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两件换一件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两件换一件

        单雅见了,心里话,她该不会是去拿芫荽了吧?

        唐名扬则静静得看着单雅,眼睛异常地明亮,好似单雅的手一动,立马便能变出豆腐脑来一般。

        单雅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以为自己方才吃自家腌渍的小菜,沾到脸上了,敢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竟然什么也没摸到。

        她不由狐疑地瞅着唐名扬问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沾了菜么?”

        经过单雅这一问,唐名扬顿时回过神来。

        他怔了片刻,随后才发现,今晚的自己竟然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遂敢忙咳嗽了两声,尴尬地解释说道:“刚……咳嗽……咳不出的……缘故。”

        单雅闻言,也没有想太多,又打量起盆子里的东西去了。

        她甚至把放在盆子里的小磨盘取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端详了又端详。

        还真是精致啊,就是不知道管用不?

        若是真得管用,那它可就小巧、精致、美观和实用都占尽了,倒是日后的一个很好的收藏品啊。

        唐名扬看着神思中的单雅,再一次怔住了。

        他竟然发现今晚的单雅比以往的单雅都要美。

        直到枇杷回来欢喜地说道:“世子爷,姨娘,老夫人刚才说了,她就等着明早上好好地尝尝这新鲜出锅的豆腐脑了。”

        她说着,还举起手里的芫荽笑着说道:“喏,你们看,这可是老太太亲自去园子里摘的。

        唐名扬和单雅立马回过神来,两人看着枇杷齐声问道:“老夫人亲自去了?”

        枇杷听了,立马开心地点了点头,心里话,别说,世子爷跟姨娘还真般配,如今连说话都齐声说了,而单雅和唐名扬则互相对视了一眼儿,便立马转了视线。

        单雅稳了稳神,瞅着枇杷径自笑着说道:“成,枇杷,今儿咱们先抓几把豆子用水泡上,明儿早上起来再说。”

        枇杷闻言,立马爽快地应了一声,笑着欢喜地瞅着单雅说道:“姨娘,明儿早上枇杷帮你磨。”

        单雅见了,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成啊,快去泡上吧,明儿咱们还要早点儿起来的。”

        枇杷敢忙看着单雅点了点头,提着豆子便拿水盆泡去了。

        待到她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盆子。

        唐名扬见了,忙用手指了指书房说道:“把这些儿东西都放到书房去,明儿你们便在书房里磨吧。”

        枇杷闻言,立马怔住了。

        这可是世子爷从不让别人进的书房啊,今儿他怎的这么好说话?最令人诧异地便是他还主动提了出来。

        唐名扬则瞅着发愣地枇杷低声催促说道:“还不快端过去。”

        枇杷这才回过神来。

        她瞟了单雅一眼儿,遂忙忙地一手端着泡豆子的盆子、一手端着放磨盘的盆子就要朝书房走去。

        单雅见了,唬得敢忙伸手接了放小磨盘的盆子埋怨地说道:“你就不怕摔了么?到时候疼得可是你自己,怎么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

        枇杷闻言,心里登时感到一暖。

        府里除了唐老夫人和琳琅姐姐,有谁对她这般说过关心的话啊?

        因此,她敢忙看着单雅点了点头,感激地对着她笑了笑。

        单雅倒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她伸手接过盆子端着便进了书房。

        反正这里她已经不止一次的进来过了,此时倒是熟门熟路,径自把盆子放在了书桌上。

        枇杷跟着她放下后,担心地低声问道:“姨娘,放这里成么?这可是世子爷的书桌啊?”

        单雅闻言,不由笑着说道:“不过就是一张桌子,做了就是让人用的呀,不然可就失去了它的用途、成了废物的,其实东西跟人是一样的,久置不用,都会成为废物的。”

        枇杷听了,似明白非明白地瞅着单雅忙忙地点了点头。

        当单雅和枇杷走出书房的时候,唐名扬则径自对枇杷吩咐说道:“打盆水来,我洗洗这就睡了,你们也早睡,明儿还要一早起来的。”

        枇杷听了,立马欢喜地出去忙活了。

        单雅心里则嘀咕着,还算不错,知道人家明天要早起,便早早的睡下,不再缠着人陪了。

        她这般想着,便上下看了唐名扬一眼儿,见他此时也看着自己,不由出声笑着说道:“对了,方才你可是说过,若是我猜到,你便答应我一个条件的,可是当真?”

