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都不喜欢啊

第二百五十六章 都不喜欢啊

        单雅收拾好托盘,正准备送出去,枇杷却极有眼色地伸手接了。

        她正要退出去,忽然听到唐老太太说道:“你且等等。”

        唐老太太说着,便慈爱地看着唐名扬喜悦地说道:“扬儿,你还想吃什么,祖母这就让她们做去。”

        单雅在一旁儿听了,不由暗自嘀咕着,唐名扬一个月没怎么进食了,胃都空了,刚才不仅吃了一碗粥,先前可还喝了一碗水的,若是继续让他吃,只怕他的胃受不了的。

        她想到这里,便情不自禁地看着唐老太太说道:“老太太,久病之人要少吃多餐,他的胃空了很久,一次吃多了怕是不好。”

        唐老太太听了,顿时恍然地说道:“还真是老糊涂了,得亏了你提醒我,见到扬儿醒了,只顾着欢喜了,倒把这茬事儿给忽几了,唉”

        她说着,便看着唐名扬安慰地说道:“扬儿,你昏睡了一个月了才醒,先垫垫肚子,等到白天再继续吃,啊,到时候祖母一定让他们做你最喜欢喝得粥,好么?”

        单雅看着,感觉好笑的同时,又感到一阵暖心。

        好笑的是,唐老太太这般安慰唐名扬,倒好似是他缠着唐老太太非要吃一般,可实际上唐名扬根本就没要啊。

        暖心的是,唐名扬有这么一个祖母真心的关怀、疼爱着他。

        唐名扬听了是一阵的窝心,遂忙看着唐老太太感动地说道:“祖母,孙儿让您老人家担心了。”

        他说着,便仔细打量起唐老太太来。

        这一打量,唐名扬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瞅着唐老太太不安地说道:“祖母,你快回去歇着吧,天黑夜里冷,你这般……”

        琳琅听了,在旁儿苦笑地说道:“世子爷,你不知道,老太太听说你醒了,衣服都顾不得穿,就要来看你,好在琳琅硬给拦下了,匆匆给她穿上了外衣,便再也拦不住了,硬是要马上来看你。”

        唐名扬听了,心里更是愧疚,看着唐老太太低语着说道:“祖母,孙儿……”

        唐老太太见了,欢喜地看着唐名扬安慰说道:“祖母没事儿,看到你终于醒了,祖母的心里就踏实了。”

        唐名扬见了,眼中不由含了泪,瞅着唐老太太喃喃地低声说道:“祖母,你放心吧,孙儿、孙儿不会儿有事儿的。”

        唐老太太听了,瞅着唐名扬点了点头,随后欢喜地说道:“祖母的扬儿终于醒了,祖母这心就安安稳稳地放到肚子里了,你再好好睡一会儿吧,这离天亮还早的。”

        唐名扬听了,瞅着唐老太太呢喃着说道:“好的,祖母,你老人家也快回去睡吧,孙儿如今醒了,再不会昏睡了,您就放心吧。”

        唐老太太伸手拍了拍唐名扬的手,瞅着一旁儿的单雅笑着说道:“你说得事儿我答应了,忠义侯府的门你随时可以进出,不过有一件事你可一定记好了,那便是好好照顾扬儿,知道么?”

        单雅闻言,敢忙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三丫知道,谢老太太应允。”

        唐老太太这才站起身来,窝心地瞅了瞅唐名扬,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欢喜地低声说道:“扬儿,祖母明儿再来看你,你好好的歇息吧,争取早点儿好起来,啊”

        唐名扬哽咽地忙忙应了。

        唐老太太这才带着琳琅朝着外边儿走去,路过枇杷身旁儿的时候,又重复地嘱咐说道:“照顾好世子爷和姨娘,明白么?”

        枇杷听了,自然是敢忙点头应了。

        单雅忙忙地恭送唐老太太离开了,才又走了回来。

        她带着枇杷一进门,就瞅见唐名扬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看了过来,忙回身瞅了瞅枇杷,意思是让她过去服侍唐名扬。

        枇杷犹豫了片刻,敢忙上前福了福身,低声问道:“世子爷,枇杷来了,您可是有什么需要?”

        她可是知道,这位爷平日里很少说话。

        他即便是到了唐老太太屋子里,也是唐老太太问一句,他回答一句,主动说话,那可是极少的。

        唐名扬见了,闭了闭眼儿,随后看着枇杷低声说道:“你下去吧。”

        枇杷听了,敢忙应了一声,忙忙地退了下去。

        待她走到门边儿,还颇为细心地帮着把门关上了。

        单雅见了,心里唯有苦笑。

        本来她还想着有枇杷在这里,让枇杷服侍就是了,可此时见唐名扬让枇杷走了,看来他是要自己亲自服侍了。

        单雅的心里即使是再不愿意,可谁让自己如今做了唐名扬的姨娘呢?

