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这感觉真怪

第三百三十一章 这感觉真怪

        单雅听了,敢忙看着她点了点头。

        她自己也感觉这么坐着累,毕竟她两辈子都没这般坐过啊。

        林素心径自看着单雅好奇地问道:“这些儿豆腐都是你做的么?你的手可真巧。”

        单雅听了,不由笑着解释说道:“这跟手巧没关系的,我做惯了粗活,若是让我拿起绣花针,就不成了。”

        林素心闻言,不由疑惑地看着她径自问道:“你没有学过绣花么?”

        单雅听了,径自笑着解释说道:“小时候娘亲教过的,是三丫笨,不乐意学,我两个姐姐做得极好。”

        林素心闻言,眼睛便落在单雅的手上,随后,她笑着说道:“我感觉你这双手很神奇的,你看看,这一桌子的豆腐菜肴可都是你做得,听唐祖母说,这豆腐的做法还是你想出来的呢?”

        单雅见了,只有苦笑,心里话,这要得益自己前世了,可此时不能这般解释啊,她忙看着林素心笑着解释说道:“三丫也是无意间琢磨出来的,吃着感觉又细、又滑,入口还软嫩,便想着老人还孩子定然喜欢吃的,便做了出来。”

        林素心听了,立马笑着说道:“何止是老人和孩子啊,我见了也想吃的,听你说得感觉,如今我都有些儿忍不住了。”

        唐老夫人见了,忙笑着径自说道:“想吃就吃吧,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咱们只管吃。”

        她说着,便敢忙看着琳琅笑着吩咐说道:“去,摆桌,准备开席。”

        琳琅闻言,立马笑着应了。

        不一会儿,各色菜肴便端了上来,碗碟筷子也都摆好了。

        唐老夫人笑着说道:“虽然有点儿早,但今儿咱们高兴,对了,琳琅,快去,拿我藏起来的樱桃酒去。”

        她说着,便看了单雅一眼儿。

        琳琅立马应着去拿了。

        不一会儿,她就拿着一个小罐子走了过来。

        唐老夫人见了,笑着对林老夫人说道:“这还是去年做得樱桃酒,我藏了两小罐,来,咱们尝尝。”

        林老夫人听了,立马看着樱桃酒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唐老夫人见了,忙指着单雅笑着说道:“听扬儿说,这酒就是是她当初做得,所以……”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林老夫人和林夫人的眼睛却径自看向单雅。

        单雅见了,倒感到有点儿莫名其妙。

        林老夫人看了单雅好一会儿,眼睛不由湿润了。

        林夫人见了,敢忙安慰地说道:“娘,媳妇知道你的心里难过,可今儿咱们应该高兴啊,咱们难得这么安静地跟唐婶子吃一顿饭,你……”

        她说着,竟然再也说不下去,猛然站起身,低语着说道:“我去静一下手去。”

        她说着,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唐老夫人见了,敢忙给琳琅使了一个眼色。

        琳琅立马出去追林夫人了。

        林素心见了,疑惑地看着林老夫人低声叫道:“祖母。”

        她叫着,便忙过来偎依在林老夫人的身旁儿。

        唐老夫人见了,不由低喃着说道:“老嫂子,倒是我的不是了,不该……”

        林老夫人听了,看着唐老夫人径自摇了摇头说道:“老妹子啊,这跟你没关系,要知道这樱桃酒我可是几年没见着了,后来还是从你这里见了,直说要认识一下做樱桃酒的人,没想到竟是她。”

        她说着,便看着单雅低喃着问道:“丫头啊,你这樱桃酒是跟谁学的啊?”

        单雅闻言,当即就是一怔,心里话,樱桃酒的做法可是自己从前世带过来的,这让她怎么说呢?难不成还说是梦么?

        单雅想到这里,见不仅林老夫人期待地看着自己,就是唐老夫人此时也期待地看着自己,遂一横心,径自低喃着说道:“三丫自从病了那一场后,醒来后便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女子在做樱桃酒,三丫醒了之后,那个梦仍历历在目,后来看到满树的樱珠,又想到了那个梦,便做了这个樱桃酒出来。”

        林老夫人闻言,立马看着单雅问道:“你如今可还记得那个梦,梦中的女子长什么样子?”

        单雅听了,倒有点儿哑口无言了。

        林老夫人则眼巴巴地看着单雅。

        单雅见了,登时便怔怔地看着林老夫人,暗自嘀咕着,不过是自己编出来的借口,哪里有梦中的女子啊?

