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可恼攀比心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可恼攀比心

        大丫见了,敢忙笑着解释说道:“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你第一次跟着三丫回来,随意就好。”

        她说着就要帮着青梨打水洗漱。

        青梨见了,哪里敢啊?遂急忙伸手要接大丫手里的勺子,笑着连连说道:“你可是姨娘的大姐的,青梨哪能让你帮着倒水啊?青梨再随意,也不能这么过分的。”

        大丫见了,便笑着把勺子递给了青梨,并嘘寒问暖与她说起话来。

        单雅听了,心里则是一阵阵地感动。

        大丫对青梨这般好,还不是为了自己在忠义侯府住着,有个贴心人么?

        单雅想到这里,眼眶顿时湿润了。

        她眨了眨眼睛想忍住。

        可是,那眼泪却自有意识的一个劲儿地往眼眶涌去。

        单雅敢忙拿起布巾,低着头就着盆子洗起脸儿来。

        单雅要把这些儿深深地刻在心底,她不能让大丫发现自己流泪。

        不然自己若是回到忠义侯府,大丫定然是不放心的。

        单雅洗好脸儿,看着对自己如此关心的大丫,心里顿时被温情填满了。

        她不由在心里低喃着,有这样的家人,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单雅顿时感到自己的身上充满了活力,不再畏惧忠义侯府某些儿人的陷害,也不再怕进忠义侯府了,心里倒感到一阵坦然。

        有这样的亲人后盾,单雅又有何惧怕呢?

        待吃完早饭,众人正商量着想要去看院子的时候,看门的来报说,忠义侯府的马车已经到了。

        小石头听了,立马奔过来拉着单雅的手,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单雅见了,伸手把小石头紧紧地揽在怀里,笑着安慰他说道:“小石头,咱们如今都在京城,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再者说了,三姐只要有时间,便会回来看你们的,小石头这么可爱,三姐可是会日日想你的。”

        小石头听了,虽然仍然很是不舍,可他知道,三姐毕竟是要回府的,毕竟她现在已经嫁人了。

        单雅见小石头噘着嘴巴,不甘不愿地看着自己,磨磨蹭蹭地点了点头,立马笑着安慰他说道:“这一次二姐可是给你带了纸和笔的,你好好练字,回头三姐回来,可是要检查的。”

        小石头听了,瞅着单雅敢忙认真地点了点头。

        单雅见了,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欣慰。

        其实,从心里说,单雅才回来一天,她也是不愿意回去的。

        可这次毕竟是她第一次出府,还是早早的回去比较稳妥,遂忙笑着看向大丫、二丫和小石头、杨大郎说道:“大姐、二姐、小石头、大郎哥,三丫这就回府了,家里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了。”

        大丫忙看着单雅不舍地点了点头说道:“三丫,放心吧,我们会安排好的,你在府里安心,明白么?”

        单雅的心里很清楚,大丫指的是什么。

        她忙看着大丫点了点头说道:“大姐,放心吧,三丫在府里会很好的。”

        她说着,瞅见青梨携着青杏的手远远地走了过来,忙走出了屋门,笑着回头对着大丫、二丫、小石头和杨大郎点了点头。

        随后,她毅然转身,朝着院子里快步走去。

        当她来到青梨和青杏面前的时候,两个人忙忙地对她俯身见礼。

        单雅笑着温和地说道:“起吧,咱们这就回侯府。”

        大丫从后边儿追了上来,笑着拿出一份礼单,看着青梨说道:“青梨姑娘,这是我们家给忠义侯府准备的一份儿回礼,虽然比不得贵府的贵重,但好歹也是我们的一片心意,还请你代为收下。”

        青梨的眼睛立马看向单雅。

        没有单雅的允许,她又怎敢随意接过啊?

        单雅见了,看着不知所措的青梨立马笑了,温和地说道:“你先拿着吧,待回到忠义侯府,呈给老太太就是。”

        青梨听了,这才伸出双手,恭敬地接了。

        随后,杨大郎便提着礼盒径自朝着门外忠义侯府的马车飞快地走去。

        一路疾行,走了约半个时辰,单雅便回到了忠义侯府。

        待马车来到外院停下,单雅便下来马车。

        她刚刚站稳,就听到一个柔婉的声音笑着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单姨娘啊,一大早的,这是去哪儿了?”

        单雅听着声音,就知道来人是田月婵,不由暗自疑惑着,这里可是外院,田月婵怎的一大早便来了这里呢?

