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答允一件事

第二百五十四章 答允一件事

        单雅闻言,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低低叹了一口气。

        当时叫杏儿的丫鬟走得时候,她就感到奇怪,好好的药为什么一定要端走呢?况且自己摸过那个碗以后,也是温温的、刚刚好啊。

        可此时在她看来,倒好似是有人专门演得一出戏一般。

        至于这个剧本最终的结果如何?

        她多少倒是能猜到一些儿。

        不就是针对床上躺着的那个人,自己不过是顺带罢了。

        因此,单雅听了桐儿的话,忙装作无措地看着她。

        桐儿见了,不由好心地低声安慰说道:“姨娘,你也莫急,虽然只有你知道这个碗,只要回头咱们找人画下她的画像,想来定然是跑不了的,兴许啊,她告诉你的是假名呢?”

        单雅闻言,不由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李嬷嬷便奔了进来,与单雅见过礼之后,又探身看了看唐名扬,见他径自沉睡着,才看向桌子上托盘里的碗,伸手指着问桐儿道:“桐儿,就是这个碗么?”

        桐儿听了,便扭脸儿看着单雅。

        单雅见了,不由疑惑地看向李嬷嬷。

        李嬷嬷见了,径自低声问道:“姨娘,叫杏儿的丫鬟送来的便是这个碗么?可有人动过?”

        单雅见了,摇了摇头,瞅着李嬷嬷说道:“是这个碗,进了屋之后,倒不曾有人动过。”

        李嬷嬷见了,这才瞅着单雅继续说道:“姨娘,方才老奴仔细打问过了,府里没有叫杏儿的丫鬟,只怕是冒名的,老奴这就去跟老夫人回禀去。”

        桐儿听了,瞥了单雅一眼儿,随后便瞅着李嬷嬷疑惑地重复问道:“李嬷嬷,府里真得没有这个人么?”

        李嬷嬷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府里根本就没有叫杏儿的丫鬟。”

        她说着,便径自瞅着桌子上放的托盘对跟来的人说道:“你们且守好了,嬷嬷这就跟老夫人回禀去。”

        说着她正要迈步往外走去,却猛然听到门外有人高声叫道:“老太太到。”

        单雅闻言,当即便站了起来,心里却有着莫名的悲愤。

        这算什么事儿啊,她进忠义侯府第一天,就这么多事儿,日后,只怕更难安宁了?

        单雅心里虽然这般想着,却敢忙故作羞怯地走到门口,迎接唐老太太。

        自从枇杷离开后,单雅便想到唐老太太会过来。

        事已至此,虽然不关自己的事儿,可自己已经被牵连进去了,且先静观其变、如实相告就是。

        唐老太太走进来后,先仔细打量了唐名扬一会儿,见他仍在沉睡,眼神不由严厉地闪了闪,随后便径自坐在了一旁儿的椅子上。

        待她坐好后,眼睛锐利地扫了屋子里的人一眼儿,落在桌上托盘里的碗上停留片刻,最后便落在单雅的身上。

        她盯着单雅看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问道:“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单雅听了,便把礼成、枇杷走出屋后发生的事儿细细地说了一遍儿。

        唐老太太听了,沉吟了片刻,随后便瞅着李嬷嬷问道:“桃儿又是怎么回事?她如今可醒过来了?”

        李嬷嬷听了,立马禀报说道:“回禀老夫人,方才桃儿已经醒过来了,还有跟她一起烧火的两个粗使丫鬟也醒了,奴婢这就传么?”

        唐老太太看着她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桃儿带着两个粗使丫鬟便进来了。

        单雅瞟了一眼儿,见她的头上鼓了一个大包,想来是有人在背后下手打的吧。

        唐老太太见了,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看着桃儿径自问道:“你且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若有半句假话,什么下场你是知道的。”

        桃儿惶恐地忙忙磕着头回禀说道:“老太太,桃儿不敢,桃儿当时正在专心给世子爷熬药,忽然感到头上一痛,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后,自己已经在另一个屋子了,桃儿不敢有半句假话。”

        唐老太太又问了两个一起来得粗使丫鬟,均是如此说话。

        唐老太太打量着她们三个,过了好一会儿,才瞅着其中的一个粗使丫鬟沉声说道:“你们三个既然在同一个屋子里,就没有看到来得是几个人以及他们的模样?”

