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战史 > 第三章 照顾好云飞

第三章 照顾好云飞

        月子水狂傲的看着战斗破坏的一切,黑气熏熏的萧条与死寂。

        不远处有几个身影抬头退缩,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云家的子弟,月子水自以为是地嘲笑不已。

        实力为尊的这个彗星世界,很多人的明白没到至关重要的时空,维护家族的里面和士气而不顾一切。否则没有实力也就没有必要说骨气,除非嫌得活长,否则在强者面前,逞强的还不如炮灰。

        举手之间,灰飞烟灭。

        云飞的眼里却没有一丝畏惧,反而更加坚定,执着,痛苦。

        “爷爷——月子水,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云飞的拳头紧紧拽住,咬着牙冲向云顶天。

        “云儿,”云顶天伸出手向云顶天招去,月子水没有理由放过他的性命,唯一的可能就是云杰已经突破到了域始境……

        那么,云飞……

        “爷爷,”云飞兴奋的朝那里一边跑,一边抹泪。瘦小的他没有任何的不匀称之感,四处的原始古老漆黑的林木繁茂,蓊蓊郁郁的遮住太多的光,阴沉的周围有了一丝血腥的凄凉。四处的尸体都好像心奋剂似的,云飞越闻越觉得刺激,越觉得有动力。

        月子水游戏一般看着云飞,好像超出了这个世界,享受着得意洋洋的胜利的喜悦,目光里透着浓浓的笑讽之意。

        “小子,你最好不要过来了,否则我就会带走你。”月子风说。

        “云儿,快回去,去菲儿姐姐那儿。”云顶天着急的说。

        “嗯?”云飞的脚步颠颠停住,直狠狠瞪着月子水,一字一字的说“你打伤我爷爷。”

        “怎么,你小子有意见?”月子水放了些域始境的威压。

        噗……

        云飞立马吐出一口鲜血硬撑着身体却没有倒下。全身都痛了,骨骼好像被拆了一般。云飞仿佛看到血液从扯开的经脉蹦溅,全身的毛孔瞬间堵塞,整个人就像一个血球。过了半刻,每一处皮肤都渐渐,被针扎破似的,“啊~”云飞再也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叫。

        “不错,不错……”月子水的口里也不由得赞叹,威压随之消失。

        “可惜你不能修炼,否则恐怕会是第二个云杰。不,比他更厉害,应该会强过云浩。”月子水说。

        “云儿~”云顶天老泪纵横。

        云飞瞥了云顶天一下,却没有说话。“月族长,你太过分了,如果不是你趁爷爷去看我不在族内偷袭过来,我们家族不会遭受这么大的破坏;如果我刚才出现那么爷爷不会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造成的,投机取巧,偷袭得手的“堂堂正正”的月子水月族长。今天在这里的战绩被传出去不知道会在彗星上引起什么反应?难道你月族长还以为我月家没人?”云飞说。

        “真是人不硬嘴硬……你知道什么,如果不是你父亲杀了我古儿,我怎么至于冒失的杀上你云家来。”月子水并不着急,慢慢的厉声道。

        他对这个从所未有的不能修炼星之力的孩子似乎有了一丝好奇。

        “父亲?”云飞的身体一颤,封喉的血腥钻进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头,全身上下在刺激里说话都变得出奇的自信和有力,“我父亲杀了你的儿子你就这么着急?当年你们家的月明为了夺取异灵兽兽核,杀了名家的第一天才名霸,当时震动了整个彗星四大陆,那名粤东族长可有说子债父偿?在彗星大陆杀人什么时候有过规矩?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果你一定要追究我你儿子的仇恨,我云飞今天就在这里,你想怎么样?”

        云飞仿佛长大了十岁,说话突然有条不混。云顶天目瞪口呆,月子水面红耳赤。怎么可能,我会说不过一个孩子?

        他在头脑风暴里忽略了云飞身上的热度,地平境的人可能没有多大的温度敏感性,但是月子水……

        云飞此时仿佛浸泡在能量的海洋,身上的伤都逐步的愈合,浑身发出丝丝痛快的热气。

        “哈哈哈!”月子水故作从容的说,“你这牙尖嘴利的毛孩。”说罢就是一道星之力劲缓缓打出。

        笑眯着的单眼成了一条细线,正当以为云飞要打退百步,甚至千米。

        云顶天坐在地上,看着那淡淡的蕴含了千万星星点点的五角灵力图案朝着云飞扑去,想即使拼了老命也要帮云飞躲过一劫,运转内府丹元却使不上一点力气。

        内府丹元使不上一点力气?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每一个星之力劲的修炼者到了地平境就会开辟出自己的内府,内府是武者存储能量的全部,相当于总仓库。仓库没有力量,五筋八脉哪里还运转得过来。

        眼看着百米外的云飞即将结束生命活了大半辈子的自己却毫无对策,云顶天的心快烂了。他的眸子里出现两个目光专注,爱意蒙蒙,眼泪兮兮的人,白色服饰略带一点花纹,体格苗条更多几分娇媚的女子便是云飞的母亲柳叶芳,还有态度潇洒,面容英俊,尽展大家风范,衣襟飘飘岸然的男子即云杰。

        云宅的古老的漆黑幽暗闭合的巨石雕门前,二人双手合十,凝神紧紧伫立。忽然随着一道吱吱的长嘶声,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一道口子,出来的人颜神肃穆,沉着黯淡,闭着眼俨然紧神思索片刻仔细一看,原来出来的人恰是云顶天。

