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十八章 再践行一次

第二百十八章 再践行一次

        单雅想着,便有些儿走神了。

        忽然,她感到自己好似被人盯上了一般,猛然醒过神来,朝着那人看了过去。

        单雅仔细一瞅,见盯着自己的人竟然是唐名扬。

        她不由暗自白了他一眼儿,心里不满地嘀咕着,方才吃豆腐脑的时候,不过是自己不跟你一般见识罢了,加上大姐又在一旁儿督促着,且还是在马府里,这才给你重新做了调料。

        如今看来,自己这个好人是白做了,你根本就不领情啊,还这般狠狠地盯着自己,唉,看来这好人日后是不能做了。

        这个想法,在单雅的心里仅是一瞬间。

        随后,她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前面坐着的寿星马老太太身上,见她正慈祥地看着自己,敢忙笑着歉意地说道:“是三丫无意间发现的,听说这东西吃了耐饿,便在院子里种了一些儿,收获了之后,想着这么多豆子,也不能天天吃豆饭啊,尔后,又想到麦子能够磨成粉来吃,这个想来也能的,便试着磨了,没想到竟磨成了,后来出于好玩,便试着做了,没想到竟做出了这种吃食,让三丫更意外的是,竟然还得到了老太太的喜欢,有了您老的传名,想来这吃食定然会得到更多人的喜欢的,三丫这里拜谢了。”

        她说着,忙俯身磕了一个头。

        马老太太见了,登时便笑着说道:“今儿是我的好日子,这丫头做得吃食好,看赏”

        马信宝见了,立马撒娇地凑趣说道:“祖母,这可是孙儿和几位哥哥同时进献的,她既然得了赏,您也得赏给孙儿几个。”

        马老太太闻言,立马笑着欢喜地说道:“好、好、好,你们都有份儿,都看赏,一个也少不了,这总成了吧?”

        马信宝见了,立马笑着依偎在马老太太的怀里,开心地说道:“成,孙儿这里代几位哥哥谢过祖母了。”

        马老太太见了,很是宠溺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在这时候,一位穿戴贵气的男子瞅着马信宝嗔怪地说道:“好了,宝哥,别再腻着你祖母了,今儿可是你祖母的寿辰,莫要让你祖母太劳累了。”

        马信宝闻言,立马从马老太太的怀里蹭了出来,笑着说道:“祖母,一会儿孙儿好好给你过寿啊。”

        他说着,便退回到马信宁的下首站了。

        单雅此时忙忙地给马老太太磕了头,谢过她的赏赐。

        随后,她便跟着大丫从厅堂里退了出来。

        待到大丫带着单雅走出厅堂所在的院子,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她笑着低声说道:“三丫,大姐一直为你担心着的,没想到你竟然那么镇定,一点儿也不害怕,还得了老太太的赏赐,走吧,大姐这就送你出府去。”

        她说着,便拉了单雅的手,准备送她出府门。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小厮忙忙地从后边儿追了过来,瞅着大丫忙忙地低声恳求说道:“大丫姐,你们且慢走,里边儿的少爷方才传出话来,让这位姑娘等一等。”

        大丫闻言,不由疑惑地看着那个小厮问道:“名泉,可是大少爷说得?”

        叫名泉的小厮听了,看着大丫摇了摇头说道:“大丫姐,名泉也不知道是哪位少爷说得,传话的是老太太屋里的小丫鬟,说是几位少爷说的。”

        他说着,便定定地看着大丫,好似生怕她一个不答应,单雅便没了影子一般,要这样,他的差事可如何交代呀?

        大丫闻言,便瞅着名泉低语着问道:“几位少爷?说让我们在哪里等了么?”

        名泉听了,不由挠了挠头,看着大丫低声说道:“大丫姐,咱们都是跟着大少爷的,想必是大少爷传的话吧?要不你们先回大少爷的院子等会儿?”

        大丫想了片刻,只好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她说着,便无奈地看了看单雅。

        待名泉回去了,大丫才看着单雅安慰地说道:“三丫,想必是大少爷留你的,马老太太不是说了么?以后她日日要吃豆腐脑的,想必大少爷跟你说得是这件事儿吧?”

