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三百七十二章 莫名的纸团

三百七十二章 莫名的纸团

        单雅见唐名扬此时又是一脸儿玩味儿的神态,遂不耐烦地说道:“没时间跟你耍嘴皮子,请你出去?我要穿衣服了。www.Pinwenba.com”

        唐名扬听了,盯着单雅看了一会儿后,便转身出去了。

        青梨在门口,瞟见唐名扬出来了,敢忙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见单雅已然在穿衣衫了,敢忙拿了衣衫过来伺候。

        此时,单雅的心里很郁闷。

        她盼着时间能过得快一点儿,外祖快回来,这样,她便可以离开忠义侯府了,不用再时时面对唐名扬了。

        第二天一大早,青梨伺候单雅洗漱后,见她的情绪恢复了,想着世子爷昨天出去后便一直没有回来,不知道此时该告诉她不?

        她给单雅梳理打扮妥当后,想着马上就要吃饭了,遂忙回禀了。

        单雅听了,倒是不以为意,以前唐名扬可是经常这般的,遂根本没有放在心里。

        吃完早饭之后,单雅给唐老夫人请过安之后,又陪着她说了一会儿闲话,随后便朝着菜园子走来。

        她要立马回去见大丫,跟她说说昨天发生的一切,告诉她,忠宁侯府就是当年的定远伯府。

        等到单雅回到家之后,才知道,大丫给成功酒楼送豆腐去了,遂只好跟二丫和小石头说话,并耐心等着大丫。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都快到晌午了,大丫还没有回来,不由看着二丫担心地问道:“二姐,以往大姐去成功酒楼送豆腐,都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二丫此时也担心地看着门口,见单雅询问,敢忙看着她说道:“三丫,大姐往常送豆腐,顶多半个时辰就回来了,莫不是她跟马……大少爷……”

        单雅闻言,却不由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但愿吧。”

        直到下午时分,大丫才兴奋地走了回来,单雅见了,不由疑惑地看了看她,暗自猜测着。

        大丫一进门,听小石头说单雅回来了,敢忙往屋子里快步走去。

        她进了屋,拉起单雅的手便进了东屋,二丫见了,知道两人肯定有事儿要谈,遂便与小石头来到了院子里,忙活起来。

        她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摘起菜来。

        却说大丫拉了单雅回到东屋关好屋门后,便欢喜地看着她低声笑着说道:“三丫,大姐终于找到你的外祖家了,就是忠宁侯府,对了昨天你去拜寿的,应该是你的外祖母?”

        她说着,见单雅丝毫不感到意外,不由疑惑地低声问道:“三丫,你……怎么了?”

        单雅听了,敢忙看着大丫低低地说了昨天的情况,随后便看着大丫疑惑地低声问道:“大姐,你是怎么找到外祖家的。”

        大丫闻言,敢忙看着单雅疑惑地说道:“三丫,要说这件事有点儿奇怪,今儿一早大姐起来的时候,发现炕上有一个纸团,打开一看,见上面写着忠宁侯府乃是定远伯府,心里很是奇怪,送完豆腐,便去寻人打听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的。”

        单雅听了,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瞅着大丫疑惑地问道:“大姐,你知道是谁丢到屋子里的么?”

        大丫闻言,无声地摇了摇头,随后她看着单雅低语着说道:“三丫不知道,或许是哪个好心人吧?也许是与咱们亲近的人家出手相助吧?大姐想着是遇到好人了,也许是与你外祖交好的人家吧?”

        单雅听了,瞅着大丫低语着说道:“大姐,忠宁侯府确实是定远伯府,也许是外祖母知道消息之后,特意让表哥安排的人来报信?不对呀,已经认了,干嘛还要多此一举呢?”

        单雅想到这里,敢忙看着大丫疑惑地问道:“大姐,那纸团是怎么丢进来的,该不是爹爹留下的……”

        她说到这里,便被大丫拉住了手低声安慰地说道:“大姐早上看了,没事儿,都在的。”

        单雅听了,心里却怎么也放不下心来,莫不是有人在投石问路?

