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美味缠丝兔

第二百二十四章 美味缠丝兔

        杨大牛见单雅径自发着呆,不由疑惑地叫道:“三丫,可是哪里不对?你说出来,大牛哥立马从新弄。”

        他这一唤,倒把沉思中的单雅给唤醒了,见杨大牛疑惑地瞅着自己,忙笑着解释说道:“大牛哥,不是的,三丫刚才在想这些儿兔子怎么卖更好的?”

        杨大牛听了,不由笑着说道:“三丫,咱若是卖整只兔子,比打猎得到的兔子赚钱的,你看,咱们的兔子多囫囵,一点儿损伤都没有,可是极好的,一只兔子定能卖个高价的。”

        杨婶子在旁儿听了,也笑着说道:“大牛说得对,咱这兔子比打猎猎得兔子皮毛好,又没有破损,肯定能卖个好价钱的。”

        单雅听了,看着他们点了点头,随后笑着解释地说道:“三丫在想,如何让这些儿兔子的利益最大化?有没有什么好法子做成成品来卖,且又耐放的?”

        杨婶子闻言,立马笑着说道:“有啊,腌兔子、熏兔子,就跟咱们过年的时候弄得熏肉、腌肉一样,不过大户人家都有专门做的,小户人家又……就怕……”

        单雅看着杨婶子点了点头,笑着解释说道:“咱们再好好想一想,总会想出一种最好的吃法的。”

        此时,单雅的心里已经有了定夺,前世她见过一种兔子的做法,还吃过的。

        这要得益于她前世喜欢旅游了。

        那是她在四川广汉见过的一种兔子吃法。

        当时,她见上面缠了一身草绳,自己还奇怪的,后来才知道是兔子做成的,叫做缠丝兔。

        她当即就买了一只,与同去的好友分享之后,感觉特别美味儿。

        于是,在回家的时候,她还特意绕回来,专门买了两只缠丝兔,带回家与爸爸、妈妈和哥哥一起分享。

        想到前世的爸爸、妈妈,单雅的心里顿时酸酸的,好在她想着还有哥哥,遂忙把注意力又重新放回到眼前的兔子上。

        对,就做自己前世吃过的缠丝兔好了,不仅耐放,吃了之后,还对身体有很多好处的。

        单雅记得缠丝兔源自唐朝初年,一代名相房琯命名的。

        当时他被贬雒县,任汉州刺史,参加一户韩姓大家小女出阁的喜宴,而韩家以腌制兔肉闻名乡里。

        喜宴上,韩家托着一只金丝镶玉兔作席,色香可餐,他品尝后,大为赞赏,问韩家老爷此道佳肴叫什么名字?

        韩家老爷回答说暂无名字,是为小女出嫁特意准备的,恳请他赐名。

        他思考片刻,便说此物勘比珍馐,金丝缠绕家合兴旺,吃得人定然步步高升,而千里婵娟中的婵与缠同音,故而定名为缠丝兔。

        至于做法,单雅当时也曾细细瞧过。

        制作的工序虽然繁琐,需要几日,但真正做出来之后,不仅耐储存、食用也很方便。

        最主要的是,吃起来酥香可口,美味无比。

        单雅想着,自己如今所在的朝代叫大雍,也不知道有没有缠丝兔这种吃法。

        她想着做缠丝兔还需要用到各种调料,自己在市集上倒从没有见过,遂便想着明日回到镇上,去药铺里找一下,若是找不到,只有歇了这个心思。

        单雅想到这里,便没有与杨婶子他们继续讨论这个话题,转而聊起别得来。

        第二天,单雅一大早起来,与杨婶子和单娟一起出了院子,走到村口的时候,她与杨婶子和单娟挥手告别。

        等单雅回到镇上的时候,便瞅见二丫跟杨大郎正忙活着,遂忙跟着一起忙活起来。

        待他们忙完了,单雅略微休息一会儿,便朝着药铺快步走去。

        早知道有没有做缠丝兔需要的东西?她可以早决定兔子的吃法。

        眼见着兔子一天天长大了,总要让它们尽快赚银子。

        单雅很快便来到了药铺。

        她仔细地问过之后,发现自己要的茴香等物竟然都有,忙欢喜地每样买了一些儿。

        她想到做缠丝兔还要用到酱油,不由打了一个唋,遂又迈步朝着卖调料的铺子走去,奢望在那里能有酱油。

        可是,当单雅问过之后,调料铺的人说根本就没听说过,那人也机灵,倒拿了一包甜面酱,说这个也是酱,想来跟她需要的酱油差不多,用这个代替应该可以。

        单雅闻言,不由苦笑起来,想着既然没有酱油,自己倒可以用它代替试着做一下。

        随后,她想到前世自己最喜欢吃得豆瓣儿酱,呀,若实在没有酱油,先做点儿豆瓣酱代替也不错。

        单雅想到这里,猛然意识到这个朝代定然没有豆瓣酱,心里立马欢喜起来。

        她想着这个绝对是小吃食,没有人会留意到,回头做了,自家也多一种酱料。

        单雅仔细地回忆着,感觉大多数调料都有了,差一、两味,或许口味与前世的缠丝兔有些儿不同,但肯定是这个朝代的一绝了。

        单雅高兴地回到家后,便忙忙地煮了一锅豆子,捂起豆子来。

        二丫见了,疑惑地问她这是做什么。

        单雅笑着说道:“三丫在制作一种酱料,跟甜面酱一样,可以用葱、蒜等物蘸着吃的。”

