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真得很美味

第二百二十七章 真得很美味

        马信宝说完,见马信宁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瞅着自己,不由感到莫名其妙,想着是不是自己的衣衫没穿好啊?遂敢忙低头打量起来。

        没有哪里不合适啊?大哥怎么一直盯着自己看呢?

        他想着,便问出了口。

        马信宁听了,这才转了眼神说道:“信宝啊,你有点儿过分热心了,若是这般做生意,那可是不成的?象你这般啊,还没跟人谈生意,就已经败了的。”

        马信宝闻言当即就是一怔,随后,他便看着马信宁不服气地说道:“大哥,信宝相信三丫啊,私房菜馆里她想出来的那些儿菜,一直很受欢迎的,所以这道缠丝兔定然也会受到大家追捧的,真得,不信哪一天你可以去私房菜馆看啊?”

        马信宁听了,不由苦笑地说道:“信宝,大哥知道三丫做得菜好吃,但咱们经商是为了逐利的,自己不能先弱了气势,你明白么?”

        马信宝闻言,立马点了点头说道:“大哥,信宝当然知道的,可她是三丫啊?跟信宝是好朋友的,好朋友一起经商,就要换一种方式了吧?哪里用得着你说得那种气势啊?”

        马信宁听了,本想说他几句的,转念再一想,罢了,看来自己今天是对牛弹琴了,本想跟他讲一讲如何跟人谈生意的,怕是讲不成了,谁让大丫的妹妹是他的朋友呢?

        当然,自己本来也是有点儿偏心她们的,毕竟大丫想出了那么好的记账方式,让自家的账本看起来不仅快而且很轻松的。

        罢了罢了,这桩生意就不按照正常的生意来谈吧,反正这缠丝兔做得极好吃且又耐放,肯定会受到人们的追捧的,到时候送到京城里,肯定不是一般得火。

        马信宁想到此处,便不再跟马信宝多说了,见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忙对着他摆了摆手,随他去了。

        马信宝见了,开心地谢过马信宁,立马欢喜地朝着厨房奔去。

        还没跑到厨房门口,他便闻到了一阵淡淡扑鼻的香气。

        他想着一会儿就能吃到好吃的了,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等马信宝来到小厨房门口的时候,就瞅见单雅和大丫正站着说话的,他立马笑着问道:“三丫,还要多久才好啊?”

        单雅见他来了,倒是没感到意外,瞅着他笑着径自说道:“这才红烧上,还要稍微等一会儿的,收汁了才好的。”

        大丫见马信宝也跟着来了,感到非常的意外,要知道,这马府的二少爷什么时候进过厨房啊?

        马信宝听了单雅的话,瞅着她很是信赖地点了点头,随后笑着赞道:“没进厨房的时候,就闻到扑鼻的香味了,想来做出来一定很好吃的。”

        单雅听了,立马自信地开心说道:“那是自然的。”

        大丫见单雅与马信宝说话如此随意,本想示意她注意的,可见她已经跟马信宝一问一答的径自说起话来,她倒不方便再提醒了,遂只好默默地陪在一旁儿,耐心地等待着。

        等到红烧缠丝兔做好得时候,马信宝的眼睛贼亮贼亮的,恨不得立马吃到嘴里。

        他想着,便不由自主地飞快伸出手,朝着盛着红烧缠丝兔的盘子就抓了过去。

        单雅见了,如何能让他抓过去啊?

        她可还要跟马信宁谈合作的,遂忙夹了一块儿红烧缠丝兔放到碟子里,瞅着马信宝笑盈盈地说道:“喏,给你放这里了,你慢慢吃啊。”

        她说着,忙把盘子递给了大丫,示意她立马端给马信宁吃。

        大丫见了,心里自然明白,可她担心单雅啊。

        她踌躇地看看马信宝,又急忙看看单雅,见她不停地给自己打着眼色,便忙飞快地走了出来。

        马信宝见碟子里有红烧缠丝兔,立马拿筷子夹了放到嘴里,忙忙地吃了后,见单雅已经跟着大丫走出了小厨房,他立马追了出来,嘴里忙忙地喊道:“三丫,你倒是等等我呀?”

        单雅见了,立马笑着回头对他说道:“你已经尝了,还是等回去了,再品尝吧?”

