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五十章 进忠义侯府

第二百五十章 进忠义侯府

        单雅见了,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便径自低语着说道:“信宝,你稍等一下。”

        她说着,盈盈的大眼睛便瞅向后边儿跟来的杨大郎问道:“大郎哥,你怎么来了?莫不是大姐和二姐不放心三丫,特地让你来送三丫的么?”

        杨大郎听了,看着单雅憨厚地笑着说道:“三丫,你大姐、二姐和小石头都来了,他们放心不下你。”

        单雅闻言,登时便怔住了,暗自懊恼得嘀咕着,怎么自己怕什么就来什么呢?这好好的,他们怎么又跟来了?这不是把一家人往虎口里送么?

        想到这里,她不由在心里埋怨起大丫来。

        好在单雅知道此时自己的处境,心里虽然急,并没有显现出来。

        杨大郎见单雅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没有说什么,立马继续说道:“三丫,大丫姐让大郎哥跟你说,前面马上就进城了,他们不可能跟着你进府,要去找地方安置,等安置妥当了,再找时间去看你。”

        他说着,便伸手拿出一个荷包递给单雅说道:“这是大丫姐让大郎哥给你的,你且看看,里面的东西对不对?若是不对,跟大郎哥说一下。”

        杨大郎说着,对着单雅不易察觉地眨了一下眼儿。

        他那憨憨的面容上陡然活了起来,让单雅的心里不由一跳,猛然意识到什么,遂敢忙神手接了过来,笑着瞅着他说道:“该不是大姐怕三丫银子带得不够,又心心念念地送了一些儿来吧?三丫且看看。”

        她说着,便坐正了身体,捏了捏荷包,接着便略侧身遮掩了一下窗口。

        然后,她便把手放低,翻起荷包来,见里边儿果然有些儿散碎的银子。

        让单雅奇怪的是,在这些儿散碎的银子中,竟然还有一个更小的荷包。

        单雅见了,装作数银子的样子,把那个小荷包打开了,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张折叠的纸,忙隐晦地打开仔细一瞧,见上面写着几个字:大姐跟你进府可好?勿念,已安置妥当。

        单雅当即心里一跳,猛然意识到了杨大郎话里的用意,遂忙对着窗口笑看着杨大郎说道:“大郎哥,你回去告诉大姐,这些儿银子三丫尽够用了,不需要了,让他们照顾好自己就好。”

        她说着,还专门看了杨大郎一眼儿,意思是让大丫他们尽快离开。

        随后,她怕杨大郎不明白,又极其郑重地说道:“你让他们径自安置吧,莫为三丫操心。”

        在单雅看来,这已经是比较明确的暗示了,毕竟旁边儿还有忠义侯府的侍从的。

        杨大郎听了,瞅着单雅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前面就要进城了,你……照顾好自己。”

        单雅看着他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放心吧,三丫晓得。”

        马信宝见单雅跟杨大郎说完了,才看着她安慰地说道:“三丫,信宝和大哥跟着你一起进府,你就放心吧,至于你大姐和小石头他们,大哥也已经做了安排,让他们住在我家京城的宅子里,不过他们好像……”

        单雅听了,当即便明白了。

        大姐跟马信宁闹成那般样子,又怎会愿意接受他们的帮助呢?而自己的本心倒是希望大丫他们能够就此离得远远的,到一个再也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

        因此,她忙瞅着马信宁点了点头,以示谢意。

        随后,她便看着马信宝真诚地笑着说道:“信宝,三丫在此谢过,至于大姐他们,就让他们随意安排吧。”

        单雅跟马信宝认识三年,知道他的性子虽然乖张,但是对看得过眼儿的人,倒是真心的好,想来这一路上,他没有少帮着大丫他们吧。

        因此,她才专门对马信宝说了这番话。

        马信宝的本意是让单雅劝一下大丫,就让他们住在京城他家的宅子里。

        他见单雅如此说,正想再劝的,却猛然被马信宁打断说道:“信宝,前面就要进城了,快别磨蹭了,有话进城在说。”

        马信宝立马扭脸往前一瞧,可不是,已经能看到城门了。

        他扭脸儿在看身旁儿的侍从,见他正一脸焦急地看着他们,遂忙瞅着单雅说道:“三丫,马上就进城了,咱们进城再说。”

        他说着,便赶忙打马离开了单雅坐得马车。

        接着,单雅坐得马车便朝着城门疾奔了起来。

        很快地,他们便进了城。

        单雅在轿子里正暗自祈祷着大丫听了自己的话,没有带着小石头和二丫进城的,忽然听到自己的车旁儿一阵叮当作响。

        她忙挑开帘子一瞅,见来得竟然是杨大郎,登时就急了,瞅着他急切地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可是有事儿?”

