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十七章 觐见老太太

第二百十七章 觐见老太太

        大丫怕单雅心存畏惧,忙在她的耳边儿低声嘀咕着说道:“三丫,别怕,府里的老太太很和气,今儿是她的寿辰,你只要多说吉利话就成,肯定没事儿的,大姐在一旁儿会时时提醒你的。”

        她说着,眼睛便鼓励地看向单雅。

        单雅见了,敢忙看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大丫见了,稍微放下心来,又鼓励地握了握单雅的手,这才转身朝着厅门快步走去。

        单雅敢忙尾随着大丫迅速走了出来。

        两人来到厅堂的门口刚站下,便瞅见一个小丫鬟笑着疾步过来,看着大丫喜盈盈地说道:“姐姐,快进来吧,里边儿已经传了,让你们来了,便立马进去的。”

        大丫见了,忙看着那个小丫鬟笑着说道:“多谢妹妹了。”

        她说着,便回了单雅使了一个眼色,随后便跟着小丫鬟快步走了进去。

        单雅也敢忙收敛心神,跟着大丫亦步亦趋地朝着厅堂快步走去。

        她们走了一会儿,单雅就感到许多目光看了过来,有羡慕的,有嘲讽的,有轻视的……

        她只做不见,目不斜视地跟着大丫往里边儿快步走去。

        待她见大丫站定跪下,心里不由哀怨了一声,也忙跟着在一旁儿跪下了。

        待大丫回禀过后,单雅就感到更多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此时,坐上的马老太太已经喝完了一碗豆腐脑。

        她看了马信宁、马信宝和唐名扬、林志远一眼儿,笑着看向跪着的单雅问道:“听说这豆腐脑是你做的,特意让他们叫你进来看看,没想到竟然这么小,你且抬起头来,让我仔细看看,想必是个伶俐人吧?”

        单雅闻言,心里虽然感到很别扭,可毕竟此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她想着,敢忙平复了一下心情,微微笑着抬起头来。

        马老太太仔细地端详着,嘴里不由赞道:“果然是个好丫头,也亏得你有那么灵巧的心思,想出这么好吃的吃食来,过来,让我好好端详端详。”

        大丫听了,心里是既高兴又惴惴。

        高兴的是,单雅做得吃食得了马府老太太的眼儿;惴惴的是,毕竟单雅只有十岁多点儿,没有经过这样的大场面,若是行差踏错一步,岂不被人背后说道,对她日后回……。

        她想到这里,便偷眼朝着单雅瞟去,希望她看到自己的目光,多少能得到一点儿鼓励。

        果然,当她看向单雅的时候,单雅的眼睛正好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一碰,大丫的心登时便安稳下来。

        大丫从单雅的眼睛里,没有看到害怕与惶恐,看到的只有镇定与平静。

        她不由欣慰地想着,这丫头还真行,这么大的阵势,自己瞧着心里都有点儿惴惴不安,一再地暗自念叨着要谨慎,生怕不小心弄错了惹出事儿来,她倒好似没事儿人一般,有着这么一份镇定和平静,看来自己倒是可以放心了。

        大丫想到这里,忽然疑惑起来,不由在心里思忖着。

        单雅这几年顶多到过县里的,可从来没有去过大户人家的,这份镇定与平静莫不是在……

        大丫想着,不由恍然明白过来,看着单雅的眼睛里隐隐含了泪。

        单雅此时倒什么也没有想。

        她听着马老太太让自己靠近,要仔细端详自己,稍微一愣神,随后便站起来微微福了福身,朝着马老太太的跟前走了几步。

        待她距离马老太太还有两、三步的时候,便站住了,想着还要跪下,心里哀叹了一声,又规矩地跪了下去。

        马老太太见单雅这么知礼,心里登时喜欢起来,朝着她笑着说道:“抬起头来让我好好看看。”

        单雅见了,心里虽然感到别扭,却依然听话地抬起头来,朝着坐上的马老太太看了过去。

        这位老太太可真是富贵,半百的发梳成了高髻,身穿锦缎珠袍,一身的威严贵气,正以精睿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自己。

        单雅当即便也不卑不亢、平静地看向马老太太。

        马老太太端详了半晌儿,嘴里不由沉思地低声说道:“哟,这丫头看着怎么感到面善呢?”

        旁边儿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轻妇人走了过来,笑看着马老太太说道:“老祖宗,你吃了这丫头做得精美吃食,感觉特别可口,怕是与这丫头有善缘,所以看着这丫头感觉面善。”

        她这一打岔凑趣,马老太太的注意力登时便被转移了。

        她想着方才吃过的三鲜豆腐脑,感觉如今嘴里还有余回味儿的,便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也是,说不得我还真跟这个丫头有善缘的。”

        她说着,便看向单雅笑着慈祥地问道:“丫头,听说你这豆腐脑是用豆子做得,可是那能发芽菜的豆子么?”

