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零六章 为何推归期

第二百零六章 为何推归期

        林志远听了,笑着拍了拍马信宝的肩膀说道:“不是还有林哥在么?咱们在稍微等一会儿,若是唐唐不来,三丫出来了,咱们便不必等他了,想来他被事儿给缠住了。”

        他说着,便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扭脸看向窗外。

        此时的唐名扬正骑着马匆匆地朝着这边儿疾奔而来。

        他本来以为事情已经完结了,可方才陡然听到唐森说,有人正拿着一副画像,寻找逃跑的逃奴,而那画像上的逃奴,好似是以前安北侯的随从高武。

        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名扬闻言,便立马让唐森带人继续去追查。

        唐名扬快马加鞭赶到私房菜馆的时候,已经到了哺食了。

        林志远和马信宝此时还没有动筷子,因为单雅自从进了厨房,就没有出来过。

        如今这桌子上已经摆了十几道精美的菜肴了,两个人正等得急不可耐地时候,猛然瞅见唐名扬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不由看着他埋怨说道:“你怎的这么忙?连饭都顾不上吃了,要不是三丫一直在后厨做菜,你就等着吃剩菜吧?”

        唐名扬闻言,立马瞅着林志远和马信宝笑着解释说道:“突然有点事儿要忙,因此来得晚了。”

        他说着,便扭脸看着林志远商量地说道:“志远,只怕咱们的归期要往后推几天了,你看……”

        林志远听了,看着他当即笑着说道:“志远无事啊,一切都随你,本来就是跟着你来玩的。”

        唐名扬闻言,立马看着他点了点头,低语着说道:“既然这么着,那咱便把日期往后再推几天吧?想来很快便可以回去了。”

        他说着,便拿起筷子,正要招呼着开吃,却被林志远给拦住了,瞅着他笑着说道:“你且等等,忙了半天的大厨还没来呢?”

        他说着,便对着小二招了招手说道:“你去一趟后厨,把单大厨叫出来,就说我们的人都到齐了,让她别再忙活了,我们就等她了。”

        小二闻言,立马朝着后厨快步走去。

        不一会儿,他便转了回来,瞅着林志远恭敬地回禀说道:“单大厨说了,让你们先吃,她做好这个汤就立马过来。”

        林志远听了,便扭脸儿看向唐名扬。

        马信宝不由笑着说道:“这丫头,做了这么多菜,倒是够丰盛的,可惜,还是不能吃啊。”

        他说着,忍不住用手捂了捂肚子,看着小二催促地说道:“你去,告诉她,那汤让来菜看着好了,让她快过来吃。”

        小二听了,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正要转身去叫单雅,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笑着说道:“这一会儿都等不及了?你也太急了。”

        小二敢忙往旁边儿挪了挪身体,回头一瞧,见单雅来了,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忙伸手要接过来,却见她对着自己摇了摇头,便立马明白了。

        单雅把托盘里的汤端出来,笑着介绍说道:“喏,做了一道海鲜汤,你们且尝尝,里边儿可是放了鲜美的鲍鱼的。”

        她说着,便麻利地端着放在了桌子上。

        林志远和马信宝闻言,不由怔了怔。

        以往他们与单雅一起用餐,她可从来不做海鲜汤的。

        因为她知道,唐名扬不能吃海鲜,若是吃了,必定瘙痒难耐。

        看来这道菜不是做给唐名扬吃的了。

        林志远想着,便瞟了唐名扬一眼儿,见他好似没听到一般,便径自拿了筷子,准备开吃。

        马信宝忙把托盘递给了旁边儿站着的小二,随后便招呼着单雅坐。

        单雅笑着径自坐下说道:“今儿是为你们践行,三丫才特意下厨房做了这一桌美食的,你们尝尝,若是不满意,提出来,毕竟咱这私房菜馆来得是五湖四海的客人,各自的口味儿不同,说了,三丫也好有所改进。”

        她说着,便招呼着他们三人说道:“来,为你们践行。”

        单雅端起了酒杯,笑着继续说道:“三丫敬你们,多谢你们这段时间对三丫的照顾。”

        她说着,便一饮而尽。

        马信宝见了,不由埋怨地说道:“唉,三丫,这应该是我说得话呀,倒让你抢先了。”

        他说着,便看着林志远和唐名扬说道:“咱们且吃了三丫的这一杯践行酒吧。”

        说着他便端起来一饮而尽。

        林志远见了,看着单雅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举起杯子也一饮而尽。

        唐名扬拿起酒杯,瞅了单雅一眼儿,淡笑着说道:“日后北山的樱珠林还请三丫和信宝多费心了。”

        他说着,便举起酒杯,也一饮而尽。

        单雅闻言,心里当即就打了一个唋,暗自嘀咕着,你的樱珠林关我何事?

