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战史 > 第六章 叔叔云浩

第六章 叔叔云浩

        月子水陷入沉思,云飞哪里像个五六岁的孩子,恐怕归于百岁也不为过。开始一字一句地把自己逼上绝路。自己的儿子几百年都没有这么的胆量面对一个域始境的人随心所欲,隐隐的痛恨之外还有惋惜。

        崇拜强者,尊重天才,到哪里都亘古不变的存在。

        可是到了现在,云飞又显得关心自己似的,善意的提示到底出于什么意图呢。

        月子水心里憋屈啊,按照道理,云飞不可能变化得如此突兀啊,尽管云家可能有那么个怪物冒出来,但是能让他恢复如此迅速并且不是稍稍激荡人心的刚毅,使之判若两人,这可不是域始境的范畴之内。

        还有选择吗?除了那小子说的。

        呵呵,云飞的心里在暗自得意,月子水既然思考,肯定会按他说的去做。到时候……云飞仿佛看到月子水被打残,全身青肿,生不如死的模样。

        ……

        为什么?远处出手的那个青衣人蒙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崩紧神经,随时准备接受一切可能出现的惊忧。

        云飞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别说,面对月子水这样的人物,就是普通的域始境强者也不敢多吐一口气。一个废物居然敢这样,血腥给他带来的欢愉可真是不可思议了。

        “在下云家家主月子水,今日因为杀子之仇特来云家讨个说法,不知何方前辈高人在此,还请现身一见。前辈若然原谅,子水定当告退。”正在青衣人思考,缭乱以为不可休止之际,月子水恭敬的声音响起。

        “不愧是个老狐狸精,话说得冠冕堂皇,可是言语间却正用意念传讯。”青衣人轻轻的在心里说。这是其实赤裸裸的反抗了……可是月子水有选择吗?云家虽然神秘莫测,但彗星之上也不可能真有超越域始境的存在,彗星的天地规则可不是强大的力量就可以改变的,传闻几千年过去也没有进阶的天之异象出现过,太多的人卡在此处,终生遗憾。

        所以彗星族人只要域始巅峰就冒着陨身的危险,强行破空前往父宇宙。而子宇宙的真正强者决不会逗留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无故Lang费自己的寿命。

        自己一个活了千年的堂堂三大家族的家主,即使战死,也不可能束手就擒。更何况云家的这个人最多也就是域始巅峰,自己在他的面前也许是蚂蚱一般,但是如果有了家族赶来长老的帮助,那就定当别论了可这时云飞又开口了。

        “老头儿,怎么啦!说不过你云爷爷现在就投降啊,”云飞自顾戏谀道,在他的世界尔虞我诈,近乎空白。

        “你可知道什么叫做度?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如果不是给你云家长辈一个面子,对你处处忍耐,怎么能由得你现在这般胡搅蛮缠。”月子水侧脸云飞,嚣张的声说。

        他以为云家的那位有了疏忽,肯定想不到自己如此放肆。

        “好一个云家长辈的面子。”可就在月子水说话之际,一声洪亮传来,只见有道弧形屏障凭空出现,天空微波似漪,层起彼伏几分,游丝一般几缕淡光拦在了屏障里边,月子水双手渗汗而未敢稍动动,月脸色乌白,以为败局注定,哀叹自己命该一死。

        云飞自然静观其变。渐渐的,一道红热璀璨的星之力劲打在涟漪之上,使得屏障浴火破碎,五色斑斓,就像一下放了一万只烟花,每个烟花都在一点绽放,极其壮观,几缕淡光包裹其中,顷刻消散。

        云飞霎时由那平静变得目瞪口呆,浑浑噩噩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月族长,你们月家与我云家向来只有刀戈相见,强盛弱亡,今日我破念你修行不易,掌管月家之疏,便不降伐于你,念你可以好自为人,不要在动我云家岭界,否则——杀无赦。”那声音最后几字特重,透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月子水可真捏了一把汗,对自己的冒失真可谓恨到了骨子里,想不到云家的老者竟然这么好说话。不是说闭关久了的人性格都会很怪的吗?早知道不和云飞对那嘴仗,而自讨苦吃。

        “族长,那人是云浩。”正在月子水准备飞掠而走之际,突然一个声音伴着白色长袍的老者破空而来,依附在月子水的身旁,神气活现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又是浓浓的不屑。看他齐服饰,就知道一定是月家长老无疑。

        “什么?”月子水犹如卧狼顿醒,不敢相信。

        “那人不是云家怪物,而是云顶天的儿子云浩。”