        杨大郎见单雅的窗帘挑开了,忙瞅着她憨憨地笑着说道:“三丫,大丫姐让大郎哥给你带一句话,跟你在一起,一家不分离。”

        单雅闻言,心里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又暖又心酸。

        杨大郎却径自说道:“大丫姐让你放心,还让大郎哥特意告诉你,你是有娘家的人,万事多想想,另外,进了城之后,我们有地方住,让你莫担心,等安置妥当,我们会通知你。”

        他说着,见单雅的情绪有点儿沉闷,本想安慰几句,又知道不是时候,遂忙看着单雅郑重地说道:“三丫,好好保重。”

        单雅见了,顿时感到自己的心里是酸甜苦辣,遂瞅着杨大郎点了点头说道:“好,你们也保重。”

        杨大郎听了,又看了单雅一眼儿,便打马跑回去了。

        单雅此时倒不好再把头探出窗口看了。

        毕竟她现在正走在京城的大街上,若是探出头去,被忠义侯府的人瞧见了,还不知道私底下怎么说她的。

        单雅的心里沉甸甸的,一是为了大丫他们的安全,二则是为了安北侯府满门三百多口的冤屈。

        就在单雅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时候,忽然感到马车猛然停了下来。

        随后,她便听到一阵敲车门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请姑娘下车上轿子。”

        单雅这才意识到,或许已经进府了,遂敢忙伸手打开了车门。

        就瞅见两个穿戴得一模一样的丫鬟站在车旁儿。

        其中一个丫鬟见车门打开了,立马笑着上前说道:“姑娘,已经进府了,二门车进不去,所以……”

        单雅闻言,忙探身出来跳下了车。

        那两个丫鬟本想伸手来搀扶的,见单雅径自跳了下来,不由相互看了一眼儿,打了一个眼色,又忙忙地缩回了手。

        单雅知道她们看不起自己,遂只当做没看到,往前走了几步,静静地等待着……

        那两个丫鬟见了,心里倒有些儿纳闷,见单雅不言不语,倒是一个乖巧的,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儿,转而想着唐老夫人还等着的,可不能丢了这个好差事儿,遂忙对着后边儿摆了摆手。

        不一会儿,四个粗使婆子便抬着一顶轿子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丫鬟伸手去挑轿帘,另一个丫鬟则看着单雅低声说道:“请姑娘上轿。”

        单雅见了,点了点头,随后便径自坐进了轿子里。

        单雅两世加起来,根本没坐过轿子,好在她有思想准备。

        可是,即便她有准备,待轿子抬起来的时候,仍感到自己好似失了重心一般,遂敢忙伸手稳稳地抓住了扶手,心里则暗自嘀咕着,看来这抬轿子的不是个好的。

        自己虽然从来没坐过轿子,可坐过过山车、摩天轮啊,那些儿可比坐轿子难度大多了,如今他们抬着故意这么颠来倒去的,想来是被人指使的吧?

        单雅的心里本就对自己进忠义侯府不感冒,此时更是感到腻味儿。

        她想到宅门里的阴私、算计,心里烦得不行。

        唉,谁愿意天天跟人斗心眼儿啊?

        她如今既然进来了,只能逼着自己处处多留个心眼儿了。

        毕竟,她还要想办法为安北侯府三百多口人伸冤的。

        单雅想到这里,忙压下了心里的火气,收敛了心神,暗自在心里嘀咕着,她才刚进府,下马威就来了,难道是忠义侯府里的唐老夫人专门给自己的下马威?

        单雅想到这里,不由摇了摇头,暗自思索着,唐老夫人之所以找自己来,可是为了救她的亲孙子唐名扬的命的,又怎会暗地里使绊子呢?或许另有其人了吧?

        想到这里,单雅便慢慢地冷静下来,心里嘀咕着,且不管是谁使得绊子,待见了人再说吧?这鬼侯府,谁愿意多呆呀?

        单雅这般想着,忽然感到轿子慢了下来,接着就听到方才跟自己说话的丫鬟笑着低声说道:“姐姐,人抬过来了。”

        随后,她便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知道了,换吧。”

        接着,单雅便感到抬着自己的轿子停住了,微微动了一下后,又继续往前走了起来。

        这一次,单雅感到轿子抬得很稳,根本就不用她伸手去扶扶手,径自端坐着就成。可单雅不敢大意,手仍是紧紧地拉着扶手。走了好一会儿,轿子便轻轻地稳稳地落了地,丝毫不颠簸。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