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三百零二章 想都不要想

第三百零二章 想都不要想

        单雅听了,不由嘲讽地瞥了他一眼儿,随后淡淡地说道:“查不查是你的事儿,与我无关的。”

        她说着,便看着唐名扬径自商量地说道:“对了,可以跟你打个商量么?我现在能立马离开忠义侯府么?”

        单雅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唐名扬沉闷地、果断地说道:“不行,离府这件事,你现在想都不要想。”

        单雅闻言,当即便看着唐名扬疑惑地问道:“进忠义侯府的第一天,我就被人莫名其妙的设计了一次,还好当时没上当,今儿又发生这种事儿,唐名扬,我告诉你。“

        单雅说着,猛然欺近唐名扬的身旁儿,气恼地看着她烦闷地说道:“我还没有活够的,不想早早地丢了性命,你明白么?我还有好多事儿要做的。”

        她说着,便径自退后几步,压抑地恳求说道:“你现在就让我离开忠义侯府,好么?”

        她说着,便满是期待地看着唐名扬。

        唐名扬听了,身体不由一窒。

        随后,他便冷了一张脸,径自看着单雅克制地低声说道:“方才已经说过了,你想都不要想,期限、我早已跟你说了,你……就耐心地等着吧。”

        单雅闻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突然涌动起一股气恼的情绪。

        她瞪着唐名扬忿忿地说道:“你不就是世子爷么?有权有势的世子爷,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不成么?咱们两个的性格本来就格格不入,你为什么非要把我拴在府里几年不可呢?早早得放我出去不好么?”

        唐名扬听了,径自抿了抿唇儿,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紧紧地盯着单雅。

        单雅就感觉周身突然涌来一股肃杀之气。

        此时,单雅的心里蓦地涌起了一股豁出去的想法。

        她径自思索着,算了,反正早也是一刀、晚也是一刀,既然早晚都是一刀,索性早早地挨了这一刀吧,最起码,自己的心里不用再受煎熬了。

        她想着,身上陡然生出了一股勇气,遂也学着唐名扬的样子,恨恨地反盯了回去。

        两个人都微眯着眼睛,互瞪了好久。

        唐名扬突然闭了眼儿,猛然转身径自朝着门口走去。

        单雅见了,心里恨得不行,就是这个男人,硬生生地把自己拴在了充满危险的忠义侯府中,害得自己根本无法做想做得事儿。

        她看着唐名扬的背影,猛然有了一种冲动,遂奔着唐名扬就冲了过去。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究竟要做什么。

        或许是想要冲出去,挣脱束缚;又或者想要把门狠狠地关上,再也不见到唐名扬吧。

        单雅就这般不管不顾地径自冲了过去。

        突然,唐名扬的身体一顿,陡然转过身来。

        单雅此时想要收住脚,已是不及,整个身体一下子便撞进了唐名扬的怀里。

        唐名扬随势泄了单雅冲过来的冲击力,猛然伸手抱住了她,看着她的眼睛痛心地低低保证说道:“三丫,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他说着,根本不等单雅回话便飞快地松了手,拉开屋门走了出去,只留下单雅一个人径自在屋子里发怔。

        过了好一会儿,单雅才醒过神来。

        她看着被关紧的屋门,不由泄气地奔到软榻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径自皱着眉盯着地面发起呆来。

        唐名扬回到了自己的住室。

        马信宝见了,立马站了起来,看着他的脸色比方才还可怕,到嘴边儿的话竟然没敢问出口。

        唐名扬见了,敢忙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看着马信宝低声说道:“走,咱们跟祖母说一下去。”

        他说着,便又大步地奔了出去。

        马信宝见了,立马忙忙地跟了出来。

        方才,他们正在跟唐老夫人商量唐名扬出府的事儿,没想到就听到有人报说广寒苑出事儿了。

        唐老夫人听了,着急地立马便要过来,却被唐名扬给硬拦下了。

        所以,两人此时自然是要立马跟唐老夫人汇报的。

        青梨和青杏此时正跟枇杷低语地说着话,见唐名扬带着马信宝匆匆地又奔了出去,急忙便朝着单雅的屋子走来。

        枇杷也是惦记着单雅。

        方才,她来得时候,被青梨和青杏给拦住了,说是世子爷在里边儿,因此,她便向她俩打问。

        事情的经过她已经知道,可单雅的情况她毕竟没有亲眼见到,这让她怎么回去跟唐老夫人禀报呢?

