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事儿不简单

第一百九十八章 事儿不简单

        狗蛋见了,便笑着看向小石头。

        小石头见单雅果然没事儿了,便笑着带他到院子里喂兔子去了。

        待到杨婶子、二丫和单娟回来的时候,单香已经把饭做好了。

        单雅见单娟的脸儿红红的,不由疑惑地看着她问道:“娟姐姐,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可是感到哪里不舒服?”

        单娟听了,忙忙地摇了摇头。

        二丫见了,笑着解释说道:“三丫,你忘了,今儿晚上可是大柱开始值夜的呀?”

        单雅闻言,当即便恍然过来,看着单娟若有意味地点了点头。

        单娟见了,却羞得看着单雅笑着说道:“好呀,三丫,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狡猾,明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故意在这里问……”

        她说着,就揽着单雅,想咯吱她。

        单娟的手刚刚碰触到单雅的胳膊,单雅就感到胳膊一阵酸痛,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

        单香闻言,急忙看了过来,随后便看着单娟苦笑地说道:“娟子,你何苦碰三丫啊?她今天可是出大力了,这会全身上下都酸痛的。”

        单娟听了,忙后悔地帮单雅揉捏了起来。

        单雅见了,不由哀哀惨叫着说道:“娟姐姐,别、你别碰,疼……”

        单娟当即便停了手,看着单雅疑惑地问道:“三丫,你做什么了?竟然累成这般?”

        单雅见了,轻轻地揉了揉被她捏过的地方,苦笑着说道:“娟姐姐,今儿三丫出大力了,去打谷场忙活了。”

        “啊”这一次,不仅单娟惊讶地叫了一声,就是杨婶子和二丫听了,也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

        杨婶子当即就看着单雅疑惑地问道:“三丫,你大叔呢?他在哪儿?怎么能让你干这个?不行,婶子这就找他问问去。”

        她说着,便立马转身往堂屋外冲去。

        单雅见了,敢忙拦住了杨婶子笑着说道:“婶子,不甘杨大叔的事儿,是三丫没见过丰收的场面,硬要去跟着忙活的,大叔只让三丫帮着做饭的。”

        杨婶子听了,这才止了步子转过身来,看着单雅有些儿气恼地说道:“你呀,看着象个大人,一到事儿上,怎么就糊涂了呢?田都佃出去了,哪里还用你动手?”

        单雅见了,敢忙笑着解释说道:“婶子,是三丫被劳动的场面感染了,他们一个个都说今年的麦子长得饱满,产量高,高兴的什么似的,一个个忙活得可有劲儿了,三丫又是个闲不住的,自然就忍不住要动手做了。”

        杨婶子听了,不由伸手点了点单雅的额头,又爱又恨地说道:“让婶子怎么说你好呢?你呀,日后可不许在做这些儿活计了。”

        单雅忙陪着笑脸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说道:“婶子,三丫记住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杨婶子见单雅那滑稽的样子,无奈地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呀,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

        单雅听了,看着杨婶子笑了起来。

        众人说笑了一会儿,便各自忙活起来。

        杨婶子洗了脸后,便拉着单雅进了东屋,细细地问起杨柳村的情况来。

        单雅细细地跟杨婶子讲着,快要讲完的时候,忽然听到小石头欢喜地叫道:“大姐回来了,太好了。”

        他这一吵吵,屋子里的人都听到了,不由都看了过来。

        单雅感到很意外,算一算这还不到大丫回来的日子啊?她怎么今儿倒回来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别说单雅听了意外,就是杨婶子听了,也感到很是意外。

        于是,两人忙止住了话头,从东屋走了出来。

        大丫进门后,瞅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忙笑着打着招呼说道:“这是怎么了?见我回来了,你们不高兴啊?”

        二丫听了,瞅着大丫苦笑着说道:“大姐,谁不高兴了?不过都感到意外罢了,今儿可不是你的休息日啊?”

        她说着,便定定地看向大丫。

        大丫见了,忙笑着解释说道:“明儿府里没事儿,我担心你们,便请假回来一天,咦,三丫呢?她这几天还好吧?”

        单雅正好跟杨婶子从东屋走了出来,听到大丫的问话,忙笑着叫道:“大姐,三丫在这儿的。”

        大丫见单雅的神情有些儿疲累,不由疑惑地问道:“三丫,你可是哪儿不舒服?怎的这般模样啊?”

        杨婶子听了,立马看着大丫埋怨地说道:“今儿出去之前,她还好好的,去杨柳村回来,就变成这般模样了,三丫在那儿干活了,累着了。”

        大丫闻言,轻轻地皱了皱眉头,随后便看着单雅疑惑地担心低声问道:“三丫,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么?”

