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狐狸的笑容

第二百七十七章 狐狸的笑容

        雪霜听了,倒是一阵气憋在心口。

        要知道,她从进来到现在,可是一句话还没说的,雪碧究竟哪只耳朵听到自己的声音了?

        雪霜想着,正要开口辩解,却见田月婵一边儿咳嗽,一边儿忙忙地对自己摆着手,便知道她怕自己跟雪碧呛起来,遂便紧紧地闭住了嘴巴,站在一旁儿。

        雪碧见了,一股无名火登时便涌上心头,看着雪碧就想发作,却猛然感到自己的手被田月婵紧紧地拉了一下,到嘴边儿的话只好咽了下去。

        等到田月婵咳嗽好了一些儿,又喝了水,才看着雪碧解释地说道:“不怪雪霜的,是我太急了,见她进来,便急着想问,竟然忘记口里还有刚放进去的糕点儿了。”

        雪碧听了,横了雪霜一眼儿,径自辩解地说道:“还是怪雪霜不够稳沉,她若是稳沉一点儿,小姐也不会被呛到。”

        雪霜的小嘴儿顿时噘了起来。

        田月婵见了,忙忙给雪碧打了一个眼色说道:“行了,她这也是知道我心急,才进得这般急的。”

        雪碧听了,本来还要强辩的,瞅见田月婵给自己使得眼色,只好闭上了嘴巴。

        雪霜的心里顿时是美滋滋的,她立马上前把从马婆子那儿打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跟田月婵细细说了一遍儿。

        田月婵听了,眼睛登时便欢喜看着雪霜说道;“你说得都是真得?世子爷见客了?”

        雪霜听了,开心地瞅着田月婵点了点头。

        随后,她不服气地瞥了雪碧一眼儿,瞅着田月婵兴奋地说道:“雪霜听了,很高兴,所以便想着回来赶快告诉小姐,没想到竟然害得……”

        田月婵见了,敢忙伸手安抚地拍了拍雪霜的肩膀,笑着开心地说道:“不关你的事儿,怪我自己太急了。”

        雪碧在旁儿见了,不仅没有田月婵这么好得心情,反倒更加替她担心起来。

        田月婵却笑着径自跟雪霜说道:“既然世子爷可以见客了,那咱们就下午去见他吧?”

        她说着,便径自沉思地低声说道:“上午他刚刚见过客人,肯定会累的,下午休息了之后,咱们再去见他。”

        田月婵说着,便抬起头看着雪霜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世子爷下午在院子里随意转转么?咱们就这个时候去,如何?”

        不等雪霜回应,雪碧就忙忙地插嘴儿说道:“表小姐,还是换个时候吧?马婆婆不是说了么,今儿来得少爷是唐老夫人的娘家人,他是远客,世子爷自然没有推拒的道理,但若是小姐去求见,本就在一个府里的,怕世子爷不会相见的,还是过几日吧,成么?”

        田月婵闻言,瞅着雪碧正要开口说话,却猛然瞅到一旁儿的雪霜,遂忙稳了稳心神,瞅着她笑着解释说道:“雪霜,这一趟你也累了,且先下去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雪霜听了,立马瞅着田月婵点了点头,并极有眼色地帮着她们关了屋门。

        然而,雪碧却根本没有走远。

        她瞅见门外没有旁人,忙静静地细听起来。

        就听到田月婵生气地对雪碧低声说道:“雪碧,你是知道的,父亲述职的时间眼看着就到了,这一日不跟世子爷说,我心里便一日没着没落的,咱们总要尽快试试吧?”

        雪碧闻言,登时就明白了,原来表小姐这么急着见世子爷唐名扬,竟是为了她父亲的官位啊。

        她想着,便赶忙悄悄地离开了。

        屋子里,雪碧听了田月婵的话,不由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小姐,世子爷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若是他的心里有你,怎会你一次次的去,他却一次次的拒绝呢?即便再不济,他若是心里有你,至少也应该见上一面的,小姐,你快醒醒吧?”