        她想到这里,顿时觉得亚历山大,这让她怎么说啊。

        唐老夫人见单雅这般神情,想着毕竟是三年前的事儿了,遂忙看着林老夫人劝慰说道:“老嫂子啊,毕竟是三年前的事儿了,想来三丫已经模糊了,你别急,兴许她慢慢会想起来的。”

        林素心却径自看着单雅脱口而出说道:“你梦到的一定是素心的姑姑,素心小时候见过樱桃酒的,都是姑姑酿了让人送来的。”

        单雅听了,心里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张了张口,本想说点什么的,转而一想,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遂又闭上了。

        此时,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最后,单雅看着林素心不由重复低声问道:“你姑姑也会做樱桃酒么?”

        林素心听了,看着单雅径自点了点头。

        随后,她便看着单雅解释说道:“不过姑姑做得不叫樱桃酒,而是叫做樱珠酒。”

        单雅听了,径自看着她点了点头。

        随后,她便笑着低声说道:“三丫还以为只有自己会酿的,没想到早就有人酿了喝了的,只不知道是否有缘尝尝这位前辈做得樱珠酒了?”

        林素心闻言,敢忙瞥了林老夫人一眼儿,随后便径自低语着说道:“怕是没机会了,因为姑姑已经逝去多年了。”

        单雅听了,心里蓦地一窒。

        随后,她便满是歉意地看着林素心歉意地说道:“倒是三丫的不是了,三丫这里给你们赔礼了。”

        她说着,敢忙站起来对着林老夫人深深地施了一礼。

        林老夫人见了,慌得敢忙看着单雅急急地说道:“丫头,跟你没关系的,你快起来。”

        她说着,便急急地看着林素心说道:“快,扶她起来。”

        说着她又看向单雅解释说道:“丫头啊,我不过是睹物思人罢了,跟你……没关系的,你快坐。”

        此时,林素心已然伸出手去,要搀起单雅。

        单雅敢忙起身看着她点了点头。

        唐老夫人见了,立马看着林老夫人懊恼地说道:“老嫂子,要说不是,是老妹子的不是了,老妹子想着咱们今儿难得清静,便想到了这樱珠酒,特意拿来想给你尝尝,没想到……”

        此时,林夫人已经回来了。

        琳琅则跟着林夫人回来了。

        林老夫人听了,立马看着唐老夫人摆了摆手低语着说道:“老妹子,你的心意我都知道,咱们今儿应该高兴,这酒是定要喝的,今儿我好好尝尝,看跟以前喝得有什么不同?”

        她说着,脸上便带了笑容,看着琳琅朗声说道:“来,给我倒一杯,感觉好些儿年没喝到了。”

        她说着,便拿起桌上的酒杯朝着琳琅伸去。

        琳琅见了,敢忙给她到了一杯,随后,她瞥了唐老夫人一眼儿,见她看着自己径自点了点头,也敢忙给她倒上了。

        林素心见了,立马看着林老夫人嘀咕地说道:“祖母,孙女也想尝尝。”

        不等林老夫人开口,唐老夫人便径自看着她说道:“好、好、好,给我们素心丫头也满上,对了,还有海川媳妇的,也满上,对了,还有三丫的,都满上。”

        琳琅敢忙一一给她们满上。

        单雅的心里此时已经翻腾开了。

        她径自思索着,今儿来的人不多,只有林家,可这林家看着怎的这般奇怪呢?

        林老夫人脸上写满沧桑,这应该是日日操劳才有的。

        林夫人的手也比较粗糙,显然也是个喜欢操劳的人。

        倒是林素心的一双手,看上去白白嫩嫩的,可若是仔细看,却能发现她是经常拿针线的。

        只有林志远的一双手,他是练武的,自然也是粗糙的。

        要说这林家乃是侯门,一直养尊处优的。

        林老夫人、林夫人和林素心的一双手不该如此的啊?

        就说忠义侯府的唐老夫人吧。

        她家里种得有菜园子。

        虽然她每日都去转转,也只是动几下活动一下而已,根本就看不出是常年劳作过啊。

        但是,林老夫人、林夫人和林素心却怎的跟她不同呢?

        倒好似一副辛苦操劳的模样。

        还感觉还真怪啊?

        就在单雅百思不解的时候,忽然听到琳琅唤自己,敢忙应了一声,随后,她便见一桌子的人都看着自己。

        单雅的心里不由一激灵,暗自嘀咕着,哎呀,怎的又走神了?这可是在应酬的,要精神集中啊。

        她这般想着,敢忙低声解释得说道:“不好意思,三丫方才……”

        她说着,敢忙端起杯子赔礼说道:“三丫认罚,还请各位不要责怪三丫。”唐老夫人见了,立马笑着说道:“三丫啊,这罚就免了吧,你且说说你为什么走神呢?”单雅闻言,心里敢忙急急地寻找起理由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