        二丫见她一副神秘的样子,便也不管她了,让她随便摆置去,反正每天做豆腐脑,自己跟杨大郎两个人也尽够了。

        之后几天,单雅倒是从来没有耽误过做豆腐脑的事儿。

        十几天之后,单雅拿着一个小碗奔了过来,欢喜地让二丫看。

        二丫仔细一瞧,见小碗里有红通通的物事,还夹杂着许多豆瓣儿,不由疑惑地瞅着单雅问道:“三丫,这就是你这段时间忙活的?”

        单雅瞅着二丫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到厨房拿了一棵葱出来,麻利地剥了。

        待她洗干净后,利索地把那棵葱掰成几个小段,拿起一段蘸了小碗里的蘸料就欢喜地吃了起来,见二丫看了过来,忙把手里拿着的葱段递给二丫一段,笑着说道:“二姐,你尝尝,可是很好吃的。”

        二丫闻言,忙伸手接了过来,蘸了一点儿小碗里的东西,慢慢地拿着塞到嘴里,咬了一小口,细细地品尝着。

        随后,二丫又拿着葱蘸了好几口尝了,瞅着单雅欢喜地说道:“三丫,你的脑子是什么做的啊?怎的有这许多奇妙的想法?真好吃,等小石头跟大郎哥回来,让他们也尝尝,他们定然会赞不绝口的。”

        单雅闻言,心里不由嘀咕着,哪是三丫的脑子好使啊?不过是多了千年的经验罢了。

        当杨大郎和小石头回来后,尝过单雅做的豆瓣儿酱,一致都赞着好吃。

        尤其是小石头,还想着要开铺子卖的,被单雅给驳了。

        家里的黄豆就那么多,做豆腐脑都不一定够,哪里有多余的豆子做大量的豆瓣儿酱卖啊?

        这个道理跟小石头一讲,他也无奈地点了点头,却不甘心地提出了一个条件,明年无论如何也要多种黄豆。

        单雅爽快地答应了,小石头这才又欢喜起来。

        单雅见豆瓣儿酱已然做成,虽然比不过酱油的味道儿,但好歹与它有些儿相似,就暂时用它代替酱油吧。

        单雅想着做缠丝兔的调料基本上都准备妥当了,便回到了上河村,抓了六只两斤左右的肥兔子放到背篓里,又拿了一些儿草绳,随后便回到了海云镇。

        她想着自己先摸索着试着做一下,若是成功了,到时候再告诉大家。

        第二天,单雅和二丫忙完豆腐脑后,便让杨大郎帮着杀了两只拿回来的肥兔子。

        小石头见了,颇为不忍地奔进了屋子里。

        好在他知道单雅正在考虑如何用家里养得兔子赚银子,倒也没有说什么。

        单雅按照记忆中缠丝兔的要求,让杨大郎处理了两只肥兔子。

        随后,她便按照记忆中制作缠丝兔的要求认真地腌制起来。

        一天以后,她按照要求把腌渍的兔子上下对翻,又腌制了一天后,她才起缸。

        随后,她便加入需要的调料,又加入胡椒、花椒等混合碾成的细末,调成浆糊状,均匀地涂抹在兔子的胸腔内和划破的腿部深层肌肉内。

        紧接着,她便用二点五米左右的麻绳一根,从后腿缠到前夹颈部,细细地缠绕起来。

        当她缠到腹部的时候,由于要求缠圆,遂忙边缠边整形。

        直至捆紧扎牢成细条圆筒形,横放时形似卧蚕,她才停了手。

        而缠丝兔因此又被人称为“蚕丝兔”。

        随后,单雅便在院子里烧起一堆火,熏烤缠好的兔子,并不时地抖动着。

        由于她的力气小,熏烤兔子便成了杨大郎的事儿。

        杨大郎按照单雅说得手法,不时地晃动着熏烤的兔子。

        随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小石头终于从屋子里奔了过来。

        他馋得几乎要流口水了,不时地问着单雅什么时候才能好。

        单雅见了,笑着直说他是小馋猫,并让他耐心等待。待兔子熏烤得差不多了,单雅便把这两只缠丝兔子晾于通风处。一、两天后,单雅见差不多了,便拿下一只缠丝兔,让二丫、小石头和杨大郎品尝。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