        她说着伸手便要揽住单雅。

        单雅见了,忙忙地躲了一下,瞅着大丫羞囧地说道:“大姐,三丫真得累着了,全身酸痛,你还是别碰了,碰了酸痛的。”

        大丫见了,怜惜地拉着她进到东屋,急切地追问说道:“可是全身不舒服?你呀,别太逞强了,有佃户种地,你去折腾个什么劲儿啊?”

        那语气竟异常严肃。

        杨婶子跟着进来了,听了大丫的话,在旁儿也跟着说了单雅几句,又劝了大丫几句,随后,她便去堂屋忙活了。

        大丫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单雅一番,见她除了累的,别得都没事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单雅埋怨说道:“三丫,以后可不兴这样啊?你若是想叫大姐放心,以后就不能再这么逞强了,明白么?”

        单雅瞅着大丫无奈又郁闷的样子,感到说不出的窝心,见她此刻一副拿自己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忙笑着安慰说道:“大姐,三丫知道了,日后定不会如今天这般鲁莽了,你就别再生气了,啊”

        大丫见了,低低地叹了一口气,瞅着单雅无奈地说道:“今儿大姐若是不回来,只怕还不知道这事儿的,你是一个姑娘家,怎能这样逞强呢?”

        单雅见了,怕她说个不住,猛然想到单香说得那件事儿来,忙看着大丫笑着说道:“大姐,你说得话三丫都记住了,以后再也不这么做了,对了,今儿香姐姐说了一件关于咱爹的事儿,三丫在心里琢磨来琢磨去,也没弄明白。”

        单雅的话音一落,大丫便看着她疑惑地低声问道:“你说什么?香姐姐说得关于咱爹的事儿?是什么事儿,她怎的会知道咱爹什么事儿啊?你快跟大姐说说。”

        单雅见大丫不再追究自己在杨柳村忙活的事儿,心里暗自欢喜,遂便把单香说得单吝碰到人问画像的事儿一五一十地细细地说了出来。

        那人说得话以及画像,跟自家的爹爹没有丝毫关系的,她不过是为了转移大丫的注意力,当成一件无聊的事儿说出来罢了。

        可是,等到单雅笑着说完,看向大丫的时候,竟然发现她的神情异常地严肃与慎重,不由怔住了,暗自在心里嘀咕着,大姐这是怎么了?神情怎的这么吓人啊?

        单雅此刻倒被大丫的神情镇住了。

        随后,她便疑惑地拉了拉大丫的袖子,低语着问道:“大姐,你怎么了?莫不是被三丫说得事儿……”

        大丫被单雅这么一拉扯,登时便醒过神来,瞅着单雅疑惑地问道:“三丫,刚才你说是听香姐姐说得?”

        单雅看着大丫忙忙地点了点头。

        大丫凝眉思索了一会儿,站了站身后,却又颓废地坐回了凳子上。

        单雅见了,感到万分奇怪,不由看着大丫疑惑地低语问道:“大姐,你怎么了?难道那张画像真得是……咱……爹……”

        不等单雅说完,嘴巴便立马被大丫给捂住了。

        大丫看着单雅猛然摇了摇头,急速地低语着说道:“不是的,三丫,你别瞎猜。”

        单雅见了,心里的疑惑更甚了。

        她看了大丫好一会儿,忽然靠近她低语着问道:“大姐,你的神情那么严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跟三丫说一声啊?难不成还要让三丫自己查不成?”

        大丫闻言,登时便是一怔,随后便看着单雅强笑着低声安慰地说道:“三丫,人家要找的人姓高,跟咱得姓氏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能有什么关系啊,行了,你也别胡思乱想了,不然,没影儿的事儿都能整出事儿来了。”

        单雅的心里此刻却翻腾开了,这件事有古怪啊,香姐姐跟自己说得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当成一回事,可现在看大丫的反应,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莫不是这里边儿还真得有什么隐情不成?

        难道自己的爹爹真得是逃奴?这……

        不对,逃奴又怎能落户呢?怕是自己想得多了吧?

        自己本是为了转移大丫的注意力才跟她说得,此番看来,倒是自己判断错误了,想来那人和那副画像没那么简单啊。且不管这件事跟自家有没有关系?只从大丫方才的神情上看,都脱不了关系啊?难不成大丫真得有什么秘密不成?对了,大丫回来的第一天,好似曾经说过,带回来了娘得东西,可真奇怪啊,自己怎的从来没见过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3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