        单雅的心里很无奈,她实在不想在大户人家呆得过久,毕竟这里乱七八糟的事儿太多,不定什么时候出现一个陷阱,自己怎么掉进去的都不知道。

        再者,大丫如今还在府里的,谁知道府里有人针对她没啊?自己可不想给她惹祸的。

        前世,单雅看过得宅斗书太多了,感觉在这样的人家活得太累、一点儿也不自在,所以她重生后很厌烦在大户人家多呆。

        可是,今儿她不得不在这里多呆了,毕竟府里的几位少爷留下话了。

        单雅的心里再不忿,也不能给大丫惹祸,因而敢忙跟着大丫朝着大少爷的院子快步走去。

        直到她们进了方才的屋子,大丫才看着单雅耳语地嘀咕说道:“三丫,想必留你的是二少爷了,大少爷很稳重,若是有什么事儿,会直接跟大姐说的,不会特意让人传话的,至于唐少爷和林少爷,他们是客,不可能这般直白说得,大姐之所以这么说,是让你好有个思想准备,至于方才那般话,则是说给旁人听的。”

        单雅听了岂能不明白?她感激地看着大丫点了点头,笑着低声说道:“大姐,三丫醒的。”

        大丫见单雅的眼睛真诚的看着自己,没有丝毫疑惑,看着她便笑了起来。

        两个人在屋子里等了一会儿,便听到屋子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敢忙扭脸儿一瞅,来得可不就是马信宝么?

        单雅见了,心里不由一叹,暗自嘀咕着,今儿是你祖母大喜的日子,你怎的这么不知轻重呢?

        这才多大一会儿,你便出来了,若是让人知道了,自己和大姐岂不要被人说道么?

        她想到这里,待马信宝笑着走进来,便看着他低语着说道:“今儿可是你祖母的寿辰,你不好好在那儿呆着,跑出来干嘛?”

        马信宝闻言,立马笑着安慰她说道:“这有什么,刚才信宝已经跟祖母说过了,说是跟你商量给她送豆腐脑的事儿,所以祖母欢喜地立马让信宝来了。”

        大丫听了,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单雅听他如此说,心也当即放下来了,瞅着他笑着说道:“原来是说这件事啊,派个小厮过来说一声就是了,难不成三丫还会忘记不成?”

        马信宝闻言,不由白了单雅一眼儿,郁闷地说道:“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我亲自来不比小厮来得强啊,你真是……”

        他说着,便看着单雅转了话题说道:“你明日朝食前半个时辰送到即可,祖母都是那个时辰进食的,她起得早,不耐饿的。”

        单雅闻言,立马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成,还是象今天这么多么?”

        马信宝听了,看着单雅笑着说道:“怕是要多送一些儿了,方才信宝出来的时候,可是有好多人说要尝尝的,明儿你多送一食盒豆腐脑吧?调料也多调几种,毕竟每个人喜欢的口味儿是不同的,糖和蜂蜜就不用送了,可好?”

        单雅闻言,当即便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好,三丫定不辱命。”

        马信宝听了,立马看着单雅摆了摆手说道:“信宝还能信不过你么?啰嗦不啰嗦啊,对了,你留个地址,回头信宝找你也方便不是?”

        单雅闻言,登时就明白了,他说马老太太吃豆腐脑的事儿怕是顺带的,询问自己的住处才是真得吧。

        她想到这里,忙看着马信宝苦笑地说了自家的地址。

        马信宝闻言,不由恍然地说道:“原来你现在住在那里啊,难怪名启说那里开了一家朝食豆腐脑呢?可惜信宝当时没有留意。”

        单雅听了,笑看着他低声说道:“还有别的事儿么?若是没了,三丫这便走了。”

        马信宝点了点头,就在单雅将要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又叫住了单雅,看着他挠着头笑着说道:“差点儿忘了,刚信宝出来的时候,林哥让给你带个话。”

        单雅闻言,只好站住了,瞅着马信宝疑惑地问道:“什么话儿啊?”

        马信宝看着单雅笑着说道:“他说想必过几日就要跟表哥回京城了,让你到时候给他们践行的。”

        单雅听了,苦笑地说道:“不是早就践行过了么?那天三丫可是辛辛苦苦做了一大桌的美食的,你们一个个吃得是满嘴流油,三丫可是只吃了几筷子就走了,这都已经践行过了,怎的还要践行呢?”

        单雅实在不想再看到唐名扬那张冰山脸儿了,想起那天他高高在上的样子和话语,她的心里就感到一阵腻歪和烦躁。

        方才,她见唐名扬的时候,可是压着自己的性子的。

        若是再见他,单雅的心里实在是没有底,她不能保证自己还能这般压着性子的。因此,她才有了以上的说辞。马信宝闻言,立马看着单雅失落地说道:“日后在一起的机会怕是少了,信宝还有几招没有练熟的,若要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咱们就再给他们践行一次,又能如何?”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