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战史 > 第一百零九章 冻鸡

第一百零九章 冻鸡

        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这次的战斗,正是巨无霸梦寐以求的结果,罗克国只有战斗,它再一次冲锋陷阵。

        在蓝水球,它这是第一次以一战几,可以说,是重复之前的极限挑战,只有胜利,它才可以活命。

        于是,毫不犹豫的放大自己的身躯,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城堡一样,伫立在神龟岛,除了羊护法盯着狂飞雪,福田、雷殿星,还有吴迪、渡边都冲向了罗克国,它们一个个身高百丈,直入云霄,战斗随着这一刻的变化,开始蔓延到整个西方的世界。

        仅仅罗克国就占据了神龟岛周围的海域,化为真身的它变得无比的暴戾,两把飞翼磨就的利器,开始变大,变大,渐渐的有了十丈长,就像是流线型的光剑一样,力劲璀璨外溢,似乎利不可挡。

        大鹏鸟雷殿星看到罗克国的武器,忍不住的亢奋,竟然可以将飞翼磨就变成如此可怕的利器,不得不说,罗克国生存的技巧,以及阅历,远远地超过了它们——这是一只可怕的乌龟。

        还不等四大灵兽靠近,未免导致四面夹击,罗克国迅速的升腾,都说乌龟跑得慢,此时的它就像是宇宙战舰一般,飞速的转动自己的龟壳,迅速的向上,它要到虚空之内,借着浩瀚的星核自由的战斗,这样对它而言才会是一种相对有利。

        但是狂飞雪的处境就不容乐观,冻鸡本来就是一员猛将,虽然说是附庸风雅,但是它的实力,远在羊护法之上,因为它的利器就是自己的双腿,日日夜夜不断地弹琴,是在磨利自己的双腿,以至于更好的应用于战斗。

        和身体相连的利器,你想运用得不随心所欲都难。

        狂飞雪将自己母狮子的威力最大可能的发出,就像是远古的咆哮,在这里一动不动的瞄着冻鸡,等待它的进攻,时刻准备召唤狮羊爪。

        冻鸡本来幻想自己帅气的模样可以毫不费力的征服狂飞雪,甚至叫它享受一下蟋蟀的yin威,但是现在,发现根本就没有作用,心里十分的恼怒,二话不说,立马变大自己的身躯,石化的力劲就像石片一样掉落,根本没有丝毫的停滞。

        羊护法想起三十年前和狂飞雪的一次死斗,现在都心有余悸,搞得这些年都寸功未进,知道蟋蟀哥比它更加可怕的它决定还是静观其变,或许可以关键时刻给它致命一击。

        想到这里,羊护法觉得自己也是一种战斗,只是不怎么正大光明,但是不狡猾,怎么会有意外呢?

        蟋蟀哥的身躯变幻以后,就像是一座红黄的泰山,它巨大的身躯耸入云霄,和浮云并立,比狂飞雪高大了一倍不止,得意的藐视着狂飞雪。

        可是意外发生了,狂飞雪张开巨大的狮口,一声巨大的咆哮——狮子吼,化作千万力劲的声波,直接朝着蟋蟀哥迅速的扑去,并且身形仅随在后。

        蟋蟀哥还想甩一下自己自以为迷人的触须,但是没有想到狂飞雪竟然这样泼辣,习惯了紧急应变的它迅速的合拢自己的听觉,打出一道浑厚的力劲结界,企图阻隔狂飞雪力劲的爆发。

        但是狂飞雪怎么会是一般的角色,这狮子吼一出,如影随形的狮羊爪立马就在后头,冻鸡根本就没有办法全力,羊护法目测冻鸡这下是要遭殃了,但是根本就没有帮忙的欲望。

        冻鸡这个家伙平时就胡搅蛮缠,自以为是的耍帅,心里很是不爽,这次正好教训一下,看看以后还敢不敢自恋到家。

        冻鸡现在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个狂飞雪竟然这么不上道,真的是欲罢不能。

        情急之下,只好大呼:“帅哥退。”

        不要听着声音以为是逃跑,这个蟋蟀哥可是朵灵兽界的大奇葩,**技能名字都很独特,这一招帅哥退,其实是一种逃命的本事。

        冻鸡知道自己挨刀的几率很大,但是几千年下来,它可不是什么好收拾的,能够成为巨无霸来到蓝水球的四大护法之一,就存在它的过人之处,这个逃跑,只是其中之一。

        狂飞雪一抓冲来,蟋蟀哥却是临阵脱逃一般,羊护法看不下去了。

        同为巨无霸护法的它,感觉到一种羞辱,这一种然以言语的感觉叫它不可申说。

        “冻鸡,你真是荒诞至极。”羊护法愤怒的咆哮,羊蹄一甩,立马扶着长须撕咬过来,就像麒麟一般的有模有样。

        但是远不及狂飞雪的迅速,眨眼睛,冻鸡退了万米,但是狂飞雪已经咻的一声到了它的旁边,这一下,冻鸡的结界恰好和狂飞雪的狮子吼相遇,冻鸡的结界瞬时瓦解,落下镜片一般的虚空碎片,但是狮子吼的余韵却还在传达,狮羊爪就像是一柄利剑,直取冬季的脑门,这下真的是难逃一击。

        耍帅也不看看对象,不是谁都会做花痴的,以为平时忽悠了几个境界低微的母兽就天下无敌了,冻鸡真的要收点教训不可。

        “咔噗噗!”

        一个叫人心寒的声音传来,羊护法有点吃惊,羊蹄的动作都慢了一点,震惊的感叹:“没想到它比三十年前更强。”

        三十年前,羊护法也是在这一招落败,但是落败以后,羊护法依然坚持了三年有余,后来撕裂虚空逃窜,但是就现在的冻鸡——不知道还可不可以坚持三个月。

        狂飞雪根本就不在乎冻鸡这种让灵兽雪耻的东西,它的狮羊爪意料之中的刺入冻鸡胸前的第二块肋骨,这里,是蟋蟀最薄弱的地方,狂飞雪成功了,但是蟋蟀哥却要倒下去了。

        “我帅吗?”这个厚颜无耻的冻鸡竟然这样不知死活的问狂飞雪,但是这声音充满了公兽的磁性与温情,就像勾人心魄的锁链一般,滑入狂飞雪的脑门。

        狂飞雪的心神似乎受到了一点波动,就是这么一瞬,蟋蟀哥动了,动得很快,就像是一道闪电,只剩下光的影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831/106632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