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没有这个人

第二百五十三章 没有这个人

        杏儿闻言,当即便是一怔,随后便看着单雅恭谨地说道:“姨娘,这药有些儿凉了,杏儿热一下,然后叫了桐儿姐姐她们进来一起服侍。”

        她说着,端着托盘就要出去。

        单雅见了,本想阻止的,可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打算一直在忠义侯府住下去,管那么多干嘛?凭白得罪了人、树了敌,且还不知道到底是谁,何必呢?

        反正自己在来得路上就想好了,进到忠义侯府之后,只要不牵涉到自己的切身利益,谁都不得罪;且决不参与忠义侯府的内斗,做个局外人、旁观者便是。

        若唐名扬醒了,让他给自己写一份休书休了就是;若他一命呜呼了,自己更是好办,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妾罢了,到时候求了唐老夫人,把自己放出去便是。

        她仍然可以与大丫、二丫和小石头开开心心地好好过日子。

        单雅这般想着,心里的火气却怎么压也压不下去,越发地郁闷起来。

        今天这件事不出事儿则已,若是出事儿了,定然会对自己十分不利的。

        单雅想着有人想假借自己的手对唐名扬不利,心里的火气往上窜得更猛了。

        她若是不反击一、二,岂不是让人以为她好欺负?

        想到这里,单雅忙看着杏儿阻止说道:“杏儿,你过来。”

        杏儿见了,身体蓦地一顿,随后回头瞟了单雅一眼,匆忙地解释地说道:“姨娘,药凉了失了药性就不管用了,奴婢热了立马就送来。”

        单雅闻言,登时往前走了一步,伸手碰了碰碗身,随后便神情温和地看着杏儿说道:“咦,我摸着药碗倒是刚刚好,你且把药放下,叫桐儿她们来服侍就是。”

        杏儿本来不愿,可架不住单雅看过来的眼神。

        最终她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慢慢地走到桌子旁儿,轻轻地放下托盘后,便径自匆匆地走了出去说道:“好,奴婢这就去叫几位姐姐来。”

        单雅直看着她出了屋门,才回了深思,瞅了桌子上放的托盘一眼儿。

        随后,她便又看向屋子门口,耐心地等着杏儿带着桐儿她们快回来。

        等了好一会儿,她也没能等到人,心里不由苦笑起来,转而瞅向床上静静躺着的唐名扬,不由低头思索起来。

        在海云镇的时候,她看唐名扬是一位沉稳、精明、腹黑、冰冷的人,为此还在心里给他起过两个绰号。

        如今,她怎的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啊?

        唐名扬哪里还有往日的沉稳与冰冷啊?难道是换了一个环境的事儿?

        单雅想到这里,不由低低叹了一口气。

        唉,也不知道自己要在忠义侯府呆多久,天天这般算计着过日子,实在是太累了,让自己怎么过啊?

        就在单雅一心为自己盘算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不由在心里思索着,莫不是杏儿叫了桐儿她们来服侍了?要真是这般,倒是自己看错她了。

        单雅想着,便径自抬起头来,朝着屋门的方向看去。

        待发现是枇杷带着几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她的心登时便放松下来,指着桌子上放着的托盘解释说道:“刚才有个叫杏儿的来过,说让喂世子爷喝药,我才来,怕照顾不好,让她去叫桐儿她们了,都走了有半个时辰了,她还没有回来。”

        枇杷闻言,目光当即便瞅向身旁儿的一个女子。

        单雅立马顺着她的眼光看了过去,见这个丫鬟打扮的稳重不失优雅,相貌长得也极好。

        随后,单雅就见这个丫鬟径自站了出来,瞅着自己疑惑地问道:“见过姨娘,奴婢就是桐儿,你刚才说杏儿来了?”

        她说着,便不能置信地看着单雅。

        单雅见了,看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她确实说她叫杏儿的,还穿着一身杏黄色的衣衫的。”

        她说着,一双大眼睛便定定地瞅向桐儿。

        桐儿听了,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径自沉思了一会儿,瞅着站在她身旁儿的丫鬟询问说道:“双儿,咱们府里可有叫杏儿的?桐姐姐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双儿听了,沉思片刻,随后也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桐儿姐姐,双儿也不记得啊,反正咱们院子里是没有叫杏儿的。”

        她说着,便径自看向桐儿。

        桐儿见了,遂又瞅向枇杷。

        枇杷想了片刻,看着她们说道:“枇杷也不记得府里有这么一个人啊,回头问问管事吧?不过倒是怪了,既然她不是你们院子里的,怎能进到世子爷的屋子里呢?”