        她想着,便脱口低语着说了出来。

        大丫闻言,心里也不淡定了,遂敢忙搬开桌子,朝着墙洞看了起来。

        姐妹俩见东西都在,心里都感觉特别疑惑,却百思不得其解。

        大丫和单雅相互看着对方,都希望投这个纸团的人是一个好心人,而不是安北侯怀疑的平顺一伙的。

        两姐妹低低商量了一会儿后,最后决定静观其变,并作好随时离开的准备。

        毕竟这个投纸团的人她们不知道到底是敌是友。

        单雅回到广寒苑的时候,听青梨说,今天田姨奶奶带着田月禅回家了,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此时,单雅的心里还在想着回到院子里的感觉。

        在她回来的路上,总感觉背后好似有人在盯着自己,每当她回身看得时候,却发现背后根本就没有人。

        单雅可以确定的是,盯着她的人,绝对不是唐名扬。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能确定盯着的人不是唐名扬,但是,她的心里却很笃定。

        若说是田月禅吧,她已经离开了啊,又会是谁呢?

        单雅衣服都没顾得脱,便径自坐在软塌上思索起来。

        她想来想去,倒越发担心起大丫、二丫和小石头的安全来。

        同时,她也担心忠宁侯府因为安北侯府的事儿受到牵连,心里越想越担心起来。

        她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给林志远递一个信儿,最起码让他们防备一二。

        让谁去好呢?自己如今在忠义侯府住着,手边儿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啊,到底要怎么办呢?

        莫名的纸团,到底是谁投的?他的目的是什么?难不成要对付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的忠宁侯府么?

        单雅越想心里越感到如火似焚。

        此时,她总有一种万事脱离掌控的感觉,因此心里感觉慌慌的,不仅担心大丫、二丫和小石头的安全,也开始担心起刚刚相认的忠宁侯府来。

        可是,为什么刚刚相让就发生了这么奇怪的事儿呢?

        单雅感觉一头雾水,想找人商量,又不知道跟谁商量好。

        此时,家是回不去的,毕竟她才从家里回来啊。

        单雅想到这里,忙忙地安慰自己要冷静。

        毕竟那种感觉是在她进入忠义侯府后才感觉到的。

        她想着便站起身来,想着唐老夫人与林老夫人的交情,便决定找她商量一下。

        谁让自己的手边儿没有一个可信的人呢?

        单雅刚出了西屋,迎面就看见枇杷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自己方才可是跟她一起回来的,她来找自己,难不成有什么事儿么?

        单雅想着,便静静地看着枇杷。

        枇杷见了,敢忙来到单雅的身旁儿低声说道:“世子爷让你去。”

        单雅听了,想到昨天两人之间的别扭,本不想去的,转而一想,也罢,即便是自己跟唐老夫人商量了,想必她也会跟唐名扬商量的,自己索性赌一把好了。

        单雅这般想着,便快步朝着唐名扬的屋子走去。

        她一进屋子,便瞅见唐名扬看了自己一眼儿,再也没有了以往玩味儿的眼神。

        单雅被他这么一看,不由正视起来。

        唐名扬伸手指了指旁边儿的椅子说道:“坐。”

        他那般正经的样子,让单雅感觉两人好似又回到了北山的山洞,陌生而冷淡。

        单雅没有答话,倒是顺从的在椅子上坐了。

        枇杷敢忙伸手把门关上了,单雅见了,更加疑惑起来,遂便看着唐名扬径自低声问道:“你找我有事儿?”

        唐名扬见了,瞅着单雅便点了点头,随后他低声问道:“今儿你回到院子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单雅听了,沉思了片刻,遂把自己进到院子之后的感觉如实的说了。

        唐名扬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瞅着单雅低声嘱咐地说道:“三丫,我答应过林祖母和志远,保你平安无事,所以,这几天你哪里也不要去,可好?”

        单雅闻言,心里不由泛起波浪,若是哪里都不去,自己如何能知道家里的情况。

        尤其是那个莫名的纸团,看着好似是帮着自家,可实际呢?

        此时,单雅倒万分后悔起来,应该让大丫、二丫和小石头离开那座院子的。

        单雅想到此处,看着唐名扬低语着说道:“不行,我最少还有回去一次。”

        唐名扬听了,立马扭过脸儿来,瞅着单雅低低坚定地说道:“不行,若是那般,你会很危险的。”

        单雅闻言,微微摇了摇头,随后便瞅着唐名扬低声抗议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回家一趟……”

        她说到这里,猛然瞅见唐名扬的眼神异常的锐利,后边儿的话突然说不出口了,心里忿忿地嘀咕着,冰山脸又回来了。

        唐名扬见单雅虽然不再继续说话了,眼睛却径自看着自己,竟然是一如既往的坚持。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看着单雅低语着说道:“大丫她们那里,我会派人去说的,你放心,她们定然会很安全的。”单雅听了,却瞅着他径自摇了摇头说道:“只有我去,大姐才会放心。”唐名扬闻言,眼睛径自盯着单雅看了好一会儿,一言不发,脸色也越发暗沉下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7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