        田月婵听了,却径自瞅着雪碧摇了摇头,强辩地低声说道:“他不是病了么?哪儿有那么大的精力啊?行了,你别一天到晚在我的耳边儿呱噪了,我已经想明白了,下午必定要去见他的。”

        雪碧闻言,心里知道着急再怎么劝也是无用了,遂忙无奈地点了点头。

        随后,她瞅着田月婵沉默了一会儿,终是鼓起勇气说道:“小姐,雪碧就陪着你再试这一次,若是世子爷还是不见咱们,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田月婵听了,没好气地瞅了雪碧一眼儿,径自笑着拉了她的手劝说道:“好了、好了,雪碧,我能挺住的,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他若不见,自有他不见的理由,好了,如今都快到晌午了,你快去忙吧,让我也好好想一想,下午见到世子爷到底如何跟他说。”

        雪碧见田月婵如此,心里是一个劲儿的摇着头。

        她知道,此时若是自己再劝,田月婵也是听不进的。

        因此,她便赶忙打理起田月婵下午穿得衣衫和首饰来。

        按下忠心的雪碧不表,且说单雅跟着唐名扬进了屋子后,她刚刚坐下,就感到一对利目看了过来,敢忙抬头去瞧,那对视线却蓦地消失了。

        单雅虽然没看见究竟是谁,心里却已经明白,肯定是唐名扬的视线了。

        屋子里就他们两个人,不是自己,自然便是唐名扬了。

        若说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单雅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过了好一会儿,唐名扬才瞅着单雅笑着低声说道:“你画得画像还真是不错,竟然与真人一模一样。”

        单雅听了,心里不屑地嘀咕着,那是自然,不然前世不就白过了么?

        她心里虽然这般想着,嘴里却忙忙地谦虚说道:“让你见笑了,不过你既然说我画得象,是不是那个所谓的杏儿已经抓到了啊?”

        单雅说着,便径自看向唐名扬。

        唐名扬却径自笑着摇了摇头,瞅了单雅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哪儿会那么容易啊?你耐心等着就是。”

        单雅听了,无奈地瞅着唐名扬点了点头。

        她正要站起身离开,却瞅见唐名扬的笑容有些儿奇怪。

        她怎的越看越觉得唐名扬笑得狡猾呢?就好似他正在盘算着什么事儿,且已经胸有陈竹一般。

        单雅心里不由暗自嘀咕着,老狐狸,还真是狡猾。

        她想着,便站起来笑着说道:“好了,画像你也赞了,三丫也听了,没有事儿的话,三丫回屋里继续看书了。”

        她说着,便径自迈步朝着屋门走去。

        刚走出两步,单雅却猛然听到唐名扬笑着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现在走出这间屋子试试?”

        单雅闻言不由一怔,暗自嘀咕着,听着他的话怎的那么怪呢?

        她想着便扭回脸儿来瞅向唐名扬,发现他虽然仍是在笑着,可是那笑容自己实在是不敢苟同。

        单雅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唐名扬的笑容到底怪在哪里。

        那就是狡猾的狐狸的笑容啊。

        单雅的眼前闪过狐狸两个字的时候,感觉唐名扬的笑容自己倒是抓得极其准确。

        她想着唐名扬方才的话,心里颇为烦恼,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样的日子不是自己想要的啊?就快撑不住了啊。

        单雅不停地在心里哀鸣着。

        随后,她便收拾好心情,优雅地转过身来,瞅着唐名扬径自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低声问道:“有什么事儿你尽管吩咐?总说些儿让人莫名其妙的话干嘛?告诉你啊,我可不是你的奴才跟奴婢。”

        唐名扬谐戏地瞅着单雅笑了一下,随后便正了脸色,瞅着她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虽然不是我的奴才跟奴婢,却是我的姨娘,这个……我没说错吧?”

        单雅听了,火气登时便涌上了心口,心里忿忿地嘀咕着,以为谁稀罕呢?还不是为了给你冲喜,被逼着来的么?

        单雅想着,便狠狠地瞪了唐名扬一眼儿。

        随后,待她稍微冷静下来,便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忙稳了稳神,瞅着唐名扬风轻云淡地低声说道:“你可别忘了,咱们可是签了君子协定的。”

        唐名扬闻言,定定地瞅了单雅一会儿,随后便咧着嘴儿笑了起来,看着她径自低声说道:“你过来。”

        单雅听了,心中的警铃顿时大作,戒备地凑着唐名扬疑惑地问道:“干嘛?”

        唐名扬见了,稳稳当当地坐在椅子里,翘着二郎腿瞅着单雅说道:“让你过来,还能干嘛?你倒是快过来啊。”

        单雅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里径自嘀咕着,不行,决不能过去。

        她这般想着,便瞅着唐名扬径自低声说道:“有什么你只管说吧,我听着的。”

        唐名扬听了,嘴角儿微微一撇,嘲笑地说道:“我叫你过来啊,你应该听到了吧?”

        单雅听了,顿时有些儿恼了。

        这什么人啊,君子协定是白签的么?哼,偏不过去,谁知道你要干嘛啊?此时,还是离你越远越好。单雅想到这里,忙压下了窜涌的火气,瞅着唐名扬摇了摇头说道:“有什么事儿你只管说吧,咱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唐名扬见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瞅着单雅径自吩咐说道:”那好,你现在先把门关上,记住,关严实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