        她说着,便疑惑地瞅向桐儿。

        桐儿听了,不由苦笑地说道:“枇杷姐姐,你是知道的,世子爷可是今儿中午才挪回来的,想来是哪里疏漏了吧?回头李嬷嬷来了,桐儿立马跟她说说。”

        枇杷闻言,当即便看着她不满地说道:“回头说,回头是什么时候啊?现在还不快派人去查,看看到底是哪里的疏漏?”

        桐儿听了,顿时醒过神来,瞅了双儿一眼儿,便要奔出去,却猛然想到什么一般,看着枇杷低语着说道:“枇杷姐姐,马上就到世子爷喝药的时候了,送药的就要来了,要不然……”

        枇杷见了,当即便看着桐儿和双儿说道:“屋子里这么多人,难不成就你们会伺候世子爷?即便是屋子里只有你们两个人了,也可以留下一个人、另一个人去通知李嬷嬷查啊,难道还非要秤不离砣、砣不离秤的一起去么?”

        桐儿见枇杷如此说,当即便认错说道:“枇杷姐姐你莫急,怪桐儿失了主张。”

        她说着,便扭脸看着双儿径自说道:“双儿,你快去通知李嬷嬷彻查这件事,我留在这里,帮着姨娘伺候世子爷吃药。”

        双儿听了,立马点了点头奔了出去。

        桐儿则敢忙跟着她来到门口,径自嘀咕着说道:“怎么送药的桃儿还不来呢?这都快过世子爷吃药的时辰了。”

        她说着,便扭脸看向枇杷。

        枇杷此时正看着单雅介绍带来的丫鬟说道:“姨娘,这是老夫人特意给你挑得两个使唤丫鬟。”

        她说着,便伸手指着两个身穿青衣的女子说道:“这个叫青梨,那个叫青杏。”

        单雅见了,心里话,这两个倒是好认,青梨高一些儿、壮一些儿,青杏低一些儿、弱一点儿,两个人一个看着稳重,一个看着机灵。

        她想着,便瞅着枇杷点了点头。

        枇杷见了,忙看着单雅解释说道:“目前就由她们两个和枇杷一起服侍你,回头等老太太挑好了人,还会送过来的。”

        单雅听枇杷这么一说,心里立马明白了。

        自己乍来忠义侯府,只相信她们便是,至于其他人,且先靠边儿站吧。

        她想到这里,忙看着枇杷点了点头。

        单雅又勉励了青梨和青杏几句,随后便吩咐她们出去了。

        枇杷见桐儿一直站在屋子门口,不由疑惑地问道:“桐儿,不是已经快过了世子爷吃药的时辰了么?怎的送药的还不来呢?”

        桐儿听了,茫然地摇着头说道:“桐儿也不知道,方才已经让福儿去催了。”

        单雅见了,故作迷糊地伸手指了指桌子上的托盘说道:“药不是在那里么?怎的还……”

        桐儿见了,猛然摇了摇头说道:“这碗药都不晓得是谁送来的?怎能随便喂世子爷喝呢?”

        她说着,便又朝着门口张望了一下,猛然瞅见福儿奔了过来,忙焦急地问道:“福儿,怎的去了这么久?药呢?”

        福儿此时跑得气喘吁吁,断断续续地着急回道:“桐儿……姐姐,桃儿……倒在小厨房……里了,药都……熬糊了,世子爷……没法用了,要等一会儿了。”

        枇杷听了,立马看着福儿焦灼地追问说道:“桃儿怎会倒了呢?她现在可醒了?”

        福儿听了,忙忙地摇了摇头,随后才解释说道:“李嬷嬷已经过去了,正在查问的。”

        桐儿闻言,不由瞅着桌子上托盘里的药碗说道:“怎么今儿竟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这碗药到底是谁送来的呢?”

        她说着,眼睛便又定定地看向单雅。

        单雅见了,心里倒有点儿恼了。

        自己才进忠义侯府,连半天的时间都不到,就如此步步紧逼,莫不是有人专门针对着自己么?

        她想到这里,人倒越发冷静下来,状似没听到一般,径自看向唐名扬。

        枇杷见桐儿径自看着那碗药出神,不由也沉思起来。

        前些儿天,世子爷唐名扬可一直是住在老夫人的静怡苑的,今儿才搬过来,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怎的就出了这么多的事儿呢?

        她想着,便径自走了出来,跟唐老夫人汇报去了。

        桐儿见没人接她的话茬,枇杷又转身出去了,忙回身看着福儿嘱咐说道:“福儿,你让小厨房快熬了药来,莫要误了世子爷吃药的时辰。”

        福儿听了,立马转身跑了出去。屋子里此时就剩下单雅和桐儿了。桐儿瞟了单雅一眼儿,径自走过来低声说道:“姨娘,世子爷的药怕要晚会儿喝了,你可还记得送药的人的模样?方才桐儿仔细想了,府里好像根本就没有叫杏儿的丫鬟。”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