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三百十九章 腹黑啊腹黑

第三百十九章 腹黑啊腹黑

        唐老夫人听了,眼睛便径自落在了自己穿的鞋子上。

        随后,她便忙忙地看着琳琅笑着说道:“琳琅,快拿鞋子来,今儿就晚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倒被他给看出来了。”

        她说着,便看着单雅笑着解释说道:“他的眼睛可是毒着的,天都黑了,竟然还能瞧出我这鞋子上沾了土。”

        唐名扬听了,却径自笑着说道:“祖母,有你这样跟人说孙儿的么?”

        此时,单雅看着唐名扬,感觉他就好似是一个争宠的孩子一般,跟唐老夫人撒着娇。

        她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暗自在心里嘀咕着,别,千万别被他的假象给迷糊住,还是多想想他平日里的样子吧。

        单雅想着,便又径自做起木头人来。

        突然,她陡然听到唐名扬提到了自己,忙疑惑地看了过去,却听到唐名扬径自跟唐老夫人笑着继续说道:“信宝可是夸了啊,说她做得豆腐可好吃了,后日林祖母来,咱们索性便让三丫做几道豆腐菜肴吧,如何?”

        单雅听了,登时便横了唐名扬一眼儿,心里话,就知道他今儿带着自己来见唐老夫人有什么目的,果然啊、果然,原来他竟是在这里等着自己的。

        单雅的心里虽然这般想着,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仍然继续做她的木头人,想着只要他不叫到自己,便不做理会。

        唐名扬却好似知道单雅的心里如何想一般,径自看着她笑着说道:“三丫,你跟祖母报一报那豆腐的菜名吧?也好让祖母从中做一个选择?”

        单雅闻言,心里把唐名扬恨了个遍,心里话,知道你自己说话没用,倒特意搬出你祖母来了,还真是有够腹黑的啊。

        唐老夫人听了,立马感兴趣得看着单雅笑着说道:“三丫,豆腐脑我知道,这豆腐是什么样子的,没想到这豆腐还能做菜,你快跟我说说吧?”

        单雅闻言,知道自己此时再不接话不行了,忙看着唐老夫人笑着回禀说道:“老夫人,其实很简单的,跟做豆腐脑几乎差不多,若是枇杷跟琳琅那一日都学会了,应该很快便能做豆腐了,这豆腐其实比豆腐脑更结实一些儿罢了。”

        唐老夫人听了,当即便欢喜地笑了起来,瞅着单雅开心地说道:“原来如此,它既然比豆腐脑结实一点儿,想必正好适合我的牙口,唉,如今上了年纪,硬得咬起来感觉费劲儿,咱们这么着吧,到得后日,你便给我和林老夫人做几样豆腐菜肴吧?豆腐脑软软的、滑滑的,想来这豆腐也差不到哪里去?”

        她说着,便径自看着唐名扬笑着问道:“扬儿,你已经吃过了,可是祖母说得这般?”

        唐名扬听了,径自点着头笑着说道:“祖母,正是这般,可是极好吃的。”

        他说着,便把马信宝夸得言辞拿来用了。

        单雅闻言,心里是苦不堪言,不由暗自嘀咕着,腹黑啊、还真是腹黑,你根本就没有吃过,硬是搬了别人的说辞来充当自己的说辞,羞也不羞?

        单雅这般想着,便不屑地瞥了唐名扬一眼儿。

        可是,这一眼儿看了之后,她的心里便只剩下后悔了。

        原来,当单雅看过去的时候,唐名扬正得意地对着她径自笑着,可谓是得意洋洋啊。

        单雅见他这般情景,如何能不恼、能不后悔自己看他这一眼儿呢?

        单雅本想狠狠得剜唐名扬一眼儿的。

        可是她知道,此时唐老夫人正看着自己的,若是自己真得剜了她的宝贝孙子,她又会如何做想呢?

        单雅感觉此时的自己心里好似烧着一团火,想要发泄,却又无处发泄,只能硬憋着。

        唐老夫人听了,立马看着单雅笑着说道:“扬儿可是从来没有这么赞过一道菜的,今儿他极力赞扬你做得豆腐菜肴,想来定然是很好吃了,到后日,就要麻烦你多做几道豆腐菜肴了。”

        唐老夫人把话都说到这般了,单雅又如何能不应呢?

