。”

        单雅见了,正要开口说话。

        门里的单娟就陡然站了出来,冷冷地看着单吝说道:“我都已经被你卖了死契了,你还想怎样?”

        随后,单香也冷冷地讥讽说道:“当初送我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要聘礼不要我么?我可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了,早就不是你家的人了,这可是你说得?你难道忘了么?更何况,我已经死过一次,被人丢到乱坟岗了,要不是三丫救了我,只怕早就没有今日的单香了。”

        她说到这里,心里涌起一阵酸楚,遂扭脸又回到了屋子里。

        单吝听了,就要往堂屋里闯,杨二郎猛然往前挺了挺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单吝见了,瞪着杨二郎愤怒地说道:“二郎,你让开,这是叔跟她俩的事儿,可没你什么事儿啊。”

        单雅在旁儿听了,陡然笑着说道:“你别忘了,这里可是我家,我不准你进,你就不能进,若是要硬闯,就告你一个私闯民宅之罪。”

        单吝的身体一顿,随后便瞠目看着单雅厉声说道:“我是来找我女儿的,怎么着?难道爹找女儿,还有罪了不成?哼,就是走遍天下,也是我占理吧?”

        他说着,就用力去推搡杨二郎。

        杨二郎的身体哪比得上单吝啊,他毕竟还小,眼见得就顶不住了。

        杨大郎已经被单雅打发去码头上的铺子了。

        小石头见了,猛然冲了过来,伸手拉扯着单吝的身体气怒地说道:“你放开二郎哥。”

        单吝猛然用力一抖,小石头失去重心,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单雅见了,压在心里的怒气顿时涌了上来。

        她猛然往前一冲,伸手在单吝抓着杨二郎的胳膊上用巧劲儿突然一捶,正好打在单吝胳膊上的麻骨上。

        单吝麻得立刻放了手,随后便瞪向单雅。

        单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儿,随后便扶起小石头,虽然低声询问着他,眼角儿的余光却始终瞅着单吝。

        单吝恼羞成怒,冲着单雅就要打。

        护着单张氏的杨满根此时已经赶了过来,瞪着单吝吼道:“单吝,他们都是孩子,你一个大人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干什么?”

        单吝听了,立马把矛头指向杨满根说道:“好你个杨满根,我来找女儿和老婆有什么错?你们一个个拦三阻四的,是什么意思?”

        单雅见他如此无耻,倒被气笑了,瞅着他冷笑着说道:“你都欺负到我家的门口了,还反来诬陷我们,二婶自己有腿,她想去哪儿便去哪儿,三丫可管不住,若说娟姐姐和香姐姐么?我再重申一遍,她们现在已经跟你没关系了,即便是有什么关系,也早跟你断得干干净净的了,这里是我家,你出去,若是你再不出去,三丫倒真要告你一个私闯民宅的罪了。”

        她说着,便冷冷地瞪着单吝。

        单张氏猛然冲了过来,看着单吝怯懦中带着恨意地说道:“咱们有话家去说,别在这里扰得三丫家不安宁。”

        单吝听了,猛然甩了单张氏一个耳光,瞪着她怨怒地说道:“你把两个死丫头给我叫回家,不然、咱们没完。”

        他说着,便坐在了院子里放着的小板凳上,竟然是一副女儿不回去,他也不走得架势。

        小石头见了,生气地走过来指着他屁股下坐着的小板凳说道:“你起来,这是我家的小板凳,你就会欺负人,不让你坐,你给我起来。”

        小石头说着,便猛力去拉扯小板凳。

        单吝见了,气怒交加,猛然伸手推了小石头一把。

        小石头被他推得趔趄了几步,接着便摔倒在地上。

        单雅一个没抓住,小石头就奔了过去,她正想开口叫小石头回来的,就瞅见他被单吝怨恨地推倒在地上,心里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

        她奔过来扶起小石头,见他无事,便怒瞪着单吝说道:“你该不是欺负我家没人吧?这般随意欺负小石头?”

        单吝抬起头撇了撇嘴儿,看着单雅怨恨地说道:“你收留我家的两个死丫头,我不怪你,现在你叫她们出来,立马跟我回家,咱们这事儿就算了了,若是不愿,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杨满根见了,看着单吝再次劝说道:“单吝,他们都是孩子,你跟个孩子制气,这是何苦?两个丫头既然一个已经嫁人了、一个也被你卖了,即便是跟你有关,也要请示了人之后才能回家吧?”

        单吝闻言,登时便跳了起来,瞪着杨满跟说道:“请示人?请示谁?难不成还要请示这个死丫头?”

        他说着,手便指向单雅。

        杨满根见了,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对,自然是要请示三丫的。”

        单吝登时便乐了,瞅着杨满根不忿地说道:“请示她?她才多大?不过是个丫头片子,我的女儿回不回家,为什么要请示她?”

        杨满根见了,笑着讥讽地说道:“因为她们现在是三丫的家人,自然要请示她了。”

        单吝闻言,看了看单雅,随后便瞪着杨满根说道:“她的家人?我的女儿什么时候成了她的家人了?我这个当爹的怎么不知道?”

        不等杨满根开口,单张氏便恨恨地指着单吝说道:“你亲自把娟子卖了,你会不知道?至于香丫头,不也是你逼着她嫁出去了么?你不要她们,三丫要了怎么了,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你为了养外室和她的女儿,竟然用娟子和香丫头换银子,你好狠得心啊,这日子咱是没法过了,我要跟你和离。”

        单吝听了,登时有点儿心虚,但他知道单张氏懦弱惯了,眼睛立马瞪向她狡辩地说道:“谁说我养外室了?你哪只眼睛看到了?啊,你个臭婆娘,滚回家去。”单张氏被他的气势唬得一窒,可想到两个女儿若是再落在他的手里,怕又是被卖得下场,遂壮起胆子看着他忿忿地说道:“我亲眼儿见了,单吝,我哪里对不住你了,啊,给你生了女儿、生儿子,你还有什么不满的,要怪就怪我事事都顺着你,从来没有反驳过,当初你嫁香丫头的时候,我就不同意,那户人家的儿子眼见地就快病死了,你却眼睁睁地硬要把香丫头嫁过去,后来人家来退亲,你是怎么说得?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29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