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究竟谁干的

第一百六十六章 究竟谁干的

        单雅见了,敢忙拉了单娟的手安慰说道:“娟子姐,事情到底是怎样的?现在还不知道,你们不要想那么多,日子是人过出来的,咱们可别先乱了阵脚啊。”

        单娟无奈却难过地看着单雅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三丫,娟姐姐刚才和姐姐已经商量好了,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他已经来闹了两次了,再加上这一次,就三次了,你们不能因着我们一直被他纠缠下去,他又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我们……真得不能再这么带累你们了,这样对你们也不公平,再者说了,这件事儿本来就不是你们的事儿,不能因为你们好心收留了我们,就让你们跟我们一起去面对,三丫,你就让娟姐姐跟姐姐走吧,娟姐姐……”

        单雅闻言,当即便看着单娟打断了她的话头说道:“娟姐姐,你说得这些儿三丫都知道,咱们可是一家人,你怎么此时倒说起两家话来了,既然是一家人,自然要一家一起去面对,三丫还是那句话,事情还没有真正弄清楚,咱们别自乱了阵脚。”

        她说着,便紧紧地握了握单香和单娟的手。

        大丫一直在静静地听着,此时也忙帮着单雅劝说道:“香姐姐、娟子,你们就听三丫的吧,虽然你们的事情大丫不是很清楚,但三丫那句话大丫还是赞同的,咱们是一家人、一起去面对,事情到底如何还不知道的,咱们先别乱,马上就要到哺食了,咱们还是先忙活着吧,对了,我跟三丫拿来的东西放哪里了?”

        大丫说着,便转了话题。

        单香听了,忙抹了一把眼泪,指着后厨说道:“东西都放那儿了,我现在就去忙活。”

        她说着,便站了起来。

        单娟听了,看了大丫和单雅、杨婶子一眼儿,也忙忙地跟了进去。

        于是,几个人便都忙活起来。

        其实,按照单雅的本心,她是想让单娟和单香回去好好休息的。

        可是,此时她见两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想着还是让她们在这里忙活吧,省得两人回去后,又沉重地乱想心事。

        因此,她便故作无事一般地说起笑话来。

        大丫和杨婶子自然知道她的目的,为的不就是让单香和单娟换一种心情么?

        因此,两人也跟着凑趣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讲起有趣儿的事儿来。

        单娟和单香听着听着,倒也慢慢地平静下来。

        单雅见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见大丫和杨婶子继续跟单香和单娟说着话,她便认真地思索起来。

        装病诈死到底是谁得主谋?难道真是单吝?他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回单香和单娟,自己在这里开铺子,他知道么?

        单雅这般思索着,一时倒忘了手里的活计。

        大丫见了,敢忙伸手拉了拉她。

        单雅登时便醒过神来,知道大丫是怕单香和单娟见自己如此,再有别的想法。

        因此,她忙看着大丫点了点头,又继续忙活起来。

        几个人正忙活着的时候,单雅突然瞅见杨大牛走了进来,忙起身笑着迎了过去,忙忙地张罗吃食。

        杨婶子见了,敢忙笑着拿起筷子给杨大牛往碗里挑面条。

        杨大牛见了,脸儿登时便红了,他看着杨婶子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婶子,快别忙活了。”

        他说着,便看了单雅一眼儿,低声说道:“三丫,你们都别忙活了,我来是有件事要跟你们说的,说了还要继续回码头上搬货物的。”

        单雅闻言,忙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成,等你搬完了再过来吃。”

        杨大牛见了,忙抬起头来看着她摇了摇头,沉稳地低声说道:“三丫,不用了,就一句话,你多留心一下右边儿的荣升饭馆,我听有的脚夫们说,那家的老板娘曾许给他们好处,让他们去那里吃饭的。”

        单雅闻言,心里登时便明白了,忙感激地看着杨大牛低声说道:“好,我记住了,只是你……也要注意安全啊。”

        杨大牛听了,看着单雅笑着微微摇了摇头,随后又低声说道:“我没事儿,你们多注意,去忙了啊。”

        他说着,转身便走了。

        单雅看着他走远了,才回身看着杨婶子、大丫和单娟、单香低语地说了。

        单香听了,登时便松了一大口气。

        单雅见了,好笑地安慰她低声说道:“香姐姐,事情很快就明了了,你别在胡思乱想了,啊”

        她说着,便又扭脸儿看向单娟笑着低声说道:“好了,把你们那可怕的想法都丢了吧,事情总会查个水落石出的,你们啊,就别再胡思海想了。”

