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三百零四章 人在屋檐下

第三百零四章 人在屋檐下

        单雅飞快地抓过外衣穿着,听他这般说,不由被气得冷笑着说道:“他们对付的可是你,根本不是我?是你硬生生的把我拉进了这场祸事中,唐名扬,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可你让我感觉可恨,恨你们侯府凭借自身的权势来逼亲,逼得我不得不进府,更恨你如今都好了,还不肯放我回家,什么君子协定,你根本就是一个骗子、大骗子,亏得我怎么就信了你的话,落得一个被人当做眼中钉、肉中刺的下场。”

        单雅说着,便把最后的衣衫穿好。

        她径自走到唐名扬的身旁儿,看着他愤怒地说道:“要知道他们对付的是你,不是我。”

        唐名扬见此时的单雅好似一只愤怒地老虎一般,对着自己低吼着,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新奇。

        他听了单雅的话后,微微摇了摇头,低语着冷眼儿瞧着她说道:“以为你是个聪明的,没想到竟是一个笨的,比狗熊还要笨。”

        单雅闻言,当即便看着唐名扬怒气冲冲地想说话,然后,她感觉身体蓦地一窒,嘴巴竟然不能动了。

        单雅气得不自禁地伸手对着唐名扬的面门便狠狠地招呼过去。

        唐名扬见了,立马伸手紧紧地攥住了单雅的胳膊,看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低声说道:“你好好想一想,我昏迷,你来冲喜,我便醒了,他们能只对付我么?猪脑子啊,要知道有你在,我可是有保命符的。”

        他说着见单雅生气地只顾瞪着自己,忙看着她继续冷声说道:“你好好想一想,我这就给你把哑穴点开,但是,有一点儿,你给我记住,不许大喊大叫。”

        单雅闻言,登时便有一股火气冲了上来。

        自从唐名扬进来,自己哪里大喊大叫了,他竟然这般凭白污蔑自己,士可忍孰不可忍忍啊。

        单雅气得嘴唇儿打哆嗦。

        她狠狠地瞪着唐名扬,心里忿忿地嘀咕着。

        自己的命理怎会跟他相合呢?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么?也不知道慧能大师是怎么掐算的,竟然说他们两个人的命理相合,还真是胡说八道啊。

        她刚想到这里,猛然听到自己的口中竟然低吼地说道:“气死我了。”

        这才陡然意识到,自己能开口说话了。

        她瞪着唐名扬怒冲冲地低声说道:“你进来后,什么时候见我大喊大叫了?啊,纯粹是污蔑啊,对了,我怎么忘了,你们侯府仗着自己有权势,黑的能说成白的,我怎么忘了啊。”

        她说着,便泄气地退回到床边儿径自坐了下来,低头不语了。

        过了一会儿,唐名扬才看着单雅低声问道:“可想明白了?”

        单雅听了,看着唐名扬嘲讽地一笑说道:“有什么明白不明白的,你们侯府有权有势,哪里有我一个小老百姓说话的份儿啊?”

        唐名扬闻言,心里蓦地涌过一阵酸楚,随后,一抹儿委屈的情绪泛滥开来。

        他的神情越发地清冷了,看向单雅的眼神也越发地锐利起来。

        单雅就感到一阵冰寒之气迎面而来,可她此时已经豁出去了,倒没怎么在意,看着唐名扬径自低声说道:“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你……随意吧,我没时间陪你玩。”

        “你以为这是在玩?”冷冰冰的语气冲口从唐名扬的口中吐出。

        单雅闻言,不由看向唐名扬径自讥讽地说道:“管你们是在玩还是在斗,这些儿跟我无关,我不过是一个小老百姓,只想过小老百姓的日子,这侯府的日子没福气消受。”

        她说着,眼神便定定地看着唐名扬。

        唐名扬听了,嘴巴一咧,竟然看着单雅笑了起来。

        单雅见了,只感觉这笑容里有凄苦、心酸、嘲讽、不屑……

        这个笑容里包含了太多的含义,她……竟然看不明白了。

        就在单雅径自看着唐名扬的笑容暗自发呆的时候,忽然听到唐名扬低沉地哑声说道:“别让莫须有的东西遮了眼儿,我跟你可是一体的,没有你,我便没有生的希望,他们要对付我,自然要先想方设法灭了你,只有这样,我才会死的透透的,再也不会醒来,看着你很聪明,其实……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唐名扬说完,转身便朝着屋子门口走去。

        单雅闻言,不由脱口而出问道:“没有我、你便没有生的希望,这是哪里的怪理论?我哪里有那么大的能力啊?这不是赤裸裸的陷害么?”