        马信宝几步追上了单雅,见大丫稳稳地端着红烧缠丝兔走在前面。

        他本想过去抢了吃的,见单雅就这么直白地瞅着自己,顿时感到自己的心思好似被她看穿了一般,不好意思地嘿嘿干笑了两声,没话找话地说道:“三丫,这道菜叫什么名字啊?真好吃。”

        单雅听了,见他不再盯着那盘红烧缠丝兔了,才一本正经地笑着说道:“红烧缠丝兔。”

        马信宝忙赞着说道:“真好吃,这才尝了一块儿的,还没细品出味道来的,就没了,一会儿信宝一定要多吃点儿。”

        单雅闻言,不由笑看着他说道:“这次做了是让你们好好品尝的,可不是做了让你吃饭的。”

        马信宝听了,笑着不赞同地说道:“反正一样都是吃,没什么不同的,咱们快走,免得大哥吃完了。”

        他说着,脚下的步子便快了起来,很快便与大丫走了一个肩并肩。

        马信宝的眼睛不时地瞅着盘子,弄得大丫都跟着他紧张起来,好在马上就到了。

        大丫挑开门帘,示意马信宝进去,没想到马信宝的眼睛始终盯着她手中端着盘子里的红烧缠丝兔看,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路。

        马信宝见大丫不往前继续走了,便也立马站住了。

        还是马信宁在屋子里看不过眼儿了,唤了一声,马信宝才醒过神来。

        他敢忙欢喜地奔了进去,瞅着马信宁开心地说道:“大哥,你快尝尝,真得很好吃,信宝感到这道菜可以称作天下第一美味儿了,刚才已经尝了一块儿了,快,你尝尝啊。”

        马信宝说着,便迫不及待地伸手接过大丫手里的盘子,递到马信宁的面前兴奋地继续说道:“大哥,你看,这色泽看着就喜欢人,你倒是快尝尝啊?”

        他说着,见马信宁只顾地盯着自己看,根本不去拿红烧缠丝兔吃,不由着急地捏了一块儿兔肉递了过去。

        马信宁见了,眉头立马拧了起来,劈手夺过马信宝递来的红烧缠丝兔块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儿,抢过他手里的盘子严厉地说道:“手都没洗就去抓吃的,也不怕吃出病来,洗手去。”

        他说着,便把拿着的红烧缠丝兔块儿递给了自己的贴身小厮名泉。

        马信宝见了,不由急了,见名泉拿着那块红烧缠丝兔已经出去了,忙忙地看着他说道:“哎,你可别扔了啊,要是敢给爷扔了,看爷不打断你的腿。”

        马信宁听了,没好气地瞪着他催促地说道:“快洗手去,他可是我的小厮,你有什么权利打断他的腿,啊?”

        马信宝见了,不由讷讷地说道:“大哥,这红烧缠丝兔可是很好吃的,你若是让名泉丢了,岂不可惜?”

        马信宁从来不知道马信宝如此护食,此时见了,不由苦笑地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大哥让名泉丢了啊?大哥让他尝尝不行么?”

        马信宝闻言,焦急的脸儿登时便露出了笑模样,看着马信宁嘟囔地说道:“你要是早说明白,信宝能这么急么?得,这就洗手去。”

        他说着,见马信宁气得又要训自己,立马笑着转了话题,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知道那块儿红烧缠丝兔块儿没被丢了就成。

        马信宁瞅着马信宝的样子,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见大丫拿了几双筷子过来,忙接了一双,夹起一块儿便吃了起来。

        他品着品着,眼睛不由眯了起来。

        大丫见了,心里登时便明白了,立马瞅着单雅使了一个眼色。

        单雅敢忙对着大丫回了一个笑脸,自己做得吃食自己知道,不用看马信宁的脸色,她也知道,肯定是极好吃的。

        马信宁接连吃了好几块儿。

        等马信宝洗手回来的时候,见一下子少了这么多,不由郁闷地瞅着马信宁嘀咕说道:“大哥,你……吃得也太快了?”

        马信宁听了,根本没有理会马信宝的话,继续夹了一块儿大口吃了起来。

        马信宝见了,不由急了,几步走到桌子旁儿就要端盘子。

        马信宁机敏地一把端起桌子上的盘子,瞅着马信宝不满地说道:“抢什么?你又不是没吃过?用得着这么抢么?给祖母和爹、娘留几块儿,让他们也尝尝。”

        马信宝听了,不服气地瞅着马信宁嘀咕着说道:“你都吃了好几块儿了啊?信宝也要吃得跟你一样多。”

        马信宁见了,苦笑地瞅着他说道:“大哥不是还要跟她们谈生意么?不细细品了,如何能随便答应啊?”

        这句话倒是成功堵住了马信宝的嘴巴,他眼巴巴地瞅着盘子里的红烧缠丝兔,很是委屈地看着马信宁。马信宁见了,拨了三块儿到盘子边儿说道:“喏,这三块儿你吃了,其他的留给祖母和爹、娘吃。”他说着,便看了大丫一眼儿,笑着瞅向单雅说道:“三丫,你既然拿着缠丝兔让我们品尝,想来是想合作吧?说说你的想法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