        单娟见了,不由咬着嘴唇儿笑了。

        她真害怕这件事是单吝背地里指使人做得,如今听说可疑的还有距离此地不远的荣升饭馆,心里倒有些儿明了了。

        因此,她便笑着看向单香,见她也不再自怨自艾了,神情也没有那么愁苦了,遂忙拉了她进后厨继续忙活去了。

        单雅见两人的情绪彻底稳定下来,不由苦笑地摇了摇头。

        大丫和杨婶子见了,本想凑过来问问她这是怎么了,见门外陆陆续续地来了吃饭的客人,遂便把要问的话给咽了下去,忙着招呼起进来的客人来。

        等到吃饭的客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大丫才瞅着单雅疑惑地低声问道:“三丫,客人来吃饭前,你为什么苦笑地摇头啊?”

        单雅闻言,先是一怔,遂后便看着大丫低语地解释说道:“香姐姐和娟姐姐怕是被吓坏了,现在犹如惊弓之鸟啦,唉”

        大丫闻言,当即便明白了,她又何尝没有经历过这些儿呢?想当初……

        大丫想到这里,猛然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再继续想下去。

        随后,她强忍下涌上眼眶的泪水,瞅着单雅默默地点了点头。

        单雅此时倒没有留意到大丫的神情,她正在想着自己要不要把杨大牛说得话跟老赵说一声,又或者是否要找人帮着私底下侦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荣升饭馆的人在背后使坏。

        毕竟一切都要证据的。

        单雅开始的时候还真没往这一方面想过。

        此时,她再想一想,倒真是有些儿明白了。

        码头上本来就这么多饭馆、酒肆,突然多出了自己一家,且生意做得那么红火,又怎能不让人心生恨意呢?

        单雅想到这里,猛然一阵地汗颜。

        前世,她毕竟只上到大四。

        爸妈疼爱自己,每月的生活费都按时打进卡里;哥哥与自己处得也极好,时不时打电话来询问。

        因此,自己倒从来没有为银子发愁过。

        但自己也因为被保护的太好,并没有更多的社会经验。

        如今她仔细想了想,倒不由生出一阵寒意来。

        原来自己在开铺子的时候,就已经在不经意间得罪了荣升饭馆啊。

        单雅想到这里,不由苦恼地笑了。

        码头上可不止有荣升饭馆,还有十多家这样的饭馆、酒肆的。

        这一合计,单雅才猛然发现自己当初错得有点儿离谱。

        商户赚得就是银子。

        不管是小商户、大商户,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赚银子。

        俗话说得好,有奶才是娘,对这些儿商户来说,自然有银子的人就是娘了。

        他们才不看来得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的,只要你有银子、肯出了银子,人来得自然是越多越好。

        自己进来分一杯羹,只怕早就引得码头上做生意的商户们的不满了吧?只不知道其中可包括马府的成功酒肆,但一些儿与自己一般的商户看着自己的铺子里人来人往,而他们的铺子却因此来得人少了,只怕会很懊恼怨恨吧?

        更有那心胸狭小的人,见一个多月日日如此、银子一天比一天进得少,想出某些儿坏点子来也是有的。

        单雅想到这里,心不由揪到了一起,暗自责怪自己太大意了,根本没有留心这些儿。

        想来自己最近赚了些儿银子,且一个个的点子都赚了银子、没有打水漂,高兴得眼睛被蒙蔽了吧。

        即便自己的社会经验再不足,前世的网络那么发达,起码的警惕心可是应该有的。

        单雅想到这里,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暗自埋怨着自己。

        杨婶子和大丫、单娟、单香忙活完了,见杨满根和杨大郎来了,便收拾东西准备走人,见单雅仍坐在那里径自沉思着,终于忍不住唤了她一声。

        单雅经她这一唤,猛然回了神,见杨满根和杨大郎已经来了,忙站起来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随后,她沉思片刻,便跟杨满根和杨大郎简单说了一下下午发生的事儿以及杨大牛的提醒。

        杨满根和杨大郎听了,眉头立马皱了起来,随后便让她们先回去。

        本来每次她们离开的时候,杨满根都是跟着一起回来的,用他的话来戏说,就是保护她们回村子。

        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跟着回去,而是留了下来。

        若说这铺子的事儿不关杨满根、杨大郎和杨二郎的事儿,那可就千错万错了。每天晚上,这里可都是杨大郎和杨二郎固定看着的。若是铺子少了他们的照应,又哪儿会有安全感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30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