        那个粗使丫鬟见了,忙忙地摇着头说道:“老太太,奴婢刚瞅到一个黑色的鞋子,随后便不省人事了。”

        唐老太太听了,便径自瞅向另一个粗使丫鬟。

        那个粗使丫鬟见了,忙忙惊慌地回禀说道:“回禀老太太,奴婢只瞅见了一个黑色的裤腿,然后便人事不知了,在奴婢昏倒前,正瞅见桃儿姐姐倒在地上。”

        唐老太太听了,不由沉吟起来。

        这时候,枇杷走了进来。

        枇杷径自来到唐老太太的身旁儿,趴在她的耳边儿低声嘀咕了几句。

        随后,唐老太太便震惊地看了枇杷一眼儿,脸上越发凝重起来。

        唐老太太思忖片刻,眼睛又看着单雅。

        随后,唐老太太才看向李嬷嬷吩咐说道:“广寒苑一直都是你在管着的,如今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难辞其咎,罚你一年的月例银子,若是再敢吊以轻心,自己看着办吧。”

        李嬷嬷见了,敢忙诚惶诚恐地磕头说道:“老太太,老奴定然会管好院子的。”

        唐老太太见了,看着她点了点头,随后便吩咐把守院门的人统统换了,并给院子里的丫鬟、小厮们都排了班。

        忙完这些儿,她才看着单雅嘱咐说道:“你虽嫁进来了,人却不熟,有事儿只管吩咐枇杷和青梨、青杏便是,若是世子爷能醒过来,你日后自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单雅闻言,不由瞅着唐老夫人喃喃地说道:“老太太,三丫不要什么荣华富贵,只希望老太太能答允三丫一件事。”

        唐老太太听了,移开的眼神不由又落在了单雅的身上,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不由讥讽地一笑,看着她径自说道:“答允你一件事?莫非你还妄想着要扶正?”

        她说着,便紧紧地盯着单雅的眼睛说道:“这个我是不会允许的,你嫁进来既然做了姨娘,就不要有非分之想,可明白?”

        说到最后一句,她的语气不由严厉起来。

        单雅听了,心里不由感到一阵好笑。

        在这个算计来算计去的侯府,她可不愿意久呆,更别说扶正了,她从来就没有这般想过。

        单雅看着唐老太太镇定地摇了摇头,毅然正色地说道:“三丫从来没有非分之想,说句实话,要不是被你们强摆着给他冲喜,三丫是绝不会进这个门的。”

        唐老太太听了单雅的话,不由眯了眼儿仔细打量起她来。

        单雅见了,心里话,原来唐名扬喜欢眯眼睛,竟然是跟他祖母学的啊。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唐老太太才沉声问道:“说吧,到底想让我答应你一件事什么事儿?若是出格的,我可是不允的。”

        单雅听了,微微笑着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就是三丫的姐弟不放心,跟着一起来了,三丫想经常出府看他们罢了。“

        她说着,神情便异常郑重地看着唐老太太说道:“因此,三丫说得这件事,就是希望老太太能够允许三丫自由出府。”

        唐老太太听了,不由一怔,随后看了单雅好一会儿,才沉吟地说道:“就是这个,没有别得了?”

        单雅当即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了,就这一件事。”

        唐老太太听了,身体蓦地一松,瞅着单雅哑声说道:“既然你的姐姐弟弟们来了,咱们可丑话说在前头,你们不许以忠义侯府的名义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若是你们做了让我知道了……”

        单雅闻言,登时就看着唐老太太摇着头断然说道:“放心,三丫的姐姐、弟弟们向来有自知之明,自会靠着自己的本事吃饭。”

        她的心里还有一句话,却是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不屑用忠义侯府的势。

        好在她想到自己如今呆在忠义侯府,还需要唐老太太的庇护,话到了嘴边儿,又强自咽了下去。

        唐老太太听了,眼里登时便闪过一道光芒,随后便看看她嘲讽地说道:“说话别闪了舌头,告诉你,这碗药的事儿还没有完呢?等我真正查明了,咱们再细细说。”

        单雅听了,眉头立马皱了起来,瞅着唐老太太镇定地说道:“老太太,三丫今天是第一天进府,除了老太太给三丫派的枇杷,其余人都不认识,在杏儿来之前,三丫也只是坐轿和拜见老太太的时候,见过府里的丫鬟和嬷嬷,但真正认识的却只有枇杷,老太太尽管查。”

        唐老太太听了单雅这话,不由盯着单雅看了好一会儿,才低语着说道:“我自会查得一清二楚的,事情到底如何?很快便会水落石出的。”

        她说着定定地看了单雅一眼儿。

        随后,她便扭脸儿看向琳琅吩咐说道:“端起托盘咱们走。”说着她便站了起来,看着李嬷嬷和桐儿等人严厉地说道:“好好服侍世子爷,若是再出什么幺蛾子,你们一个个可要仔细了。”她说着,便径自朝着屋子外面走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