        “嗯?”听了这一声突兀,月子水像是一头倒下的蜥蜴突然复活,黯淡的眼神霎时溅出两道恶毒的精光。顿住欲飞的脚步,猛然转过身来。那双眼睛,甚为恶毒,云飞心间的狂躁自动收敛,不敢直视。

        之前的一切卑微忍耐的下气神态,都荡然无存。

        “云浩?”月子水紧锁牙道,扭曲的怪嘀咕。云浩不是才一百多岁吗?怎么可能有域始境的实力。惊讶,惊讶,但是更多的是反客为主的转变的得意。欣喜若狂。

        云飞有点蒙了。全部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刚刚月子水不敢存在一丝怀疑,而是直接无言的选择背躬曲膝,现在却是反应过来,变得如此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隐隐的让他想到菲儿常常用自豪的语气和他讲过一些彗星上的实力分布,以及实力状况。说到这个云家当作实力莫测,具有改天换地之本领。

        叔叔云浩在云家仅是一个修炼天赋顶尖的后人,充其量才勉强踏入域始境,能够用些精纯的星之力劲。与其实力,绝对不能与月子水这种老辣的根基稳固者相提并论。但凭借云家的名头压迫月子水这么久都不敢存一丝怀疑的念头。

        本来以为菲儿也只是道听途说,除了崇拜向往以外不可重视,现在看来,恐怕确实是那么确有其实。

        这样一个家族,为什么会这么散呢?彗星上面竟然没有一个势力成长起来做传说中的老大。一处处的未知和谜团,真的觉得自己渺小,好什么都不是一般。我必须活着,强大起来。云飞咬着牙道。

        …………

        “你想怎么样!”就这时一个中年青衣男子厉声从那倒下的废墟里闪出,这话明明是对月子水和月偑说的了。

        “你们今天都必须付出代价。”月子水阴毒的声音铿锵有力的传来。真可谓风水瞬间轮流转,生死簿上名也乱。本来月子水那以为自己铁定要遭殃的,可幸亏来的时候留了一手,把月家一个回族交替资源的长老带在身边,让他埋伏在万里之外,侍机而动。

        刚刚见了云顶天喊那“保护云飞”之时,月子水心里实在憋屈,虽然畏惧但是依然没有鲁莽行事,稍作考虑就放弃了让长老出手的想法。他相信一个精明的人,肯定会事发后暗中观察。所以,随着局势的发展,一定会有那么一丝随机应变的可能。

        面对实力雄厚的云家他没有多大的认知与底气,乱打乱撞之外,就是希望自己一个人和云顶天单挑,不触怒云家没有那种足不出户的老怪物。自然而然的生死存亡,各由天定。刚刚也真是亏得自己,一下都不思考了,搞得囧态百出,真是……

        开始想着他云家高手不在云家附近领域可不代表他月家也不住,月子水考虑到这几天可能会对云家动手,所以早就有了准备,传讯了几个活动在云家不远即圣之灵地的月家长老。没有想到弄巧成拙,这个传讯没有成功,反倒逼得云浩冒险。

        恰被家中长老月偑逮个正着。可谓天无绝然之路,得意洋洋地笑骇云飞聪明反被聪明误。

        “浩叔,”云飞看到出来的人真的是云浩,心里很不是滋味。

        云飞刚刚以为背后的人真有月子水想象的那般可怕,所以想逞些嘴皮子,发泄一下内心的痛恨。爷爷出了满副表情的变化,却没有吱出一声……

        如果我不说那么多,月子水应该已经走了吧!云飞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全身的热量都差不多消散了。

        现在感觉就像长大了十岁似的,几乎都适应不过来。轻盈矫健,飘逸潇洒,云飞想,人生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此吧。

        但叔叔呢?绝对不能告诉他们身体的秘密,一意孤行的顽皮,会受到怎样的责备?

        “嗯!”云浩对着云飞一声沉闷的回答。一米九左右的个子,黝黑脸庞,两鄂间因为愤怒突起紧缩的肌肉,倒是没有太多忧郁和担心。径直走向云顶天,也许父亲的存在,才是他内心的最爱,为了父亲,这云家的柱子,他可以放弃一切可能的东西,并且毫不在乎。走到父亲的旁边,站在同一个立场,有尊严的彗星人,死也不会眨一下眼皮。除了亲情,其他的都是浮云,淡然无味。

        云飞见云浩并没有怪罪之意,云飞心里松了一口气,也过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831/10663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