        因此,她只有点头的份儿了。

        唐名扬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看着单雅的眼神也异常明亮。

        单雅见了,却感觉分外的刺眼。

        她恨不得冲上去,象摘球一般的把他明亮的眼睛给摘下来。

        唐名扬却没事儿人一般得径自看向唐老夫人笑着又说起话来。

        单雅见了,虽然感觉坐立不安,却只能无奈得陪着。

        直到两个人出了静怡苑,坐在轿子里,单雅终是忍不住了,狠狠地剜了唐名扬一眼儿。

        唐名扬见了,嘴角却径自翘了起来。

        单雅见了,刚刚消下去的火气“腾”地一下子又窜了上来,恨恨地瞪着唐名扬。

        唐名扬却好似根本没有看见一般,看着单雅淡淡地轻声说道:“到了。”

        单雅听了一怔,随后才明白,他是说到广寒苑了,心里对他更是恨得不行,暗自嘀咕着,到了你倒是快下啊,什么时候轮到我在你前面下过啊?你这说得不是废话么?

        单雅想着,便又狠狠得剜了他一眼儿。

        唐名扬却不知道为什么,嘴巴竟然咧着径自笑了起来。

        广寒苑的丫鬟、婆子们见了,都暗自惊异,心里话,世子爷今儿是怎么了?竟然笑了,这可是三年来的头一次啊。

        要知道,唐名扬回来之后,广寒苑的丫鬟、婆子们还真没见他这般笑过。

        等到单雅下了轿子、走进广寒苑后,一个个丫鬟、婆子又是一阵惊异。

        要知道,单姨娘自从来了广寒苑,可从来都是面带微笑的,今儿她的笑容呢?

        这下子,广寒苑中的丫鬟、婆子们径自在心里猜测起来。

        青梨和青杏在静怡苑就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此时,她俩的心里更是纳闷。

        屋子里的枇杷见了,也是暗自诧异。

        她虽然见唐名扬笑过,可次数毕竟有限啊。

        今天,她见唐名扬的笑容,总感觉与往日的不同,好似遇到了很开心的事儿一般。

        待她见到单雅的模样,心里不由更加纳闷起来,本想上前问一下的,可她毕竟要去伺候唐名扬的。

        因此,她敢忙跟青梨和青杏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问她们发生什么事儿了?

        青梨和青杏见了,却都无力得摇了摇头。

        说实话,她们也不知道世子爷跟单姨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啊。

        要说单姨娘进到静怡苑还好好的,等她出来下了轿子,脸色却变了,想来定然是世子爷惹单姨娘不开心了吧?

        两人心里这般想着,便跟着单雅径自进了西屋,伺候她洗漱起来。

        待一切忙活妥当了,单雅便径自打发两个人下去了。

        青梨见了,忙吩咐青杏下去,她自己则留了下来。

        单雅见了,不由疑惑地看向她。

        青梨敢忙笑着低声说道:“姨娘,青梨知道自己径自留下不对,不过有一句话,青梨想对姨娘说。”

        她说着,便径自看向单雅。

        单雅见了,忙低声问道:“什么话?你尽管说吧。”

        青梨立马看着单雅低声说道:“姨娘,青梨不知道你遇到什么事儿了,只是有一句话想劝你,气大伤身的,姨娘,你要爱惜自己啊,为了你的家人,你也要爱惜的。”

        她说着,又看了单雅一眼儿。

        随后,她便径自低声说道:“要说青梨这话算是篡越了,但青梨见姨娘这般样子,心里难受的,所以……”

        单雅听了,当即便明白了,青梨这是在担心自己。

        她忙看着青梨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完全是为我好,谢谢你,青梨,你放心,我没事儿的,你也快下去歇息吧。”

        她说着,便看着青梨露出了一个笑容。

        青梨见了,登时便松了一口气,看着她应了一声后,便径自出去了。

        单雅见了,径自仰躺在软塌上,心里忿忿地嘀咕着,唐名扬,你够腹黑,背后算计人,什么人啊。

        她想着,顿时感到一阵头大,怎的遇到唐名扬的事儿?自己就感觉这般束手束脚呢?

        她想到这里,顿时感觉一阵悲从中来。

        单雅感觉自己根本就看不明白唐名扬,反之,她却明显感觉到唐名扬很了解自己。

        单雅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泛起嘀咕,莫不是自己把什么都表露在脸上了?

        不曾啊,自从自己进了忠义侯府后,对一切可是万分小心的。

        可他怎会那么了解自己呢?甚至连自己心里想什么都知道。

        单雅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阵郁闷。

        正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轻轻地叩门声。

        单雅听了,暗自感觉诧异,心里话,都这般晚了,怎的还不去休息?莫不是青梨不放心自己,又折回来了?

        她想着,便径自看着门低声说道:“青梨,没什么事儿就睡吧?”

        随后,她便听到门外传来枇杷的声音低声说道:“姨娘,是枇杷。”

        单雅闻言,心里更感诧异,遂忙出声说道:“枇杷,进来吧,可是有什么事儿?”枇杷当即便推开门走了进来,给单雅见礼。单雅见了,忙伸手拉了她起来,疑惑地低声说道:“这么晚了,可是有事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