        唐名扬闻言身体一顿,他没有回头看单雅,而是径自低语着说道:“因为你的冲喜起作用了啊,所以他们便认为你是我的救星,只要你活着,我便不会死,所以,便要除你而后快,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把我杀死啊。”

        他说着,语气就好似在说别人的事儿一般。

        单雅听了,思绪渐渐回笼。

        她不由苦笑地嘟囔着说道:“这是什么鬼理论?怎的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冲喜不是只能冲一次么?难道我还真成了你的救世主不成?切”

        单雅颇不能理解地说着,说到最后,她竟情不自禁地嘲笑起来。

        唐名扬见了,不由转回身来,奇怪地打量着单雅。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看着单雅径自低声问道:“你可……想通了?”

        单雅白了他一眼儿,看着他径自不满地说道:“想不通又能怎样?对了,我如今可是你的救世主,你应该敬着呀?可对?”

        唐名扬闻言,不由看着单雅抿了抿唇儿,好似在忍耐着什么一般。

        随后,他便径自转回身,看着单雅自嘲地低声说道:“想通了就跟着我过来,要知道,我可是离不开你这个救世主的。”

        他说着,便径自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单雅闻言,登时便是一怔。

        随后,她在心里嘀咕着,这家伙竟然还会说冷笑话啊,真是奇了。

        单雅这般想着,便站起身,不忿地暗自心思着。

        方才他不管不顾地冲进来,难不成就是叫自己过去说这一番话?可是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怎的还要自己过去呢?

        单雅想到这里,不由自嘲地笑了,心里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罢了,谁让自己如今住在他的府里呢?便过去看看吧。

        她这般想着,便径自走了出来。

        待她来到门口才发现,枇杷、青梨和青杏正站在门口面面相觑着。

        她们见单雅穿戴整齐地走了出来,不由松了一口气。

        单雅见了,没有理会她们,而是径自走进了唐名扬的住室,看着他疑惑地低声说道:“我来了,有什么事儿,你索性直说了吧?别这个屋子说几句,那个屋子说几句,累不?”

        唐名扬听了,抬起头径自朝着单雅看来,眼里比方才多了一抹儿暖意,也多了一丝玩味儿。

        他静静地看了单雅一会儿,突然伸手指着屋子里的软榻低声说道:“你今晚睡在那里,以后的每个晚上,都睡在这里。”

        单雅闻言,登时便急了。

        她正要与唐名扬争辩,转而再一想,或许他这是在保护自己吧。

        这个念头普一窜进单雅的脑海,她根本就不能相信,转而再一想,她当即便明白了,唐名扬看着是为自己着想,其实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他自己。

        单雅想到这里,也不答话,径自在软榻上躺下闭了眼儿。

        唐名扬见了,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亲自起身关好了屋门。

        枇杷、青梨和青杏见了,不由再次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儿,枇杷见屋门没有打开,便低声让青梨和青杏下去了,她自己仍在外间的软榻上躺下了。

        这一夜,枇杷的心一直都是提着的,睡得也极其警醒。

        不过,这一夜倒是很平静,唐名扬的屋门再也没有打开过。

        第二天,单雅一早就醒了,她伸了一个懒腰,便径自起来了。

        昨晚睡得时候,她的衣衫根本就没有脱,都被自己压皱了。

        单雅想着这身穿戴在侯府不行,便打开门,想要到西屋换衣衫。

        没想到枇杷陡然便坐了起来,倒把单雅给唬了一跳。

        单雅看着枇杷歉意地说道:“没想到吵醒你了啊。”

        枇杷闻言,怔怔地看了单雅片刻,随后,她才忙忙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你们……睡得还……好吧?”

        单雅此时才留意到枇杷眼底的黑眼圈儿,遂疑惑地看着她问道:“枇杷,你怎的了?夜里没休息好么?”

        枇杷听了,倒有些儿不好意思起来。

        她哪里敢说是担心唐名扬和单雅啊,遂敢忙讪讪地看着单雅解释地说道:“没,没事的,姨娘,枇杷这就给你打水去。”

        单雅闻言,当即便看着她笑着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必,你服侍世子爷就是了。”

        枇杷听了,当即便站了起来,看着单雅低声问道:“世子爷醒了么?”

        单雅见了,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他还没,想来快了吧?我回屋换身衣服去。”枇杷敢忙看着单雅点了点头。很快地,青梨和青杏便走了过来,服侍着单雅洗漱、打扮起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7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