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战史 > 第八章 落入穴洞

第八章 落入穴洞

        “浩叔,怎么办!”云飞摸着滚烫的脸轻轻的嘀咕。

        只见云浩眉头深锁,若只有他自己一人,恐怕早已经掠空而去了。都是因为受伤的爷爷,还有罪魁祸首的自己,给这个和父亲同一阶段的叔叔,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压力。

        云飞的内心充满了自责,很不是滋味。但是情形,已经不许他有回旋的余地。没有实力之前,还只能被动的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

        “给我上……”与空间不过百米,月子水一声令下。月偑身形撼动,朝月子水郑重的点头,他虽然是域始初期的长老,但是常年漂泊在外,实战经验丰富,战斗力可能是月子水的几倍,可一举一动,都必须受身份尊贵的月子水的指示,不敢丝毫放肆。接到命令之后,他立马调动了星豪之力璀璨星光,熠熠如辉,弥天盖地而来。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十足的表现的机会,一旦月子水心情好了。回家赏起奇珍异宝来绝对心动无比。

        要知道,一个家族的资源,虽然分成不同的层次,但是归根结底,都在族长一人手里。族长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对于域始境的强者提升自己,异兽兽核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只有因为功劳得到家族库存的丹药法宝,才是进阶的玄妙。

        所以月偑自然急切动用,最大的力气进攻过去。意外随之发生:

        “浩叔……”云浩竖起一道光屏挡在他的前面,云飞艰难的想要说出话,但是迎面腾来的杀气云浩的保护罩不能完全抵御,仅仅稍有泻出,淡絮一般,但已经让他难以承受,吐了二字又被迫无奈的吞了回去。

        他实在承受不了了多久下去,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每一个组织都随时有可能被捻碎,所以必须提醒云浩,以为相信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窘迫困倦。

        这就是所谓的强者的恐怖气息,现在的云飞在域始境的眼里还不如一只蚂蚁,没有云浩的保护他立马就会像一个水泡那样,只需吹一口气一个影子也不会留,立刻破碎。云浩终究还是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云飞,他神情紧张,也是第一次对战域始境的强者。不敢有一刻疏忽大意,尽最大的限度凝结保护罩,抗拒对方的威压,以此保护身后父亲和侄子。

        但是云飞他的腿开始呈现曲度的歪曲,脚步开始不由自主的后退,离那个刚刚差点掉入的十米大坑越来越近,只差五十步,四十九,四十八……

        云飞艰难的同那恐怖的气息做着窒息的挣扎,痛苦的同时也在考验着他执着的毅力。云飞感觉那种滚烫再一次从心脏涌起,并且输出一种说不出口的液体,犹如岩浆一般灼烧他的皮肤,但也给他带来了更加亢奋的刺激。以致浑身的滚烫,一种似汗非汗的稠液不断的渗出表皮,端正的五官都已经扭曲,剩下的好像一档如平,在域始境的星空之力不断摧残下,血丝慢慢的从眼睛溢出,变成了一条血蛇,一条惨不忍睹的血蛇,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就要遭受这样非人的折磨。

        压力使他的骨腿都成了U字形,好像下一秒就要折断了似的。也就那求生的潜力,促使他惊人的强悍,还有那先前奇异的感受过后的提升,坚持到了痛苦的现在。

        两步,一步……云飞注意力极度集中在那域始境的威压带来的痛苦时,却不知道自己即将堕入了另一重向往死亡危险的腹地。

        直到蟋淞,蟋淞,碎石进入了那坑内,云飞的脚步随之堕入。“哦!……不……”云飞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有稚嫩的余音回响。

        犹如深渊的鹰雏,尖锐的嚎叫从那废墟下袭来。就像一把无孔不入的星之利器,刺入每一个周围人的耳朵。所有的人都除掉云顶天,都为之一愣。

        云浩的脑海犹如化过了锋利的一刀,自己怎么就这么不知道弱小与强大的分道,忘记了云飞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族。他心里沉沉的都快没有了感觉:“三哥,对不起。”云杰临走时特别的嘱托一定要照顾好云飞的。可是现在……

        他早该想到,自己的保护罩黯淡呈黄,力量就像小溪一般潺潺散开,足见应该踏入刚刚域始境不久,护罩上灵灵游动的的纹符奥秘,仿佛是群星灿烂期间,堆积平坦蔓延而去,看起来浩瀚无边,其实脆弱无比,真的和月偑这样的老家伙抗衡起来无意于以软击石。

        渗透过来的力劲对于一个平常的虚空族人,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些修炼,抵住一时半会可能非但不会有害,反而因此带来些不能感知的领悟,更利于今后的成长。

        但是云浩忽略了一点,也是非常致命的一点:云飞不能修炼。

        云浩早该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可能挡住月偑带来的恐怖压力而释放辅助的对策。一个人综合的强大,出了境界还包括许多综合的辅助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星之力器和**。如果一个人拥有极品的星之力器还有顶级**,那么就有越级杀人的可能。

        云浩后悔就后悔在没有提前采取手段,忽略了云飞这个“彗星第一人”。

        就在云飞自责之际,月子水轰轰的喉咙炸开:“月偑,给我迅速干掉云浩小儿!”