        她见唐名扬和马信宝径自走了出来,敢忙跟着青梨和青杏朝着单雅的屋子奔来。

        三个人进了屋子,见单雅径自坐在软榻上发呆,不由相互看了一眼儿。

        随后,枇杷便慢慢地走了过来,看着单雅自责地低声说道:“姨娘,都怪枇杷,不该跟着世子爷出去的。”

        她们三人进来的时候,单雅已经知道了,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懒得理会。

        好似此时她对什么都失了兴致,全身懒洋洋的,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慨。

        她听了枇杷自责的话,低低叹了一口气,看着她淡淡地说道:“枇杷,你没有错的,照顾世子爷是你的本分,即便是当时你在,怕事情也会照样发生的,双儿……不是一般的丫鬟。”

        单雅本想说双儿是练过功的,转而再一想,侯府里卧虎藏龙,何需自己来提醒呢?

        因此,话到了嘴边儿,她便含糊地说了。

        青梨听了,立马奔过来,跪在单雅的身旁儿哭着低声说道:“姨娘,是青梨没本事,事到临头,竟然还让姨娘来护卫,青梨真是没用。”

        单雅闻言,吁了一口气,拉起青梨,看着她微微摇了摇头说道;“青梨,你不用感谢我,我当时根本不是护卫你,不过是为了借这一推之力,避开双儿的冲击罢了。”

        青梨听了,却看着单雅固执地径自低声说道:“青梨就是姨娘救的,姨娘当时完全可以自己立马躲开的,要不是推了青梨这一把,只怕双儿根本就近不了姨娘的身的,姨娘又怎会被她的刀逼到面门呢?”

        单雅见了,还要再辩。

        枇杷当即便看着单雅忠肯地说道:“姨娘,你就别再推辞了,青梨当时都看到了,她的心里清楚着的,你的身体没事儿吧,方才枇杷听青梨说当时的情况,唬得心到现在还急跳的。”

        单雅听了,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儿的,总算是命大,又躲过了这一劫。”

        她说着,便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说道:“你们且下去吧?我想好好……”

        不等单雅说完,便听到门口马财家的回禀说道:“姨娘,马婆子求见。”

        单雅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便看着青梨低声吩咐说道:“就说我不见,让她直接跟世子爷回禀吧?”

        青梨听了,立马便去回复了。

        枇杷则有些儿奇怪地看着单雅,感觉她好似跟平日里见的不一样了,可究竟哪里不一样,她却根本说不出缘由。

        过了片刻,青梨进来恭敬地回禀说道:“姨娘,马婆子说是世子爷吩咐她跟姨娘回禀的。”

        单雅见是唐名扬的吩咐,心里不由一阵恼怒,可此时他又不在这里,自己总不能逮着这些儿下人发作一通吧?

        单雅的心里感到一阵憋屈,没自由、没人权啊。

        她想着,不由甩了一下手臂,径自坐回到软榻上,看着青梨吩咐说道:“那你就让她进来吧。”

        枇杷知道单雅的心里很烦乱,此刻却又不好多言,只好默默地在旁儿看着、听着。

        马婆子进来之后,就要给单雅见礼。

        单雅见了,敢忙拦住她说道:“免了,还是说事儿吧,既然世子爷吩咐你来跟我禀报,想来他已经知道了吧?”

        马婆子闻言,当即便看着单雅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世子爷已然都知道了。”

        她说着,便看着单雅回禀起来。

        在大粪的攻势下,双儿见求死无望,最后不得不招了,说是田月婵让她这般做的。

        至于中间到底是如何传信的?

        据双儿说,是通过假山洞旁边儿一块儿活动的石头下面。

        至于她如何知道石头下有信儿,则是看假山旁儿的树枝上是否搭了一块儿红色的绸布。

        单雅听完,便点了点头,看着马婆子径自说道:“我已经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马婆子闻言,不由疑惑地看了看单雅。

        她从来没见过象单雅这般的人,根本不把刺杀自己当回事,只泛泛地问几句,便让回禀的人下去了,对刺杀自己的双儿的安排以及世子爷的决定竟然连问都不问。

        马婆子想到此处,不由瞟向枇杷。

        枇杷此时也感到疑惑,可她想到方才单雅听到马婆子来禀报的状态,忙给马婆子使了一个眼色,让她下去了。

        马婆子见了,只好把双儿的安排和世子爷的决定暂时压在了心底。

        单雅根本就不想听回禀的,她可是一直打算做局外人的。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如今虽然事件关己,可也是因为唐名扬惹来的。自己方才跟唐名扬抗争,强烈要离开侯府。可是,他根本就不允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7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