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他怎么来了

第二百四十九章 他怎么来了

        随后,单雅瞅着他们认真地说道:“大姐、二姐、小石头,这些儿都是留给你们的,三丫走了,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你们一定要好好得过,这样三丫才会放心的。”

        她说着,便定定地看向大丫。

        大丫自然知道单雅话里的深意,低着头思索起来。

        二丫见了,坚决地说道:“三丫,这些儿东西二姐不能要,你嫁过去之后,会需要的,尤其在侯府里,更是少不了这些儿东西,你还是留着吧。”

        她说着便犹豫了一下,随后才看着单雅执拗地说道:“三丫,二姐不希望咱们分开,想来娘也不希望咱们分开,你不知道,娘走得时候,一直喊着你的名字,她是希望咱们能够一直在一起的,相互扶持、相互照顾,你这一去,又那么远,二姐……”

        二姐说到这里,便看向大丫。

        大丫见了,知道二丫心里舍不得,见她此时又提起娘来,心里的想法倒是定了,遂瞅着单雅坚定地说道:“三丫,大姐方才跟二丫和小石头商量了一下,我们的意见一致,跟你在一起,不管去哪里,都是如此,咱们家如今就剩下咱们四个了,不能再分开了,就在一起吧,好么?”

        单雅的心里唯有苦笑,暗自嘀咕着,大丫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有多糟,她怎会改了主意、倒要带着二丫和小石头一同进京呢?

        想到此,单雅忙忙地摇着头说道:“大姐,三丫已经说了,自己去,你们就放心吧,三丫定会好好过的。”

        二丫闻言,登时就看着单雅倔强地说道:“三丫,不管你怎么说,反正二姐是认定了,咱们一家人,绝不分开。”

        单雅听了不由急了,暗自思索着,要是这样,有一天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那她岂不成了单家的罪人了么?

        想到这里,单雅连连摇着头坚决地说道:“大姐、二姐、小石头,你们就留在这里,哪里也不去,这件事咱们就说到这里,别再议了。”

        单雅说着,便站起身进了东屋。

        小石头瞅了瞅大丫,又瞅了瞅三丫,径自跟着单雅走进了东屋,见单雅坐下了,便默默地陪在一旁儿。

        单雅心里酸楚,本想偷偷地把眼中的泪抹去的,见小石头跟了进来,遂忙掩饰地低头用帕子擦了眼中的泪,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这才瞅着小石头低声说道:“小石头,三姐知道你舍不得的,你别着急,等你大了,三姐便回来看你。”

        小石头眼巴巴地瞅了单雅一会儿,随后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单雅见了,便伸手取出平日里随身带得平安福说道:“喏,这个平安福三姐送你了,日后你看到这个,便跟看到三姐一样。”

        小石头听了,眨巴着眼睛瞅了瞅单雅,微微地点了点头。

        单雅见了,忙伸手揽过小石头,心里低喃着,她又何尝愿意离开这个温暖的家啊,可毕竟……

        小石头偎依在单雅的怀里,忍不住低喃地说道:“三姐,小石头不想离开你。”

        单雅听了,忙紧紧地揽着小石头低声说道:“小石头,三姐也不想离开你、不想离开大姐和二姐的,可咱们总要长大的,长大了,就要分开了,将来,小石头要娶媳妇、大姐和二姐也要出嫁的,对吧?别难过,日后三姐会回来看你们的。”

        小石头听了,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嘟囔着说道:“三姐,要是这样,小石头宁愿不长大。”

        单雅听了,苦笑地低声说道:“小石头,这世界上唯一留不住的就是时光啊,人,总是要长大的,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到了晚上,大丫见小石头这么粘着单雅,便安排她和小石头睡在了东屋。

        第二天,单雅醒来的时候,想着明天便要离开这里了,以后或许再也不能回来了,她又不想看着大丫、二丫和小石头伤心,遂便说去上河村看看。

        大丫和二丫听了,相互对了一个眼光,便答应了。

        唯有小石头,吵吵着要跟着她一起去。

        于是,单雅便带着小石头一起出了门,朝着上河村走去。

        待她一一看过,带着小石头又重新回到海云镇的时候,已经到了哺食了。

        大丫和二丫见单雅和小石头回来了,忙忙地催促着他俩快去洗手,准备吃饭。

        单雅回来后,明显地感觉到家里的气氛变了。

        一扫她走之前的愁云惨淡,变得欢快起来,遂想着定是大丫和二丫知道他们就要分别,故而强颜欢笑,以让自己安心,遂忙配合地故作开心地跟他们说起话来。

        一家人在说说笑笑中吃完了晚饭。

        整个晚上,单雅都沉浸在欢喜的氛围中。

        第二天一大早,忠义侯府的人便来接人了。

        单雅拜别了大丫、二丫、小石头和杨婶子等人后,便上了车。

        一路上,单雅根本没有心情欣赏沿途的景色。

        她反复地想着大丫跟她说得话以及有关安北侯府的事儿。

        不知道走了多少天。

        忽然,单雅听到有人对着车夫大声说道:“嗨,前面就要到天京城了,加快速度啊,天黑前咱们争取进京城。”