        单雅的心里虽有疑惑,脸上却丝毫不显。

        她含蓄地看着田月婵笑着答非所问地说道:“表小姐这是准备出门么?快去吧,莫要误了时辰。”

        单雅说着,便径自四下里打量了一下,见唐禄正对着一顶轿子摆手,意思是让它们快点儿过来,便径自朝着那台轿子飞快地走去。

        田月婵见了,心里不由动了气,盯着单雅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唐禄见了,敢忙奔了过来,瞅着田月婵笑着说道:“请表小姐上马车吧,如今正好有车了。”

        田月婵见了,心里倒是明白了,自己自小便寄住在忠义侯府,这些儿奴才可不能得罪了,尤其唐禄还是管事,

        若是自己得罪了他们,就等着穿那说不出口的小鞋吧。

        要是得罪得狠了,只怕自己在忠义侯府再难住下去了。

        因此,她听了唐禄的话,敢忙露出笑脸儿说道:“唐管事,你客气了。”

        她说着,便对着身旁儿的丫鬟雪碧使了一个眼色。

        雪碧当即便明白了,立马拿出一个荷包递给唐禄笑着说道:“请唐管事吃茶。”

        唐禄见了,本不想接的。

        可他深深地知道,这个田月婵最是小气。

        虽然她是田姨奶奶的侄孙女,在府里的地位却很是超然的。

        自从安北侯府满门被先帝下令抄斩之后,世子爷唐名扬自小定得娃娃亲便再没了下文。

        田月婵与世子爷唐名扬自小一起长大,两人的情分又不一般,曾一度传出她会成为世子爷唐名扬的嫡妻的,最少也会是个平妻的。

        虽然田月婵的身份儿没有那么高,可架不住她有一个一心为她着想的姑奶奶啊。

        再说了,她平时又时时处处注意,倒也赢得了下人们的一片赞扬声。

        不过,唐老夫人知道这些儿流言之后,倒是狠狠地整治了一番府里的下人。

        从此后,下人们倒再也不敢乱嚼舌头了。

        可不管怎么说,田月婵也不是自己能得罪得起的人啊。

        虽然自己一直忠心于唐老夫人,可自己毕竟是一个下人,明面上说什么也不能得罪了田月婵啊。

        他想到这里,忙不动声色的收了,笑看着田月婵说道:“谢表小姐的赏,请上马车吧。”

        田月婵见唐禄收了荷包,心里暗自得意,你不是唐老夫人的人么?还不是见钱眼开,唉,这个世界还是银子和权利最管用啊。

        她想到这里,眼中厉芒一闪,倒越发的下定决心,要爬上世子夫人的宝座了,若是实在做不了嫡妻,能做个平妻也成啊。

        田月婵这般想着,脸上越发亲切地看着唐禄笑着说道:“好的。”

        她说着,正要爬上马车,猛然想到单雅刚刚坐过,遂又忙忙地退回身来,瞅着唐禄笑着说道:“唐管事,我可是正经主子的,跟那什么姨娘可是没法比的,你就让我坐这辆马车出去么?”

        唐禄听了,心里顿时感到一阵腻味儿。

        自从老侯爷下落不明后,府里的马几乎都被唐老夫人派出去了,至今老侯爷下落不明,那马可是还没回来的。

        他想着,便赶忙看着田月婵细细解释了。

        田月婵听了,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指着那辆朴素的马车不屑地说道:“这是单姨娘坐得马车,我可是正经小姐,哪儿能坐这辆马车啊?唐管事说是不是?”

        唐禄听了,顿时感到一阵恶心,心里话,你可不是忠义侯府正儿八经的主子,不过是寄住在忠义侯府罢了,如今倒摆起忠义侯府小姐才有的款儿来,哼,还真是不知羞耻。

        若真论起来,你还比不得单姨娘呢?

        不管怎么说,她可是救了世子爷唐名扬的命的,你不过就是小时候跟在世子爷唐名扬的后边儿追着他玩的人罢了。

        唐禄的心里虽然这般想,脸上却丝毫不显。

        他看了田月婵一会儿,很是为难地辩解说道:“表小姐,府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先前你也坐过这辆马车的,不是挺好的么?”

        田月婵听了,不由噘了嘴儿,瞅着唐禄思忖着说道:“唐管事,先前是先前,现在是现在,谁让这辆车被人坐过了呢?”

        唐禄听了,心里不由气恼地嘀咕着,得,这就攀比上了,若是重新换一辆马车,肯定要耽误工夫,且这里距离马车的所在也要一会儿功夫的,唐老夫人又一直主张府里节俭,若是被她知道了,自己一顿训怕是少不了的。”

        就在唐禄左右为难的时候,柳姨奶奶院子的人突然来说,柳姨奶奶也要出府去。

        唐禄顿时更加为难起来。

        府里如今能动的就只有两辆马车。一辆稍微豪华点儿的马车,是留给唐老夫人出府用的。毕竟她是老侯爷的嫡夫人,该有的脸面还是要做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