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怎的却不认

第三百六十七章 怎的却不认

        林老夫人则看着唐老夫人莫名地微微摇了摇头。www.Pinwenba.com

        唐老夫人见了,怔了片刻,随后便惊讶得低语着问道:“老嫂子,莫非……”

        她说到这里,猛然瞅见林老夫人又是微微摇了摇头,不由瞅了单雅一眼儿,随后便径自沉思起来。

        单雅见了,倒是感觉莫名其妙。

        她瞅瞅林老夫人,又瞅瞅唐老夫人,见两人径自沉思着,心里不由惴惴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林老夫人又拿起红玉镯子摸了起来。

        单雅此时心里已经有了猜测,或许林老夫人给得陪嫁里这个红玉镯子是有着某种特殊印记吧?要不然她怎的会问谁给自己戴得呢?

        单雅这般想着,眼睛便不由落在了林老夫人的手上。

        此时,林老夫人的两只手正不停地在自己的那只红玉镯子上摸索着。

        单雅瞅着,不由一阵晃神,情不自禁得低叹着哑声解释说道:“三丫自幼就没了爹娘,还能有谁来亲手给三丫戴上呢?只有三丫自己给自己戴了。”

        她的话音刚落,林老夫人的手忽然一顿,眼睛便向她瞅来,也仅是一瞥,她便又径自细细地摸索了起来。

        唐老夫人见了,安慰地轻轻拍了拍单雅的手。

        单雅见了,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了。

        反正自己如今已经知道忠宁侯府的前身便是定远伯府了,自古人心难测,还是回去让大姐来仔细询问了再说吧。

        单雅想到这里,心不由冷了下来,再没有寻找到外祖家的那份喜悦的心情了。

        单雅这里径自嘀咕着,林老夫人的心里此时也在纠结着。

        她见单雅的时候,就感觉单雅长得跟自己的瑾儿相似,心里不由便存了一份儿心思,莫非自己的外孙女还在人间?

        可她转而再一想,世上相似的人何其多啊,可别认错了。

        因此,在她见单雅手腕上戴着的红玉镯子的时候,心里倒不由认定了单雅是她的外孙女。

        可是,如今她摸来摸去,也没有摸到上面的印记,心里径自失望起来。

        要知道,女儿红玉镯子里,可是刻着一个瑾字的。

        当然了,一般人是根本摸不出来的,且这个瑾字上还被东西遮掩着的。

        她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候自己要把上面的遮掩物取下的时候,瑾儿却笑着径自说着。

        自己嫁得远,就别漏财了,等她生了女儿的时候,便传给女儿,到时候,送女儿回来的时候,她便去了这个红玉镯子上的遮掩,亲自给她戴上。

        如今,这个红玉手镯完好无损,以往的遮掩自己摸了许多遍,也没能摸出来,倒不像是自己送给女儿的那个手镯的。

        因此,她才询问单雅这个红玉镯子是谁给她戴的,倒一时之间忘了自己的女儿不再了。

        林老夫人听了单雅的解释,心里陡然明白过来,可这个红玉手镯上没有那个印记,自己倒真得不敢确定了。

        她想着,不甘心地又仔细地摸了起来。

        想来这红玉镯子定然是多年没有人温养着的缘故吧?

        她细细地摸着,比方才更加仔细起来。

        单雅见她如此执着,心里突然五味儿杂陈起来,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唐老夫人见了,本想劝慰几句,可话到了嘴边儿,不由又咽了下去。

        老嫂子盼了多少年了,如今看到希望了,就让她多找找吧,若单雅实在不是她的外孙女,她也能彻底死了这条心。

        她想着,眼睛便又落在单雅身上,仔细打量起来。

        她越看越感觉单雅长得跟林海瑾想象,不由暗自思索着,真希望你是啊,这样老嫂子就不会再失望了。

        她这般想着,便低低地叹了一口气,随后便扭脸儿看向林老夫人。

        林老夫人依然细细地摸着,忽然,她的手一顿,又往前挪了挪更加仔细地摸了起来。

        唐老夫人见了,心也跟着提起来了,暗自思索着,莫不是她已经找到了么?

        她这般想着,眼睛便紧紧地盯着林老夫人来回移动的手来。

        她发现,林老夫人的手一直在同一处地方仔细地摸着,摸了一遍又一遍。

        她本想询问可否有不同,又怕打扰到林老夫人,遂便就这么安静地瞅着。

        单雅的眼睛本来就一直盯着林老夫人来回移动的手指。

        此时,她见林老夫人的手总是重复地摸着这一处,心里不由疑惑着,莫不是这个红玉手镯上果然有印记,只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摸出来么?