        她想着,便笑着说道:“你们的那片樱珠林,自有马府的少爷帮着管着,三丫不过是一介平民百姓,可管不了什么。”

        唐名扬此时已经饮完了一杯酒,听了单雅的话,扫了她一眼儿,若有意味地淡笑着说道:“每年的樱桃酒,少不了要拜托你帮着做了,我先干为敬。”

        他说着,便拿起刚刚倒满的酒杯,一饮而尽。

        单雅闻言,气了个仰倒,她可还没答应的,唐名扬怎的就径自把酒喝了呢?

        单雅想着,就脱口而出说道:“不好意思,这樱桃酒做起来太麻烦,且成功率低,依三丫看,还是免了吧?”

        唐名扬见了,定定地看了单雅好一会儿,突然淡笑着笃定地说道:“你会答应的,明年,我会派人来搬做好的樱桃酒。”

        单雅闻言,顿时感到一阵无语,心里话,这也太傲慢了,到时候做还是不做,可是由我说了算的,你又能奈我和?

        单雅想着,淡然地瞟了唐名扬一眼儿,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只怕到时候没有这个时间的,请见谅。”

        她说着,便端起桌子上的酒杯,看着林志远笑着说道:“咱俩饮了这杯酒,三丫在这里给你践行了,祝一路平安。”

        单雅说着,便碰了一下林志远的酒杯,一饮而尽。

        随后,她站起身笑着对大家施了个礼,歉意地笑着说道:“菜都做好了,酒也饮了,三丫还有事儿,告辞了。”

        她说着,便对着林志远和马信宝微微点了点头,拉开雅间的门,径自走了出去。

        单雅感觉,若是此时自己再不离开,不好听的话定然会从她的喷薄而出。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唐名扬那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就一肚子气。

        马信宝见了,待反应过来看着单雅喊了两声,却见她径自离开了,遂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正想要起身叫她回来,却被唐名扬给叫住了。

        他忙瞅着唐名扬埋怨说道:“表哥,本来是为你们践行的,你怎的又说起樱珠林的事儿了呢?”

        唐名扬见了,笑着径自说道:“那就交给你了,明年我可是只管派人来拉樱桃酒啊。”

        他说着,便自斟自饮了一杯。

        马信宝闻言,愁闷地看了他一眼儿,不解地说道:“表哥,你该不是故意这般说得吧?”

        唐名扬微微摇了摇头,愣怔了片刻,看着马信宝一脸郑重地说道:“不是的,表哥跟志远还要几日才走的,此时倒不必践行的,来,干了。”

        林志远自唐名扬来了开桌之后,就没怎么说过话。

        他感觉此时的唐名扬很奇怪,不由关心地低声问道:“名扬,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唐名扬看了林志远一眼儿,低语着说道:“没什么,来咱们先喝了这一杯。”

        他说着,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马信宝此时也感觉到唐名扬好似变了一个人,以往他的话可是很少的,今儿他的话怎地如此多呢?

        他与林志远对了一个眼光,随后便狐疑地看着唐名扬疑惑地低声问道:“表哥,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这里虽然是酒馆,可是咱自己的地盘,且今儿定得又是最豪华的雅间,封闭性极好,有什么你跟弟弟说说,别闷在心里啊。”

        林志远定定地看着唐名扬,低语着说道:“唐唐,你为何往后推明日的归期,与什么有关?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唐名扬此时又倒了一杯酒,正要端起来饮了,却被林志远给拦住了。

        林志远看着他定定地低声追问说道:“唐唐,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快说,莫要在这里借酒浇愁。”

        唐名扬看着林志远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才饮了几杯而已,没事儿的。”

        他说着,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林志远见了,看着他一字一句地低语着说道:“唐唐,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今儿的表现太不正常。”

        马信宝见了,急得一下子站起来,看着林志远说道:“算了,他既不说,等我问他的随从去。”

        他说着,就要出去,却被人给拉扯住了。

        他急忙回头一瞧,见拉住他的竟然是唐名扬。

        唐名扬看着马信宝摇了摇头,低语着说道:“且耐心等着,只怕一会儿就晓得了。”

        他说着,便举起被林志远拦阻过的酒杯又一饮而尽。林志远见了,忙看着马信宝使了一个眼色,低声说道:“信宝,你到门口守着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30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