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小地主生活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小地主生活

        天高气爽白云飞,群雁辞归鹤南翔。

        又是一年秋来到,硕果累累满枝头。

        三年,眨眼间便过去了。

        如今,单雅家田里的麦子、稻谷都入了仓,如意面馆和豆腐脑卖得也够火,就是缠丝兔的产出,一个月也比三年前的一个月多了许多。

        要说这缠丝兔,还带动了村里一部分人跟着单雅一起富裕起来了的。

        这话要从三年前说起,由于单雅家搬到了镇子上,不能再天天回村里了。

        自从她跟马府合作之后,索性把养兔子的活计包给了杨大牛、单明和老杨头三人。

        后来,村长马福顺见老杨头养兔子之后,生活比以前上了一个台阶,就动起心思。

        于是,他便直接找了单雅,想要跟着一起养兔子。

        单雅见了,灵机一动,想着若是有更多的人养兔子,大了卖给自家,那自家做得缠丝兔不就多了么?

        因此,单雅欣然答应了,并与马福顺签了合约,便宜卖给他三对自家的种兔。

        第二年,村里人见村长家也养起了兔子并赚了银子,有些儿跃跃欲试,便都来找单雅了。

        单雅见了,索性与村长一样,把种兔卖给大家,并与他们签了合约。

        就这样,村里人几乎都养起了兔子,反正他们根本不用担心卖家,所以大家养得不仅开心还放心,感觉跟着单雅有指望。

        果然,到了年尾的时候,凡是跟着单雅一起养兔子的人家,日子都过得富裕起来了。

        钱张氏见了,也眼红起来,可她毕竟跟单雅有过节,见村里人都发财了,悔得不行,可毕竟事情已经做下,且无法挽回了,而钱宝儿已经又找了媳妇了。

        开始的时候,她还一直进行自我安慰,跟村里人说单雅这个做不长,她自家养了那么多兔子,哪里还能买大家的兔子啊?

        有几户人家听了,顿时犹豫起来。

        可是,当他们见养兔子的人家都赚了银子的时候,把钱张氏骂了个遍。

        钱张氏也傻了眼儿,心里顿时不淡定了。

        她看着别人家的铜板一天比一天多,心里跟被猫抓了一般。

        想到单雅,她是无论如何开不了口的,索性私底下找了养兔子的人家,想要跟那户人家买两对种兔,并与那户人家签约。

        那户人家则怕单雅知道后,不收自家养得兔子,便没有卖给钱张氏。

        后来这件事被单雅知道了,她的心里感觉无比痛快。

        同时,她也嘱咐杨大牛和单明、老杨头,让村里人多多留意喂得兔子,别让那些儿眼气的人钻了空子。

        杨大牛和单明、老杨头回来后,自然跟村里人说了。

        别说,还真有人家发现自家喂得兔子的草中撒了一些儿莫名的粉末儿,后来找人验看了,说是巴豆粉,把那户人家气得不行,后来想起来钱张氏来过,气得找到钱家大闹了一场。

        此后,村里凡是养兔子的人家见了钱家的人是同仇敌忾,乃至到了最后,钱张氏都不敢出门了。

        再说单香和单娟,满孝之后,便成了亲。

        单香嫁给了杨大牛,单娟则嫁给了李大柱。

        单雅给她俩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倒让单张氏感到不好意思。

        单雅见了,忙笑着安慰她说道:“二婶啊,香姐姐和娟姐姐可是三丫离不得的人的,你不用不好意思,这本就是三丫该做的。”

        单张氏听了,感动得不行,回家后直跟单明和单成说,让他们好好干,如今这样的好生活,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

        单明和单成两人自然知道,若是没有当初单雅拉拔着自家,他们如今只怕连饭都吃不饱,两人自然是连连点头答应着。

        至于码头上如意面馆的生意,杨婶子也脱出身来了。

        现在,她是一心一意跟着单雅做缠丝兔。

        这一日,单雅和二丫、杨婶子整理着做好的缠丝兔,心里算着应该快到大丫赎身日子了,遂欢喜地说道:“婶子、二姐,过几天应该就到大姐赎身的日子了,等这些儿缠丝兔被马府带走后,三丫便去马府给大姐赎身去。”

        杨婶子和二丫闻言,立马开心地看着单雅点了点头。

        她们可是知道,如今给大丫赎身都成了单雅的心病了。

        自从那一年单雅提出要给大丫赎身不成后,她的心里就好似憋了一股气。

        她在努力赚银子的同时,总是时不时地喜欢发呆。

        次数多了,二丫忍不住了,便脱口问了出来。

        可单雅却径自摇了摇头说没事儿。

        起初,二丫听了,还以为单雅真得只是发呆而已。

        可是,后来二丫见单雅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弄得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此时,她见单雅开心地笑着,才恍然明白,或许这三年单雅是为了大姐依然为奴难受吧。

