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原来如此啊

第一百九十三章 原来如此啊

        单雅听了,看着单娟安慰地说道:“娟姐姐,别难过了,今儿三丫听罗叔说了,若是明儿他醒了,便有一线希望的,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单娟闻言,当即便擤了擤鼻子恨声说道:“他哪里只有一线希望啊?明明是几线希望好吧,已经醒过来了,喝了小半碗汤,又睡下了。”

        单雅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看着单娟安慰地说道:“他既已经醒了,你便别难过了。”

        单娟听了,登时便苦笑着说道:“三丫,娟姐姐不是替他难过,是替自己、替大姐姐、替我娘、明子和成子难过啊?”

        单雅闻言,不由诧异地看向单娟,感觉她这会儿好似吃了枪药似的。

        杨婶子和二丫听了,也都忙忙地看着单娟疑惑地问道:“怎么?难不成他病着还欺负你们?”

        单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他……是被人骗了、骗得血本无归,还挨了一顿打。”

        单雅、杨婶子和二丫闻言,当即便看着单娟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单娟平静了一下,才慢慢地讲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单吝自邻县的衙役来过单雅家之后,便跟单张氏闹得不可开交,后来,他直接便回邻县,住在了叫嫣儿的女子处。

        那嫣儿后来便跟单吝说,田里的作物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母子,遂怂恿着单吝把田卖了。

        单吝还真听话,找好了买家,二话不说便把家里的田地都卖了,为此,他又跟单张氏大闹了一场。

        他回到邻县,与嫣儿住在了一起是日日快活,想着这个家本来就是自己帮着置办的,住着倒也理直气壮。

        谁知道,待他手里的银子流水一样的快花完了的时候,嫣儿却露出了本来的面目,硬要赶他离开。

        单吝可不是吃亏的主,见嫣儿吃自己的、喝自己的,最后竟然要赶自己离开,怎么能受得了啊?遂便与嫣儿打在一处。

        谁料,嫣儿看着温柔似水,实则却不是个善茬,见单吝竟然敢打自己,第二天,她便叫了几个人来,把单吝强赶了出去。

        单吝叫嚣着说这院子是自己帮她买的,孩子也是自己的。

        嫣儿则冷笑着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真美,这院子本是她自己出银子买的,孩子也根本不是他的。

        这下子,单吝气炸了。

        合着自己这些儿年养了一只白眼狼啊,不、不止是白眼狼,应该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自家所有的财产都被她占了去,而今说风凉话且不说,竟然还反过来倒咬一口,单吝又怎能咽下这口气啊?

        因此,单吝便想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便每日悄悄地在嫣儿家的院门外环伺。

        此时,他才发现,竟然有个男子日日上门,与嫣儿的相处特别亲密。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跟自己一样,跟嫣儿也有首尾,气闷得要命。

        最可气的是,自己宠爱的孩子竟然是他的种。

        这口气让单吝如何能咽下?

        于是,他便细细地筹谋起来。

        这一日,他见这两个人雇了马车、收拾了金银细软,好似要逃命一般,便悄悄地钻进那辆车的车底,想瞧个究竟。

        待看到他们出了县城,竟然往偏僻之处走去,单吝感觉不对。

        此时,他听到车上的人轻松地笑着说道:“咱们终于可以离开了,有了他们送来的银两,咱们一家日后可是吃喝不愁了。”

        嫣儿则傲娇地笑着百般奉承。

        男子抱过女子怀里的孩子笑着说道:“如今有了女儿,日后你再给我生一个儿子吧,咱们这日子定然会过得有滋有味的,你就请好吧,啊”

        单吝在车底听了,不由火冒三丈,合着不仅自己的银子被他们骗去了,他们还骗了好几家啊。

        单吝哪儿能如了他们的意呢?遂便在车子底下悄悄地鼓捣起车轮来,想着把车轮鼓捣坏了,他们便无法赶路了,到时候,自己再跟他们细细算账。

        单吝小心翼翼地鼓捣着,果然把车轮给弄得不能继续赶路了。

        车上的男子停了马车,下来察看。

        单吝看准了一拳打了过去,顺势从车底钻了出来,随后,便与那男子打在一处。

        嫣儿见了,立马下车捡了一块儿石头,照着单吝的头上便狠狠砸去。

        单吝正跟那男子打在一处,哪里会想到跟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人会这么狠心呢?