        月偑听到了叫声,稀疏的白眉如跃,犹如一树雪花盛开,白色的胡须飘飘洒洒,面部洋溢着难以掩饰的喜悦和激动,主人越激动,自己的功劳就越大,他丝毫没有把云浩放在眼里。星豪之力纯净透明,静观期间,犹如翻涌的光源,璀璨四射;移动几步,他那手间已经用月家顶级**《一碎千山》打出一道星之力劲,其中每一颗星状的力劲,都有如一片飞刀,仿佛能够贯穿一座巨大的山峰。

        **一物在彗星之上本来就是稀罕之物,在大家族里才能够按照成长的规律逐步为他们选择强大的**修炼。并且一般都是初级,中级,高级**为主,一般分别对应境界为地缘境前五重,后五重,地平境。顶级**是极其罕见的,一般也只有大家族的域始境才能够修炼,对于那些散修,大都到了域始境也只能修炼些极品的高级**。

        当然,**越强大,一个人的力量也就越强。只是条件限制,如果没有对应的实力驾御,那么纯粹就是一种Lang费。还有可能遭到强者的觊觎,他们绝对可以运用特殊的**,轻易将修炼的诀窍从大脑中随意攫取。

        即使月家这样的大家族,顶级**也不会超过十部,每一部都是极其珍贵,绝不外传的。月偑到了域始境之后,为了得到这部**,可以说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云浩没有想到他开始就动用顶级**,对着自己下死招,其立功之急切,可真是非不寻常啊!《一碎千山》层出不穷的力劲汹涌变幻,仿佛有削金度铁,寸尺发掘,使得对方应接不暇,从而做到一击毙命。

        云浩想不到月子水不会给他丝毫的喘息之力.而立马想要致自己于死地。

        实际上是因为,云飞刚刚已经把月子水逼急,也把月子水满足了。他仿佛在云飞的身上窥视到了希望的至宝,他刚刚所见,是他从所未见而又摸索不透的,就那么一瞬,他就感觉自己受益匪浅。

        并且极有可能是参破境的玄奥法则桎梏,现在通向更加境界最好的指引。每一个境界都会有不同的玄奥法则,对应着一种不同的力量,每一次参透,都会是一次巨大的突破。他月子水当然不能错过。现在云飞生死未卜,为了不引发些额外的麻烦,表现出来对云飞过度的重视,只能按照常规的步骤,只是加快点行动的步伐。

        为了得到一个活着的云飞,他一定要直接扫平所有的绊脚石,目标只有一个,直取云飞,一举三得,突破境界,要挟云杰,报杀子之仇,一泻心中之恨。

        这打狗得看主人,那人打人也得看主人,主人急了,就没有狗敢不急。

        所以月偑的每一招都力求云浩毙命。

        云浩听到那惨叫之后,云浩不敢再有一刻的犹豫,立马向云顶天,靠了过去,只见云浩长袍一挥,一个黑色钵罗跑了出来,他硬生生的抽离了一道星豪之力,缓缓升起防御法宝黑色钵罗,他要保护好父亲,明明知道可能会重伤自己,但也一定要做。侄子已经不知所死活,但是绝对不可以让父亲出事,否则,自己也没有活下的意义。

        当那只钵罗打出,他的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

        砰!云浩单手运劲扑向月偑,只是手中多了一柄金枪,堪堪抵住了那一掌的威力。

        当那钵罗感知危险的气息,清幽的光噗从那钵体发出,那力劲就像石子打在湖面,荡起黝黑古老的力之微波一圈一圈散后,磬硿,磬硿的声音随着星豪力劲的抨击发出轻微的响动。它简直就是一团深不可测的巨湖,能够挡下一切冲击。

        难怪云浩会松一口气。

        这两件星之力器一个叫度魂枪,一个叫铜陵钵,都是云浩的本命利器。度魂枪高级利器,铜陵钵品阶未知,乃是云浩一次游历所知,品阶无法测试,就目前看来,逆天至极。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831/106631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