        唐名扬闻言,瞅着单雅的眼睛憋气地转向别处,冷然淡淡地说道:“自然当真,我什么时候说话不当真过?”

        单雅听了,眼睛登时便亮了。

        她瞅着唐名扬暗自欢喜地说道:“这可是你说得啊,可不许反悔?”

        唐名扬闻言,立马扭脸儿盯着单雅瞧了一会儿,神色越发有些儿冷地幽幽问道:“我何时反悔过?”

        单雅听了,不由与他对视了一眼儿。

        就这一眼儿,让单雅的心蓦地一冷,心里话,看来方才是自己看错眼了,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的。

        她想到这里,正要开口说话,猛然瞅见枇杷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还带了洗漱用得东西,忙把到嘴边儿的话又咽了下去。

        唐名扬见单雅想说什么,却又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稍微一顿后,他便径自低头洗漱起来。

        待到唐名扬洗漱完毕,枇杷也端着水盆出去了。

        他便走回到床边儿,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见单雅仍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他的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感到了些许儿的心疼。

        他想了一会儿,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对于暂时想不明白的事情,他从来不会死钻着去想得。

        那样势必会钻进死胡同,有时候不去想,反而很快便会峰会路砖了。

        因此,他很快便把这件事丢到了脑后,想着明天祖母终于能吃上可口豆腐脑了,心里感到一阵欢喜。

        祖母为自己付出的太多太多,自己能给她的是太少太少了。

        如今,祖父的下落仍是未知,自己又……

        他想到这里,心里感到一阵难过,见单雅仍在发呆,遂忙低声催促地说道:“你下去睡吧,今晚不用陪着我睡软塌了。”

        他说着,便坐在了床上。

        单雅顿时醒过神来。

        她暗自思索了一下自己方才的想法,感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遂更坚定了心意,忙瞅着唐名扬低声说道:“先别急,我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的。”

        唐名扬闻言,眼睛立马便看向单雅低声问道:“什么事儿?快说吧,说完了也好早点儿休息。”

        单雅听了,敢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瞅着唐名扬笑着说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就是想用你方才说得条件,换你答允我一件事。”

        她说着,莹莹的大眼睛便看了过来,瞅着唐名扬眨了一下后,才又继续低声说道:“不对,应该还有一件事的,今天我可还替你背了一个黑锅的,就用这两件事儿换你答允我一件事儿吧,可好?”

        唐名扬听了,当即便是一怔。

        随后,他的嘴角儿便翘了起来,瞅着单雅淡笑地低声问道:“答应你什么事儿?你总要说清楚了,我才能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啊?”

        单雅闻言,忙思索了片刻,看着唐名扬笑着说道:“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想来过些儿天也就全好了,对吧?”

        她说着,眼睛便看向唐名扬。

        唐名扬见了,立马看着她点了点头。

        单雅见他如此,遂便继续笑着低声说道:“等你全好了,便放我回家吧。”

        她说着,眼睛便一眨不眨地瞅着唐名扬。

        唐名扬听了,登时便是一怔,随后便看着她疑惑地低声问道:“你……想回去?”

        单雅敢忙认真地点了点头。

        随后,她便看着唐名扬低语着解释说道:“好不容易等到大姐回来了,一家人也终于团圆了,好日子没过几天,竟然很快又分开了,所以,还请你能多多体谅一下我们家的心情,待你全好了,便答允我回家吧?”

        唐名扬听了,疑惑地低声问道:“可你如今已经是我的姨娘了啊?”

        单雅闻言,不由急了,瞅着唐名扬忙忙地辩解说道:“那不是为了给你冲喜么?现在你不是已经好了么?况且咱们也定了君子协定的,互不干涉,对吧?”

        唐名扬静静地瞅着着急辩解的单雅,待她说完,便看着她慢慢地点了点头说道:“君子协定上确实说过互不干涉的,可并没有说我的身体好了,你便立马离开呀?”

        单雅一听,急得不行,心里也暗自感到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没立即把这一条给写上呢?

        她在忠义侯府已经呆了这么多天了,虽然天天锦衣玉食,可是却也日日提心吊胆啊,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日子啊。

        单雅待自己冷静下来,略沉思了一会儿,看着唐名扬继续不懈地笑着劝说道:“所以,我才用一个条件和替你背黑锅这两件事,换你答应这件事啊,怎么样?”唐名扬闻言,眼睛倒越发深沉起来。他若有意味地瞅着单雅,径自沉思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