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三百零七章 问都不能问

第三百零七章 问都不能问

        唐名扬闻言,当即便豪爽地说道:“好嘞,咱们快走,说不定能看到志远进门的。”

        他说着,脚下便快了起来,朝着楼上的梅花居便径自走来。

        马信宝见了,看了看单雅,遂笑着开心地说道:“走,咱们见志远去。”

        单雅方才听他二人打嘴仗,已然明白要跟林志远见面了。

        这对她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只是不知道如今的林志远是什么样子,可还跟海云镇见过的林志远脾气、性格一样?

        单雅想到这里,不由摇了摇头。

        只怕不一样了,毕竟已经过去了三年,哪儿还是当年青葱生涩的少年啊?

        她这般想着,便没了方才要见到老朋友的欢喜心情了,想着自己如今的身份,她的心里唯有苦笑。

        不等唐名扬推开梅花居的门,门就被从里边儿打开了。

        林志远看着唐名扬径自拍了拍他的背问道:“唐唐,你的身体可全好了?”

        唐名扬见了,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说道:“志远,你来得好早,方才我还说要上来看着你进门的,没想到竟被你抢了先。”

        林志远听了,立马笑着说道:“我也才刚进门,听到象你的声音,便打开门看看,没想到真是你们到了。”

        唐名扬看着林志远点了点头,随后便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志远,你这次大意了,咱们进去说。”

        林志远闻言,看着唐名扬点了点头。

        随后,他便看到了跟在唐名扬身后的单雅,敢忙笑着说道:“没想到你也来了,昨儿信宝还说你不会来的,没想到唐唐竟然带你来了,快,屋里坐,咱们坐下叙话。”

        他说着,便热情地招呼着单雅。

        单雅见了,心里倒没来由的感到自己好似又回到了海云镇,林志远跟自己有说有笑。

        她当即便看着林志远福了福身笑着说道:“三丫打扰了。”

        林志远听了,立马笑着解释说道:“这一次可是信宝安排的,若说叨扰,也是我们叨扰他的。”

        他说着,便带着众人朝屋子里走去。

        马信宝闻言,一边儿走,一边儿开心地笑着说道:“信宝只盼着这样的叨扰多一些儿的,可惜啊,某人就是不喜欢啊。”

        他说着,便横了唐名扬一眼儿。

        唐名扬见了,根本没接他的话茬,而是伸手招呼着单雅在他的旁边儿坐了。

        待到众人坐定,他瞟了一眼儿屋门,见是关着的,便看着林志远沉声问道:“那边儿怎么样了?一切可还平顺?”

        林志远听了,看着唐名扬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很平顺,不过能清理的已经都清理了,想来已经好了很多。”

        单雅根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便默默地看向窗外。

        马信宝听得也是稀里糊涂的,看着他们不耐地说道:“点菜,快点菜,有话一会儿咱们在说,老马的肚子已经饿了的。”

        他说着,便径自拉开屋门,走到门外,找小二点菜去了。

        唐名扬和林志远的话题就此换了。

        林志远看着唐名扬笑着说道:“我祖母可是惦记着你的,一直要去看你,被我娘给劝住了,她跟祖母说,你们府里忙得跟什么似的,去了也帮不上忙,因此便没让她去,如今你的身体全好了,她老人家也放了心,今儿我出府的时候,她还跟我念叨呢,要找个时间去府里看看的。”

        唐名扬闻言,当即便看着林志远笑着说道:“好啊,祖母前两天还跟我说起过的,说好些儿日子没见了,正想的,回头我让祖母给你们府下帖子,如何?”

        林志远听了,立马欢喜地说道:“这样当然更好了,祖母见了,肯定会欢喜的。”

        他们正说着,各种精美菜肴便端了上来。

        单雅见了,不由暗自奇怪,这酒楼上的菜怎的看着这么眼熟呢?

        她想着,便扭脸看向已经进来的马信宝。

        马信宝见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着单雅解释地说道:“这是咱们自家的酒楼,有十来道菜是咱私房菜馆的,在这里销路特好,三丫,你……不会生气吧?”

        单雅闻言,不由瞅着他苦笑说道:“我生气有用么?”

        马信宝听了,当即便看着单雅再次解释说道:“三丫,是大哥派了厨师专门跟来菜学的,他说不再海云镇开菜馆,不会妨碍咱们的生意的,所以……”

        单雅无声地笑着摇了摇头。

        马信宝见了,不由忙忙地继续不懈地解释说道:“这是咱们来的路上发生的事儿,这个酒楼也才推出不久的,信宝已经跟他们两人说过了,你那里信宝见不到你,便跟你大姐说了,而且,信宝跟大哥还签了合约的,真得,回头信宝拿给你看,这里还有咱们四个人的股份的。”

        单雅见马信宝急急忙忙地解释着,好似热锅上蚂蚁一般,不由笑着说道:“给了就给了呗,你怎的竟急成这样?”