        她想着,眼睛便一眨不眨地盯着林老夫人在红玉镯子上来回移动的手。

        突然,单雅瞅见林老夫人的手不动了,手指在一处小心地扣着,眼睛不由瞪大了,惊讶地瞅着林老夫人的动作。

        要知道她可是摸了好多遍了呀?莫不是自己摸得还是不够仔细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单雅瞅见林老夫人的手略微松开了手中拿着的红玉镯子,仔细地盯着内壁看了起来。

        过了片刻,她的脸上露出了欣慰地笑容,并扭脸儿看向单雅。

        唐老夫人见了,不由出声问道:“老嫂子,可是找到了?”

        林老夫人瞅着单雅径自笑着低声说道:“找到了。”

        唐老夫人听了,立马伸手接过她手里拿着的红玉镯子,仔细地看了起来。

        林老夫人见了,不由笑着低声说道:“老了,还是用手摸吧,在这里。”

        她说着,便伸手指着某一处。

        唐老夫人闻言,立马伸手摸向她指着的地方,果然有一点儿凹陷啊。

        她摸着,便看着林老夫人疑惑地问道:“摸到了一个微微凹陷的地方,莫不是这就是印记?”

        林老夫人听了,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是,若是不错的话,上面应该是个瑾字。”

        唐老夫人闻言,径自又摸了起来。

        单雅听了,心里却翻起了波浪,暗自嘀咕着,自己可是摸了好多遍的,都没有摸出什么不同来。

        此时,单雅倒真想拿过那个红玉手镯,仔细地再摸一摸。

        林老夫人慈爱地看着单雅,脸上又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单雅见了,心里倒不由暗自嘀咕起来,难道她现在就确认自己是她的外孙女了么?可怎的却不认呢?

        就在单雅沉思地时候,忽然听到林老夫人低声问道:“三丫,你们家姐弟四个对吧?你爹和你娘的名字你还记得么?”

        单雅闻言,心里当即便打了一个哏,暗自在心里嘀咕着,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心里便明白了,暗自思索着,她是不是怀疑自己不是她的亲外孙女啊?

        单雅想到这里,寻找外祖家的心不由一冷,转而想到自己毕竟对忠宁侯府的心不了解,还是多多打听一下的好,免得给一家人再招来灾祸。

        想到此处,她便看着林老夫人微微笑着说道:“老夫人,三丫爹和娘走得早,她们的名字三丫不记得了。”

        要说单雅还真得不知道自己的爹娘叫什么名字,至于大丫的心里知道不知道,她倒没问过。

        他总不能直接说自己是安北侯的孙女吧?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还是稳当点儿吧。

        毕竟如今的安北侯府还没有一个定论,她哪里敢大声说出来啊?

        要说此时林老夫人的心里也没有确定单雅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外孙女,一来这个镯子上的字自己摸到了,具体是不是瑾字,她的眼睛如今不好,倒是没能看出来的。

        再者说了,单雅虽然长得象瑾儿,如今也只有几分象。

        虽然自己的心里十分希望外孙女活着,可毕竟希望活着的是亲的,而不是一个冒牌货啊。

        因此,在认下之前,还是多找一些儿凭据的好。

        她手腕上戴着的素雅白玉镯子具体是怎么回事,自己还没弄明白,仅有这个红玉镯子还不行啊,毕竟这上面的字自己看不清楚啊。

        唉,要是孙女林素心在这里就好了。

        她想着,便忙对着外边儿伺候的丫鬟大声喊道:“去,把小姐叫来,就说我有事儿找她。”

        她说着,便出了屋子,到了隔壁。

        外边儿的丫鬟闻言,立马应了一声。

        唐老夫人闻言,登时便明白了。

        单雅听了,心里也是清清亮亮的。

        此时,她的心里倒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眼睛不时地瞟向窗外。

        很快地,她便瞅见林素心奔了过来,直接进了隔壁。

        单雅见了,眼睛便径自瞅着地面。

        唐老夫人打量了单雅一眼儿,心里不由暗赞着,这丫头要么就是什么都不知道,要么就是能沉得住气啊?不过,依照我的感觉,倒是后者居多的。

        却说隔壁屋子里林老夫人见林素心奔了进来,径自把手里拿着的红玉镯子递给了她,慈爱的低语着说道:“好好帮祖母瞅瞅,这上面是什么?”

        她说着,便伸手指了指那个地方。

        林素心见是红玉镯子,疑惑地看了林老夫人一眼儿,随后便径自低头瞅了起来。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看着林老夫人疑惑地低声回道:“祖母,孙女瞧着怎的像是一个瑾字呢?”林老夫人一听,登时便激动地看着林素心低声问道:“可是真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7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