        服侍倒是可以,可若他有了什么不妥的心思呢?

        那可不成。

        单雅想到这里,便静静地站在原地没有动。

        唐名扬见了,不由闭了眼儿。

        单雅静静地站了好一会儿,见唐名扬没有说什么,便径自朝着软榻走去。

        忽然,她听到唐名扬低声说道:“三丫,你过来。”

        单雅闻言,心登时便提了起来,思忖了片刻,让自己稳了稳心神,才转过身来,瞅着唐名扬低声问道:“世子爷,有什么,尽管吩咐。”

        唐名扬的眉头不由皱了皱,瞅了单雅好一会儿,才不耐烦地低喃着说道:“你过来。”

        单雅心里不由哀嚎着,你刚醒过来,难不成就想……就不怕你的身体雪上加霜么?

        她这般想着,便定定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尽量把声音放平说道:“世子爷,你今儿刚醒,还是好好歇息吧,一切等身体好了再说。”

        她说完,便静静地倾听着,希望唐名扬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可是,唐名扬好似非要跟单雅做对一般,径自沉声重复地说道:“你过来。”

        单雅听了,不由苦恼地伸手抚上自己的额头,焦急地思索着,他这才刚醒过来,怎的就如此急呢?不该啊。

        不成,不能随了他的性子。

        若是自己真得跟他有了什么害了他,最终受罚的怕是只有自己,说什么也不成,更何况自己根本就不想在忠义侯府呆的。

        单雅想到这里,也顾不得他的身份是世子爷了,径自低声拒绝说道:“不成,你刚醒过来,还是好好休息吧,三丫也困了,睡吧。”

        静默了一会儿,单雅才听到唐名扬喃喃地低语着说道:“哦,原来你竟是喜欢攀附忠义侯府的啊,既是这样,日后就不要说是忠义侯府逼你嫁进来的话。”

        单雅闻言,当即就恼了,回身瞪着唐名扬低声恼怒地说道:“你以为谁都愿意来你们府上啊?算计来算计去,活活把人给算计死,三丫根本就不稀罕。”

        唐名扬见单雅这般样子,不由咧了咧嘴儿,嘟囔着低声说道:“那爷叫你你还不过来?”

        单雅听了,暗自思忖了一会儿,随后便往前走了几步,瞅着唐名扬低语着问道:“什么事儿?你说吧。”

        唐名扬见了,闭了闭眼儿,瞅着单雅低语地说道:“这门亲事你不喜欢吧?”

        他说着,便径自看着单雅。

        单雅听了,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她本身就不喜欢忠义侯府的氛围,加上一进门就被人陷害了一把,哪里有自家的生活氛围舒服啊。

        唐名扬见她毫不避讳地直接点头,心里倒有点儿不舒服起来,自家什么都有,她凭什么如此嫌弃。

        好在这个念头一瞬间便过去了,他看着单雅定定地低声说道:“我也不喜欢。”

        单雅闻言,心中当即一喜,瞅着他压住心里的欢喜,径自苦笑地低声说道:“哦,原来你也不喜欢,看来咱俩都不喜欢啊,不过已经这样了,你看……”

        唐名扬见了,心里不由忿忿着,你装得还***回事,明明不喜欢,还说得好似事不关己一般。

        他想到这里,便沉吟起来,竟然一言不发。

        单雅见了,心里虽然有点儿急,可想着这里毕竟是忠义侯府,不是自己家,还是先稳住神吧,且看看唐名扬到底要如何。

        她这般想着,便沉住气,定定地瞅着唐名扬低声说道:“咱们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世子爷,你的想法是……”

        唐名扬瞥了单雅一眼儿,随后便径自低声说道:“这里是忠义侯府,爷是没什么啊,住在哪里都是习惯的,随意就好。”

        他说着,便又闭上了眼睛。

        单雅闻言,心里不由堵了一口气。

        她想了片刻,罢、罢、罢,趁着现在他有精神,自己还是想什么说什么吧,早把事情定下来,自己也好早日脱离苦海啊。

        单雅想到这里,便径自看着唐名扬压低声音说道:“咱俩既然相互都不喜欢,不如你写一封休书给我,待你完全好了,咱们便分道扬镳,如何?”

        唐名扬闻言,闭着的眼睛不由慢慢地睁开了,定定地瞅了单雅一眼儿,低声拒绝说道:“不行,若是被祖母知道,只怕会……这个现在绝不成。”

        单雅听了,不由感到一阵泄气。随后,她的眼珠一转,立马看着唐名扬低语着说道:“现在不写休书也成,要不咱俩先定个君子协定吧?如何?”唐名扬闻言,眼睛登时便看了过来,瞅着单雅疑惑地低声说道:“你一个乡下丫头片子,还知道什么是君子协定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