        二丫想到这里,忙看着单雅笑着说道:“三丫,过几天大姐就能回来日日跟咱们一起住了,以后咱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离了。”

        单雅见了,笑着逗趣地说道:“哪儿能啊?二姐可是要嫁人的。”

        她说着,瞅着杨婶子淘气地笑着眨了眨眼儿。

        杨婶子见了,如何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啊?忙笑着给二丫解围说道:“二丫即使是嫁了,成了婶子家的人,也必是离不得你们家的,咱们两家离得这么近,就隔着一个门,来去都极方便的。”

        单雅听了,故意委屈地瞅着杨婶子和二丫低喃着说道:“二姐,你瞅瞅,还没过门的,婶子就护上了,这若是过了门,岂不……”

        二丫顿时被弄了一个大红脸,瞅着单雅羞恼地说道:“三丫,你……”

        单雅见了,忙笑着伸手揽了杨婶子和二丫的肩膀说道:“婶子、二姐,咱们本就是一家人啊,不管什么时候,咱们都是一家人,没有你们,哪里有三丫的今天啊?对吧?”

        她说道最后,语音里竟然有些儿哽咽。

        杨婶子见单雅说着说着,竟然动了情,忙拉了她的手安慰地说道:“三丫,咱们就是一家人的,若是没有你爹娘的帮助,婶子一家指不定过成什么样子的,哪里会过上今天的好日子啊!等到大丫回来,咱们一家算是真正团圆了,这好日子啊,婶子是越过越有奔头了。”

        单雅和二丫听了,都欢喜地忙忙点着头。

        可不是,如今家里的田也比以前多了。

        去年大旱遭了灾,柳杨村的村民把地都卖给了自家和杨婶子家,就是林河村的地,他们也又买了百亩。

        如今可以这么说,他们已经过上小地主的快乐生活了,只除了大丫没有赎身,让人欢喜不起来。

        单雅想着过几天就能给大丫赎身了,心里不由沉甸甸的。

        她怎么看、怎么感觉马信宁与大丫之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要说马信宁早已成婚了,单雅根本不必担心的。

        可是,马信宁的老婆前几年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胎儿也死在腹中了。

        马老爷子马明德见大儿子遇到这个不幸,心里很难过,开始并没有催着他成亲,可一年过去了,见儿子依然不成亲,不由急了。

        但是,无论他怎么着急,马信宁就是不应。

        这还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没用啊。

        因此,每每他见了马信宁,便催促一次,却总是被马信宁用各种借口给推了。

        马明德见马信宁如此,想着他定然还念着走了的妻子和孩子,便想着缓缓吧。

        没想到这一缓,几年就过去了。

        这一日,马明德实在耐不住了,便来到马信宁的书房,瞅了他好一会儿才说道:“信宁啊,你的亲事考虑得怎么样了?这都过去几年了,有什么事儿也该过去了,你祖母可还等着抱重孙子的。”

        马信宁听了,瞟了身旁儿的大丫一眼儿,才看着马明德内疚地说道:“爹,再缓缓吧,儿子现在不想这件事的。”

        马明德听了,不由生气地说道:“你说吧?多久你能想这件事儿,啊,难不成你就忍心让你祖母一天天的白盼着?”

        马信宁闻言,心里感到一阵愧疚,瞅着马明德安慰地说道:“爹,不是还有信宝么?他的年纪也差不多了,你给他说门亲事儿吧?儿子如今天天忙生意,哪儿有心思成亲啊?”

        马明德听了,径自看了马信宁好一会儿,安慰地说道:“就算你当时做生意没有守在家里,可你为他们娘俩守了这么些儿年,尽够了,想开些儿吧,啊”

        他说着,便看着马信宁。

        马信宁见了,心里顿时感到不安起来,瞅了大丫一眼儿,他便看着马明德郑重地说道:“爹,你别着急,儿子……会考虑的。”

        马明德听了,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站起身背着手走了出去。

        马信宁见马明德走远了,才看着大丫径自脱口而出问道:“大丫,你……嫁给我好么?”大丫闻言不由一怔,随后,她便明白过来,这是马信宁再跟自己求婚啊,不由百感交集。这些儿年,自己一直跟着马信宁,风里来、雨里去,从来没有说过苦,可就是面对他灼灼的目光,既留恋又不忍。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