        这是云家的暗宅,也是真正的府邸,几乎每一个势力都会聚集强者开凿一条通往地底的通道,建造一座真正的地下宫殿为总部基地。没有法子,在彗星的这个战斗永不停息的地方,必须有一个固定的栖身之所。虽然说到了地平境可以形成内府,随意运用星之力劲来大新土木而不会费力,但是一个势力如果连一处稳定发展的基地都没有,那么这个势力也不可能强大,更不可能形成浓厚的资源底蕴,修炼氛围。

        云家的暗宅可以说是别开天地,传说有一座通往别处星球的通道,可以达到彗星的各个角落的传送阵,但是真实与否,无人知晓。

        但是云家的神秘与强大是所有势力所共知的。不论是灵兽入侵,还是强者威慑,都会自觉的避过云家,其中原因不言而喻。

        云顶天作为云家的家主,其本身实力并不强大。但是举族上下,无人敢不服从他命令,为什么?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位修炼资质超越子宇宙的存在,他四处挑战同代天才,名声显赫,但毅然决定放弃修为的突破,掌管了家族的繁琐。

        偌大的云家,每一批弟子的出练,后代的成长,还有最难的经营……大小食物,打理得条条是道。

        而且,云家似乎还有一支秘密部队,由着云顶天指挥,实力最低也是地缘境九重。这样一支部队,如果不碰到域始境强者的话,你应该可以想到破坏力有多么可怕。

        当然面对域始境那样的变态高手,一指即可破。

        “父亲,我们不要任何家族的贡献值,只想父亲可以让我和芳儿留下来,照顾云飞,孩儿心甘情愿的放弃一切。”那透着苍龙一般古老的大门前,云杰双膝跪下,寒寒的说。

        “父亲,儿媳请求父亲让芳儿留下,云儿不可以做一个没有父母关怀的儿子,不论怎么样,我生了他,他都是我的骨肉。父亲,您知道吗?我的每一个呼吸都好像和云儿连着气,他那脆弱的躯体就像异兽的蛋壳,太需要我的保护。芳儿愿意放弃所有,只愿能保护自己的孩子,我不要家族给云儿任何,但求云儿这百年岁月在我温暖的呵护下度过。”柳叶芳泪脸戚戚,苍白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粉红血气,即觉得可怜,又不自然的令人萌发爱意。

        “你们都给我起来,我们空虚族的云家不需要你们这种软弱的子弟……情谊,情谊,情谊就可以漠视家族的规矩,不顾万年的族训?妇人之仁,难道你云杰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云顶天厉声无情的喝道,嘴角轻轻的抽惿。

        “父亲,我……”

        “父亲,你也有孩子。”云杰正要说话,柳叶芳着急的心不由自主打断了他,“您想想如果现在是您来选择,您又会怎么样。异灵兽都知道找一个隐秘的地方产卵,都知道给幼崽捕食,保护他们。我是人,我是一个母亲,你明白我的心情吗?我爱我的儿子,不管他好还是坏,他都是我心头的一块的肉。难道在父亲,不,(她娇嗔的看着云杰)你们男人的眼里,我们女人就只是一个绊脚石,累赘,不明事理?”

        “够了……”云顶天暴怒说。

        确实是柳叶芳说得入内了。女人担心,柔弱……如果没有女人哪里来的男人,没有女人怎么会有一个温暖体贴的家庭。怎么可能会有冬天精逢细补的大衣,怎么会有泡脚的热水,怎么会有熟热的肉丝……

        云顶天和云杰都陷入那么一刻深深的回忆。他们都想到了一个爱的代名词——母亲。

        “不……我不愿意离开云儿,他需要我的保护。”柳叶芳继续匍匐的幽噎。

        云杰难受了。内心里好痛,作为一个父亲,今天跪在这里,他以为自己已经很伟大,可是刚刚就因为云顶天那“妇人之仁”就动摇了留下的念头,除了自愧不如,还有深深的悔恨。

        “父亲,”云杰在此说到,“就修为天赋,比二弟云浩逊色;就管理条例,比大哥云图差劲。云杰纵然竭尽全力,也不过突破域始之境,成就家族长老之位,获得游历在为之资,这些东西,如果不能照顾好云儿,见到芳儿如此,我活得逍遥又有什么用。”云杰番然醒悟。

        “不得胡闹,我为你照顾好云儿,不要和我说什么域始境随心所欲,先给我在这次历练中保住你的小命,年终好好回来,不要在这里大言不惭,丢我云家男人的尊严。”云顶天说。

        柳叶芳也僵持住了。域始境,是啊,域始境就可以家族常规的不受约束,每年除了送大量的资源回族外,只有家族族长的召唤才见得到。

        “好,父亲。”云家扶起柳叶芳,她就倒在云杰的身上感受丈夫的温暖,想要温暖儿子带来的心伤,好像大病的样子,什么话都不说了。“等杰儿突破域始境就回来接我的云儿。”云杰说罢转身便飞去。

        掠渡到了虚空,“请帮我照顾好云飞。”

        云顶天双手一颤,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照顾好云飞。”

        “照顾好云飞!”就在月子水以为云飞即将死去的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云顶大声的喊道,“照顾好云飞。”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831/106631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