        单雅闻言,立马笑着说道:“回禀老太太,确实是用那发芽菜的豆子做得。”

        马老太太闻言,立马来了兴趣,瞅着单雅笑着继续问道:“看来这异域的豆子果真是个好东西啊,只可惜咱这里种得人太少了。”

        随后,她便扭脸儿看着马信宁笑着说道:“宁哥,回头咱也多买点儿豆子回来,多种点儿,这样日后祖母也能经常吃到好吃的豆腐脑了。”

        马信宁闻言,立马笑着说道:“祖母,孙儿回头定然给你买回来,在庄子上种一些儿,只是这豆腐脑怕不是容易做的,况且这丫头做了也是补贴家用的,你看……”

        他说着,颇为难地瞥了单雅一眼儿。

        马老太太一听,登时便明白过来,笑着自嘲地说道:“看看,这老了老了,说话就不把门了,倒忘记了这丫头还要用它贴补家用了。”

        她说着,便和气地看着单雅笑着说道:“丫头,你可莫要……”

        不等她说完,马信宝便笑着过来撒娇地说道:“祖母,没事儿的,她是孙儿的朋友,不会在意的。”

        他说着,便看着单雅笑着说道:“三丫,你看看,你做得好吃食祖母是赞不绝口,可见她老人家有多喜欢了。”

        单雅见了,敢忙笑着说道:“多谢老太太抬爱,为三丫这个豆腐脑传名儿。”

        她说着,便忙忙地磕了一个头。

        单雅本不想磕头的。

        可她听了马老太太的话,心里感觉很闷气,想着他们莫不是要把做豆腐脑的法子强要去,后来见马信宁提醒了一句后,马老太太恍然明白过来。

        因此,她也不管马老太太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反正先把你的想法堵死了,让你莫要再提这一出就成。

        故而,她才特意说出了上面的一番话。

        毕竟马老太太一个劲儿地赞着说好吃,在坐的所有人也都听到了,也算是帮着自己的豆腐脑传名了。

        马老太太见单雅如此机灵,看着不由暗自点了点头。

        方才,她也不过是试试单雅罢了,见自己说出那番话之后,单雅仍是镇定地跪在那里,没有任何异样,更没有自己想象中诚惶诚恐的模样,心里不由暗赞着。

        毕竟,这对见过太多势力人的马老太太来说,已经是很不易的了,更何况面前的这个女孩子还这么小的。

        一时间,她对单雅倒有些儿刮目相看起来,看着她笑着亲昵地说道:“丫头,你这吃食做得是真好吃,软滑、细嫩,吃在嘴里,几乎不用怎么咀嚼,就咽下去了,听宝哥说,这豆腐脑还有好些个吃法,你且说来听听,若是好,日后老婆子便每天让你送一些儿来,如何?”

        单雅闻言,立马笑着说道:“老太太如此照顾三丫的生意,三丫自然是感激不尽的,若说吃法倒是有很多的,端看各人的口味儿如何了,若您想吃甜的,便让人放上一勺糖,对了,还有蜂蜜,也是可以的;若您想吃咸的,吃法就更多了,有家常豆腐脑、三鲜豆腐脑等;还有炒豆腐脑、烩豆腐脑等等,都是极好吃的,若是老太太喜欢,回头三丫亲自一样一样做了,给老太太送来。”

        马老太太闻言,立马笑得合不拢嘴儿,瞅着单雅惊奇地说道:“竟然还有这么多吃法,今儿你带来的豆腐脑,是什么吃法啊?”

        单雅听了,立马笑着解释说道:“回禀老太太,今儿这豆腐脑叫三鲜豆腐脑,是用海参和鲍鱼、虾子做调味料的,若你想吃甜的,舀了豆腐脑之后,放上蜂蜜即可食用,也是极好吃的。”

        马老太太闻言,当即便吩咐身旁儿的贴身丫鬟弄一碗来。随后,她便笑看着单雅赞叹着说道:“丫头,你小小的年纪,是怎么想出这么好吃的法子的?这域外我虽然没有去过,可也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有这个吃法的,他们那里顶多就是用豆子榨油,京里有人倒是吃过,可都说比不上板油好吃,说有一股豆腥味儿,因此吃得也不多,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种用法。”单雅听了,心里不由暗自叫道,原来已经有人知道怎么炸豆油啦?还好,他们炸出来的豆油有一股子豆腥味儿,回头自己好好想想,把这豆腥味儿去掉,想来吃得人就会多了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