        马信宝见单雅并没有不理会自己,这才放下心来,看着她郁闷地说道:“我这还不是怕你生气么?”

        他说着,用手夸张地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不仅没让单雅笑,倒惹来唐名扬的一个冷眼儿。

        马信宝见了,径自白了唐名扬一眼儿,不满地说道:“表哥,这是我跟三丫之间的事儿,跟你无关啊,你可别拿帽子压人。”

        他说着,便看着单雅笑着说道:“一会儿还有缠丝兔的,等着吧,好吃的一盘盘都会给你上来的。”

        林志远在旁儿听了,不由看着马信宝笑着问道:“信宝,合着今儿这好吃的都是给三丫点的啊?怎的林哥倒感觉自己好似成了局外人了呢?”

        马信宝闻言,当即便笑着说道:“好吃的多了,你们想吃的也都有,随便点儿啊,今儿我大哥可是说了,随便咱们吃,他请客。”

        林志远听了,不由瞅着唐名扬微微笑着摇着头说道:“合着咱们今儿是来吃冤大头来了。”

        马信宝得意洋洋地笑着说道:“反正我大哥已经答应了,咱们今儿就随便吃、慢慢吃吧。”

        他正说着,就瞅见缠丝兔被端了上来,敢忙招呼着说道:“来、来、来,快吃,这可是从海云镇运来的缠丝兔,一天就供应十只的,我硬是跟大哥要了两只,足够咱们吃得了,快吃。”

        他说着,便用筷子夹了一块儿,朝着单雅面前的碟子里放去。

        谁知道,横空忽然多了一只碟子,径自拦阻住了马信宝夹向单雅的筷子。

        马信宝抬眼一瞧,见竟然是唐名扬,不由哀怨地说道:“表哥啊,我这块儿兔肉可是给三丫的,不是给你的,你如今怎的变得这么贪心呢?”

        唐名扬闻言,当即便冷了脸儿,看着马信宝低声说道:“放这里吧。”

        马信宝听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筷子当即便松了,夹的那块儿兔肉当即便掉到了唐名扬端着的碟子里。

        林志远见了,不由抿嘴儿笑着说道:“信宝啊,看来你今儿是太高兴了,来,咱们走一个。”

        他说着,便端起酒杯跟马信宝碰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

        马信宝听了,也忙跟着他一饮而尽。

        随后,他便瞅着唐名扬不满地嘀咕说道:“表哥,如今屋子里就咱们四个,哪里来得那么多穷讲究啊?”

        唐名扬却径自笑着说道:“聚会归聚会,规矩归规矩,该怎样,就应该怎样,莫逾越了。”

        他说着,便端起杯子与林志远径自喝了起来。

        马信宝闻言,苦笑地看着单雅说道:“三丫啊,你随意吃啊,别客气,到了这里,就跟到了自家一样。”

        单雅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遂敢忙看着马信宝笑着说道:“你放心吃自己的吧,我不会客气的,说什么这些儿菜里也有我的一份功劳的。”

        马信宝听了,当即便看着单雅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些儿菜可都是咱们私房菜馆出来的。”

        他说着,便欢喜地大口吃了起来,见唐名扬径自与林志远说着话,猛然想起在京中大道上看到的那座破旧府邸来,遂待他们两人说话的间隙,忙笑着插话说道:“表哥,如今这里就咱们四个人,屋门也关好了,你跟信宝讲讲,方才咱们见到的府邸到底是怎么回事呗?”

        唐名扬闻言,当即便皱了皱眉头。

        林志远见了,不由看着马信宝疑惑地问道:“信宝,你说得是京中大道上的哪一座府邸?”

        此时,单雅的面上虽然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实则她的耳朵已经专注地听了起来。

        马信宝当即便看着林志远解释地说道:“就是京中大道上的那座破旧的府邸啊,占地好大的,可奇怪的是竟然空着的。”

        林志远闻言,脸色当即便沉了下来。

        单雅仔细地观察着,发现方才的欢乐气氛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压抑沉闷的气氛。马信宝见了,敢忙小心翼翼地瞅着林志远低声问道:“真得连问都不能问么?若是不知道还好,如今知道了,心里就好似被猫儿抓了一般,总想知道个究竟,都是表哥,非要把人的胃口吊起来。”他说着,便径自看向唐名扬埋怨地说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7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