        单雅听了,这才意识到,前面就要到京城了,遂敢忙把头探出窗口,朝着前面看去。

        可惜,她什么也看不到。

        单雅想着或许还有好远,遂扭头朝四下里看了看。

        这一看,她不由怔住了。

        马信宁和马信宝竟然也跟着一起来了。

        单雅的心里想着马府跟忠义侯府乃是亲戚,或许是帮着来送亲的。

        她也没有多想,正准备把头缩回去。

        忽然,她远远地瞅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端坐在马上,不由狐疑地思索着,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在这里呢?

        等到单雅想要细看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找不到了。

        单雅敢忙四下里看了看,再也没见到方才熟悉的身影。

        她不由摇了摇头凝思着,想来是自己这些儿天想得太多、眼花了吧。

        可是,当单雅想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的生活,心里总有点儿不安,遂便不时地探出头来朝着后边儿看看。

        果然,那道熟悉的身影又出现了。

        单雅顿时怔住了,暗自嘀咕着,果然不是眼花,可他不是在家里么?怎的也跟着一起来了?

        单雅想着,顿时在车里坐不住了,忙忙地跟车夫说要找唐福。

        车夫闻言,敢忙跟旁边儿忠义侯府的侍从说了。

        不一会儿,便从前面奔过来一个人,瞅着单雅疑惑地问道:“请问姑娘有什么事儿?如今就快到京城了,等进了京城,再寻唐管家可好?”

        单雅本来想问得是那道熟悉的身影,因此见有侍从过来,忙伸手指着后边跟着的那个人说道:“那个人你可认识?他怎么也跟着一起来了呢?”

        那个侍从见了,忙瞅着单雅解释地说道:“哦,那是马府的车队,后来在路上碰到的,便一起了。”

        单雅听了,心里登时便翻起了滔天的骇浪,瞅着那个侍从径自问道:“什么时候碰到的?跟着咱们走了多久?”

        那侍从听了,挠了挠头,随后便耐着性子解释说道:“好像是咱们离开海云镇的第五天、第六天的生活吧,他们从后面追上来了,喏,你看,那不是马府的人么?”

        单雅听了,心里顿时大惊,盯着那个侍从继续问道:“咱们忠义侯府的车队出发的时候,马府可有人跟着。”

        侍从挠了挠头,朝后看了一眼儿,再次耐着性子解释说道:“马府的大少爷一直是跟着咱们的,后来的车辆,是马府的二少爷带着一起来的。”

        单雅闻言,立马瞅着那个侍从说道:“能请马府的两个少爷过来一下么?”

        侍从听了这话,立马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单雅见了,不死心地恳求说道:“我就想问他们几个问题,要不然,你帮着问问吧?给我个回话就好。”

        那个侍从听了,点了点头。

        单雅这才瞅着那个侍从快速地说道:“你看到那个人了吧?我现在就想问他怎么也跟着来了?还有,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别人么?都是谁?请你务必问清楚了。”

        那侍从听单雅只问这两个问题,当即便点了点头说道:“好,请姑娘稍等。”

        他说完,就打马朝着后边儿奔去。

        单雅坐在车里,不由暗自猜测着,怎的大郎哥会跟着马府一起来呢?难不成大姐和二姐担心自己?让他跟着一路来了。

        单雅越想心里越纳闷,总感觉好似不止如此,遂便不时地探出窗口,朝后边儿看去。

        过了一会儿,不止那个侍从奔了过来,就是马信宁和马信宝也奔过来了,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杨大郎。

        单雅见了,心里是既欢喜又担忧。

        欢喜的是,杨大郎亲自来送自己;担忧的是,大姐和二姐、小石头千万不要跟着一起来呀。

        马信宝的马快,很快便奔到了单雅的马车旁儿,。他一见单雅便埋怨地说道:“三丫,你可真不够朋友,来京城,都不跟信宝说一声。”他的话音刚落,就被马信宁给喝住了,这才不乐意地闭了嘴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