        即使他早已有了防备,也没想到嫣儿竟然会径自对着自己砸来。

        那男子得了喘息的机会,便照着单吝的要害一一打去,恨不得立时把他打死。

        单吝又怎会甘心呢?遂死死抓住不放。

        因此,他身上更是被打了个遍。

        单吝想着自己对嫣儿可谓掏心掏肺,为了能有更多的银子给她,甚至连亲女儿都卖了,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悔得肠子都青了。

        因而,他说什么也不愿松手。

        男子和嫣儿见无法脱身,便死命地朝着单吝兜头盖脸地打去。

        直打得单吝昏迷了,他们才慌里慌张地驾着车带着孩子跑远了,也顾不得车子颠簸,车轮有问题了。

        单吝迷迷糊糊地醒来,见他们早跑得没影子了,想着单张氏和孩子,他便硬撑地朝着村里爬去。

        杨婶子和单雅、二丫听了,都唏嘘不已。

        单娟气得抹了一把眼泪恨恨地说道:“他这就是自作自受,却连带着我们也跟着受罪。”

        她说着,气得眼泪又落了下来。

        杨婶子见了,忙低声安慰地说道:“娟子啊,别气了,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也想开些儿,希望你爹经过这一件事儿后,能够看明白好赖人,别再拿着粪坑当宝贝了。”

        单娟闻言,不由苦笑着低声说道:“如今,他糊涂的时候嘴里还念着那个女子的名字呢?我娘听了,只有难过的份儿,大姐怕我娘伤心过度,便让我娘去休息,我娘却一直摇着头,唉,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好好地日子不过,偏生要自找罪受,最最可气的就是,还带累得家人跟着一起受罪,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她说着,便愤怒地狠狠擦了一把脸上的泪。

        单雅见了,敢忙拉着她的手安慰地说道:“娟姐姐,日子是人过出来的,你别想那么多了,边儿走边儿看吧,现在的日子已经好过多了,别想那么多了,毕竟……嗨……”

        说到这里,单雅再也说不下去了,单吝可不是个合格的爹,而是一个渣得不能再渣得爹了。

        杨婶子闻言,不由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安慰单娟说道:“娟子啊,别想那么多了,好日子还在后头的,你别想那有的没的了,人这一辈子不容易,如今咱们手里多少有了点儿银子了,比以前可强多了,你千万别再难过了,明儿你回家陪你娘吧,婶子跟二丫能忙过来的。”

        单娟听了,却立马摇了摇头说道:“婶子,不用的,明儿娟子去家里看看,然后就回码头继续忙的,他既然已经醒了,想来不会有多大的事儿了,慢慢养着吧,希望不要再给我娘添乱就是。”

        她说着,便用布巾再次擦了擦脸上的泪,振作地看着杨婶子、单雅和二丫强笑着说道:“没事儿了,娟子的心里明白着的,天也晚了,你们都睡吧,明儿还有一摊子事儿要忙的。”

        单娟说着,便看着杨婶子说道:“婶子,今儿倒累得你在这里久等了,娟子……”

        杨婶子听了,忙看着她安慰的说道:“娟子,别再说傻话了,婶子在这里还不是应该的,家去也是一个人,你叔和大郎、二郎根本就不在家,倒不如在这里跟三丫和二丫说说话得好。”

        她说着,便站起来,看着单雅、二丫和单娟说道:“好了,天晚了,娟子也回来了,你们快休息吧,明儿还要忙的。”

        她说着,便径自走了出去。

        第二天,单雅便没有去杨柳村。

        家里只有杨秀儿一个人忙活,又怎能忙得过来呢?

        因此,她便准备留在家里帮衬几天。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不等到朝食,单香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单雅见了,敢忙疑惑地上前说道:“香姐姐,家里忙不过来,这里你不用多操心的,还有三丫在的。”

        单香看着单雅摇了摇头,诚恳地说道:“三丫,是香姐姐的娘硬催着香姐姐回来的,今儿一大早,罗郎中就来了,看过之后,松了一口气,说他的命倒是暂时保住了,让好好地给他调养,我娘见他不碍事了,便催着香姐姐回来了。”

        说着她便忙忙地打了水,洗起手来。

        单雅闻言,不由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替单香和单娟捏了一把汗。

        希望单吝能够想明白吧?若还是跟以前一样,倒还不如不救他呢?只盼着他的心没有全被狗吃了。

        单雅想着,便也不再拦着了。不多会儿,杨秀儿也来了,跟单香立马便忙活起来。此后两天,单香便每天都是白天过来,晚上回去照顾。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30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